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6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61/927

返回书籍页面

  登记造册,有了名册,也就便于理事。

  大周朝廷之内的修道人,司天监便有监察的责任。

  这一次云迹来寻自己,并非问罪,而是登记名册?

  苏庭倒也明白,对于司天监而言,将世间修行人登记在册,日后无论是做什么事情,都要简单许多。

  “散学修士,不识规矩,其实绝大多数人间显法之事,多是出自于这一类人。”

  云迹深深看了苏庭一眼,说道:“师叔多次施法,好在没有人前显法,引起乱象,否则便当真有些麻烦。”

  苏庭咳了一声,只当没有听见。

  云迹叹了一声,道:“原本此次是想要记下苏庭的名字,并使他知悉大周之内的规矩,避免再有什么差错,引起民间秩序崩乱,但现在看来,没有散学修士苏庭,只有元丰山的长老。”

  他略微施礼,道:“既然如此,也就简单了些。”

  他原本听闻落越郡之事,也只当苏庭是个偶然踏足修行路的散学修士。

  但如今相逢,这苏庭竟是元丰山的古字辈长老。

  尽管苏庭面貌年轻,气息低浅,但是修道人的年纪着实不能用相貌来衡量,至于道行深浅……倘如这位元丰山古字辈的师叔,已入阳神境界,那么收敛一些气息,倒也不是难事。

  甚至,方才残留的阳神气息,是否出自于眼前这位少年,也犹未可知。

  在云迹心中,也只把这个苏庭,当作是元丰山古字辈的师叔,下山历练的身份罢了。

  “若只是苏庭,晚辈此次只须让他知悉大周境内的规矩,再将他姓名及气息记下便可。”

  云迹低声道:“但既然如此,便不必记了,白堪山一事均已落定,晚辈这便回司天监去。”

  说完之后,他躬身一礼,转身便走,腾起云光,顿时远去。

  苏庭见他离去,稍微松一口气,但想起什么,忙是叫道:“慢着……你要去京城,师叔也要一起去,咱们一起上路,让我借个风儿……”

  声音传开,远远传去。

  云迹道人在空中停顿了一下,旋即速度提升,去得更快,瞬息消失在天际。

  苏庭看得颇为愕然,道:“这厮都修成阴神了,听力居然还这么差,没听见我的话?”

  小精灵斜斜瞥了他一眼,呵呵两声,语意难明。

  苏庭收回目光,似是想起什么,叹了声,道:“真是个可怜人,早年铁定是个耳聋的,修行之后,哪怕修成阴神,已是能听言语,可耳力也差了许多。”

  “就是可惜了,我还没试过腾云驾雾的味道,原本还想跟他借个风儿,体验一番的。”

  “算了,咱们还是走陆路好了。”

  ……

  风云刹那远去。

  云迹道人松了口气。

  短短片刻接触,他在这位元丰山的师叔面前,便浑身难受……若是此去京城,被这位师叔缠上了,只怕他连修道的心境都要崩塌。

  “本以为是个散学修士,未想居然是元丰山的长老?”

  就算是云迹道人乃是阴神成就的人物,也万万想不到,所谓元丰山的长老,不过是昨日才有的称号。

  昨日之前,苏庭依然还只是个散学修士。

  在元丰山老者赐下一面令牌后,苏庭摇身一变,就已是元丰山的人物。

  以凝法的道行,成为元丰山古字辈的长老,对于云迹道人而言,堪称是无法想象。

  正是因此,他也不曾疑过苏庭身份,只当苏庭是元丰山古字辈长老下山历练罢了。

  “没想到接了个棘手的事情。”

  云迹暗叹一声,心道:“照此看来,在元丰山得了龙虎玄丹的,其实就是这位师叔?甚至在元丰山炼丹的,不会也是这位师叔罢?”

第一百九十章

羊毛出在羊身上

  云迹道人离去后。

  苏庭与小精灵收拾好行李,搬上了那双驾马车。

  接着苏庭便径直去往苏家老家主那儿,至于小精灵,则化身青鸟,将风珠收起,藏入了马车之中,也是守着这驾马车。

  若是苏家之内有什么心思深沉的,又或是手脚不干净的下人,势必就要遭殃了。

  ……

  书房当中。

  “你有急用?”

  老家主略有为难,道:“京城那边,正在着手准备,将要取得列元火木。”

  苏庭摸着下巴,说道:“也就是说,还没取来这列元火木?”

  老家主叹了声,道:“也过不了多久的。”

  苏庭摇头道:“那我不要了。”

  老家主闻言,不禁一怔。

  苏庭叹道:“苏家行事,效率太慢,耽误了我,现在我不要这列元火木了,你把银两兑换给我……”

  老家主怔了半晌,才道:“你不要列元火木?”

  苏庭点头道:“我现在改主意了,只是要钱。”

  “死要钱?”

  老家主闻言,皱眉说道:“你若是一开始就要钱财,老夫倒是应允了你,免去了许多麻烦,但那时你要列元火木,为此,我苏家在京城之中,上下打点许多,也耗了不少情面,才开始能取得列元火木,你这半途而废,未免太过……”

  话未说尽,但老家主意思已是极为明朗。

  饶是苏庭脸皮甚厚,却也觉得这生意有些不大地道,但如今表姐前往浣花阁,将要根治这寒鼎之身,再无须列元火木,不如换作钱财。

  前次其实有了那红衣女子汲取寒气,已然替代了列元火木的功效,只是那红衣女子不知能帮表姐多久,后来又出了白堪山龙虎异象之事,让苏庭无暇跟老家主提及此事。

  现在既然列元火木已经无用,自然不必再要。

  “也罢。”

  苏庭叹了一声,道:“在京城打点的银两,花费的人力物力,甚至你苏家耗费的人情,全记在我苏某人帐下,换算过来,我吃亏一些,拿少些银两就是了。”

  老家主略微沉吟,思索不语。

  苏庭说道:“现在列元火木我用不上了,其实我这人一向心软,如果你苏家已经开始取得列元火木,那我也就收着了。但既然眼下没有列元火木,那么事情就到此为止,此前苏家的付出,全由我苏庭承担,如此还不成么?”

  老家主深深看他一眼,道:“可以。”

  苏庭略有心疼,暗道:“苏某人好不容易大气了一次,未想代价如此沉痛,心中竟是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在羊毛出在羊身上。”

  正当苏庭想要辞行离去,但还未开口,便听这位老家主问道:“你这便要走了?”

  苏庭点头道:“今日上路。”

  老家主问道:“回返落越郡?”

  苏庭摇头道:“去往京城。”

  老家主闻言,沉吟道:“京城?苏家在那边,还有些门道,倒是可以……”

  苏庭略微抬手,似笑非笑地道:“不必,苏某人独身一人闯荡天下,也不用借你苏家的威势。”

  老家主微微皱眉,他本有些事情,要托苏庭去做,但被他这般堵住,却是不好再多说话,只是转而说道:“都是苏家后人,何分你我?你若愿意,我这便将你重新列入族谱之内,仍是我苏家嫡系之人。”

  “免了。”

  苏庭摆了摆手,嘿然一笑,却不多说。

  这老家主显然是看出了我苏某人神采风流,睿智渊深,本领高远,所以想要招揽自己,但就是元丰山拉拢自己,都是看着表姐的颜面,才勉强接了个名义上的外门长老,何况区区一个俗世家族?

  虽说都是苏氏族人,但也隔了这么些代人,跟陌路人其实没有差别。

  “告辞了。”

  苏庭略微施礼,毕竟岁数差距摆在这儿,他以晚辈对长辈的礼数,施了一礼,方才离去。

  看着苏庭远去,苏家老家主一言不发。

  这位老家主,多年经历,自然懂得察言观色,他看出苏庭眼神中的意味,显然知道事不可为,也没有纠缠于此事,只是叹息一声。

  苏家后辈之中,死了一个出色的苏立。

  苏立多半是死于苏庭之手。

  苏庭比之于苏立,更为出色,甚至是有着常人难以企及的本领。

  这少年若能归回主家,今后必是苏家的一大臂助,甚至成为支柱,但这个少年,显然看不上苏家。

  老家主心中略有黯然。

  “那玉牌之事,怕也不必再去追寻了。”

  他看向门口,心中隐约有些明悟。

  倘如这个苏庭,乃是修行之人,那么玉牌之后蕴藏的秘密,怕是已经被他所取。

  若是换了别人,得了秘密之后,要再用玉牌来换取好处,怕也还做不出来,可这个少年的心性,未必做不来。

  这一次苏家是亏了好大一笔银两。

  但却容不得赖账。

  “本是同根生,可惜不能为本家所用。”

  “可惜了。”

  ……

  离了坎凌苏家。

  马车之中,已然是多了一箱珍宝,黄金翡翠,还有一沓银票。

  毕竟银两太多,占了地方,苏庭便换作了这些黄金玉石之类,再换了些许银票。

  “黄金白玉,换成银两,能把我这车都堆满。”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