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1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1/927

返回书籍页面

  “那是怎么回事?”

  “我细想一番,大约是咱们这边,与两面玉牌放在一起的纸张,有所缺失。”老家主道。

  “缺失?”有族老惊异道。

  “不错,前后记载,似有空缺,应是缺失了两篇。”老家主答道。

  “怎么会缺失?”

  “这该是多代以前,便缺失的了。”老家主语气复杂。

  “还能找得回来么?”

  “应该还在苏家,细细搜寻一遍罢。”

  老家主的声音,充满了几分低沉。

  苏庭听到这儿,大约明白了一些。

  坎凌苏家之内的两面玉牌,其中篇章的记载,多半就是指向了落越郡。但不知怎地,多代之前,缺失了重要的两篇,兴许是被人盗了,兴许是有谁另怀心思……

  但到了前些年,这不知失落在哪儿的篇章,便被曾经与坎凌苏家十分亲近的孙家所获。

  不知孙家是早有预谋,还是偶然得手?

  但这也不重要,但最终的结果,那两篇记载,应该就落在孙家。

  所以才有苏家店铺的一场风波。

  “两面玉牌指向了六面玉牌的所在,而得了六面玉牌,也就凑足了八面,内中神刀自然也就得手。”

  苏庭神色异样,心道:“这么说来,坎凌世代相传的隐秘,这几个老头儿要找的,应该是……神刀?”

  这几个老头儿费尽心思所求的隐秘,此时此刻就在自己怀里。

  他用玉牌,换了价值足有一车银两的列元火木。

  而玉牌背后代表的宝贝,也还在自己怀中。

  没有了背后蕴藏的隐秘,这玉牌仅仅是玉牌。

  所以,这坎凌苏家,这次似乎被自己在无意间……坑了一笔?

  “我不是故意的。”

  苏庭摸着脸,低声自语道:“像我这么正直诚信的人,做生意向来是童叟无欺,真不是故意的。”

  说了一声,他抬头看了眼。

  晴天白日,没有阴云,没有雷声。

  他松了口气。

  ……

  红颜楼。

  从京城归来的大才子苏立,已在这里饮了一夜的酒,烂醉如泥。

  哪怕昨夜陪伴他的两个女子,他都无力去触碰。

  就在前日,本想在诗会上,略施小计,让人排斥苏庭,让对方惊慌失措,在家主面前出丑。

  却未有想到,这人如此猖狂,出尽了风头。

  而稍微用些手段的他,也不免被人查出。

  老家主严厉呵斥了一遍,对他充满了失望。

  多年以来,他都是苏家年轻一辈的杰出人物,倍受赞誉,甚至在老家主心底,也不无将他当作未来家主培养的意思。

  但如今一桩小事,竟是引得老家主对他无比失望。

  并且,就在昨日,县官丁业上门,竟是拜访苏庭,此事过后,原本怂恿他去对付的苏庭的爷爷,竟也把他臭骂了一顿。

  前两日从京城归来,还是意气风发,然而这才过了几日,只因一个无法称得是亲戚的少年,便让他一败涂地?

  “混账……”

  苏立举起酒壶,怒摔在地。

  嘭地一声,酒壶立时粉碎。

  碎瓷片伴随着酒水,溅射四方。

  苏立喘息了片刻,脸色愈发难看。

  这两日他受到家主怒斥,受到爷爷指责,甚至影响了他在家主心中的分量,影响了他的未来。

  不仅如此,当日县官丁业,有意无意地看了自己一眼,再结合他上门拜访苏庭一事,他隐约觉得丁业那一眼,不算寻常。

  至于天章阁学士刘大人,更不必说。

  原本当日他举办的诗会,便是为了在刘大人面前,尽展文采,顺便在家主面前踩了苏庭,一举两得。

  然而诗会不欢而散。

  家主怒斥于他。

  而刘大人离开诗会时,一言不发,如今也离了坎凌。

  “一切心血,全都白费了啊。”

  苏立仰着头,吐出口气。

  然而嘭地一声。

  房门陡然打开。

  苏立抹了把脸,使劲甩了甩头,看向来人,赫然便是老对手何云方。

  “你来干什么?”

  苏立喘息了声,收回目光,道:“看我笑话么?”

  “何某不至于来看一个废物的笑话。”

  何云方冷声道:“只是不曾想,与我斗了多年的苏家才子,竟然如此不堪,小小挫折,借酒消愁,成了一滩烂泥……也好在你们家主眼睛明白,否则日后把你立为家主,那就是害了苏家。”

  苏立冷笑道:“关你屁事?”

  何云方哼了声,道:“念在老对手的份上,本想劝你一番,莫要让我少了个有趣的对手,但未有想到,你如此不堪造就……不就是个寒门子弟么,他恶了你,你杀了他,不就是了?事情过了,你还是你的苏家才子,过了几年,你家老家主还能记得这么一个小子?”

  苏立哈哈笑道:“说得简单,他真是普通小子?这寒门子弟,不也是压了咱们一头?我对他略施小计,家主已经恼怒,若要杀他,岂非自绝未来道路?”

  “更何况,丁业丁大人,都对他十分尊敬,谁知道他是什么来历?”

  “杀人?我杀了他之后,谁知道是什么后果?”

  “就算只是丁业,他多半也得我抓进去?”

  他看向何云方,冷笑道:“帮我?你是自己被人当场侮辱,又被他震慑,没有讨回颜面,所以想要借刀杀人吧?苏某可不是你的刀……”

  何云方没有否认,只是说道:“我是想杀人,但也想帮你,而你,不是那把刀,何况何某杀人,也不用刀。”

  苏立目光一闪,道:“你是什么意思?”

  何云方说道:“我们虽是读书人,多是不敬鬼神,但也知道,有很多东西,着实不能细言……你只要知道,杀人不一定用刀。”

  他走近前来,道:“更何况,杀人之后,能让自己留下证据,还被抓进牢狱的,只有蠢货。”

  苏立微微皱眉,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第一百三十五章

新衣,画卷

  天气晴朗,阳光明媚。

  又有清风吹拂,略感凉爽。

  这是个好天气。

  苏悦颦有些兴致,想要外出逛逛这坎凌风光,但苏庭随着她出门之后,才知道表姐的真正想法。

  因在表姐看来,当日苏庭在诗会之上,衣着过于简朴,受人嘲讽,才有后边的一番事情。所以今日借口外出游玩,实则是要给苏庭准备两套上好的衣服。

  而苏庭直到跟着表姐来到了店里,才发现她的本意。

  这店里在坎凌略有名气,价格却也不低。

  面对两个衣着寻常的男女,店里掌柜神色间有些异常,但他也算有眼力,见这男子气度昂然,女子面相姣好,也没有冷嘲热讽得罪人,让苏庭错失了一场装逼打脸的机会。

  苏庭瞥了他一眼,便带着表姐,直奔最上等的位置,经过一番挑选,表姐给他选了两套衣服。

  一件淡黄,一件紫蓝,布料俱都上等,做工也算精细,款式样式颇为新颖,复杂却也细致,显得十分好看。

  苏庭穿上之后,仿佛人也精神了一些,自觉是器宇轩昂,玉树临风。

  苏悦颦看着他,赞赏道:“这套好看。”

  苏庭笑道:“姐说好看就好看。”

  他对于这个世界的衣着,其实并不怎么上心。

  尽管早已有了大笔钱财,却也不曾想过要换身衣衫,反正也觉得就是这样。

  常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只是在苏庭眼里,自己如此俊帅,便无须衣着来衬托……且看表姐,如此朴素简洁,不也一样美丽难以掩饰么?

  如今只是表姐坚持,他也觉得有钱在手,锦上添花并无不妥,于是又顺手挑了些布料上等的,好不好看还是一回事,但贴身柔滑,比这些粗布衣衫好了一些。

  想到这里,苏庭打量了表姐一眼,道:“既然来了,那么姐也挑几身衣裳好了。”

  苏悦颦吓了一跳,低声道:“我问过了,这里的衣服,用料上等,做工精细,价格颇贵,给你买两套也就是了,姐又不去参与什么大场面,就不必了。”

  苏庭摊了摊手,道:“你若是不要,我也不要。”

  苏悦颦微微摇头,还待说话。

  然而苏庭未等她开口,便神色坚定,道:“咱们不缺钱了。”

  在苏庭的坚持下,还是给苏悦颦买了两套衣裳。

  结账之时,苏悦颦倒是颇为心疼,但苏庭不缺钱财,那五灵搬运术便是源源不断的银两,倒也没有多少在意。

  结账之后,在掌柜满面堆笑之下,走出了店外。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