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8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82/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庭心中点头,暗道:“话是这么个道理,但真要出了什么事,多半还是被司天监压下来的……我还须注意一些,凡事小命要紧。”

  ——

  国师住所。

  余乐奉云迹之命,赶来此处,但却未有惊扰,只在门前等侯。

  因为余乐心中明白,以他这点道行,踏足这院落之前,便已被国师知晓。

  若国师想要见他,自会开口让他入内,但眼下国师未有开口,自然便是另有事情。

  余乐站在门口,隐约还能听见内中的声音。

  国师的声音,沉稳厚重。

  而另外一位,声音苍老,赫然是五官正之一,位列中官正的那一位师伯。

  “倒也是风平浪静,省了不少功夫。”

  这是国师的声音,语气似乎显得有些平淡。

  而紧接着,中官正便缓缓说道:“这是自然,有其他四人镇守京城四周,阳神以下也不敢来犯京城,那便是与送死无疑了。至于阳神以上……就算是魔道中人,也不会用自己的性命,去换这些个道行浅薄如蝼蚁一般的后辈小子。”

  余乐听到这里,大约猜得到他们的意思。

  似乎大周之内,有些很不安分的修行人,且道行高深,想要闯入京城,搅闹盛会,甚至屠杀盛会之人?

  但此时风平浪静,显然那些修行人也不会前来送死。

  毕竟这里是大周年轻一辈修行人聚集之处,倘如当真出现了什么变故,便是国师本人都受不住来自于守正道门的问责。

  甚至事情过大,或许会引动如今还存于守正道门当中的地仙人物。

  所以,也正如中官正所说,就算是魔道中人,但道行高深之辈,也不会用自己的性命,去换取道行浅薄的后辈小子。

  “既然如此,便可以空出手来了。”

  国师缓缓说道:“余乐就在外头,想来云迹也准备要开始了,你取这山河图,交给他好了,我还须照看这个宝贝,便不出去了。”

  中官正语气肃然,道:“知道了。”

  说着,余乐便听见这个苍老的声音,仿佛也充满了感慨与复杂的意味,徐徐道:“也不知是哪个幸运小子,能得了这宝贝。”

  国师缓缓说道:“你也试过了,你没有这个命,那便看看年轻一辈修行人中,有多少个能够帮得上我守正道门的了。”

第二一七章

隐身的老者,礼貌的小伙

  “话已至此,等侯片刻,诸位可平复心绪,或是静心修行,以保状态圆满兴盛,避免颓丧不佳。”

  云迹道人挥手说道:“待诸位平复下来,便送诸位入试炼之地。”

  他这一番话说来,让众人静心。

  但这一刻,倒也没有多少人静得下心来。

  反而是不少人思绪涌动,也有较为熟悉之人,相互攀谈,或是寻求合作。

  “我敢打赌,肯定是云迹道人没有准备好。”

  苏庭摸着下巴,说道:“这货看似给人平静的时候,实则是在等后面布置妥善。”

  小精灵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苏庭说道:“猜的,他就是这么不靠谱,连师叔都忘了巴结。”

  小精灵翻了个白眼,道:“再不靠谱,还不是把你们都忽悠下来了?这就是人家的本事,否则怎么掌控大局办大事?”

  苏庭笑了一声,倒也没有多话,其实这种拌嘴的方式,也未尝不是一种平复心绪的办法。

  才这般说着,他眼神一瞥,便见余乐跟随在一位老者身后,入了场中。

  这老者不甚起眼,仿佛平平无奇,场中众多修行人,也没有谁能注意得到他,但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老人,在这许多修行人之中,穿行过来。

  这些修行人没有发现他,但偏偏又没有给他造成阻碍。

  例如前头那人,拦在了老者前路,他正与身边之人谈话,随手挥了挥,往后走了一步,负手而立,侃侃而谈。

  而他退了一步,老者便从他原先的位置,走了过来。

  但这两个修行人,竟没有发现从眼前经过的老人。

  “这老头厉害了。”

  苏庭倒吸口气,若不是一开始先看见了余乐,他必然也忽略了这个老者,但有了余乐作为参照,加上他心神先前注意在这老者身上,倒也看得明白。

  但即便心神注意在老者身上,可有时恍惚一下,仿佛也没有见到老人的身影。

  “司天监之中,果然卧虎藏龙。”

  苏庭这般想着,目光不禁扫了过去。

  只见杜恒、肃杀道人、秦守等等几位道行高深的人物,目光也若有若无朝着老者看去。

  苏庭大约盘算了下,场中修行之辈,人数众多,但真正发觉了这老者的,加上苏某人,似乎也才寥寥几人而已,大约不超过两掌之术。

  须知,这其中可也不乏修成了阴神的上人,依然没有发现场中多了一个老人。

  这老人的本领,当真是高深莫测。

  至少,云迹道人办不到这种程度。

  而在云迹道人之上,便是修成了阳神的真人。

  眼前这位老者,不大可能会是神仙下界,但极有可能便是阳神真人,甚至在阳神之中,也是积累深厚的一列。

  莫非是当朝国师?

  传闻当朝国师,乃是守正道门的真传弟子,与当代掌教同辈,在阳神真人当中,也属非凡的人物。

  但国师显露在外的面相,似乎不是老者。

  苏庭沉吟道:“难道是个骚包,其实是个老头儿,但在外人面前,总喜欢扮作年轻人?”

  小精灵听他低声嘟囔,问道:“你说谁是骚包?”

  苏庭随口应道:“当朝国师。”

  说着,他又指着前头,问道:“余乐前面有个人,你看见了么?”

  小精灵扫了过去,点头道:“有个老头儿。”

  苏庭略有惊讶,哪怕是他,若没有在老人进来前先见过他,注意了他,也不可能在随口一句提醒下,就能察觉那老头儿。

  讶然过后,旋即恍然,苏庭点头道:“你是神眼,确实不能比。”

  ——

  云迹道人负手而立,静静等候。

  过了片刻,见余乐进来,松了口气。

  待余乐近前,他正要问话,却顿了一下,朝着一旁拜了一礼,道:“见过师兄。”

  声音才落,便见旁边一个老者显化出来,含笑道:“你道行又高了。”

  云迹道人笑道:“师兄过奖了。”

  老者抚须道:“我这道行又高了一层,这次进来,便先瞒你,潜行到你身侧……你看众多修行人当中,我没有特地瞒住他们,也才寥寥几人能察觉我的到来,但你受我特别关照,还能察觉到我,可见你阴神造诣高了一层,有生之年,阳神有望。”

  云迹道人在上人当中,年纪不大,还有许多年的寿元。

  老者这一句有生之年,阳神有望,实则是十分漫长的一段时日。

  但云迹道人闻言,颇是欢喜,笑道:“也是余乐前来,我将心神放在余乐周边,才发觉了端倪,否则也是发现不了的。”

  老者微笑道:“这也抹不去你的本事,换作寻常上人,我站在他面前,任他去寻,他也不见得发觉得了我。”

  云迹道人受他赞扬,心中欢喜,但面上倒也矜持,笑道:“本是让余乐去请山河图,未想是师兄送了过来。”

  老者说道:“山河图是至宝,尽管在司天监中,也不能大意,而我恰好就在国师那里,便送来了。”

  说着,他将山河图,递与云迹道人,又问道:“咱们那位师叔呢?”

  云迹道人目光一扫,落在了苏庭的身上。

  老者目光落去,顿了一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那少年人,年纪不大,有三重天的道行,但尚未凝就阴神,其实在散学修士之中,三重天的道行,也算是位列上游的一批,只是比起那些凝就阴神的上人,似乎便不好比较。

  尤其是道门各大宗派之内,真正的年轻俊彦,也有许多,在上人之中,都跻身顶层了。

  如此比较,这位师叔,似乎太不起眼了些。

  但这样不起眼的这位师叔,却是场中千百人之内,寥寥几个发觉了自己踪迹的年轻人之一。

  其余几人,都是上人。

  唯有这位师叔,还未凝就阴神。

  未成阴神,便发觉了他。

  这便有些古怪了。

  难怪元丰山破例,收为外门长老,以阳神真人的待遇而视之,果然有不凡之处,但谁都知道,能够让元丰山如此重视的少年,绝不止于这一点儿出色的地方。

  老者目光微凝,旋即法术施展。

  ——

  苏庭正与小精灵说话,忽然只觉,便觉古怪。

  他偏头看去,只见云迹和余乐站在上头,似乎正在说着什么。

  一瞬之间,苏庭觉得自己似乎忽略了什么。

  恍然之间,似乎灵光一闪。

  脑海之中,葫芦陡然一颤,似乎察觉有人试图影响识海,但葫芦镇守灵台,万邪不侵。

  苏庭眼神一个恍惚,便见台上多了一个老者。

  老者正看着苏庭。

  苏庭怔了一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