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8/927

返回书籍页面

  松老沉吟道:“发个什么声?”

  “晚辈听过一个故事,说是有个十世修行的好人,到了最后一世,当了和尚,只要吃了他的肉,就能长生,引得妖魔鬼怪齐至,最后还是有三位神通广大的人物,护持他一路行走。”

  苏庭说的是西游记,但在这个世界没有出处,不好明说,便推说是听了个故事。

  “哪来的故事?”松老皱眉道:“吃了此人的肉,就能长生?”

  “故事来历并不重要。”苏庭咳了一声,道:“这故事里的事,其中虚实真假,究竟如何,晚辈也不好妄言。但是,家姐此次,倒也可以效仿这类说法。”

  松老沉吟道:“如何说法?”

  苏庭露出笑意,道:“松老对外,就说家姐心性纯善,乃是三世修行的好人,身有福报善果,所以引得妖邪觊觎,如今妖邪荡清,还她一个清静,也算是个善事。”

  松老闻言,眉宇紧皱,看着苏庭,沉声道:“你要老夫说谎?”

  苏庭顿时摇头,义正言辞地道:“家姐一向心善,本就是公认的心地善良,而她如此貌美,那就是上辈子积的福分。”

  “如家姐这等,今生今世,人美心善,若不是三世修来的福分,又怎么会有如此美貌,又怎么会有如此心善?”

  “她与我相依为命,如今我已踏上此道,今后前途无可限量,她也必然不再受苦,未来绝非是常人可比……这样的命格,若不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又怎么能有?”

  苏庭竭尽所能,不断忽悠。

  哪怕是松老这样的年纪,这样的阅历,都不禁开始沉思。

  到了最后,苏庭也不知道,松老究竟是不是信了他这一番胡扯。

  但至少松老在看了他许久之后,还是答应下来了。

  “多谢松老了。”

  苏庭吐出口气。

  只不过,松老那充满了关怀的眼神,让他觉得心头好生疲累。

第十七章

又一位不可招惹的人物

  辞别松老,离开神庙。

  青平礼数周到,将他送到了门口。

  苏庭回身施礼,道了声谢,便要离开。

  就在这时,便听青平开口,说道:“那个跟你混在一起的王公子,他的亲生母亲,是孙家家主的堂妹。”

  苏庭脚下停顿,转头看来。

  青平面色不变,继续说道:“孙家便是当年夺了你家店铺的那家。”

  苏庭笑道:“最近您倒是对我颇为关注。”

  青平略微摇头,说道:“你不要误会,我并不是在监看你,而是追踪着那个蛊道高人残留的踪迹,指向了孙家。”

  “孙家?”苏庭瞳孔一缩,心中震动。

  “线索还颇浅薄,暂时不好定论。”青平一语带过,沉吟着叮嘱道:“但在此之前,你最好离那王公子远些,免得落了人家的套。”

  “多谢老兄提醒。”苏庭点头,旋即展露笑意,道:“只不过,你何曾见过,我辈修行中人,栽在世俗纨绔子弟的手上?”

  青平面色微变,朝着他细细打量了一眼,低沉道:“你果真是踏足此道?”

  苏庭只是微笑,权当默认。

  青平心中不禁有些震动,眼神变幻,显得不甚平静。

  苏庭静静看着。

  许久过后,青平才算逐渐缓和过来,只是稍微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这时,苏庭朝他施了一礼,正要离开,忽然想起什么,问道:“青平老哥,不知神庙之中绘画符纸的墨水里,可有一种,能在书写之后一段时日,逐渐消去笔迹的?”

  青平闻言,眉宇一挑,犹疑了一下,道:“这类隐迹墨水是有,不过,十分难得,现下神庙并无储藏。”

  “哦?”苏庭稍微沉吟,其实这种东西,不算难事,在上辈子用一根魔术笔也就是了,但现在,只能另想他法了。

  “青平兄,咱们这里的集市,可有海中鱼类?”苏庭熟读古籍,鬼点子一向不少,立即想起了其他方面。

  “海中鱼类?”

  青平摇头道:“咱们这里只有溪河中的鱼类,至于海鱼,要在东边,那里稍微近海。”

  苏庭略感遗憾,道:“也罢,我再想办法。”

  青平不是健谈之人,但他与苏庭对话几句,稍微熟悉之后,倒也没有跟之前那样把疑惑放在心底,不禁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苏庭凑近前去,低声笑道:“海中有鱼,号称墨鱼,内中有个乌囊,藏着墨汁,能够用来书写……但是,书写过后不久,墨汁逐渐挥发,消失不见。而这种墨汁,常被有心之人稍加利用,用来作些坏事,因此,又称乌贼。”

  青平一怔,似乎明悟了几分,道:“你这……未免……”

  苏庭哈哈一笑,转头离去。

  青平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沉吟不语。

  ……

  “那少年是谁?”

  就在这时,忽然有声音传来。

  青平转头看去,只见一位中年男子,缓缓走来,步伐稳健,面貌端正。

  见得来人,青平轻轻施了一礼,道:“见过大人。”

  中年男子面露微笑,挥手笑道:“你我也算熟识,不必客气了。”

  青平神色不改,只是认真道:“礼数不可废。”

  在他眼前这人,不是旁人,正是落越郡的父母官,县令方庆,方大人。

  这座神庙,极为灵验,远近有名,方家从方庆父辈以来,便常来此求签解难。

  而方庆本人,作为读书之人,早年是不信鬼神,但后来仕途受阻,乃是经松老指点,遇上了州府大人,才得以有如今的官位。

  从那之后,方大人对于神庙,敬若山岳,对于松老,亦敬如长辈。

  “适才那少年,似乎有些眼熟?”方庆回望一眼,露出讶色。

  “此人名为苏庭,当初苏氏药店的小少爷。”青平应道。

  “哦?”方大人略有感叹,道:“苏氏药店的案子,当初是我经手,记忆颇深,苏家算是吃了大亏,后来苏大夫也受气,才是病死了。至于这个苏庭,据说是个出了名的病秧子,靠着他那远方表姐养活,活不长久,怎么今日来看,与传言不符?”

  青平淡淡道:“久病缠身,但病也是会治愈的。”

  方大人点头道:“这倒也是。”

  青平稍微侧身,道:“方大人是来见松老的罢,松老想来还未歇息,此刻正好,随我来罢。”

  方大人微微点头,随他入庙。

  两人进了神庙,沿着廊道而行。

  “方大人。”

  青平不知想起什么,随口问道:“咱们落越郡,因大周开朝改制,特为县制,又归东边州府管辖,您手下的人,常往东边去么?”

  方庆点头道:“不错,毕竟地方上的大小事情,整理过后,总要呈上去的,今日正好是呈报的日子,待到午后,我还要回去整理一番。”

  青平状若平常,平静道:“据说东边有一种海鱼,我倒想见识一番。”

  方庆顿觉有趣,笑道:“什么海鱼?”

  “墨鱼。”青平说道:“如果不麻烦,就请大人交代一下捕快,代我买回几个?”

  “好。”方大人深深看他一眼,应了一声,但他顿了一下,道:“不过我有个事情,还想问你……”

  青平脚下停顿,看了过来,道:“何事?”

  方大人缓缓说道:“那神秘人来自于北方,与孙家有所交集,近些时日,我查到了苏氏药店的方向,今日又见苏家小子来此,不知其中,是否有着关联?”

  青平默然片刻,道:“有。”

  他跟随在松老身边,对于许多事情,轻重缓急,也能分得清楚。

  关于此事,也不算机密,既然交给方大人去查,换个角度来说,此事对于方大人,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方大人低声道:“果然如此。”

  声音落下,他朝着神庙门口看了一眼,说道:“这个苏家小子,不是来见你的,也不是来神庙求福的罢?”

  “这是松老命我请来的。”青平应道。

  “请?”

  方大人瞳孔一凝。

  这个“请”字,大有讲究。

  而能够让松老亲自过问,使他这县令大人,为苏氏而去查孙家,去查那神秘之人,如此算来,这个字眼,又该有多大的讲究?

  方大人沉声道:“这个苏庭,有什么不凡之处么?”

  青平看他一眼,沉默不语,未有答话。

  然而就在这时,前方传来一个松老的声音。

  “苏氏小辈,与老夫乃是同道中人。”

  前方那佝偻着身子的老人,在前方清扫着灰尘,头也未抬。

  只是方大人,已是怔在那里。

  良久,他才渐渐清醒,只是神色之间,有了难言的复杂之感。

  同道中人?

  莫非又是一位能测吉凶,能识风水,能定生死,高深玄奇的神仙人物?

  落越郡怎么又出了这样一位不可招惹的人物?

  “只是那个看似稚嫩的少年?”

  方大人微微屏息,心中隐约有了盘算。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