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8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87/927

返回书籍页面

  但前提是不要翻船。

  若是翻了船,那智慧便显得可笑,那本领也就显得地位。

  “各凭本事。”

  中官正笑道:“看你有几分本事。”

  若是在擂台之上,方寸之间,那么就只有正面争斗的人物可以取胜,如肃杀道人之流,绝不会轻易落败。

  而如今各方人物,能各施手段,尽展自家本事,格局便是不同。

  如肃杀道人,固然本领高深,但在这样的环境之下,一味猛攻,有勇无谋,终究被踢了出来。

  如秦守公子,也是本领高深,但却能够收敛自身,加以自保,便以独身之力,成了不可忽视的一人。

  再如东繁僧人,本身本领不算太高,但却可以用佛法降服各方精怪妖物,随着盛会逐渐推进,他的“本领”也逐渐强盛,隐约成了一方强大势力。

  再如五月道士,精通暗杀,来无影,去无踪,暗中偷袭,以弱胜强。

  但最令人刮目相看的,还是朱温散人,此人道行不过三重天,却能集众者之力,将本次盛会最强大的人物之一的肃杀道人,踢出了外头。

  道行高深,本领厉害,是一种本事。而降服妖物为己用,也是一种本事。精通暗杀,暗中出手,以弱胜强,也是一种本事。而如朱温这等,本领虽不高,但却能动用人心,同样也是一种本事。

  各凭本事,并没有太大的局限。

  只要苏庭能胜,就是本事。

  “可惜不大乐观。”

  中官正低声道:“眼下盛会最耀眼的,还是那个跟苏师叔交恶的杜恒,此人虽是散学修士出身,但是所学似乎也是不差,而且,他不仅一身道行沉厚,属于此次盛会之中最顶尖的一列,更是有着朱温一样的手腕,可以收拢人心。”

  他这般说着,看向内中,笑着问道:“国师以为如何?”

  内中似有沉吟,过了片刻,才有国师声音传来,缓缓说道:“杜恒此人,本领高,城府深,精于斗法,又善于心计,他道行高深,又收拢人心,得以两者兼备,着实十分出色。”

  中官正听他话里有话,不禁问道:“国师言外之意,似乎不认为他能得魁首?”

  国师缓缓说道:“这个苏庭,道行仅在三重天,若不是元丰山的身份,我也不会过多在意,但现在看来,元丰山能够选得上他,势必有什么原因,不会是庸才……但是,就算没有苏庭横空出世,杜恒也依然不能成为魁首。”

  中官正讶然道:“这又为何?”

  国师平静道:“在此次盛会之中,深藏不露的,还不仅一个苏庭……出风头的不少,但是暗中观望的,也是不少,眼下杜恒风头最盛,但这把火烧得太旺,容易烧得枯竭,未必烧得长久。”

  中官正似有所思,稍微点头,说道:“树大招风,越到后头,越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国师缓缓说道:“继续再看,眼下各方人物,手段渐露,但这宝贝,似乎还无动静。”

  中官正闻言,神色凝重。

第二二四章

送上门的菜,元丰山的意

  画卷当中。

  苏庭走出洞穴之外。

  小精灵问道:“咱们现在找谁去?”

  苏庭随口应道:“杜恒。”

  小精灵似乎听得不甚清楚,问道:“什么?”

  苏庭偏头道:“找他不好么?”

  小精灵忙是点头,应道:“当然不好,他可是眼下风头最盛的,自身本领是最高的一列,还收服了好些个厉害的人,这天底下最不好招惹的就是他。”

  “再不好惹,苏小爷都惹得起。”

  苏庭摸着下巴,说道:“不过现在确实有点儿早,所谓树大招风,这家伙的根基,并不算稳固,只怕不少个暗中藏私,想要扮猪吃老虎的,正盯着他这只老虎。”

  说着,苏庭笑道:“这个纸老虎,别看他势头凶猛,身边的人,十有八九都是心怀鬼胎,找到机会就会反噬他……咱们现在动手,确实早了,等到最后,自然有人盯着他。”

  小精灵问道:“那现在咱们干什么?”

  苏庭笑了两声,说道:“现在?”

  他指着前头,微微笑道:“前面便有一个盯上了我的蠢货,而且似乎令牌积蓄的精气,多得有些能让人流口水,只要将他打趴下,就算比不得杜恒,但名次也不会低了。”

  他语气平淡,声音悠然。

  而在前头不远处,似乎有了些许动静。

  隐约能见那片场景,忽然扭曲了一下。

  一个道人身影,一闪而逝。

  正是精于刺杀的五月道人!

  他见苏庭一语道破自身藏匿之处,心知这个看似三重天的人物,感知敏锐,不甚寻常。

  虽然自身乃是上人,道行高于对方,但也不想节外生枝。

  最主要的是,这个少年,身上的令牌,没有半丝精气积蓄。

  一个穷鬼,不值得浪费气力。

  “想走?”

  苏庭哈哈一笑,说道:“等的就是你!”

  只见前方百余丈,土地忽地拱起。

  一个土石圆球,离地而出。

  嘭!

  那石球炸开,中间一尊土石力士,撑开石球而出,朝着身侧砸了过去。

  轰然一声!

  刚刚临近此处的五月道人,硬生生被砸落在地。

  原本无形无相的虚空,顿时显化出一个道人身影,嘴角带血,脸色阴沉。

  “果然古怪。”

  五月道人抹去血迹,只觉气血翻涌,心中暗自后悔。

  原本见到这个少年,便觉得古怪。

  盛会到了如今,已近尾声。

  但这个少年的令牌,没有半点积蓄,没有杀精怪妖物。

  要么这少年本领低微,杀不了精怪妖物,毕竟才仅三重天的道行。

  但这少年没有被人踢出去,或许是胆小怕事,躲藏了起来。

  五月道人杀他一回,本就只是一时兴起,毕竟这个少年的令牌,没有半点积蓄。

  但未有想到,这个一时兴起,似乎招惹了不好惹的。

  “能看破我的隐匿之法,算你厉害。”

  五月道人面色微变,沉声道:“但我的本事,不仅如此,你终究还只是个三重天的散学修士而已。”

  苏庭听了这话,似乎觉得有些古怪。

  他偏过头,跟小精灵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

  类似的话,在白堪山听过。

  当时白堪山的那个青衣上人,说完这句话,阴神侵入了苏庭的脑海之中。

  然后被苏庭所灭。

  然后被小精灵用风劈成了个猪头。

  难道这家伙要直接送菜?

  “这菜送得比外卖还方便。”

  苏庭念头一闪而过。

  然后便有一缕阴森的气息,渗入了泥丸宫之内。

  苏庭顿时僵住不动。

  小精灵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这菜自己跳进了盘子里!

  ——

  京城。

  道观。

  这里是元丰山在京城建立的道观,算是这座道门圣地,在红尘浊世之中的眼线所在,用以观察朝局动荡,推测天下走向。

  余仁看向司天监方向,皱眉说道:“盛会开始了很长一段时日,按道理说,应当已近尾声了,不知二老爷在此次盛会之中,有何展现?”

  余仁身边,还有位师兄,刚刚出关不久,也在不久之前,才知晓了门中这位二老爷的嫡系。

  他名为余禁,道行临近六重天,几近腾云驾雾的本事,听了余仁这话,只是微微一笑,手中一扬,似乎是一道符纸。

  余仁见自己才刚提及二老爷,师兄便扬起这符纸,顿时心中略有明朗,问道:“师兄知晓司天监此时动静?”

  余禁略微点头,说道:“不错,我刚刚从司天监之中,得了些消息。”

  余仁问道:“有二老爷的消息?他在其中,又是如何?”

  余禁没有回答,只是笑问道:“你似乎对于咱们这位二老爷,十分上心?难道你不觉得别扭?他年纪比咱们小,道行比咱们低,偏偏就是咱们的师叔祖一辈?”

  余仁皱眉道:“辈分就是辈分,哪有什么别扭?他是咱们的师叔祖,那么就是师叔祖,尽管以往不是咱们门中之人,但如今也是门中的长老,他在司天监之中的一举一动,咱们都应关心,他若能得胜,也算咱们元丰山有些脸面。”

  余禁哈哈笑道:“哪有什么脸面?招了一个三重天的散学修士为长老,门中至今觉得羞耻,否则也不至于到现在还隐瞒消息,可见是咱们山门之中,也有不少祖辈,认为这是见不得人的事情。”

  余仁喝道:“师兄慎言!”

  余禁哈哈一笑,将那符纸一扬,笑道:“师弟可知内中写的是什么?”

  余仁皱眉道:“什么?难不成是咱们师叔祖,已经被踢出来了?”

  余禁微微摇头,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略有嘲讽,说道:“被踢出来了,倒不至于,但是他的名次,却是最后一个……据说他从进了画卷之中,就找了个地方,把自己埋了起来,一个精怪也没动,令牌之中,没有半点积累。”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