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5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55/927

返回书籍页面

  什么玩意儿?

  兄弟相称?

  这老头儿先前总想坑死自己,如今碍于他女儿,不好动手……若说是表面上和好,暗地里对自己咬牙切齿,倒也情有可原。

  但一个回头,就要与自己兄弟相称?

  虽然苏某人天纵奇才,非同凡响,日后前景无穷,但苏某人也有自知之明,现在终究还是个弱鸡。而这老头儿怎么说也是元丰山的大人物,堂堂阳神真人,跟一个凝法的后辈同辈相称,这便是自降身份了。

  但这老头儿凭什么要自降身份?

  莫非他当真看出了苏某人一身无穷潜力,为之折服,并且害怕苏某人日后报复,于是才有这样的举动,主动示好?

  苏庭仔细想了想,不论怎么说,眼下自己道行还浅,有这么一尊大人物当靠山,倒还不错。

  他故作沉吟,然后点头说道:“既然如此,我便委屈一些,当你兄长……”

  声音才落,他便见眼前这老头儿面色变了又变,心中略慌,顿时咳了一声,道:“口误口误,日后咱们兄弟相称,你年纪较大,就当兄长是了。”

  老者这般听来,才算满意,微微点头。

  “就只是这样么?”然而就在这时,小精灵的声音,轻飘飘传来。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庭偏头看了过去,略感疑惑。

  “不是要斩鸡头,喝黄酒,拜天地,才成八拜之交么?”小精灵坐在风珠上,一双小脚丫轻晃,双手撑在风珠上。

  “斩鸡头?喝黄酒?拜天地?”

  苏庭半晌无言,说道:“你说的什么玩意儿?你自生来就在山里,又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

  而那老者,面色也稍微变了变,眼角抽搐一下,没有开口,似乎觉得有些羞耻,仿佛不大情愿。

  “老黄羊说的呀。”小精灵认真说道:“听说这样才是真正结拜了兄弟的。”

  “你……”

  苏庭咳了一声,正要说话,然而老者已然开口。

  “何须麻烦?”老人挥手道:“我二人乃忘年之交,不拘泥于什么礼数,互相结交,何须繁琐?”

  “正是。”苏庭赞赏道。

  “那也该有个仪式嘛,我给你们念一遍,你们当着天地拜一拜,也就算了……”说着,小精灵还不等两人有所反应,便开始念道:“来了啊,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

  苏庭看了老者一眼,但见对方鬓发如霜,老迈沧桑,心中陡然一凛,忙是伸出手指,点住小精灵的嘴。

  同年同月同日死?

  这怎么行?

  苏庭心中略慌,看向老者,道:“话说回来,您老贵庚?”

  老者仰面望天,叹息道:“如今已有三百余岁了,自身道行,也不过如此,尚未得道成仙,其实按道理来说,老夫这个境界的修行人,寿元也几乎到头了。”

  苏庭面色微变,想起自己制止及时,才松了口气,瞪了小精灵一眼,又看向这老者,道:“大哥,咱们兄弟,记挂在心,其实不必拘泥于礼数,不必重视于仪式。”

  老者露出微笑,点头道:“如此也是,咱们不必有多少繁琐俗礼。”

  苏庭微笑道:“如此正是,只是不知大哥名讳?”

  老者笑道:“老夫在外也算有些名气,只因当年服下一枚天庭所赐的延寿神果,凭空得获三千年寿元,故而人称信天翁。其实老夫天赋只算寻常,一般来说,有生之年,也只是阳神真人,但有此寿元,余下两千多年寿数,也足以我去追索仙道了。”

  苏庭怔了半晌,旋即他倒吸口气,转头看向小精灵,神色认真,道:“还等什么,速速准备,鸡头,黄酒,燃香!”

  小精灵错愕道:“不是说不拘泥于礼数么?”

  苏庭怒道:“我苏某人是何等人物,日后前景无穷,我大哥也是元丰山的高人,堂堂阳神真人,都是当今世间的杰出之辈,今日我与大哥结拜,怎能如此潦草?”

  他伸手一挥,拂袖道:“礼仪规矩,八拜之交,同年同月同日生,同年同月同日死,任何一个步骤,都不能缺少!”

  语气郑重,掷地有声!

第一百八十三章

满是套路的礼尚往来

  天色正好。

  烧过的黄纸,灰烬随风而飘。

  两人相对而立。

  苏庭露出笑意,略感满意。

  老者神色略有茫然,也不知道糊里糊涂怎么就变成了这样,所谓二人兄弟相称,本就是一个称呼,如何就成了结拜的交情?

  “大哥!”

  苏庭哈哈一笑,拍了拍老者的肩膀。

  老者无奈地点点头,回了一声。

  “老二。”

  轻飘飘一句称呼,落在苏庭耳中,如同惊雷!

  老二?

  苏庭呆了半晌。

  他张了张口,一时无言。

  过了片刻,才见他脸色一垮,道:“大哥,你家里还有兄弟么?我就算排个老三,也都认了……”

  老者不知他为何对老二这个称呼如此抵触,心中纳闷,但也说道:“为兄自幼拜入元丰山,本就是孤身一人而已,到了今日,也才只有个女儿。”

  说着,他不禁问道:“老二,你对……”

  苏庭顿时咳了一声,道:“大哥,咱们这就见外了,叫我老弟,我觉得更亲近一些。”

  老者点头道:“二弟。”

  苏庭只觉得这称呼十分别扭,但二弟好过老二,也就垂头丧气认下了。

  只是才刚低头认下这个称呼,便看见了老者腰间的一个葫芦。

  那葫芦色泽略青,像是玉质,尽管不显光泽,似是古朴残旧,但苏庭心中一跳,显然此非凡物。

  苏庭顿时眼睛一亮,抬起头来,说道:“大哥,你我兄弟结交,你为兄,我为弟,理当有宝物赠送。”

  声音才落,未等老者回应,苏庭从怀中掏出一物,递了过去,正色道:“此乃小弟心爱之物,今日赠于兄长,且作心意。”

  老者心觉茫然,但东西却已被苏庭塞入手中。

  老者怔怔低头,看了一眼,这是一柄剑。

  而这柄剑,似乎十分眼熟。

  这似乎是在妖虎洞府之中,那血散人的佩剑?

  记得血散人死后,此剑应是被苏庭所获。

  这一柄剑,放在红尘俗世之间,堪称神兵利器,然而在道行高深的修行人眼中,连法器都算不上,更谈不上宝贝。

  “大哥,此乃小弟心爱之物,佩带多年,朝夕相处,早有感情,今日与大哥结拜,以此相赠,日后大哥若是思念小弟,只须见得此物,便如见我面。”

  苏庭神色认真,语气沉重。

  老者张了张口,饶是以他三百余年的阅历,也仍然有些回应不过来。

  苏庭吐出口气,道:“大哥收下此物,必定也会赠送小弟宝贝,但小弟心知大哥身份极高,道行极高,宝贝必定不俗,故而不敢让大哥厚赐。”

  老者眼神愈发茫然,心中更是纳闷,自己何时想过要赠送这混账小子宝贝了?

  苏庭还没等他开口,便又继续道:“小弟不忍大哥破费,也就不要什么宝贝,只是见大哥腰间这个葫芦,样式如此残旧,只是随身携带,也未有妥善保存,显然不是什么贵重物事,那就随手要了此物吧……”

  声音才落,他手已探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在老者腰间一捞,手中收回,顿时便是一个葫芦。

  这葫芦似是玉质,然而入手沉重,仿佛金石,可却触感暖和,而不冰冷,更显奇异。

  苏庭心中一喜,更是断定这是个宝贝。

  少说是个法器,甚至是个法宝。

  “你……”

  “大哥,不要客气。”

  苏庭将葫芦绑在腰间,伸出手挡在老者面前,说道:“我知道你过意不去,铁定是想收回这个不值钱的葫芦,要换个值钱玩意儿给老弟,但老弟更是过意不去,只须这个葫芦在手,也就是了。”

  老者恍恍惚惚,数百年间自身也堪称老奸巨猾,如何被这个少年耍得团团转?

  小精灵更是目瞪口呆,先是看看苏庭,又是看看老者,稚嫩的面容上充满了错愕,眼神之中也满是惊奇,心中不禁暗自念道:“我跟着这个苏庭,看来也不是坏事,虽然没能学得什么仙家妙法,但也算学了一些本事。日后与人打交道,我还能用上,嗯,总算学到本事了,学习了,学习了……”

  老者回过神来,神色怪异,在苏庭脸上看了半晌,心中也算明白,这个混账小子是看向了自家的葫芦,并且是铁了心要堵住自己的嘴,绝不让自己开口提及这葫芦是什么宝贝,更不会让自己开口向他讨要。

  活了三百多年,这样的厚颜无耻之辈,倒也是头一遭见得。

  这厮如此卑鄙无耻,全无半点杰出修道人的风度,究竟是怎么骗着自家女儿的?

  但话说回来,或许正是如此卑鄙无耻,他才能满口胡言乱语,把自家女儿哄骗了?

  “二弟……”

  老者深吸口气,露出和蔼笑意,拍了拍苏庭肩膀,道:“既然你喜欢这个葫芦,为兄也不跟你多说了。”

  苏庭闻言,反倒是心觉古怪,莫非这老头儿如此轻易就把葫芦送给自己了?

  难不成元丰山之人,都富有到了极点?

  难不成这老者一向是慷慨成性,十分败家,所以才跟他女儿闹得十分不快,失散多年依然不显亲近?

  但无论怎么说,葫芦总算得手了。

  “二弟啊,咱们这边算是定下了,日后就算是同辈了。”

  老者似乎有些松了口气,拉着苏庭的胳膊,往房里走去。

  苏庭想要挣脱,却发现这老者手上用力,仿佛枷锁,任由他动用了法力,都挣脱不开,显然这老者是要强行把他拉进房屋里头。

  ……

  进了房中。

  红衣女子已是重归画卷之内。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