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0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8/927

返回书籍页面

  可刘大人眉头却是皱了起来。

  这个少年,在人群围困之中,依然不惊不惧,还是悠闲得很。

  苏家老家主眼神之中,忽然惊疑不定,其他的且不论,但这个苏庭,落在这个境地里,倒还真有几分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稳重。

  刘小姐也发出一声笑,嘻嘻道:“文采没有冠压当场,没有让人心悦诚服,反而成功拉动了众人的愤怒。眼下他又没有武艺在身,这样的处境之下,看似淡然平静,实则显得嚣张猖狂,他这欠打的模样,当真不怕被人打死么?”

  ……

  苏庭将瓜果放下,看向围拢过来的众人。

  几乎人人面带怒色。

  包括所谓自恃身份的何云方等才子,无不震怒。

  若是苏庭用污言秽语骂人也就罢了,偏偏还是吟诗作对,用着“同道中人”的方式,更是让人倍感屈辱。

  “干什么?”

  苏庭缓缓说道:“先前还说什么狗屁的君子动口不动手,现在动口斗不过苏少爷,想要动手?”

  诗会上的这些人中,也有几个算是习武之辈,只是谈不上多么精深,多数仅能略通拳脚。

  稍高的是何云方,勉强得以搬运气血,已能算是文武双全。

  但苏庭也不理会,随手拿了个雪梨,便往前走。

  前头尽是围拢着他的士子。

  苏庭仿若不觉,他真气荡动,眼睛仿佛有神,凛冽到了极点,扫了过去。

  但凡前头拦路之人,在他这凛冽森寒的目光之中,俱都不由得心头一悸,不自禁退开。

  苏庭便在让出来的道路上,缓缓走过。

  待他走过,那些被他所惊的士子,才醒悟过来,不禁一阵羞恼。

  苏庭走到门前,回望过来,略微摇头,满面失望。

  他想了想,终于想起了几句大概也许应该适合在这个场合里说出来的诗句。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他拍了拍自己的衣衫,往前走去。

  众人俱都错愕,接着才恍然明白,这厮竟然又把他们比作了一滩淤泥,把这诗会比作了泥潭,而把他自己比作了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之士。

  苏庭迈步过去,到了门外。

  又有声音传来。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哈哈哈……”

  满场寂静,气氛凝滞。

  ……

  阁楼之上。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刘大人眼神一亮,又听到了后面那句,不禁念着重复了一声,“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篷篙人。”

  他的才学,要比众人都高,浸淫此道大半生,造诣不极高,当下便品出了其中几分意味。

  “这几句,倒真是令人为之惊叹。”

  刘大人沉吟道:“只不过,用在这个场合,怎么觉得有些别扭,还有些拼凑的味道……”

  刘小姐哼了声,道:“意思到了,也就成了,人家可是洒脱随性得很,跟你一样老古板么?”

  其他人闻言,俱都不敢接话。

  只是刘大人倒是点头道:“这么说了,倒也不差。”

  他看向大门方向,不禁说道:“真是个桀骜不驯的,临危不乱,气态昂然,原本老夫还可惜他文采不能冠压全场,但这几句来,真是佳句,尽显神采……尤其是这句‘闲人庸才妄论我’,甚合老夫心意。”

  “临危不乱?”刘小姐道:“我看他压根就不觉得身陷险境,他眼里根本就是目中无人嘛。”

  听到这里,苏家老家主想起从初次见面至今,苏庭的诸般表现,让他心中竟是有些郁闷。

  丁业一言不发,稍微垂首,看不出什么表情。

  刘大人也没有被女儿拆了台面的恼怒,若有所思,点头道:“你说得是,此人有傲气,虽然不知从何而来的底气,但从这个场面来看,老夫先前是小觑他了。”

  想到这里,刘大人眼神有着几分惊异。

  这个少年,不仅目中无人,也还目中无礼,在场士子眼中在意的种种,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衣着简朴,却如此倨傲,气态之昂然,老夫生平仅见。”

  刘大人心中暗道:“坎凌满堂士子,竟然都被一人压住?此人放在京城,也能胜过各家俊彦,不知这人究竟是何来历?”

  他这般念着,看向苏家老家主。

  丁业眉头微挑,也看了过去。

  却见这位古稀老者,脸色阴晴不定,似乎也有着相似的茫然。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首好诗压坎凌的苏某人

  诗会之事,对苏庭而言,不过一场游戏而已,无关紧要,权且当作走走看看,增点儿对这个世界的见识阅历。

  至于诗会上的诸位士子,无论是什么何云方,什么苏立,在他眼中,都不过是路人甲。

  如今他在修道路上,已算是登堂入室,走在人世凡夫俗子当中,本就是鹤立鸡群,隐时平凡无奇,展露时便是仙鹤临尘。

  这随口念了几句诗,出了点儿风头,苏庭心中畅快,又觉得吟诗作对之后,这所谓诗会的后续也着实无趣,无意继续留下。

  一路回来,哼着曲儿,入了苏家。

  回到院里,表姐还在等侯,似有期待,只是见得苏庭回来,稍有愕然。

  “小庭,你不是去诗会了么?”

  “去过了,现在大概散场了,也就回来了。”

  “坎凌的诗会,这么快便结束了么?”

  “差不多罢。”

  苏庭说道:“咱们要不然出去逛逛?”

  苏悦颦却对他去诗会的事情,更有兴趣,又追问道:“这诗会好玩么?”

  苏庭摸了摸下巴,说道:“勉强还算好玩罢。”

  苏悦颦又问了几声关于诗会的状况,例如场面布置如何,诸位士子如何,摆设如何,气氛如何。

  问罢这些,她悄然看了苏庭一眼,欲言又止。

  苏庭看出她的意思,笑着说道:“咱们姐弟有什么不好问的?姐,我告诉你,我在诗会上作诗了。”

  苏悦颦闻言,又惊又喜,道:“你作诗了?”

  苏庭点点头,认真说道:“我这一首诗,技压全场,理所应当的魁首。”

  说完这个,他想起当时诗会的场面与气氛,又看向苏悦颦,补充道:“不仅如此,你是不知道,我这首诗甩出来,当下便是四座无声,所有人都用满是震惊敬畏崇拜的目光看着我,简直是万众瞩目,镇压众人。”

  苏悦颦听到这里,觉得有些怪异,她知道苏庭早年识字,但后来卧病在床多年,荒废了不少。但她对苏庭向来寄予厚望,加上如今苏庭已是神仙中人,也不觉得有什么差错,只是不免对苏庭这等出色文采,感到惊喜,喜出望外。

  须知,她本也只是想让苏庭多走走看看,见见世面,在那个场合里,若是能够肆意挥洒,作出诗句来,便是更好了。

  未有想到,苏庭的诗句,竟能技压全场?

  “何止是技压全场。”

  苏庭想起当时的场面,认真说道:“日后若有人称‘一首好诗压坎凌’,那就是我苏某人了。”

  苏悦颦又惊又喜,道:“你作的什么诗?”

  苏庭咳了一声,道:“这个,应该过两天就传出来了。”

  苏悦颦蹙着眉头道:“怎么?有什么不能说的么?”

  苏庭挠了挠头,迟疑了下,才念诗出来。

  ……

  苏家前堂。

  老家主从外头回来,只是脸色不甚好看。

  今日苏庭的表现,让他愈发感到这个少年充满了神秘姿态,让他这数十年的阅历也看不透。

  但他也知道,这个苏庭,过于随性,且太能招惹仇恨,不是那桩事情的合适人选。

  不过好在他也没有真心要让苏庭接手这桩事情,原本也就拉过来当作是拖延苏立与苏越两个人选的挡箭牌。

  但苏庭怎么就出现在诗会上?

  而且就算到了诗会上,衣着再是简朴,也不至于就让人贬低了,哪怕吃些东西,本也属寻常。

  这一次显然是有人从中作梗,将事情放大了,想要苏庭出丑。

  却未有想到,苏庭竟能压迫得一众士子哑口无言,更是不敢拦阻,大摇大摆,走出了诗会。

  “查一下,苏庭怎么到了诗会里面?”

  老家主低沉道:“先查苏立。”

  若说苏家之内,谁要对付这个苏庭,那么不是老七,就一定是老七的孙子。

  这场诗会是苏立发起的,就算不是苏立的手法,但从他这里入手,也不算有错。

  这位老人,脸色不甚好看。

  “刚从京城回来,便不安生了?”

  “没有半点沉稳,怎么是个带领家族的材料?”

  ……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