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7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71/927

返回书籍页面

  “好狠的手段。”

  石将军缓缓说道:“他衣内穿着一层宝甲,能挡刀剑,能消劲力,但对方一脚,仍然透过宝甲,碎了脊骨,触及脏腑,倒也是好本事。”

  这宝甲乃是皇上所赐,在他官封一品时,一同赏赐下来的。

  近年来他极少外出,加上武艺日渐深厚,自觉已无须宝甲,但这儿子却时常惹是生非,尽管在京城之内,又有护卫随身,不会有什么性命之危,但难保碰上了什么不开眼的,因此才将宝甲赐予此子。

  未想当真遇上了个不开眼的,但却是能够透过宝甲,将人重伤,立时残废。

  “此人一脚,本意是直接将人踢死,好在被宝甲挡住,尽管废了,却也勉强留了一命。”

  石将军站起身来,道:“便是我亲自出手,都没有这样的本事,此人武艺之高,只怕内劲大成,甚至到了武道大宗师的层次。”

  周统领低声道:“梁仲与他交手,一个照面,就断了臂骨,直言此人是武道大宗师。”

  石将军目光一凝,心中微沉,道:“这混账小子,如何招惹了武道大宗师?”

  周统领说道:“据说是见了对方拉车的马儿,心生喜意,想要买来,只是对方不愿,恶言相向,故而公子动怒。”

  石将军看了昏迷过去的儿子,叹了口气,道:“先让大夫过来,给他治伤,免他疼痛。”

  说了这句之后,他才缓缓往前走来,问道:“武道大宗师,能以一敌百,千军万马之中,也能来去自如,不易应付。”

  “侠以武犯禁,作为武道大宗师,神威不可轻犯。”

  “这混账玩意儿便是招惹了其他朝中大臣,也不至于招来这等大祸,偏偏招惹了这等在武林中堪称神话的人物。”

  “但无论如何,将我独子伤成这样,也不能善罢甘休了。”

  他看向周统领,问道:“当时你可有尝试留下那武道大宗师?”

  周统领微微低头,说道:“属下本想率军冲杀,心想任他武道大宗师也敌不住,但出手之时,司天监来人,保下了他。”

  石将军目光一凝,道:“司天监?”

  周统领点头道:“司天监。”

  石将军眼神之中,阴晴不定。

  若有司天监插手,那么此人的身份,便十分可疑了。

  当真是武道大宗师,还是跟杜公子一样的人物?

  “此人是何模样?”

  “形如少年,面相稚嫩,似乎不大,但气态沉凝,似乎武道造诣极高。”

  “未必是武道造诣。”

  石将军脸色变了又变,朝着后院看去,心中念头转动。

  周统领见他出神,不禁低声道:“将军这是……”

  石将军原本满心怒意,但到了此时,也消了许多,说道:“此事不能怪你,此人若是武道大宗师,你我兵权在握,千军万马齐发,也不见得压不下他,但若是司天监要保下的人,莫说是你,便是我也应付不来。”

  周统领不禁一愕,想起了司天监那道人的话,神色奇异。

  石将军挥手道:“此事我自有主张。”

  ——

  京城。

  入夜。

  繁华街道,灯火通明。

  夜间的京城,即便是在平日之间,也仍是比坎凌落越等地方的庙会节日等等时候,都更要热闹许多。

  两侧的店铺,街边的摊贩,热络的声音。

  吃喝玩乐,衣着饰物等等玩意儿,数不胜数。

  “还真是不错。”

  苏庭心中略感满意,毕竟他前世经历过的热闹繁华,不逊色于眼前的京城,倒也没有乡下小子进城的惊叹,只是十分新鲜。

  倒是那小精灵,虽说也并非懵懂无知,但所知所学,从来只是在山中精怪妖物以及过往修道人的耳中,听得人世间的诸般异事,却从未真正经历过。

  今日得见京城繁华,更为兴奋的,反倒是这个小精灵。

  “买买买!”

  “那个拨浪鼓!”

  “那个糖葫芦!”

  “那个胭脂水粉……”

  小精灵化作青鸟,站在苏庭肩头,喋喋不休。

  苏庭脸黑成炭,怒道:“一颗糖葫芦,比你脑袋还大,你吃得下么?胭脂水粉,就你那小脸蛋,那胭脂水粉拍下去,全身都是粉……别乱花钱,苏某人的血汗钱,绝不能胡乱花费。”

  “呸!”

  小精灵冷笑道:“什么血汗钱?你什么时候去赚钱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五只精怪全是偷鸡摸狗的玩意儿,你以前肯定是养来偷东西的!而且你在坎凌,临走时还坑了一大笔钱财,现在可是巨富,车里全都是金银珠宝,我又不是不知道……”

  苏庭摸了摸脸,说道:“苏某人赚钱又不是搬砖,自然是做大生意赚来的,哪里会坑蒙拐骗了?这些血汗钱,虽然没有我的血汗,但也是得来不易的。”

  小精灵怒道:“给不给钱?你那一车金银珠宝,买下整条街的玩意儿都绰绰有余,取几锭银两怎么了?”

  苏庭坚定摇头,贯彻一毛不拔的真理。

  所谓忆苦思甜,尽管如今已经家财万贯,依然要谨记当年为柴米油盐发愁的时候。

  “苏庭!”小精灵怒道:“给钱!”

  “不……”苏庭顿了一下,犹豫道:“好吧,但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必须写欠条!”

  “你……”小精灵闻言大怒,但看着满街道的稀奇玩意儿,犹豫了半晌,才道:“写就写。”

  “成交。”

  苏庭奸计得逞,心中暗爽。

  这小家伙尽管被自己拐来了,但忠心不稳,老想着脱离苏某人的掌控,得让她写欠条,才能长久替苏某人办事。

  只不过,苏庭有些犹疑,不知这算不算是雇佣童工?

  不知这大周朝廷之中,可有律法是不许雇佣童工的?

  ——

  石府。

  石将军躬身一礼,叹道:“公子勿怪,只因石某那不成器的儿子,招惹了修行中人,已至伤残,唯恐对方不愿罢休,待会儿还须往司天监,向那位高人赔罪,着实是怠慢了。”

  杜公子似笑非笑,说道:“石将军是想借我之手,报复此人?”

第二零三章

全是蝼蚁,何分高低

  杜公子道行甚高,才思敏捷,也是智慧高深之人。

  石将军虽也是颇有城府的官场中人,但心中所思所虑,又怎能瞒得过他?

  只是,便是杜公子身后的两位修行人,也未有想到,公子如此直白,一语道破对方心意,直接挑明了开来。

  “公子切莫误会。”

  石将军面色微变,低声道:“石某绝无此意。”

  杜公子笑着说道:“我本觉得,此人出手伤人,手段太狠,且仍是不愿善罢甘休,试图继续加害,着实过分得紧,便也有心替石将军教训此人,出一口恶心。但既然将军无意于此,那也便是罢了。”

  石将军闻言,忙是拜倒,道:“是石某糊涂,杜公子侠义仁心,枉石某相识多年,依然未能看得清明,真是惭愧。”

  杜公子只是微笑,未有应话。

  倒是身后男子笑着说道:“我家公子,自是神仙般的人物,深不可测,怎是凡夫俗子可以揣度得清楚,这也怪不得你。”

  这话之中,意味难明,似褒似贬。

  石将军却未理会,只是躬身一礼。

  杜公子挥了挥手,说道:“你寻个画师,找个见过那人的,叫画师将他画像画出来,交与我手……既然那人是司天监保下来的,多半就是修行人,我待会儿去司天监,大约能见着他。”

  石将军拜了一礼,匆忙离去。

  待得这将军离去之后,杜公子左后方的男子,才低声道:“公子为何要帮他?既然是司天监保下来的修行人,可比他凡夫俗子不好应付。”

  杜公子微微挥手,说道:“这凡夫俗子,毕竟也是朝中一品大员,堪称朝廷支柱,至于那修行人,敢在京城对巡防军出手,也是个不识规矩的,多半只是个偶然间听闻盛会而来的散学修士,见识浅薄,道行必也不高……就连那个未曾修行的石公子都没能杀掉,能有几分本事?”

  说到这里,杜公子哑然失笑,说道:“于我而言,凡夫俗子是蝼蚁一般,而道行浅薄的修道人,又与蝼蚁何异?”

  他身后两个修行人,面色俱都微有变化。

  杜公子仿若未觉,只是说道:“反正都是蝼蚁,但姓石的这凡夫俗子,还有一层朝廷大员的身份,又对我不乏恭敬,也就应了他心中所求。便当作养只蝼蚁来当宠物,给他颗糖儿吃,让他欢喜欢喜。”

  说到这里,他才稍微侧头,看向左侧的仆从,笑着说道:“等石年迹画了对方的画像,你去探探虚实,也就是了。”

  那人闻言,忙是低头,应了声是。

  ——

  夜里的京城,灯火亮如白昼。

  苏庭领着小精灵,在这繁华街道上游走,见识着以往不曾见过的景象,也颇有趣。

  “可惜没能带表姐来。”

  苏庭暗叹一声,心道:“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热闹场面,尽管她性子安静,但偶尔凑凑热闹,想来心中也是欢喜的。”

  倒是小精灵,欢喜到了极点。

  若不是苏庭压着,只怕她得意忘形,把青鸟幻象都散去,以本身去玩耍了。

  “那个那个……那个也要买,我要买十串。”

  “好。”

  苏庭在纸上又记了一笔。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