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927

返回书籍页面

  黑影语气依旧,高高在上,道:“本座一生,杀戮无数,决意要杀的人,从来不曾悔改。”

  苏庭叹息道:“那就可怜了。”

  黑影桀桀发笑,甚是森冷,说道:“你不可怜了,本座一向喜欢虐杀,今日灭你魂魄,也算给你一个痛快。”

  苏庭微微摇头,道:“我是说你可怜。”

  黑影当即一怔,旋即失笑,道:“不是吓疯了罢?”

  苏庭深吸口气,陡然露出狰狞笑容,旋即怒声骂道:“老家伙,你敢侵我识海,妄图灭我魂魄,但你忘了,这是你家苏爷爷的地盘。”

  言语落下,他往后一退,身子退入迷雾当中,身影顿时朦胧,无法看清。

  “想逃?”

  黑影冷笑一声,便要往前,撞入那迷雾当中。

  然而就在这时,苏庭忽然往前,主动现身,从迷雾当中走出。

  黑影心中一凛,忽有惊悸,生出骇然之心。

  “这……”

  黑影目光凝住,只见从迷雾当中现身的苏庭,手中已然多了一物,正是一个葫芦。

  他本身乃是人上之人,道行高深,有趋吉避凶之本能,尽管只是一缕分神,但也同样有着对于危机的预感。

  此刻见了那葫芦,这黑影只觉这刹那之间,忽有一缕寒意笼罩全身。

  他来不及反应,便见苏庭面露冷笑,双手捧住葫芦,往前一递。

  随后,苏庭双手退回。

  而那葫芦,便悬停空中。

  此时此刻,这葫芦的模样,便在黑袍人眼中,看得一清二楚。

  葫芦通体红色,宛如石质,显得古旧斑驳。

  “这……”那上人见了此物,莫名心惊,陡然有一股寒气,从背脊而发,升至后脑,侵入骨髓。

  他有心要迅速出手,立即杀死苏庭,杜绝后患,但见了这个葫芦,心中却又萌生退意。

  还在犹疑间,便见苏庭露出几许笑意,双手作礼,躬身施礼,道了一声。

  “请宝贝现身!”

  一声落下,那葫芦之上,忽地升起一道白芒,宛如细线,高达三丈。

  而细线之上,有一灵物,眼眉俱有,背生双翅,约七寸五分。

  那物事低头看来,双目与上人对视。

  上人只觉脑海嗡地一声,然后神智失散,眼前一片空白,不知左右。

  苏庭又施一礼,道:“请宝贝转身!”

  一声落,葫芦细线之上那物事转了三转。

  那上人浑身无力,双膝跪倒,低下头去。

  随着他垂首低头,那脑袋便坠落了下来,落在迷雾里。

  轰!

  顷刻之间,这上人的分神,身首分离,无论是头颅还是身躯,便就此化作烟尘,袅袅散去。

  一缕阴神,散在识海之中。

  “陆压传承在我识海当中,化作这个斩仙飞刀,你家苏小爷的识海,便是万邪不侵,来一个斩一个,来两个斩一双!”

  “什么阴神?什么上人?”

  “我砍不死你!”

  苏庭吐出口气,双手捧回葫芦。

  而就在这时,这朦胧识海,陡然掀起了滔天浪潮。

  惊天动地,十方震荡。

  “怎么回事?”

  苏庭还未反应过来,识海之中显化的身子,陡然被这浪潮打散,散入这天地之中。

  但苏庭的意识还在。

  苏庭的精神,只觉无比舒畅。

  他顿时醒悟,这是一场莫大的机缘。

  “这厮的一缕阴神,被我识海吞没,成了我的养料?”

第十章

北方蛊道

  北方。

  大山枯寂,荒野阴暗。

  山崖之内,隐有宗门。

  宗门之间,静室之内,但见一人盘膝而坐,身着黑袍,岁若花甲,正自运功修行,呼吸缓慢。

  他气息阴冷,使得静室森寒,正是道行高深所展现出来的异象。

  此时此刻,这位上人,眉宇抽搐,似在掌控着什么。

  过了片刻,这位苍老上人,陡然睁开眼睛,森冷阴厉,而面色狰狞,厉声喝道:“小辈!你敢斩我分神!”

  言语落下,他脸色刹那苍白。

  噗地一声。

  黑袍老人张口吐出一口血来,洒在地上。

  他只觉眼前一黑,便即仰面躺倒。

  静室之中,一时沉寂下来。

  过了不知多久,门外忽然有声音传来,声如幼童,恭敬道:“长老,宗主来访。”

  静室之中全无应答。

  门外童子再度询问。

  静室之中仍无答话。

  童子心中隐约是有了几分忧虑,慎之又慎地打开石门,才见内中景象,当即大惊失色,接着面如死灰。

  只见那石床之上,黑袍老者仰面躺倒,呼吸微弱,生机渐散。

  而面前土地之下,血液几乎已经凝结。

  “长老……”

  童子忙是上前,惊骇到了极点。

  ……

  约有半个时辰。

  静室当中已是多了一人。

  此人貌若中年,气似儒生,只是神色冷漠,俯视片刻,道:“罗长老是被人斩了一缕分神,伤重至极,致使昏迷,今后能否苏醒,只看他自家造化了。”

  童子战战兢兢,躬身拜倒,不敢言语。

  中年儒生微微闭目,心中明白,这罗长老损了阴神,今后能否苏醒还是两说,哪怕能够苏醒,神智必然也不如以往那般周全,即便不会变成痴傻之辈,但其性情举动,也必然有所缺憾,毕竟是缺了一缕神魂的。

  只是,不知缺失的那一缕神魂,属于其魂魄之中的哪一部分?而代表的又是哪一方面?

  “罗长老成就上人,已有六十年光景,积累深厚,尤甚于本座。”

  中年儒生说道:“他阴神积累深厚,足以分化,即便遭遇强敌,也不会尽灭,但也因为分化,变得虚弱,容易受损……本座早已与他交代过,不要过于依赖九神蝶,他偏是不听,反而将九神蝶赐予弟子,未想今日折损,连本身都丢了大半条命。”

  说着,中年儒生微微摇头,道:“纵然今后得以醒来,以最好的情况来推测,他道行必然也要折损七成以上,甚至断去更上一层修为的希望。”

  童子颤声道:“九神蝶共有九只,不过损了一只,怎会如此伤重?”

  中年儒生看了他一眼,淡淡道:“你作为护道弟子,不属修道之辈,而是习武之人。你在护道弟子中,武艺也算入门的,本座问你,以你的本事,能对付几个寻常弟子?”

  童子微微低头,道:“以一敌十,不算难事。”

  中年儒生淡淡道:“我斩你一臂,你还剩多少本事?”

  童子怔了一下,低声道:“弟子习武,招式连贯,缺失一臂,武力十不存一。”

  中年儒生道:“你身重百斤,我斩你一臂,才有几斤?你这一身武艺,便十不存一了……”

  童子闻言,顿时恍然,但脸上的神色愈发难看。

  中年儒生平静道:“你身重百斤,而本座若是取你一块脏腑,你能活命否?”

  童子心中一凛,连忙拜倒,道:“弟子道行浅薄,不能活命。”

  中年儒生负手而立,道:“罗长老缺失一魂,要比断去一臂更为严重,若仅是折损七成修为,已是本座推测出来最好的局面。而你作为护道弟子,守护他闭关之处,未知他如此伤重,理应处死,但事在中土,与你干系不大,本座不取你性命,只断你一臂,你可有话说?”

  童子颤声道:“无话可说。”

  一道寒光闪烁而过。

  一臂落地。

  血染半身。

  只见这童子脸色惨白,眼神黯淡,不断颤抖,却不敢喊叫。

  “断了一臂,武力缺失,你也不配作为护道阁的童子,去当殿前杂役弟子罢。”

  中年儒生挥了挥手。

  童子如遇大赦,忍着剧痛,颤抖着磕头道:“多谢宗主。”

  中年儒生未有理会,而是看向躺在石床上的罗长老,微微摇头,道:“总是如此大意,今日吃了大亏,看你今后又当如何?”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