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0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6/927

返回书籍页面

  算是这坎凌的读书人之中,层次最高的圈子。

  “那边怎么了?”

  一个衣着光鲜,手执折扇的白衣男子,露出诧异之色。

  这人名为何云方,也是坎凌县人士,但并非坎凌镇,而是来自于坎凌的灵溪镇上。

  何家不如苏家,可也算是大族。

  他的才学,甚是高深,不低于苏立,也曾在京城闯出少许名声。

  听他发问,当下便有人去看了眼,听了些声音,回来与他细说。

  何云方眉头一挑,却没有开口。

  只是旁边其余人等,倒是颇有不喜。

  “有个寒门子弟,混进来了?”

  “寒门子弟,只要有些才能,咱们也不嫌弃,可是他那是什么吃相,一进来就找吃的?咱们这又不是厨房……真是平白污了清静。”

  “难怪那些兄台纷纷退开,真是羞于此人为伍。”

  “这样的人,是怎么混进来的?”

  “好像是苏家的请帖?”

  “苏立兄,这是怎么回事?”

  许多人的目光,看向了苏立。

  苏立正看着苏庭那边,朝着苏庭身侧那几个士子,投去了赞赏目光,才收了回来,看向身周这几位,无奈道:“只听说是个乡下来的远亲,不曾想举止不当,行为不雅,拉低了咱们这诗会的层次。”

  何云方与苏立并称双杰,针锋相对,听闻是苏立所请,还是苏家亲戚,当下冷笑一声,有心要落苏立颜面。

  “如此低俗之辈,留他作甚么?”

  何云方拂袖道:“将他驱离了……刘大人若是见了,成何体统?他老人家初到坎凌,见了坎凌士子,如此寒酸模样,如此举止不妥,岂非看低了我坎凌众人?”

  苏立神色古怪,甚是复杂,却没有替苏庭说话。

  其余人本是不好恶了苏立颜面,但见苏立也是默认,便也附和了一回。

  “何兄所言正是。”

  “此人当真不该现身于诗会当中。”

  “趁着刘大人未到,赶紧清走了他,莫要到时候,场面乱了。”

  “正是此礼。”

  ……

  不远处阁楼上。

  这几位大人物,见得那边颇有几分动静,不禁纷纷侧目。

  苏家老家主,眼力还好,远远便见得苏庭,当下眉头一皱,暗道怪异,这苏庭如何来了这诗会?而且,若没有请帖,又怎么能来这诗会?

  丁业也是略感诧异,然而这时,他身后家丁眼神一凝,认出了苏庭,便凑近前来,在丁业耳旁低语两声。

  刹那之间,这位丁大人神色有异,看了苏家老家主一眼,却没有多说,只是略微摆了手势。

  家丁会意,退了一步,不再多说。

  而那位刘大人,不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此时已有人上来禀报,便道:“据说是个寒门子弟,进了诗会,衣着寒酸了些,举止也不妥当,还未作诗,先取食物了。”

  刘大人皱眉道:“寒门士子,衣着寒酸,也情有可原,这样的人只是出身不好,只要他才学足够,诗会又怎能阻他?但他先取食物,便未免太过失礼了些,便是饿着了也不该这样……没有礼数,不成方圆。”

  然而这时,他背后的少女倒是说道:“礼数就是束缚,人活得自在,怎么都好……他虽然随性了些,但往往随性的人,都有自傲的本事,这种人其实自傲,才能看淡别人的目光。”

  “再者说,他又哪里失了礼数了?”

  “衣服虽然不大好看,但也没有衣不蔽体,还算衣着得当。”

  “至于食物,他面前那堆食物,本意不就是在诗会上,供人吃喝的么?只是别人都自恃身份,故作高贵,不愿在众人面前吃东西,可他愿意吃了这原本为众人准备的礼物,怎么就失礼了?”

  少女语气之间,倒是充满赞赏,看向自家父亲的目光,略带挑衅。

  显然这一番话,未必是心里话,但却是为了跟自家父亲抬杠。

  侍女拉了拉自家小姐的衣袖,悄声道:“小姐,这又不是在家里呢,不要总想着落老爷的脸面。”

  那少女哼了一声,没有多说。

  刘大人满是无奈,看了自家女儿一眼,没有回话,只是挥了挥手,示意适才禀报那人下去。

  丁业看着那人群中的少年,露出几分惊异神色。

  他本担忧,下面的士子们,因为苏庭衣着寒酸,便孤立了他,导致刘大人对于坎凌年轻一辈读书人,落下偏见,觉得这些年轻士子过于肤浅。

  但未有想到,刘大人却是不大喜好无礼之人,也有着跟下方士子一样的想法。

  “看样子,下面的人,似乎想要把这人驱走?”

  丁业看了一眼,旋即看向苏家老家主,道:“这据说是苏家的客人罢?”

  苏家老家主微微皱眉,他看不透苏庭,他也觉得不能招惹苏庭,但眼下的状况,倒有些麻烦,他本要命人下去,但却不知如何吩咐,再想起苏庭的种种神秘,如何解去当下的局面,他也颇为好奇,于是只是皱眉,道:“且先看看。”

  丁业点了点头,心中大约猜测,这苏庭来到坎凌走亲戚,似乎不怎么受到亲戚待见。

  这般想着,丁业看了身后家丁一眼,家丁会意,点了点头,退了下去。

  然而那刘大人,却看着下方的动静,来了兴趣,想看看接下来,情况是如何发展。

  ……

  众人之中。

  不少目光投在苏庭身上,不乏议论声音。

  苏庭微微皱眉。

  原本他这身装扮,虽然跟其他人格格不入,但也不至于这般显眼。

  显然是有人暗中推波助澜,让他存在感升高一些。

  然后,再加上这些人阴阳怪气的几句话,挑动旁人情绪,他苏某人就犯了众怒了?

  对于这些所谓的士子的态度,他倒是不怎么在意,只是他发现有人似乎想要赶走自己?

  “不错嘛。”

  苏庭咬了一口西瓜,看向前方不远处。

  他修行之后,五感敏锐,能听得众人所言,能见得许多场景。

  在前方不远处,那几个家伙里头,有人叫何云方,有人叫苏立,有人叫周什么来着……而他们这些人,似乎是这群士子中,身份地位较高的?

  而此时此刻,那几个家伙,正在商量要把自己驱赶出去。

  “嘿?”

  苏庭略微侧头,眉宇微挑,只觉有趣。

  想我苏某这等不凡,身为堂堂修道人,未来的神仙,将来的道祖,还能让你们这群只懂得吟诗作对无病呻吟的酸腐货色凡夫俗子给嘲讽了?

  苏庭觉得自己此刻是鹤立鸡群。

  结果这群公鸡居然还想欺负自己?

第一百二十九章

闲人庸才妄论我

  诗会之上。

  苏庭才刚进来,便在苏立的人稍微挑拨之下,莫名其妙犯了众怒。

  周边这群家伙,离苏庭远了三步,不愿近前,正是羞于此人为伍。

  “人云亦云,没点主见。”

  苏庭咬了一口香蕉,看也没看身边这群年轻书生,而是看向不远处的那几个家伙。

  那些家伙似乎已经商定,要将他赶出诗会,还美曰其名“君子动口不动手”,正要招来一群下人赶走他。

  “让人赶我?”

  “真让你们把苏某人赶出去,苏某人这张俊脸往哪儿搁?”

  “回去了怎么跟表姐提?”

  苏庭嚼了口黄瓜,心头暗想,这事要是传回落越郡,别说青平那面貌忠厚,心头腹黑的家伙,就算是松老,怕也要把自己冷嘲热讽一顿。

  随着他这般想着,已经有一名年轻人,领来了四五个家丁。

  这四五个家丁,只是下人,武艺都不曾练过,苏庭自然不惧。

  但这是诗会,若是动手,便落入下乘了。

  何况众目睽睽,运用道术,影响太大。

  苏庭从一开始也没想动手。

  “不是诗会么?”

  “武的不用,那就来文的。”

  “唐诗宋词,随便扔出来一首,都能亮瞎你们的眼,哭着喊着求我当文坛魁首。”

  苏庭把一块猕猴桃塞进嘴里,然后擦了擦手,准备大展文采。

  但东西入肚,他砸吧砸吧嘴,僵了一下。

  满肚子唐诗宋词,哪一首的寓意,是适合在这个场合打脸的?

  一时间才学过于丰富,选择太多,居然挑不出来?

  面对众人的目光,他刚吃完水果的嘴里,忽然觉得还有点儿口干舌燥了。

  “难不成要凭借苏某人的聪明才智,现作一首,技惊四座?”

  ……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