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0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9/927

返回书籍页面

  苏家后院。

  苏悦颦怔了半晌。

  第一句那颇有自夸味道的“落越清风拂衣裳”,这也罢了。

  但后面的狐朋狗友聚一堂,闲人庸才妄论我,还有那句斜眼视之人何方……虽然苏悦颦识字不多,但这首诗从字面上,便能轻易解出意思。

  “你……”

  苏悦颦怔然道:“你就凭一首诗,把坎凌的所有士子,全都得罪了?”

  这才出去了多久时候?

  一首诗的工夫,整个坎凌,就全得罪了么?

  这就是技压全场,四座无声?

  这就是万众瞩目的原因?

  苏庭咳了一声,呐呐道:“这不能怪我,我这不是实话实说么?”

  苏悦颦一时间竟不知如何说他。

  苏庭劝慰道:“没事,所谓忠言逆耳,他们里头岁数最高也的也就三十来岁,还算年轻,再过些年,四十不惑,等他们悟到了,指不定还把我当人生导师,见了我还得行半师之礼。”

  “你自己才几岁……”苏悦颦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伸手拍了他一下,道:“我知道你已经是个大人物,这次也没指望你去结交什么大人物,可也没想到你一出去,就招惹了这么些事。”

  苏庭忙是道:“没事没事,这能有什么事?”

  苏悦颦叹了口气,却也没有多说。

  若是以往,莫名得罪了许多人,难免惶然不安,但如今苏庭再非常人,倒也不必担惊受怕了。

  只是这与她原先的想法,真是大相径庭。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悦颦轻出口气,道:“你也不至于一到诗会上,就诗兴大发,接着把所有人都骂了一顿罢?”

  苏庭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回想一遍,进诗会里头,也没多久似的。

  他本不愿表姐担忧,想要推说没什么事,但表姐向来聪慧,如今知道他是修行人,若不说得清楚,反而更是让她多想。

  思索片刻,斟酌言语,苏庭才道:“其实没什么事,就是这身衣衫惹的祸,被人当成了混进去的穷鬼。”

  苏悦颦微微蹙眉。

  苏庭稍微说了一遍,也不敢说得详细。

  但苏悦颦已是颇为不喜,她觉得自己让小庭赶赴诗会,却被人看轻,微微抿唇。

  “他们骂你,你回骂过去,咱们没有错。”

  她咬着唇,难抑愤怒,道:“狐朋狗友,闲人庸才,也没有说错了。”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丁业来访

  是日。

  晨曦初起。

  苏庭功行圆满,只觉精气神愈发饱满,体内一团雷光,愈发壮大,距离二重天巅峰,更近了一步。

  而神刀受他日渐温养,火候渐盛。

  原本化作刀光,能环绕身周三步,眼下却也多出了小半步。

  短短时日,这已经是极为明显的进境,殊为难得。

  “这两日里,也差不多了罢?”

  苏庭收了神刀,将木盒放入怀中,心中暗道:“只是查知列元火木是为何物,又不是让人直接送来列元火木,按道理说,以苏家的能耐,早该查清楚了。”

  苏家至今没有给他答复。

  若在原本时候,他倒也不急,多等两日也就是了。

  但莫名其妙出现了诗会那事,显然有人对他不满。

  那么这列元火木一事,便该多上心些。

  “总不至于打算把所谓的玉牌隐秘,取到手之后,再把玉牌还我?”

  苏庭撇了撇嘴,颇觉无言,“这不是逼我翻脸么?苏某人一向和气生财,为人低调内敛,可从来不欺负人的……”

  他看向院门,然后转身回去,准备吃早饭。

  今日若是这苏氏还没有答复,便真该催一催了。

  ……

  老家主的书房中。

  苏家这几位最为年老的长辈,俱都齐聚在此。

  老家主沉默不语。

  那排在老七的花甲老者,露出不屑之色,看向家主的目光,也带着些许异色。

  “列元火木……”排在第九的老者,比其他人稍显年轻,他沉吟着道:“根据京城的消息,这是极为珍贵的一种药材,那是北域贡品,哪怕是咱们苏家在京城的能耐,要取列元火木,也十分不易。”

  说到这儿,他又说道:“当然,真要取得,也是并非不能,但要花费不小的代价,那个苏庭倒也有自知之明,所以用银两换算列元火木时,打了个折扣。”

  老七嘿然笑了声,道:“乡下小子,能有什么自知之明?这多半就是偶然听见了,打算用列元火木发一笔财。”

  说着,他目光看向了家主。

  老家主没有理会他,只是看着眼前的这封信,沉吟不语。

  列元火木的消息,昨日便已经清楚。

  但昨日没有决断,是因为今日便能知晓落越郡苏庭的底细。

  若查出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甚至是无法查知,显得神秘,那么这笔交易,也就认了。

  但眼下查出来的……过于平凡无奇了。

  老家主捏着这封信,眸光闪烁。

  父母双亡,穷困潦倒,期间卧病多年,病好之后不久,便进了牢狱。在出狱之后,不久前接手店铺,却又租出了店铺,来到坎凌。

  这是个平凡无奇的少年。

  来到坎凌的诸般作态,似乎是他故作高深扮出来的模样。

  但真是如此么?

  这样一个少年,能让他也看不透,甚至让那京城天章阁学士刘大人也看不透?

  想起这少年初见时的一番言谈,再想起他在诗会上的表现,那种气度风采,那一首诗,那一番姿态,真是扮得出来的么?而他又真的有必要在诗会上扮出这番姿态么?

  诗会上的苏庭,应该是他的本性!

  而这样的苏庭,触犯众怒之下,言谈举止,压服众人……这绝不应该出现在寒门贫家子弟身上,哪怕是京城王公将相之家的公子,也没有几个,能有这等风采。

  可这信上所言,确实事实。

  老家主一时之间,沉默不语。

  而七长老则是冷笑道:“真是不错,一个贫家小子,来坎凌投亲,还能扮得这么厉害,连我们几个加起来活了好几百岁的老骨头,都看不穿他……别的不谈,这番本领,不去戏台上,当真可惜了。”

  另有一位老者,眼神浑浊,语气迟缓,不似其他几位那般精神,他缓慢低声道:“老七说的,不无道理,列元火木过于珍贵,一车银两也着实太重……能省则省。”

  一位古稀老者沉吟道:“能够先解出玉牌的奥秘,再还给他,也无不可。这样一来,饶他一回,免造杀孽,也算给他个下台的机会……这也算是回报他这次送来玉牌的报酬。”

  七长老恼怒道:“直接埋了不就是了,废什么话?”

  话音落下,他便看向家主。

  老家主一言不发,不置可否。

  只是在他心中,难免又想起跟前两日初次会面时的苏庭,又想起诗会之上那个令人侧目的苏庭。

  他掌权多年,阅历深厚,人已至古稀之年,今七十余岁。

  他不相信,这个苏庭,真如信纸上的那么简单。

  “诗会上的事情,你们大约都听过了。”

  老家主深吸口气,道:“若他真有本事……”

  七长老道:“能有多少本事?他又不是武道大宗师,咱们苏家的护卫众多,怕他不成?至于身份,现在已经查实,他来自落越郡,孤儿一个,又不是什么显贵之家……”

  老家主仍显迟疑。

  然而就在这时,大管事匆匆进来。

  七长老正要说服家主,就见大管事来了,恼道:“大管事,你来干什么?”

  大管事忙是见礼,道:“不是我来了,是丁大人来了。”

  七长老道:“丁业?”

  大管事道:“就是丁大人。”

  七长老顿时不说话,只是看向家主。

  “丁大人上门来访,可有说要寻我商量什么事?”老家主这般问道。

  “这……”管事语气怪异,斟酌言语,才迟疑道:“他不是来见家主的。”

  “不是来见家主的?”

  众位族老,俱都感到惊讶。

  每次丁业上门来访,无不都是寻家主商量事情。

  毕竟他这坎凌的父母官,许多时候也是要跟坎凌最大的家族,稍微通气一些的。

  “不是找我的?”

  老家主问道:“那他又是来干什么的?”

  大管事低声道:“他来寻苏先生。”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