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1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0/927

返回书籍页面

  老家主道:“苏氏族内,除了下人和女眷,其他的都是姓苏,他找哪个苏先生?”

  大管事道:“苏庭,苏先生。”

  而随着大管事这一声,诸位族老都仿佛听错了一样,互相对视,一时茫然。

  老家主神色微变,心中蓦地一凛。

第一百三十三章

借势

  这一日,坎凌县官丁业来访苏家,访的是苏先生,却不是苏家人。

  当苏庭接到这消息时,稍感讶然,但也算是在意料之中。

  丁业是个有名的孝子,前次苏庭救了他老母亲,那家丁早已来报信,后来老夫人又修书一封,让他好生照看。

  只要这孝子不是徒有虚名,那么苏庭在这坎凌的地面上,他迟早会来见上一面。只是让苏庭稍感惊讶的是,丁业来的时日,与他所想的,要早了一些。

  ……

  丁业面貌清正,胡须墨黑,身高中等偏下,略感瘦小。

  看他年纪,也有四十多岁,将近五十,为官多年,颇有气度。

  只是在苏庭眼前,他倒没有拿捏县太爷的架子,显得稍微温和亲近了些。

  “苏先生来到坎凌,丁某昨日才知,真是失礼了。”

  “丁大人客气。”苏庭笑道。

  “老母亲重病,丁某未能回家探望,心中尽是牵挂,生恐出现生离死别一事,日夜不能安寝。”

  丁业感叹说道:“若非苏先生出手相救,只怕丁业便要抱憾终生了。”

  苏庭道:“丁大人未免客气了些,老夫人吉人自有天相,我不过略尽绵力罢了。”

  虽然对这位丁大人的话,心底十分受用,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

  丁业与他又谈了几句,然后话锋一转,才说道:“其实昨日诗会上,丁某也在那里。”

  苏庭笑着说道:“这倒让人意外了。”

  其实他并不意外,当日虽然不知是谁,但他知道诗会上,那阁楼之上,有着几道目光注视下来,显然是身份地位,都要高于这些坎凌士子。

  如今看来,苏家老家主是一个,这丁大人也是一个,此外,阁楼上还有一个让苏庭在意的,那人目光炽烈,血气收敛而仍显余热,武学造诣不低。

  “昨日诗会,苏先生文采斐然,随口成诗……”

  丁业看了他一眼,语气之中,满带深意,道:“一首诗句,压倒众位士子,真是令人惊叹。”

  苏庭仿佛没有听出他语气中的深意,只是含笑道:“献丑献丑,这诗做得仓促了些,未曾提早准备,所以仅能压着坎凌士子,没能冠压大周当代读书人,惭愧惭愧。”

  丁业脸色阵青阵红,不知如何接话,神色愈渐怪异。

  ……

  二人闲坐片刻。

  丁业忽然说道:“其实今日,丁某本也事忙,要改日再来,但得知诗会之事,才决定今日前来。”

  苏庭说道:“诗会何事?”

  丁业说道:“据丁某命人所查,诗会之上,先生受人所恶,致使犯下众怒,皆是有人幕后指使。”

  他顿了一下,似是斟酌,又似犹疑,片刻后,才朝着苏庭说道:“这人是苏氏族人。”

  苏庭笑了一声,没有接话。

  “当时的场面,丁某已命人准备给先生解围,期间也多次打量苏家老家主,但他未有什么变化,显然是想静观其变,而没有相助先生的意思。”

  “所以,丁某人猜测,先生来坎凌投亲,只怕这远亲上门,在坎凌这种大家族里,处境未必多好。”

  丁业笑道:“今日上门,丁某不好跟苏氏明说,但与先生这一番闲坐,他们多半也看在眼里,今后看在丁某的份上,想来不会为难先生。”

  苏庭闻言,笑着说道:“丁大人有心了。”

  丁业说道:“小事一桩,应该的。”

  ……

  午后。

  丁业与苏庭“谈笑甚欢”,足有大半个时辰后,才离开苏家。

  而落在苏氏众人眼里,这个原本家世查得清清楚楚的苏庭,却又变得神秘了。

  “这回怎么说?”

  老家主看向诸位族老,说道:“这个少年,是怎么能让丁业如此看重的?”

  丁业是坎凌的父母官。

  论起官职,苏氏族中,不乏在京城当值的,倒也不会畏惧丁业。

  但坎凌的一亩三分地上,丁业的分量,还是极重的。

  而眼下让人沉默的,不是丁业,而是苏庭。

  从落越郡来的贫家少年,或许能够扮出各种气度不凡的姿态,但又是怎么能让丁业如此敬畏于他?

  “兴许是诗会……”

  “诗会又怎样?”

  老家主说道:“苏庭恶了坎凌诸位士子,跟各方士子俱都结怨,哪怕他才学再高,丁业又怎么会于他过于亲近?更何况,对那少年喊出这一声‘先生’,以丁业的身份,需要这少年是怎样的身份及分量,才能喊得出来?”

  九长老沉默了一下,才道:“他确实不是那么简单。”

  之前那古稀老者问道:“需要查一下么?”

  老家主点头道:“查。”

  顿了一下,他又看向诸位族老,道:“但列元火木一事,你们还有话说么?或者说,还想再拖延拖延?”

  众人面面相觑,哪怕是七长老,也无话可说了。

  “既然是做生意,就做正当生意好了。”

  那岁数最大,精神最为萎靡的老者,眼神已是浑浊,心中却还清楚,他语气缓慢,含糊不清,道:“这笔钱财,不必省了……至于我们这些老骨头,既然早就把族中的各种生意和门路,各种权势都交到下一辈手中了,那么家中这些琐事,其实也不该商量得太多,也不该干涉太多。”

  “以后再有这种事,都由下一辈人处置罢……”九长老若有所思,叹道:“咱们还是老了,不适合再作决策。”

  “此次若不是家主,真要动手,也不知会闹出什么来,至少现在看来,在丁业这关,怕是不好过。”

  “行了。”

  老家主也不免意兴阑珊,道:“我修书一封,让京城那边,准备列元火木,过两日得了答复,再给苏庭一个满意的说法。”

  顿了一下,他又说道:“与其总想着昧了良心,省下这笔钱财,还不如多想想咱们祖上留下的隐秘,究竟是给后人留了什么。”

  ……

  而在院中。

  苏庭送走了丁业,目光有意无意,朝着某个方向瞧了过去。

  那里有人窥探,他已察觉。

  窥探之人,大多气血枯败,年岁不小。

  无须多想,便知是谁。

  “若是如此,还不能给我答复,那也不能怪苏某人耐性差些。”

  他笑了声,转身入内。

第一百三十四章

苏家至宝,借刀杀人

  丁业来了之后,第二日,老家主便命人将苏庭找去,给了他关于列元火木的答复。

  二十株列元火木,已在尽力搜寻,但要取到手中,再从京城运回,少说也须两三个月。

  苏庭盘算了一下,两三个月虽然久了一些,但人形何首乌省着些用,每次切成薄片,加上何首乌的血浆,倒也坚持得住。

  他答应了一声,也就在众位族老充满复杂的眼神里,走出了这书房。

  但还没走几步,他便听闻内中传来声音。

  声音较低,寻常人若离了这几步,再隔一扇门,倒也听不清楚。

  但苏庭终究不是寻常人。

  “至今不知这少年深浅。”

  “本以为探清了底细,未想又出现个丁业,更让他显得神秘了些。”

  “罢了,这一车银两,就不必省了。”

  “只是,分明就是个少年,怎么比哪些老狐狸,还棘手得多?”

  “既然认了,也就不必理会这些了,倒是咱们那玉牌所代表的隐秘,怎么还没有头绪?”

  苏庭听到这里,微微挑眉。

  看来坎凌苏家,可不是做正经生意的,此前还想省下这笔银两?

  只是也不知道,可是想要杀人灭口,还是想要解出玉牌隐秘,再归还于玉牌?

  苏庭倒是不怕这些把戏,但如今只是丁业一个露面,就消去了这点麻烦,却也挺好。

  他听到这里,本想离开,但但接下来,这群苏家年岁最高的老头儿,便在商量所谓的苏家隐秘。

  苏庭稍微停步,细听了一下,神色愈渐怪异。

  “族中有传,得了六面玉牌,再与原先两面玉牌结合,能获苏家自古相传的一桩隐秘。”

  老家主低沉道:“后来我接过两面玉牌之时,两面玉牌放在盒中,内中有些纸张,略有记载,只说那是一种宝物,能获六面玉牌,一切明朗……但现在看来,似乎缺失了什么。”

  “莫不是这苏庭留下了六面玉牌那边的纸张记载?”

  “玉牌都在这儿,他要纸张记载有什么用?”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