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7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76/927

返回书籍页面

  他沉吟着说道:“此事你代我禀报国师,我另外修书一封,去往元丰山,今夜再亲自去寻这位师叔,好好商谈一番。”

  说着,云迹道人心中满是疲累。

  近些时日本就十分繁忙,这位师叔竟然还来京城凑了热闹。

  若不是先一步被余乐发现,只怕到时要出大乱。

  想到这里,云迹道人更是心慌。

  这位苏师叔来了京城,便打废了朝中一品大员的公子,还险些要屠杀巡防军的将士,简直仗着高深道行,不把规矩放在心上。

  真是一个不安分的老怪物!

  ……

  散修居所当中。

  苏庭忽然打了个喷嚏。

  他摸了摸鼻子,如今道行高深,寒暑不侵,但也不知怎么就打了个喷嚏,多半是稍微紧张了些。

  他未有过于在意,目光依然紧紧盯着那个炼蛊的瓮,神色严肃,一言不发。

  小精灵充满了紧张的念头,也是紧紧盯着那个瓮,生怕小白蛇死在里头。

  内中都是蛊蛇,厮杀之下,动静必然不小,然而这个器皿,乃是法器品阶,将其中动静全数裹在当中,未曾发出。

  但根据时候推算,互相残杀也该到了尾声。

  胜者多半也该开始吞食败者的血肉。

  “你说小白蛇能成么?”

  “应该……也许……大概……可以的。”

  “嗯?”

  “没事,可以的。”

  “真的?”

  “真的。”苏庭应了一声,心中念着,暗道:“反正话是这么说,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希望这小家伙能活下来。”

  才这般想着,忽然那瓮颤了一颤。

  “成了!”

  苏庭心中略喜。

  而小精灵则满是紧张。

  苏庭正要上前,把这法器恢复成笼子模样。

  然而小精灵忽地叫道:“等会儿!”

第二零九章

蛊蛇!

  苏庭停住动作,问道:“怎么了?”

  小精灵深呼吸了两下,说道:“你让我平复一下心情。”

  苏庭翻了个白眼,随手一拍,那法器上头,顿时散开一个孔洞。

  小精怪身子僵硬,紧张得无以复加。

  苏庭也略有期待。

  过了片刻,便听嘶嘶声响,一个蛇头探了出来。

  这个蛇头,大若鹅卵,通体赤红,眼神森冷,正是之前许多条蛊蛇之中的一条。

  苏庭早有预料,心中叹了口气。

  小精灵则是尖叫一声,愤怒道:“我要杀了你!”

  苏庭忙是阻拦,道:“慢着慢着……”

  小精灵不由分说,便是一刀风刃,朝着那蛊蛇劈了过去。

  苏庭还来不及阻拦,便见那个蛇头,便被风刃斩了下来。

  ——

  场面一时有些寂静。

  苏庭张了张口,一时无言。

  而小精灵看向了苏庭,眼神中满是危险的味道,仿佛跃跃欲试,要顺手也给苏庭一道风刃。

  苏庭反应过来,忽地惨叫一声,欲哭无泪,道:“完了完了,我好不容易才养出来的凶悍蛊蛇,还没发威就嗝屁了?”

  他只觉满腔心血付之东流,好生心疼,但忽然又觉得古怪,道:“这蛊蛇应该堪敌上人才是,怎么一道风刃就给切了?这个蛊蛇怎么菜得跟注水的一样?”

  正这般想着,便从瓮中窜出一条白影,一瞬而出,将那落地的红色蛇头,一口吞入其中,旋即转了过来,眸光温和。

  小精灵怔了一下,旋即欢呼一声,飞了过去。

  苏庭心中一凛,将小精灵拿住。

  小精灵怒道:“你又要干什么?”

  苏庭皱眉道:“等一会儿。”

  他仔细看着那条小白蛇儿。

  这条小白蛇儿,从一开始,便是植入丁家老夫人体内,汲取血性而生,后来接触了苏庭真气,得以孵化,成为蛊蛇。

  尽管作为蛊蛇,却是细如丝线,白如玉石,颇有人畜无害的味道。

  而如今一番厮杀,将许多条凶猛的蛊蛇,尽数杀绝,并且吞食殆尽,按道理说,这一番杀戮之后,必有杀气残存,凶威凛凛,但这蛊蛇依然还是这般人畜无害。

  那就未免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蛊虫经过一番杀戮,此时刚出器皿,仍是凶恶的。”

  苏庭低声道:“这小白蛇生来不同,善于隐藏,表面或许看不出来杀气,但不见得它已经把凶意平复下去了,你先等会儿,等它凶意消了。”

  小精灵挣脱了他,哼道:“它才不会伤害我呢。”

  声音才落,这小精灵便飞了过去。

  小白蛇略微低头。

  旋即小精灵便坐在了小白蛇身上。

  两个小小的家伙,落在苏挺眼中,恍惚之间,仿佛一个小仙女儿,坐在了一条白龙的身上。

  “这家伙食尽了内中蛊蛇,居然没有被其中凶意所影响,依然如旧?”

  苏庭心中暗暗吃惊,对于这条小白蛇,有了几分惊异。

  但好在这小白蛇并不凶恶,似乎也已经被小精灵所降服了。

  不管怎么说,至少这小白蛇成为蛊王,要比其他蛊蛇来得好,至少苏庭驯服起来,简单了许多。

  只是不知这条小白蛇,经过这一场恶斗之后,脱胎换骨,成为蛊王,究竟有多高的本事?

  苏庭摸摸下巴,心道:“苏某人得好生修行一番,早日踏破人身界限,成为人上之人,凝就阴神法力……想这条蛇儿,才刚孵化不久,便成了蛊王,堪敌上人的品阶,简直人不如蛇,今后不可再懒散了,苏某人纵有旷世之姿,也须两分汗水,才能成事。”

  才这般想着,还不等苏庭要探明这小白蛇的本事,便听外头传来声音。

  “苏师叔可在?”

  那声音恭敬道:“弟子云迹,前来拜见。”

  苏庭打消了让小白蛇演练本事的念头,看向外头,嘿了一声,低声道:“果然还是来了。”

  ——

  “师叔。”

  见了苏庭,云迹道人躬身施礼,道:“前次一别,未想师叔也入京城,倒是巧了。”

  苏庭呵呵两声,说道:“倒也还真是巧,原本师叔我是想借你的风,同来京城,只是你耳朵不大好使,没听见师叔的话。”

  云迹道人脸色略有僵硬,但也只好认下了这耳朵不好使的事儿,只咳了一声,看向苏庭,说道:“前次听闻我那不成器的弟子,接引了师叔前来司天监,才知他错认师叔身份,当作了年轻一辈的散学修士,着实失礼。”

  言语落下,云迹道人再是一礼,说道:“今日师侄亲来赔罪,也恰好有些闲暇,可以陪师叔在京城里逛逛,或者师叔来京城的本意是如何,也不要耽搁了。再者说,以您的身份,在司天监中,也让人颇觉压力。”

  这话听得十分悦耳,但苏庭却也同样听得出来,云迹道人话中有话。

  倘如真是元丰山的长老起了兴趣要来参与盛会,但在云迹道人这番话后,多半是抹不开脸面,借坡下驴,离了司天监,但苏庭摸着良心,扪心自问,自己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年轻人,也确实是个无门无派的散学修士,凭什么要离司天监?

  “我的本意?”

  苏庭满脸认真,说道:“我就是来参与这场盛会的。”

  云迹道人脸色不甚好看,苦笑道:“您是什么身份?又是什么道行?您这参与盛会,以大欺小不说,搅乱了司天监的规矩,可也不好的。”

  苏庭闻言,摊手说道:“我道行虽高,对你而言,深不可测,但毕竟年纪轻轻,身份也都符合,如何不能参与盛会?”

  云迹道人目光落在他腰间的令牌上面,眼神中含义十分明显。

  苏庭摸了摸令牌,旋即收起,收在怀里,藏了起来,然后看向云迹道人,目光坦然。

  云迹叹了一声,说道:“师叔,您要是这么无赖,指不得待会儿国师出面,那便不大好看了。”

  苏庭纳闷道:“国师出面又怎样?道祖来了我也不怕,我可是货真价实的年轻人。”

  云迹愈发无奈,正要说话时,忽然之间,便听一声呼喊。

  正是他那弟子余乐,匆匆而来。

  “怎么回事?”

  云迹喝道:“长辈在此,何以如此慌忙?”

  余乐低声道:“是元丰山那边,有了回应。”

  言语落下,他双手奉上了一张灵符。

  云迹接过灵符,有意避开苏庭,但这灵符来自于元丰山,而苏庭也是元丰山长老,在对方面前避开,未免有些不妥。

  这般念头,一闪而过,他也就没有过多理会,只将那灵符展开,随手焚灭。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