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6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69/927

返回书籍页面

  周统领脸色微变。

  若单论品阶,他自身的官职,便不会低于司天监的首正大人,至于石将军更是官居一品……但司天监的所在,却不能用朝廷上的官阶来衡量。

  “司天监又如何?”

  石公子咬着牙,狰狞道:“周统领,他想杀我,你若不能将他拿下,怎么见我父亲?”

  姓梁的中年汉子,正搀扶着石公子,另一只手,不断运起内劲,在石公子身上穴位接连打落,激起血气,游走其身,试图接续断裂的脊骨及经脉。

  石公子冷汗涔涔,剧痛袭身,浑身不断颤抖,他看着苏庭,眼神中满是仇恨。

  苏庭略感无奈,说道:“看你的眼神,好不甘心,要不然把这群道士当成围观的,咱们再继续?”

  那道士闻言,回身斜了他一眼,才近前去,伸手一拂,法力在石公子身上转了一层,消去对方疼痛,同时也是探查对方伤势。

  探知过后,这道士脸色稍沉,深深看了苏庭一眼,似乎觉得这少年出手太狠了些。

  脊骨断裂,毁去半身。

  正杀人容易救人难。

  尽管出手伤人的那个少年,还只是三重天的道行。

  但这伤势之重,除非是阳神真人出手替他接续,否则,这位石公子下半生只能躺在床上了。

  “事情到此为止。”

  道士看了那周统领一眼,又凑近前去,对这位石公子说道:“这人确实不是京城人士,也并非什么权臣后辈,但是他的本领及身份地位,在我们眼中不会低于你的父亲。既然此事是你挑起来的,你吃了亏也只好自己认,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

  石公子咬着牙,道:“你胡说什么?就凭你司天监的人,想要保下这凶人?就算你们首正大人来了,也没这个能耐。”

  道士笑了几声,意味难明,只说道:“年轻人自幼受宠,无忧无虑,享尽富贵,因而不识天高地厚,也还未见得这京城的深浅,只识得几分粗浅皮毛,贫道不与你一般见识。但你要知道,莫说是你,就算你父亲来了,也奈何不了他。”

  说完之后,道士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回去养伤,虽说好是好不了,但好生疗养,免得日后刮风下雨,疼痛得生不如死。”

  石公子闻言,愈发气急,只觉脑袋都为之空白,他还要说话,然而那周统领上前来,搀扶住他,摇了摇头。

  “此事我会报知于石将军。”

  周统领神色冷淡,语气沉凝,不知是威胁还是怎样。

  道士仿佛听不出言外之意,只是点头说道:“这也应当,毕竟他儿子成了残废,当老子的确实该要知道,只不过他作为一品大员,也能知许多事情秘辛。你也放心,此次带他这半条命的儿子回去,他知道深浅,不会降罪于你。”

  ……

  不过片刻,众精兵归列齐整,护住石公子离开此地。

  而外层百姓也被驱散,心中犹是难以置信,一向肆意妄为的石家公子,今次被人所伤,而那人居然还在重兵之下,被人保住了。

  这真是难以置信,莫非那少年还是皇亲国戚不成?

  “就这样了?”

  苏庭看向那道士,稍显意外。

  那道士冷笑了声,道:“莫非你还想将这位石公子顺手宰了不成?”

  苏庭沉吟道:“苏某人一向不喜杀人,只不过有人撞在手上,屡屡犯我,能杀也就杀了。据我所知,虽然司天监严禁人前显法,也禁止修行人肆意杀戮,但这种被人挑衅而杀人的,倒也不算犯戒吧?”

  那道士深深看他一眼,说道:“话是这么说,但若真是染了人命,对你也是不利。更何况,他石家奈何不了修道人,而你这三重天的修道人,也不见得能应付得了朝廷命官。”

  苏庭讶然道:“从何说起?”

  道士平静道:“朝廷命官,一品大员,又执掌生杀大权,放在数百年前,天机混乱之际,这样的人物,就算是神仙下界,也不好轻易打杀。而如今虽说已是太平盛世,但毕竟是朝廷大员,权柄甚大,这个位置堪称是朝堂支柱之一,而朝局的动向,牵扯着百姓众生的运势,你若跟他扯上恩怨,对你十分不利。”

  说到这里,道士看了苏庭一眼,微微笑道:“若是你杀了他,当朝国师会亲自追杀你。”

  苏庭摸了摸脸,说道:“我只是想杀他儿子罢了,现在只是废了他,也罢……只当我大度些,就这么过去好了。”

  道士略有无奈,说道:“贫道余乐,在司天监任职,你叫什么名字,从何而来,为何而来?”

  苏庭摊手道:“苏庭,落越郡来,为盛会而至。”

  ……

  司天监。

  云迹道人仔细吩咐了一番,待诸事吩咐妥当,才道:“将余乐寻来。”

  然而旁边那人却低声应道:“适才京城之中,有不识规矩的修道人,与城中兵马起了冲突,险些于闹市施法,余乐师兄及时赶往,平息此事。”

  云迹道人皱眉道:“不识规矩的修道人?”

  适才那人应道:“大约是前来京城,参与盛会的散学修士,不大懂得规矩,但不知为何,入城之时,不曾有人接引,现在余乐师兄将人接引回来了。”

  云迹道人哼了一声,道:“修道人进城,未有接引,那老家伙是干什么吃的?”

  他骂了一声,而那人显然职位稍低,道行也浅,不敢应答,两边都不敢得罪。

  平了些心气,才听云迹问道:“余乐回来了之后,立即让他来见。”

第二百章

鱼龙池

  司天监。

  这三个字,对于大周境内的修行人而言,便是如同常人视之官府一般,颇有威慑力。

  苏庭随着余乐,来到司天监。

  这里临近皇宫,但却归列在皇宫之外。

  这里十分广阔,走过前头一片空地,临近司天监的大门。

  大门上两侧,各有一头石狮,匍匐在地,双眸微闭。

  “嗯?”

  苏庭眉宇一挑。

  余乐道人平静道:“这两头狮子,色泽近石,但仍是活物,乃是国师豢养的两头大妖,吹一口气,便足以将寻常三重天的修道人灭去。”

  他语气之中,稍有些许打击的意味。

  苏庭仿佛没有听出他言外之意,只是略有感慨,说道:“原来这么厉害,这么说来,你这上人的道行,也远远比不过这两个看门的?”

  余乐道人脸色一滞,仿佛被人刺了一剑,不甚好看。

  两头石狮陡然一震,目光齐齐看向苏庭,气势凛然,逼迫过来。

  苏庭凝就的是道意,不至于在气势之下,被冲散法意,至于作用在精神上的威压,只是识海中那葫芦稍微一转,便消去了。

  因此在这两头大妖的威压之下,苏庭神态依然,仿若不觉。

  余乐道人心中暗自骇然。

  世间修道人无数,哪怕散学修士,也当真不可小觑。

  而那两头石狮,倒也没有什么举动,依旧闭上双目,仿佛不曾显露过气势。

  “走罢。”

  ……

  入了司天监。

  满目景色,十分怡人。

  苏庭说道:“传说中司天监能人无数,有专于修行的、有专于斗法的、有专于炼丹的、有专于符文阵法,风水秘术的、又有专于观星象,测命数,勘地势,见运道的……想来这司天监内外的风水,也是有高人布置的了。”

  余乐听他赞赏,面上露出笑意,道:“不错,于司天监中布置风水的,不是旁人,正是家师。”

  苏庭笑问道:“你师父是谁?”

  余乐应道:“家师乃是司天监云迹道人。”

  苏庭闻言,怔了半晌。

  余乐见他神色有异,不禁问道:“你认得我师父?”

  苏庭咳了一声,道:“听过大名。”

  余乐仿佛有些得意,笑着说道:“家师道行高深,于司天监中担任重职,声名确实不小。”

  苏庭点头道:“这倒也是。”

  他神色古怪,在余乐面上扫了几次。

  这小王八蛋,仗着是上人的道行,司天监的身份,在苏爷爷面前,不是抖威风,就是显摆打击。

  等你回去见了你师父之后,下次见我苏某人,多半还得叫爷爷。

  ……

  “这里是司天监中央。”

  “这池塘乃是家师亲自所设,方圆九步,深达十三尺,引地下之水,结合周边风水布置。”

  “池中鲤鱼三千五百九十六尾,每逢喂食,鲤鱼浮出水面,大片光彩,十分美丽。”

  “你若有缘法,兴许能从其中得出什么感悟,当年贫道便是从中得悟,成就阴神。”

  余乐道人领路而来,稍微介绍了一番。

  苏庭闻言,朝着那池塘看了几眼,心中愈发感到惊异。

  这池塘之中,竟然还能使人感悟,得成上人?

  “云迹道人的布置,真是令人感到惊奇。”

  苏庭这般念了一声,又不禁问道:“何以池中鲤鱼有三千五百九十六尾?”

  余乐笑着说道:“当年池中建成,先帝放下一尾鲤鱼,国师放下一尾鲤鱼,家师放下一尾鲤鱼,加上各方大人物,总共十三尾鲤鱼,繁衍至今,有三千五百九十六。”

  苏庭呵呵笑了两声,心中暗想,这司天监未免太闲,这池中多少条鲤鱼,还整天计算多少?

  余乐似乎看出他的意思,说道:“你可听过一句话?”

  苏庭问道:“什么话?”

  余乐说道:“池鱼满三千六百,得一蛟。”

  苏庭闻言,目光陡然一凝。

  池鱼满三千六百?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