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5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59/927

返回书籍页面

  而那画卷则挂在车辇之上,展了开来。

  这画上的红衣女子,见着离别的场面,神色恍惚,低声念道:“世间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取蕴……这便是爱别离?”

  她轻叹口气,看向苏悦颦,心中稍有怜惜。

  苏庭毕竟是修行人,也极有主见,哪怕今后孤身一人,闯荡天下,也能混得风生水起。

  但苏悦颦不同,她性子柔弱,将苏庭视为依仗,在全无准备之下,将与苏庭离别,心中仿佛失了支柱,难免惶然不安。

  更何况,苏悦颦没有苏庭的一身道行,也不曾见过世面,尽管性情聪慧,可毕竟见识太浅,没有底气。

  “入了浣花阁,我随她半月。”

  红衣女子看向老者,平静道:“半月之后,等她熟悉了浣花阁,你再接我回元丰山。”

  老者闻言,露出些许为难之色,低声道:“咱们把这姑娘送去浣花阁之后,自有浣花阁的人替她压制寒气,也不需要你来帮助,既然如此,你就随为父先行回山吧。”

  红衣女子淡淡道:“既然打算做好人,总不能做一半,到了浣花阁,我要陪伴她半月时日。这事我下了决定,只不过是提醒你一声,让你半月后再来接我,并不是与你商量。”

  老者稍显颓然,说道:“知道了。”

  哪怕他道行高深,哪怕他位高权重,哪怕他能搅弄风云,甚至也能呼风唤雨,但在自家闺女面前,从来都是如此无力。

  这般念着,他偏头看向了苏庭,心中咬牙切齿。

  铁定是自家闺女见了这两人依依不舍的模样,心中吃醋,才又改了念头。

  这个混账小子!

  ……

  天气清爽。

  蓝天白云。

  老者乃是修成阳神的真人,法力高深,道行非凡,不过伸手一挥,顿时风云滚滚。

  这座车辇,腾空而起!

  苏庭站在地上,仰面望天,心情沉闷。

  而在车辇上,苏悦颦低下头来,眼睛红润,泪水晶莹,轻捂着口。

  苏庭叹了一声,略有沉默。

  顿了片刻,他深吸口气,运起真气,喝道:“姐,你这一去,治好寒鼎身,更要把握机会,得以修行,日后修行有成,你我姐弟必能相见……”

  苏庭的声音,在凝法之后的真气包裹当中,传上高空,响彻八方。

  车辇之上,苏庭声音传入当中。

  红衣女子闻言,眼神略有柔和。

  老者似也颇为赞赏,冲着红衣女子,意有所指地道:“这少年看似无赖,看似无耻,看似浮夸不实,其实也是个重情重义的。”

  红衣女子没有听出他言外之意,只是点头道:“这些时日,他的性情,我倒也了解一二,但无论他在外头是怎样奸猾狡诈,对于他这姐姐,倒是真心的。”

  苏悦颦微微探头,看向下方。

  眼睛所见,云雾朦胧,已是看不见下方的坎凌苏家,更看不见苏庭的身影。

  然而声音,却还在苏庭真气包裹之下,传上了空中。

  “过些时日,等我道行高些,炼成宝物,便去浣花阁找你。”

  苏庭声音传来,令人心中安宁了许多。

  苏悦颦微微点头,轻轻抿着唇,轻声道:“好。”

  一声轻语,柔弱无比,在高空之中,立时散开。

  然而,红衣女子目光微凝,伸手一挥。

  阴神顿时散出一缕,裹住这声音,落下了云端。

  身在地上的苏庭,只听得耳边传来一声柔弱轻语,心中顿时安定许多。

  “早日修行有成,才能把表姐接回来。”

  苏庭这般想着。

  然而这时,院外忽地卷起一阵风。

  小精灵驾驭着风珠,匆匆忙忙飞进来,小脸蛋上满是惊色。

第一百八十八章

司天监的道士

  “你这么匆忙作什么?”

  “我方才偷偷飘出去玩儿,好像感应到一个熟悉的气息。”

  “熟悉的气息?你在山里,才见过几个人?”苏庭略有纳闷,问道:“哪个熟悉的气息?”

  “就是咱们离开白堪山之前,那个显露出来的气息。”

  “那个气息?”苏庭怔了一下,然后想到什么,忽地惊叫出声,骇然道:“那个影响山河大势,引动风云变化的气息?”

  “没错,就是他!”小精灵说道:“虽然他没有展露威势,但他先前走过这家人的门口,那气息十分明显……好在我用你传我的法门,收敛了气息,不然铁定被他发现了。”

  “这厮莫非为了龙虎玄丹,从白堪山追过来了?”

  苏庭略感心惊,抬头望天,只见车辇早已不见踪影,不知飞到了哪儿去。

  飞得也忒快了些!

  怎么就不能慢些?

  要是那老头儿还在,扯一扯阳神真人的虎皮,怎么说都能镇住那位人物,现在凭他苏某人,想要镇住那位能够影响山河,搅弄风云的人物,还稍微差了那么小小的一点儿。

  “不一定是来找咱们的。”小精灵低声道:“他只是经过这里,也没有来找你,更何况,咱们一直藏得好,他不该能找到咱们的才对。”

  “这倒也是……”苏庭低声道:“我在白堪山里,四处留下元丰山的印记,他们必然都误以为我是元丰山的弟子,不至于来对付我,多半是来这儿办事的,咱们低调些,不要露脸,明天就离开坎凌,去往京城。”

  ……

  县衙。

  丁业一身官服,显得气态沉凝,但他神色之间,却是严肃凛然,颇为凝重。

  在他眼前,则有一个道人,微微作稽,施礼道:“贫道云迹,于司天监任职。”

  丁业低头看了一眼,目光微凝。

  司天监,灵台郎,官至从七品。

  按道理说,他这坎凌县令,乃是正五品,比对方官职要高。

  但他早年曾入京城,心知司天监的官职,不能以品阶而论。

  这个道人,真正依仗的,绝不是他的官职,而是他的本事。

  “道长客气了。”

  丁业将令牌送回,施礼道:“敢问道长从京城而来,可有何事?”

  那道士微微一笑,道:“事情倒是不少,还在这坎凌遇上了一场乱象,不过倒也被贫道平息了下来。”

  丁业低声道:“可是白堪山中异象?”

  道士点头道:“正是白堪山,但丁大人也无须担忧,事情我已记下,到时上报司天监,倒没有你的罪责。”

  丁业闻言,松了口气。

  道士笑了一声,却又问道:“听闻前段时日,坎凌之中,出了命案?”

  丁业顿时一凛,脑海中忽然闪过坎凌苏家之内溺死的二人。

  道士徐徐说道:“不久之前,落越郡有个捕头,辞了官职,去了京城,与一位官员,提及落越郡的一些事情……后来事情传到了司天监的耳中。”

  丁业皱眉道:“什么事?”

  道士缓缓说道:“落越郡接连发生命案,先是有个王家公子,被捕快莫名砍杀,那捕快临刑前还喊着石人妖怪,然后有个孙家的家主,无端端暴毙身亡,再有一个唐家公子,一个王家老爷,溺水而亡。”

  顿了一下,道士看向丁业,说道:“听闻坎凌也溺死了两个,跟落越郡那边,十分相似。”

  丁业瞳孔忽地一凝,心中念头急转。

  事情经过这道士说来,显然便不是寻常的命案,早已被列入了司天监之中。

  这是修行人的本事!

  落越郡有人溺死,而坎凌也有人溺死!

  苏庭正是来自于落越郡,到了坎凌这里!

  这其中的关联,丁业早已知晓,但从未想过,竟然引动了司天监来人。

  “丁大人对于此事,是如何判定的?”

  “落水溺亡,纯属意外。”

  “当真如此?”道士微笑道。

  “不然道长以为如何?”丁业这般问道。

  “既然如此,也就罢了。”

  道士微微摆手,未有多言,告辞而去。

  见道士离去,丁业不禁松了口气。

  丁业不知这位道人有多高的本领,比之于苏庭,又是孰高孰低,但他心中明白,无论是这道人,还是苏庭,对他而言,都是一样。

  两者都不是凡人。

  两者都是可以轻取凡人性命的修行人。

  两者都是不可招惹的人物。

  但是,苏庭一介白身,肆无忌惮,然而这个道士,乃是朝廷的官员,司天监的灵台郎,绝不敢违背律法行事,毕竟自己也是朝廷官员,品阶犹在对方之上。

  对于丁业而言,苏庭比之于这道士,更为可怕。

  ……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