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1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6/927

返回书籍页面

  对于这一条道路,他隐约知晓一二,但却朦胧难清,只听说祖上跟神仙有所牵连,但也只是传说。

  哪怕退一步说,真有这一条道路,但苏庭年纪轻轻,能有几分本事?

  老家主微微闭目,暗道:“真是如此么?”

  他忽然之间,竟是想起了许多事情。

  信纸上记载,落越郡苏家,曾被孙家所害,但不久之前,孙家家主,疾病暴毙,论起时日,就在苏庭离开落越郡不久。

  此外,苏庭离开落越郡当日,还有另外两个家族,死了不少人,俱都溺亡。

  如今苏立跟何云方,也都溺亡。

  而他们二人,也都跟苏庭,在诗会上,有所冲突。

  老家主心中忽然升起一股恐惧。

  “难怪是真的……”

  他脸色变了又变,心中思绪沉浮不定。

  若真是如此,这个少年,便愈发不可招惹。

  因为这样一个少年,哪怕没有武艺,哪怕不是权贵,但他本人,就可以比拟一切。

  “若真是如此,便是我害了苏立。”

  老家主微微闭目,心生悔意。

  若真是如此,一切的起因,都是源自于他要摆脱诸位族老的逼迫,随手将苏庭拉过来,当作那桩事情的挡箭牌。

  因此,苏立才对苏庭发难。

  也是因此,苏庭才灭了苏立。

  “早些准备列元火木,让他离开便是了。”

  ……

  于此同时。

  县衙之中。

  县官丁业,看着从落越郡传来的消息,也沉默了下去。

  在一些方面上,他的能耐,不必苏家老家主逊色。

  苏家老家主查到的,他也查到了。

  苏家老家主想到的,他也想到了。

  “这个人……”

  丁业微微皱眉,只是沉吟思索,未有开口。

  苏庭对他而言,也是十分神秘。

  论皮肤根骨,没有锤炼的痕迹,也没有习武之人的阳刚烈性,只是气质不凡,出尘脱俗。

  在他面前,这少年能谈笑自如。

  在诗会之上,似乎俯视众人。

  无论哪一方面,他都不像是寒门之中养出来的少年。

  但他身份存疑,不似来自于大族。

  而他没有习武,也无藐视众人的本事。

  那文采虽然不差,却以此得罪了众人。

  没有武艺,没有身份,那么当日他在诗会上,凭什么如此淡定?

  再联系起落越郡的几桩案件,丁大人心中微沉,思虑甚多。

  而在丁业身后,那个家丁,也看见了这消息。

  比起丁业,他似乎想得更多。

  这家丁仿佛想到了什么,他低下头来,眼神中闪过一抹异色,心中念头急转。

  他有一个念头,在心中不断升起。

  神仙中人!

  机缘!

第一百四十章

请教!

  这日。

  苏庭心情甚好,十分欢快。

  因为表姐一觉醒来,精神焕发,并且在何首乌滋养下,身体也有明显改善。

  今日的苏悦颦,少了分柔弱怜惜的气息,多了些清净娴静的味道。

  再换上一身新衣裳,更是赏心悦目。

  而除了表姐之外,也是因为他自身得了益处。

  诛杀苏立跟何云方,对苏庭而言,只是碾死两只蚂蚁,不足挂齿,无须高兴……真正高兴的是,他得了佛家舍利。

  他本觉得,有了佛家舍利,或许能镇压得住这红衣女子,让自己扬眉吐气。

  结果那红衣女子只是不屑一笑。

  “你将舍利镇压我试试?”

  “我可没想镇压你。”

  “你不想试试?”

  “不大妥当罢?”

  话音未落,苏庭骤然抬手,运起真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时将舍利镇压下去。

  画卷之上,依然如故。

  但没了那红衣女子的声音。

  苏庭心中喜道:“看来成功了?”

  才这般想着,便听画卷上传来那个清冷悦耳的声音,道:“没用。”

  苏庭怔了一下,才讪讪一笑,收了回来,道:“试了一试,看来是假货。”

  画卷上忽然飘起一阵风,化作一个清冷高挑的红衣女子。

  她看向苏庭手中舍利,道:“谈不上虚假,只是这舍利的前身,修为不高罢了,镇压不住我。”

  苏庭说道:“那他们怎么说镇压着你?”

  红衣女子说道:“无生禅寺,哪有什么高深佛法的人物?当代禅师,连佛法第一重都不曾踏足,只摸着个门槛,至于这舍利,也根本镇压不住我……只不过当年修建这禅寺的,是个高人,内中佛像确实不凡,充满禅意,我虽然不怕,但也无意多事,便顺势沉睡了一段时日。”

  苏庭哦了一声,也不知信是不信,但好歹知道这舍利子不假,便顺手收了起来。

  ……

  接下来这日。

  苏庭倒也没闲着。

  外头的事情他也不去理会,就缠着这个红衣女子,旁敲侧击,不断问话。

  毕竟是一位修成阴神的上人,在修行上堪称经验丰富,在斗法上也颇厉害。

  苏庭虽然有陆压传承,并有雷部真传,而且还有绝顶天赋,身上积累了无穷底蕴,但无奈自身是凡身来修行,又无前人带路,也总是摸索,少有名师指点,全凭满腹智慧。

  正如同上辈子,若只是捧着一本教科书,自己在家摸索钻研,而没有学校老师教导,就算自己聪明,可真要自学成才,也不知要走多少弯路。

  比如陆压传承中的某一种法术,他自己哪怕悟性再高,摸索修行,兴许要三两个月,才修炼得成。但若有走在前头的修行人,替他指路,点明诀窍,解析关隘,兴许不足一月,即刻修成。

  苏庭知晓此中分别,对这红衣女子,显得十分热情。

  ……

  “你真气纯正,刚烈霸道,乃是雷部真传。”

  “用飞剑之法炼出来的神刀,也是不凡。”

  “而你斗法的意识,也不算差。”

  “只是缺了些指点而已。”

  红衣虚影缓缓道:“你虽在二重天,但本领堪比三重天,可要是能尽数发挥出来,或能再上一层。”

  苏庭受她指点一番,深以为然,道:“我已是得益不少。”

  难怪说宗门弟子,跟散学修士,不可相提并论。

  功法是一回事,宗门福地是一回事,宗门资源也是一回事……但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宗门之内,有着走在前头的长辈,能给自己指点迷津,能少走许多弯路。

  须知,许多散修,就是困在某一个难处里,思考不通,修行不畅,甚至终此一生,不得寸进。

  而这种难处,也许在宗门之内,受长辈指点,只在一瞬之间,只在片刻之内,便能勘破虚实,就此踏破桎梏。

  这就是名师的好处。

  而眼前这一位,已经堪称名师。

  想到这里,他不免想起自己名义上的授业恩师,也颇是无言。

  陆压道君的传承,不知为何,究竟有何深意,竟是缺了应该属于核心的功法,险些让他坐拥宝山,却活活穷死。

  这也罢了,可陆压道君在修行之上,也不大负责。

  虽然传承之中,不乏各种法门,千般万种,不乏有世间闻名的,但这些法门,却都要他一步一步修行,连本详细点儿的“修炼说明书”都没有!

  “这个水货!”

  苏庭暗骂道:“虽说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但你这事情,也不是这么干的……而且,还未经同意,就把我扔到了另一个世界,就不考虑一下我淳朴的思乡之情?”

  ……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