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1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5/927

返回书籍页面

  红衣虚影冷声道:“只不过是我近些年来,从画中苏醒,杀掉了几个厌恶的恶类,让这画变成了所谓的凶物罢了。”

  “凶物?”

  苏庭眼神中充满光芒,问道:“怎么回事?”

  红衣虚影看了他一眼,没有回话。

  苏庭仿佛没有问过话,神色深沉,思索道:“不是上人,也不能驱使于你,只是听闻这画卷是凶物,便不知从哪儿得来,连同衣服,送到我这里,想要借凶物害我?”

  他目光微凝,心中暗道古怪。

  他跟丁业也无仇怨,还有些恩情,丁业不至于害他。

  更何况,丁业并不知道他的来历,只是作为县官,真要害人,也不必拐弯抹角,直接落个罪名也就是了。

  “害我的人,什么模样?”

  苏庭问道。

  红衣虚影未有回话。

  苏庭神色严肃,正色道:“咱们现在好歹也算合作了,日后同在一间屋檐下,低头不见抬头见,总不至于这么点儿小事,就要报酬罢?”

  “好。”

  红衣虚影伸手一挥,阴风拂动,勾勒轨迹,顿时化作两张人脸。

  苏庭看了一眼,神色不变,只是说道:“我知道了。”

  红衣虚影点了点头,道:“天亮了。”

  她忽地化作一阵风,投入了画卷之上。

  空白的画卷,再度出现一个红衣女子,栩栩如生。

  若不是适才的经历,哪怕是苏庭这样的修行人,都难以相信,这看似寻常的画卷,实则乃是一位上人阴神的藏身之所,堪称法宝。

  苏庭看着那画卷,看着天色,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些许痕迹,沉默了一下。

  “天亮了就要藏着,还说不是鬼?”

  “以后谁再跟我说封建迷信,世上没鬼,我打不死他。”

  苏庭这般念了两声,看着熟睡得几乎封闭五感的表姐,松了口气,只是看着房中狼藉,略感头疼。

  收拾了一番,他关上房门,退了出来。

  而那壁上画卷里的红衣女子,依然如旧。

  “谢了。”

  苏庭道了一声,往外走去。

  迟疑了一下,他朝着表姐房中看了一眼,心中不大放心,便上前把画卷解下,准备一并带走。

  这时便听画卷上传来声音,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苏庭笑道:“适才那两个书生,喜好龙阳,恋奸情热,在湖边上脱光了衣服,偷偷亲热,结果一个不慎,跌入水中,双双溺亡。我去看看热闹……”

  话音才落,他便发现画卷上红衣女子仿佛活了过来,那一双眼神之中,充满了嫌恶之色。

  然后,画卷便自行卷起。

  苏庭满面无辜,道:“他们互生感情,又不关我的事。”

第一百三十九章

命案

  苏家之内。

  何家公子何云方,从灵溪过来,今日暂住苏家。

  此时此刻,就在苏立房中,二人点着烛火,谈话半宿。

  在其他人眼中,便是这两位才子,彻夜长谈,要较量诗词才学。

  但内中的两人,却并非这般平静。

  “不过只是一幅画卷,真能杀人么?”苏立心中略有忐忑。

  “那画卷几经易手,前几次主人俱都落到穷困潦倒的地步,到了后头几次,接手之人,无不毙命,全是死得凄凉。”

  何云方说道:“这画卷闹出多次人命,最终被定为凶物,送上了无生禅寺,镇封至今,两年之久。”

  “我是花了大价钱,才请来了这一副画卷。”

  “那禅师说过,那画卷凶悍,白日如凡物,而夜晚便会作恶,只因受了上代禅师舍利镇封,夜间才能压住。”

  “我匆匆买来,夜晚都不敢取走舍利,如今天色已晚,没有舍利镇封,那画卷作恶,他必死无疑。”

  见得何云方这般自信,苏立也松了口气,道:“希望如此。”

  但想起什么,他又低声道:“只是害死了他,我们两人,岂非有罪?”

  何云方哈哈笑道:“有什么罪?你拿刀宰了他么?此事根本与你我无关!”

  他挥了挥手,浑不在意,倒是想起一事,说道:“只是,话说回来,我替你除了这心魔,让你不再颓丧,重拾信心,实如赐你重生,你可有何说法?”

  “我……”

  “感激的话,只是苍白无力。不如……”

  “不如让他给你以身相许?”

  一声笑音,从窗口传来。

  窗外有个人,把半个身子探进房中,笑意吟吟,看着二人。

  苏立跟何云方,陡然大惊,浑身冒着寒气。

  来人赫然是苏庭!

  苏庭没死?

  还是死了之后,变成厉鬼索命?

  “好久不见,挺想念两位的。”

  苏庭微微一笑,目光转过,落在了何云方手中的舍利之上,眼前一亮,道:“看来还有意外惊喜,多谢二位。”

  ……

  天刚明亮。

  苏家池塘之内,浮起两具尸首,赤身裸体,未着衣物。

  一个是苏立,一个是何云方。

  这两位正是坎凌最上层的才子,出身不凡,才学颇高,名誉甚佳。

  随着发现池塘异状的侍女一声尖叫,传遍了整个苏家。

  然后在这午时,传遍了坎凌。

  而坎凌官府,经过一番勘查,得出的结论,只是两人溺亡。

  没过多久,又有不可靠小道消息称,苏立与何云方,互斗多年,渐生情谊,逐渐发展成不为人知的关系。

  此次意外,只因二人过于激动,失足落水,导致一人溺亡,而另一人不愿独活,才有了这场悲剧。

  这话说得绘声绘色,最终传出这消息的那人,还感叹了一声,此二位的感情,可歌可泣,却又令人叹息。

  ……

  苏家之内,几乎沉浸在阴霾当中。

  毕竟苏立算是族中嫡系血脉里,年轻一代的翘楚,甚至有望在未来接管家族大权。

  这让许多人都为之伤感,包括对苏立略有失望的老家主,也难抑悲伤,至于苏立的爷爷,更如发疯的狮子一般,暴怒无比。

  如今消息早已传开,也传到了别处的苏家族人耳中。

  想来苏立的父母,京城的苏越,都会在过些时日,接到这个消息。

  “何家的人要来讨公道。”

  “让他们去找丁业。”

  老家主说道:“苏家也死了一个,没心思理会他们。”

  大管事低声道:“毕竟昨日何云方借宿在苏家,还是需要有个解释的。”

  老家主摆手道:“再说。”

  尽管这样的举动,不甚理智,但许多时候,他也有不必理智行事的底气。

  毕竟坎凌第一大族,还是苏家,势力遍布,远至京城。

  至于何家,不过灵溪镇上的地方小族罢了。

  “下去罢,老夫再静静。”

  老家主挥了挥手,将大管事挥退了下去,躺在椅上,微微闭目。

  他曾对苏立抱有厚望,尽管苏立的才能,并没有让他觉得多高,但至少在嫡系族人里,年轻一辈中,算是不差。

  眼下苏立死了,他心中不免也有几分悲哀伤感。

  尤其是外头开始风传,苏立与何云方之间,有着不为人知的关系,更让苏家蒙羞。

  可在老家主心中,却升起了另一种念头。

  苏庭此人,十分神秘。

  他这数十年阅历,阅人无数,却看不透那个少年,至今心头茫然。

  可今日之后,他仿佛有了几分明悟。

  “老庙祝?”

  他想起了松老。

  松老的本事,他略知一二。

  如今想来,苏庭莫非也是此道中人?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