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1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2/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悦颦手中的包袱,有着苏庭的新衣服,也有着苏庭方才换下来的旧衣衫,舍不得扔掉,在家中可以穿些。

  她看着此刻衣衫华丽,精神气爽的苏庭,不禁叹了一声,道:“早知如此,该让你换一身新衣衫,也就没那些事儿了。”

  苏庭不以为意,只是摆了摆手,笑道:“鸡毛蒜皮的小事,理会这么多作甚么?真正有本事的人,就该看出我气态高雅,超凡脱俗,只是内秀于心,不拘泥于衣装……他们既然是看衣衫,看扁了人,也就只是些不成气候的小喽啰罢了。”

  才说到这里,他便看向前方那人,咦了一声。

  那人三十余岁,身着白衣,颇有文雅气态,身边领着女眷,也要朝这店里来。

  而这人苏庭认识,就是最先开口嫌弃苏庭的那个士子。

  苏庭心中顿生期待,想起了十七八种场景。

  例如这厮认出自己,看自己也在买衣服,于是冷嘲热讽,自寻死路,最后被自己成功打得脸肿,让自己再出一回风头。

  但万万没想到,这厮远远就认出苏庭,面色大变,转身拉着女眷,便去了另外一间。

  “这……这家伙怎么不按套路来啊……”

  苏庭纳闷道:“难道我最近气场越来越强,都开始在无声之间展现王霸之气,镇住这些家伙了么?”

  ……

  游玩半日,回了苏家。

  苏庭本想让表姐今日开始,换上新买的衣裳,尽展美丽,但才回到苏家,却发现他住的院子里,竟是多了两套衣服。

  “这是谁送的?”

  “回公子,是丁大人派人送来的,只是不见公子,所以留在这儿,让小人看管,等侯公子回来。”

  “呃……”

  苏庭摸了摸脸,也明白了丁业的想法,基本跟表姐差不多。

  尽管丁业知道其中来龙去脉,也知道苏立定会让人不断挑事,但毕竟自己当日的事情开端,都源自于一身衣衫。

  “有心了。”

  苏庭收了衣服,却发现旁边还有一幅画,看向这苏家的家丁。

  家丁稍微垂首,道:“这幅画是跟着衣衫,一并送来的。”

  苏庭点了点头,挥手道:“行了,我收下了,你回去罢。”

  家丁告退离去。

  苏悦颦看着丁大人送来的两身衣衫,不禁说道:“这两身衣衫,不比咱们买的差,也是值钱得很,你怎么就收了?”

  苏庭笑道:“收了也就收了,对于他而言,对于我而言,都谈不上贵重礼物,算是心意罢了。”

  苏悦颦道:“早知如此,咱们先前出去,就该省一些,不该多买几套衣服。”

  苏庭哈哈大笑,道:“只怕不是给我省,是想给你自己省罢?”

  苏悦颦没有回话,也算默认了些。

  苏庭笑道:“咱们不再是以前柴米油盐都要苦恼的姐弟了,今后这个念头,你可要改改。”

  苏悦颦瞪了他一眼,便匆匆回屋了去。

  苏庭哑然失笑,旋即看向手中这幅画。

  他倒不知丁业为什么要送来一幅画,当下将画展开。

  只见画上,却是一个红衣女子,面貌精致,身段高挑。

  这一身红色衣裳,不显艳丽,反而显得高冷贵气。

  “这是谁的画?”

  苏庭虽然不大懂画,却也觉得这画太过不凡,定是大师手笔。

  因为这画上的女子,眉目神态,竟是栩栩如生。

  他前世见过不少古时画卷,从未见过这等仿佛直接印下来一样的画像,清晰得几乎是如同照片一样,可却还更胜一筹,因为画像上,还附有一层难言的生动韵味。

  “丁业没事给我这么一幅画,是做什么?”

  带着这样的疑惑,苏庭回了屋内。

  而表姐却是换好了一身装扮,盈盈走了出来。

  她本就貌美,尽管衣着朴素,却也显得清静。

  如今盛装之下,愈发清丽,令人眼前不禁一亮。

  苏庭赞道:“这钱花得值。”

  ……

  入夜。

  月光明亮。

  画卷挂在壁上。

  表姐在隔间已经熟睡。

  而苏庭先是教导五怪,又把白色小蛇喂了一番,才开始修行,又温养神刀。

  等他功行圆满,已是后半夜。

  他看向窗外,月光明亮,不禁略有思乡之情,心中稍几分惆怅。

  带着这样的情绪,他躺在床上,渐渐睡去。

  夜风清凉,吹动云层,遮住了月光。

  这个深夜,变得黑暗了些。

  有阴风吹拂,冷得渗人。

  苏庭恍恍惚惚,睡梦之间,身子渐渐沉重,喘不过气来。

  他睁开眼睛,朦胧之间,似乎发现一个红衣影子,压在自己身上。

第一百三十六章

红衣女鬼

  深夜阴风,寒凉入骨。

  苏庭本是修行中人,真气随身,尽管还不能说水火无伤,但也已是寒暑不侵。

  只是在这个时候,他不知怎地,有些阴凉。

  紧接着,身子渐渐沉重,呼吸逐渐凝滞,也无法翻身过来。

  苏庭要挣扎起身,却是觉得身上仿佛压了一座山。

  勉强睁开眼,睡眼朦胧,却发现眼前有一抹红色身影。

  “艹!”

  苏庭陡然一惊!

  刹那之间,清醒过来!

  他真气一转,浑身气息迸发,顿时消去沉重之意,跃了起来。

  他手中一招,木盒破碎,一道乌光穿破木盒,绕身而飞。

  他神色惊疑不定,扫视房中,竟然一无所获,不见任何异状。

  但他可以断定,先前绝对不是错觉!

  他呼吸微凛,视线略低,发现自己新买的衣服上,色泽淡了许多,仿佛泡过了水,颇是显眼。

  这是先前留下的痕迹?

  苏庭脸色微变,又惊又怒,心中暗骂道:“哪个女鬼,没有知会一声,打好商量,就想要来采补我?”

  他积蓄真气,神刀随身,跃下床来,推开门去。

  他目光一扫,看向那壁上的画卷。

  只见那画卷之上,赫然已是一张白纸,没有了那个红衣明媚的女子。

  “果然是你……”

  苏庭脸色阴沉。

  此前总觉得这画卷女子过于逼真,但却没有发觉异处,也就未有多想,果然今夜险些着了数。

  他近前去看,只见白纸一张,全无痕迹。

  他脸色渐变,握住了神刀。

  适才这红衣女鬼想要采补他,被他惊走,按道理说,该回到这画卷之上。

  此刻画卷还是空的,那么红衣女子哪儿去了?

  无须多想!

  “该死……”

  他来不及思索,心头一凛,转身便朝表姐房中而去。

  奔走两步,一手推开房门。

  房中阴暗,但窗外月光皎洁,隐约能见房中场景。

  只见表姐已经熟睡。

  然而在表姐身上,还有一个虚影,红光闪烁,正伏在表姐身上。

  苏庭露出寒色,喝道:“妖孽!”

  他神刀一挥,陡然化作一道乌光,顷刻而至。

  然而这红衣虚影蓦地一闪,如风吹开,竟是避过了这一刀。

  刀光折返。

  苏庭伸手接回,旋即往前迈步,真气运转,挥去数道灵符。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