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2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29/927

返回书籍页面

  “一路走来,他逼迫一人又一人,逐一进阵送死,或许在前头两次,他或许只是借着探路的借口,没有做得过于明显,众人还能忍着些。”

  “可后头众人也看出来了,自知如此下去,都要被用以填命,没有生路,便要反抗。从那几具尸首来看,显然反抗不成,又他杀鸡儆猴,于是出现了两具干尸,都是被他吸取了真气及血气。”

  “但这样的死法,随着逐一送死几次,终究不能完全镇压得住。”

  “先前五具尸首,多半又是一次反抗,被他杀了,警示余下之人。”

  “至于眼下这些……”

  苏庭沉默了一下,道:“阻拦在前头的阵法,都被他破去了,那么这些人也就无用了,所以他是灭口。”

  小精灵看着眼前的尸首,不禁颤抖一下,道:“这人好生凶狠毒辣。”

  苏庭低声道:“只怕还不止一人。”

  他看向这满地尸首,再想起先前那些尸首。

  一位三重天的修道人,凝法之后,固然是极为厉害,也足以镇压坎凌诸位修行人。但哪怕是三重天的修道人,也不该如此肆无忌惮,凶狠霸道,将二十余位在修道上已登堂入室的二重天之人,当做猪狗一般戏弄,让他们一个一个赴死,却半点也不能反抗。

  除非是修成阴神的上人!

  但从之前出手的种种痕迹来看,对方不至于有上人的本事!

  这么说来,走在前头的修行人中,只怕不止一位三重天的修道人!

  “丹炉房就在前头了。”小精灵问道:“咱们要进去么?”

  “废话!当然要进去!”“苏庭看了她一眼,道:只不过,取决于该怎么进去……”

  “难道不是直接进去么?”小精灵道。

  “敌在明,我在暗,乃是优势,若这一走出去,直面对方,便把优势全抛了。”苏庭嘿了一声,道:“你躲起来,苏某人的本事,你学着点儿!”

  ……

  丹炉房中。

  这里算得是十分宽敞。

  四方摆设,甚是精致。

  阵法纹路,极是明显。

  而在中间,摆放一座丹炉,三足两耳,圆肚顶盖,盖上满是气孔。

  此时丹炉平平无奇,朴实无华,但他们都知道,这一座丹炉,曾有高人使用,炼了一条赤火真龙,炼了一头至凶妖虎。

  而前日的龙虎异象,就是出自于这丹炉之中,丹气从气孔升起,直冲霄汉,破开云顶,化作龙虎相争。

  而若没有意外,如今丹药就在丹炉里头,气息已然内敛。

  “怎么样?”

  “老道感应得到,龙虎玄丹确实就在里头。”

  丹炉房中,还有两人。

  一个中年人,目光阴冷,身着银色长衫。

  另一个则是老道士,笑意吟吟,却显得双目狭长。

  “龙虎玄丹得手了便好。”

  中年人笑着道:“坎凌这群废物,区区二重天修为,也配来夺机缘?”

  “他们也并非是夺龙虎玄丹,只是见龙虎异象,难免认为这是机缘,前来探一探罢了,人之常情。”老道人摇头道:“再说了,他们要是不来,你我要另外寻人去阵法填命,可要费好大的气力……那时,这异象消息传开,不知要生多少变故,迟了一些,就没咱们什么事了。”

  “这倒也是。”

  中年人笑道:“他们也算作了少许贡献,只不过在我看来,难免显得可笑。”

  老道人往前走去,笑道:“怎么觉得可笑?”

  中年人道:“道行浅薄,不过二重天。见识低浅,连龙虎玄丹也不认得。”

  说着,这中年人哑然失笑,充满了不屑,道:“就凭他们这些家伙,也配来寻机缘?”

  老道人徐徐吐出口气,说道:“咱们道行高些,看他们之时,自然是这样……但这龙虎玄丹,等次太高,或许在上人甚至真人眼中,咱们来夺这龙虎玄丹,也是一样不配的。”

  中年人微微点头,道:“这倒也是。”

  随着言语,老道人已经到了那丹炉之前,双手捏印。

  这是炼丹之中,最后一步,取丹的手诀!

  光芒闪烁!

  丹炉颤动!

  咻!

  而就在这时,蓦然一声轻响!

  老道人闷哼一声,脸色骤变,嘴角溢出血液。

  就在先前取丹的时候,老道人背后,蓦然裂开一条伤口!

  “你说得是。”

  中年人站在他背后,手执一剑,剑上染血。

  “老家伙,你确实不配。”

第一百五十六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丹炉房中。

  老道人背后中了一剑,扑倒在丹炉上。

  中年人站在他背后,便要再补一剑。

  然而老道忽地起了力气,拂尘往后扫来,散出漫天尘丝。

  “李颖辉!”

  老道人怒声道:“你想干什么?来此之前,你我不是早有约定么?你立下的誓言,胆敢违背,就不怕阻了修行路?”

  中年人微笑道:“誓言是立了,不过与你立誓的是李颖辉,这个名字是我近三十年来用的化名,非我本名,我可没有与你立誓。”

  说着,他露出戏谑之色,道:“我三十年前,还有个名字,叫作血散人。”

  “是你?”

  老道人目光一凝,露出骇然之色,显然听过这个名字,他脸色阴晴不定,终是深吸口气,道:“是我识人不清,今日老道不要这龙虎玄丹了,一切归你,再不与你来争夺。”

  “晚了。”

  血散人笑道:“你我本来道行相仿,本领相当,难分高低,可如今你已重伤,非我敌手,我为何还要留你一命?现下我顺手杀了你,少了个仇家,更免了消息外穿,可以绝后患,再收了一切宝贝,岂非更好?”

  言语落下,他一剑挥动。

  剑上附着一层血光!

  咻地一声!

  老道将拂尘扫去,挡住了这血光一剑。

  只是尘丝尽断。

  仅剩拂尘手柄,挡住了剑锋。

  场面看似僵持下来。

  然而,血散人中年气盛,先前又吸取了多位修行人的真气血液,正是全盛之时。

  反观老道,年老体衰,又被偷袭一剑,已是虚弱不堪。

  血散人这一剑,压着拂尘手柄,不断往下压落。

  “老友,你岁数虽然不小,但在这妖虎洞府中作了几十年的仆从,见识阅历还是太浅。”血散人忽然开口,道:“真以为立誓了之后,我便真对龙虎玄丹这等宝贝,放下了念头?”

  “你我好歹也有多年交情,不说亲如手足,也是至交好友,何苦赶尽杀绝?”老道语气之中,略带恳求。

  “说你天真,你果然天真。”

  血散人笑了一声,剑锋逐渐压下。

  老道士气力衰竭,只见剑锋逐渐临近,露出骇然惊惧之色。

  血散人狞笑道:“纵然真是手足兄弟,那又如何?血散人的名声,你难道不曾听过?我自年少时得获‘返祖纯血之功’,修行之初,便先杀一家五口,父母兄弟,无一存留,才让我修行有成,迈入修道的门槛。”

  老道士脸色变了又变。

  他与眼前这人,结交多年,一起修行,一起游历,也听过关于这个血散人的事迹,只是不曾想到,这等凶人,居然就是身旁的好友。

  传闻此人年少偶得修行功法,然而此功法乃是邪类,极为歹毒,最初修行,便须得以至亲血脉骨肉,收拢在身,才能迈入修行的第一门槛。

  此人初得功法,便杀尽一家,不仅如此,后来还杀尽了叔伯一脉,也杀掉了母亲那一脉,但凡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尽数杀绝,汲取血脉,补益自身。

  到了最后,更是丧心病狂,掘出祖坟,要以先祖血脉补足修行,但坟墓之中,仅剩枯骨,早已腐朽,便又被他挫骨扬灰。

  从此之后,又四处作恶,杀人取血,道行突飞猛进,终于踏破二重天,得以施法,之后更是猖狂无比。

  终是命案过多,又极为蹊跷,被司天监所察。

  于是这个血散人,被列入了大周朝廷司天监,成为了要犯。

  想来这才是他改名换姓,甚至改头换面的缘由。

  这样一个人物,怎能盼他念着二人情分?

  “老友,今日之后,你的宝贝都是我的。”

  “如今这龙虎玄丹,也是我的。”

  “就连你的一身真气血脉,也是我的。”

  血散人咬着牙,气息迸发,喝道:“老友,上路罢!”

  血色的剑锋,斩断了拂尘手柄!

  这一剑,落在了老道的肩头。

  老道一身道袍,材质不凡,无比坚韧,非是俗物,能挡刀枪利器,然而在血散人一剑之下,仍如破布一般,立时裂开。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