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6/927

返回书籍页面

  ……

  苏庭毫不客气,更不见外,打包带走,他挥了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只带走一个食盒,留下一个声音。

  “王公子,咱们下次再来哈。”

  苏庭头也不回,下楼远去。

  而在茶室之内,沉寂了许久。

  王公子的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有一人进来。

  此人不是旁人,赫然便是适才欺近苏庭身侧,被苏庭发现,后来被王公子手下人拖下去殴打了一顿的扒手。

  “苦了你一顿。”

  王公子平静道:“下去领二两银子,再准备几日,好戏就等开场了。”

  那人面露喜色,躬身一拜,退了下去。

  这时,王公子身旁的一名随从上前来,低声道:“公子,我见这个苏庭,似乎对您有些疏远?”

  “废话,初次见面,自然是疏远一些,难不成还能把我当他爹一样亲近?”王公子摆了摆手,看着桌上狼藉场景,说道:“也不妨事,只不过是个饿傻了的穷小子,先前急着回家,多半也是要给他家那表姐带些吃的,倒不是有什么戒心。”

  那随从皱着眉头,低声道:“但是……”

  “但是什么?”

  王公子摆了摆手,道:“不过只是个十来岁的少年,卧病在床这些年,心智跟三岁毛孩有什么区别?你再看他行为举止,半点不通人情世故,这样的小子,能有什么城府?”

  说着,王公子拍了拍手,道:“至于你说的疏远?像这种泥腿子,多请他吃两顿饭,也就亲近了。”

  他语气不屑,充满鄙夷。

  似乎从一开始,他便不曾将那少年放在眼里。

第十五章

市侩小人,市井流言

  傍晚时分,天色昏黄。

  苏庭提着个食盒,走在路上,思索着今日的遭遇。

  他思索渐深,目光微凝。

  若是普通少年,家境窘迫,又见识浅薄,忽然得遇富贵公子看重,屈尊结交,心中难免感激。

  在这样的心态下,在阅历淡薄的情况下,再过几次接触后,不说是交情莫逆,但作为贫家少年,也必是感激涕零。

  但苏庭又怎么会是寻常少年?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啊。”

  苏庭有着前生的阅历,又已踏上修行之路,对于身周人物的各种细微举动,乃至于情绪变化,都有着敏锐细致的感知。

  王公子演技算是不差,可也不是毫无破绽,加上他眉眼之间几分似乎懒得去掩饰的不屑,在感知敏锐的苏庭眼前,又怎会忽略过去?

  那近前偷盗的中年人,多半是用来接近自己的棋子,以此为借口,请自己饮茶吃饭。

  “能将我的无礼之处视若无睹,真是全无图谋?”

  苏庭冷笑了声,暗道:“我倒想看你卖什么关子?”

  ……

  回到家中。

  表姐已经勉强起身,在门口等侯。

  今日是苏庭第一次外出,寻找养家糊口的活计,她又怎能安心?

  苏庭远远看见,连忙上前去,扶住她手,轻声道:“姐,你怎么在这儿?”

  表姐微笑道:“我担心你回来得晚了。”

  苏庭没有继续接话,勉强露出笑意,道:“没事的,我已经长大了,不用总是担心我。等会儿,这里有吃的。”

  “这……”表姐露出惊讶之色,道:“这食盒看起来好生精致,怕是价钱不低。”

  “没事,我有赚钱的本事,今后我常买回来。”苏庭笑了两声,并未提起今日那王公子的事情。

  “小庭,你今天做的是什么事?怎么如此厚利?”表姐似是随口问了声,但眼神之中,却有几分担忧。

  “今天是暂时帮人一把而已。”苏庭顿了一下,笑道:“你要信我,跟你相依为命的弟弟,不会走邪门歪道的。”

  “你……”表姐顿了顿,终于点了点头。

  “进屋。”

  苏庭将表姐扶到床上,打开食盒,香味扑鼻。

  鸡爪、排骨、糕点等等各色小食,在他们这贫穷姐弟的眼中,堪称色香味俱全,乃是平日里难得的佳肴。

  “小庭。”表姐招手道:“你也过来。”

  “没事,我吃过了。”苏庭微微摆手。

  “你过来吃点儿。”表姐语气十分坚定。

  “好吧。”苏庭心中略感惭愧,他知道表姐是怕他故意欺瞒,没有在外头吃过,忍着饥饿,但实际上,苏庭早已吃了不少。

  茶点自然不能饱腹,但苏庭在翠玉楼就有考虑,点了笼米饭,也在食盒底下。

  今夜的晚饭,算得是美味佳肴。

  吃饱过后,苏庭正要收拾,却见表姐搭了搭手,低声道:“今天那位陈叔叔过来了一趟,故意聊了些客套话,后来向我打听了一下关于咱们家店铺契约的事情。”

  苏庭闻言,脸色微沉。

  表姐说过,这契约年限一事,外人不知。

  那么,这姓陈的,又是怎么会来询问这些事情?

  更何况,在苏庭的记忆里,这个姓陈的,跟他苏家,关系向来不好。

  这姓陈的,名为陈友语,是杂货店的老板,杂货店跟苏家药店相隔,但这人小肚鸡肠,斤斤计较……而他的计较,往往是不能被人贪得半点便宜,却偏偏要贪别人的便宜。

  这厮曾经在苏家药店门前摆弄过一番阵仗,与苏家起过冲突,后来经过捕快调节,此人向苏家道歉。

  当时苏庭年幼,但那一幕还算印象深刻。

  因为这厮的道歉言论,显得十分清奇。

  当时他对苏家父母说过:我见你们家生意兴隆,总觉得心里难受,才做这些事情,真是对不住了。

  这就是苏庭心目中,小人的典型。

  “这陈叔叔平常虽然会点头招呼,但跟咱们家,没有多少来往。”

  表姐眉宇间有些忧虑,说道:“若是听说你身子好了,来家里打声招呼也就罢了,但他如此热心地探听店铺契约年限,又是怎么回事?”

  苏庭默然不语。

  这陈友语,是个不折不扣的市侩小人,平日里点头问候,倒也是常见,但要亲自登门问候,那必是有利可图。

  再想起今日遭遇的那位王公子,苏庭心中渐生古怪。

  “一个下午,这两个原本不该有交集的人,都接近苏家。”

  苏庭摸着下巴,暗道:“若说没有联系,那么也未免太过巧合了罢?”

  他目光一闪,旋即归于平静。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防备之心不可免。

  但也不必过于草木皆兵。

  “小庭?”表姐唤了一声。

  “没事。”苏庭从思索中醒过来,笑道:“不要理会,反正契约在咱们这里,到期限了,咱们就收回店铺,其他的不要管了。”

  顿了一下,他取过一把剪刀,放在床头,轻声道:“姐,我不在家,你身子又弱,凡事小心,以后再有外人来敲门,就装着不在家。”

  表姐略有错愕,旋即点头,微笑道:“小庭也长大了。”

  苏庭讪讪一笑,转头收拾食盒。

  尽管他心中对如今的自己,算是有了几分底气,但凡事总要思虑周全。

  如今显然有人盯上了苏家,接下来几天,自己多半不会在家,而表姐身子虚弱,又是十分貌美。

  若是对方起了歹念,抓住表姐来要挟自己,而自己却没能照顾周全,岂非后悔莫及?

  明日要交代邻家的那两个小丫头,对苏家这边的动静多加注意,一旦有变,要向街坊邻居示警。

  但这也并不保险,还要再有些许准备。

  虽然初入门槛,但毕竟也算修道人了,论起手段,虽然不多,但也还有几种。

  ……

  接下来的两日。

  王公子屡屡相邀,把各大茶楼,各大酒楼,几乎逛了个遍。

  苏庭来者不拒,随他游玩,每次回去,则总要打包带走。

  而在此期间的接触,苏庭也如普通少年一样,喜笑颜开,与他亲近不少。

  王公子也似乎真是将他当作知己,更是送了他一块玉佩,说是两人相识结交的见证。

  这一日午后,苏庭提着午饭回家。

  但他临近家门时,却在附近听到了些闲言碎语。

  “听说了么?”

  “那个苏悦颦染了邪气,引得雷神天尊都显灵下来,驱邪除魔。”

  “哪个苏悦颦?”

  “就是苏家的颦儿姑娘,她给了苏家当义女,改姓苏了的。”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