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0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7/927

返回书籍页面

  阁楼之上。

  众人俱都看向下方的场景。

  独有这刘小姐,看到了旁人没有仔细注意的细节。

  “这个家伙……”

  刘小姐看着那个少年,在人群之中,受人鄙夷,却仿若不觉,满是悠哉,毫不在意,仿佛没有把人放眼里,目光倒多是放在矮桌的食物上。

  就在他进门之后,到了现在,在众人嫌弃的目光下,就先吃了十七八种瓜果。

  “这厮倒是真能吃。”

  刘小姐觉得愈发有趣,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丁业微微皱眉,看着似乎处在危局之中的苏庭,略有沉吟,又看了苏家老家主一眼。

  这位老家主,一言不发,皱眉不语。

  倒是那刘大人发出一声惊咦。

  “怪了。”

  刘大人道:“众目睽睽,受得众人不喜,换做旁人,难免要是坐立难安,心生窘迫,但这少年未免太平静了些。”

  何止是平静,压根就是目中无人,仿佛场中只他一人,根本没有在意其他,随性到了极点。

  “刘大人看出什么了?”丁业笑问道。

  “这样的人,要么心中慌乱,但故作平淡,要么则真是没有把这场面看在眼里。”刘大人说道:“便是老夫,若是受众人指责,难免都要辩解又或是怎样,他却是没有理会……除非他是迟钝,否则,他就真是有些底气。”

  刘小姐撇了撇嘴,道:“年纪轻轻,能有什么底气?”

  刘大人微微摇头,道:“老夫不认识他,自然不知道。”

  苏家老家主想起初次见得苏庭时,心头便觉这少年不妥,如今不知怎地,愈发期待。

  丁业倒是笑道:“看他衣着虽然普通,但气度不凡,底气大约是有的。但眼下状况,无非就是身份、或是本事。”

  说着,他看向苏家老家主,道:“他莫不是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

  刘小姐心中忽然闪过无数念头。

  例如有哪家大人物的公子,故意衣着简朴,游历江湖,来到这儿,扮作常人,然后被人鄙夷,最后掀出身份,结果众人纳头就拜。

  这么想想,心头竟然有些激动与期待。

  “身份?”

  苏家老家主微微摇头,他也还没查清苏庭的底细。

  但老家主摇头,落在众人眼里,也就只是在否认这人有什么了不得的身份。

  刘大人沉吟道:“没有显赫的身份,就只有依靠本事……看他少有刚烈冷峻气态,只像个养尊处优的,倒也不像是习武之人。”

  刘小姐说道:“这是诗会,指不定人家才学旷世,准备吟诗一首,技压全场呢?”

  身后的侍女,忽然扑哧一声,禁不住笑。

  但刘大人却若有所思,道:“不无可能。”

  丁业忽然一指,道:“那几个家丁,过去赶人了。”

  众人目光看去,便见几个家丁,朝着那个少年所在走去。

  而那个即将被赶出去的少年,依然平淡,然后,似乎呆了一下?

  ……

  在诸位士子眼里,只见有人过来,要把这寒门子弟驱逐出去,避免拉低了这诗会的层次。

  而那少年见了这个场景,忽然就僵了一下,仿佛吓傻了一样。

  可当几个家丁临近之时,却见那少年忽然想到什么,旋即松了口气,冷笑了一声,随手拿个瓜果,啃了一口,便抛了出去。

  他神采飞扬,仿佛换了一人。

  他往前迈步,笑着看向众人,道了一句:“落越清风拂衣裳。”

  这一声响起,众人俱感错愕,才明白他忽然开口作诗了。

  而苏庭目光扫过,转向众人,转了一圈,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接着悠悠说道:“狐朋狗友聚一堂。”

  场面之中,陡然寂静下来。

  落针可闻。

  狐朋狗友聚一堂?

  诸位士子尽都怔住。

  你看我,我看你,一时回不过神来,只觉得自己大约是品错了这句话的意思。

  然而苏庭哈哈一笑,继续说道:“闲人庸才妄论我……”

  话音才起,众皆哗然。

  狐朋狗友?

  闲人庸才?

  这是在侮辱在场众人?

  这厮未免太过猖狂了!

  苏立脸色阴沉。

  何云方陡然近前,喝道:“安敢出口伤人!”

  苏庭却只是斜着眼睛瞥他一眼,又取了根香蕉,咬了一口,含糊道:“斜眼视之……人何方?”

  何云方如受重击,脸色铁青。

  斜眼视之人何方?

  他明显觉得这句话,指的是他何云方。

  而在场中,僵了片刻,陡然群情涌动,怒意冲霄。

  “你敢辱骂我等?”

  “好生猖狂?”

  “哪来的乡下小子?如此不开眼,竟然得罪满堂众位才子?”

第一百三十章

威慑全场

  落越清风拂衣裳。

  狐朋狗友聚一堂。

  闲人庸才妄论我。

  斜眼视之人何方。

  阁楼之上,诸位俱都沉默。

  苏家老家主面无表情,只是眉眼抽搐了一下。

  丁业口干舌燥,张了张口,一时无言。

  刘大人若有所思,皱着眉头道:“这一首诗,未有真正圆融如意,以文采论,不能冠压全场,只是……”

  不待他说完,刘小姐便是开怀笑道:“只是仇恨结得好,意思也都明朗了。”

  刘大人却点头道:“这话倒也是,能让众人共怒,也是一种本事。”

  说着,他沉吟道:“落越清风拂衣裳,这第一句明显指的是自己,只是这落越……”

  顿了一下,刘大人看向苏家老家主。

  老家主叹道:“他来自于落越郡。”

  刘小姐闻言,面色古怪,道:“自己夸自己?”

  刘大人咳了一声,道:“第二句是狐朋狗友聚一堂,这句倒是……”

  说到这里,刘大人没有继续多说。

  但字面上的意思,就已经足够明朗。

  “闲人庸才妄论我?”

  刘大人不知怎地,竟满是感慨,叹道:“这一句倒真是令人感慨万千,令老夫想起古时先贤及今日贤臣,面对世间庸人的诸般论道,堪称佳句。”

  丁业脸色有些不甚好看。

  前面那句也罢了,后面两句,“狐朋狗友聚一堂”,“闲人庸才妄论我”,竟是把坎凌的诸位年轻士子,都贬低到了尘埃里去。

  而更是让他心头沉重的是,刘大人对后面这句“闲人庸才妄论我”,竟然满是感慨,对苏庭也有所改观。

  也即是说,苏庭对坎凌士子的评价,已让刘大人心头,若有若无地产生了几分认同感。

  “丁某经营坎凌多年,士子资质良好,倍受佳誉,莫不是要毁在这两句诗的上边?”

  丁业才这般想着,却听刘小姐又说起最后一句。

  “斜眼视之人何方。”刘小姐笑道:“这句话没甚文采风采可言,但意思倒是明白得很,他压根没想正眼看人,就是斜着眼睛看人,也都没看见人……场中这些人,全都没让他放在眼里。”

  说着,刘小姐拍手道:“好,够猖狂,本小姐喜欢他,今后本小姐行走江湖,看见不顺眼的,就借用他的诗,来个目中无人。”

  众人神色怪异,那侍女连忙拉扯小姐衣袖。

  刘大人面色不甚好看,哼了一声。

  刘小姐瞪了自家老子一眼,忽然想到什么,说道:“不对,这小子这么嚣张,一首诗骂了一群人,犯了众怒,他就不怕被人被打么?”

  刘小姐这一声出去,众人才连忙看去。

  只见那名为苏庭的少年,已经被诸位士子围在中间。

  若不是这些读书人自认是君子动口不动手,只怕就要把这少年围殴,闹出人命来。

  但眼下群情涌动,众人俱都愤怒,任由事态发展,若再有人挑拨,只怕难免还是动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