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0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4/927

返回书籍页面

  “你个混账小子,找他作甚么?”七长老听见这个名字,愈发恼怒。

  “孙儿回来时,见马厩里有辆马车,其中拉车的白马,竟是一匹宝驹,十分喜爱,不忍这宝驹沦为拉车工具,所以问了下人,才知这马车的主人。”

  苏立笑道:“这不,我提了礼物,正要去寻他,跟他说说情,把白马送与孙儿。”

  七长老怒道:“你倒是有心,还提了礼物?先前你给家主送了茶叶,怎么没见你孝敬我?”

  苏立满是错愕,讪讪道:“爷爷这是怎么说话?”

  “怎么说话?”

  七长老指着他手里的礼物,怒骂道:“你要送礼的那混账小子,让你给家主送的礼都白费了……你小子送的都是什么礼,怎么就没一次管用过?”

  苏立被他骂得一阵迷糊茫然。

  七长老气打心头起,道:“我刚在家主面前,准备给你提一提京城那桩生意收尾的好处,结果家主见了那苏庭,竟是把这个三五百代的狗屁亲戚看得高了一眼,准备把这好处给了他……”

  苏立闻言,顿时一惊,道:“这怎么成?”

  这不仅关乎利益,还牵扯人脉关系,对他日后有着极大助益,怎可落于他人之手?

  “自然不成,我这才险些跟家主翻了脸面。”

  “爷爷,你怎么如此冲动?”苏立急道:“你得罪了家主,日后他老人家若是对我心生不喜,我这里岂不是又缺了分胜算?”

  “胜算?胜算个屁!”七长老怒气升腾,一巴掌拍掉了他手中的礼物,道:“送什么礼?送个屁的礼!你知不知道,你跟苏越两个人加起来,在家主眼里,还没人家一根毛的分量来得重……跟人家一比,你就是个草包。”

  苏立被他拍了一掌,怔怔无言,脸色阴晴不定,一时变得十分难看。

第一百二十六章

请帖

  午后。

  苏家准备的饭菜,十分丰盛。

  姐弟二人吃过午饭,苏庭便准备领着表姐,在这坎凌苏家里头逛一逛,看看这所谓苏氏一族的祖地,是什么风光。

  可是还没准备出门,便有人来访,送上了一张请帖。

  “诗会?”

  苏庭略感诧异。

  那下人低声道:“正是,苏立少爷也是坎凌有名的士子,这次的诗会里头,所请的多是坎凌的名流士子,其实也就是坎凌杰出的年轻一辈所聚……这场诗会,其实不少人打破头都想参与进来,提高一下身份,只是要求严厉,人数有限。”

  说着,他看向苏庭,又道:“苏立少爷听闻您是从落越郡过来的亲戚,生怕招待不周,故而用了他的身份,争取了一个名额。”

  他目光看向苏庭,充满了艳羡之色。

  诗会、名流士子、身份象征、高雅之堂……等等字眼,是当世多少人羡慕不来的?

  此次诗会,有着几位有名的才子,莫说是寻常人,便是同为读书之人,也未必都能参与。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读书读到了可以跟这一个层次的士子并肩,便是不凡了。

  哪怕只是参与,也足以是吹嘘的资本。

  尤其是落越郡那边,偏僻地界,更想要多见些世面。

  这下人递过请帖。

  但半晌也不见苏庭来接。

  他略感错愕,抬头看去。

  只见这名为苏庭的少年,满是不在意,随手挥了挥。

  “不去。”

  ……

  那下人愕然良久。

  当他要再度强调一下这场诗会的上等档次之时,便见苏庭已经回了院子。

  这种寻常读书人都梦寐以求的机会,便被人拒绝了?

  这人捏着请帖,呆了半晌。

  他回去复命,一路上仍是有些恍惚。

  待见了苏立,又将两人对话,尽数道来,只是语气显得十分复杂。

  “不去?”

  苏立闻言,皱起了眉头。

  他只当这个苏庭,从落越郡来,那地方固然不小,但地处不如坎凌繁华。

  今次请苏庭前往诗会,他本以为这乡下来的亲戚,会十分欢喜,至少,听闻这等热闹场面,赴会的兴趣,总还是有的。

  可未有想到,竟然被拒绝了。

  “你小子刚从京城回来,又耍什么把戏?”

  七长老也正听见这事,顿时恼道:“前次送礼,这次送帖子,你还当真要认这门亲戚不成?”

  苏立转过头来,笑着说道:“爷爷,我自有打算。”

  说着,他指向那下人,说道:“再送一趟,务必请这贵客赴会,若他不去,你就不要回来了。”

  那下人心中一惊,不禁颤抖。

  苏立不容他多说,挥了挥手,示意他就此退下。

  七长老疑惑道:“你要干什么?”

  苏立笑道:“这次赴会,对他而言,可不算好事,孙儿这就与您说来……适才这下人在此,不好明说,就怕他知道孙儿心思,待会儿去请苏庭时,态度会有转变,让人生疑。”

  七长老纳闷道:“这个诗会,虽然是你们这些后辈小子为主,但老夫也知道,层次不低,许多寒门读书人,都看得颇重,一个门帖名额分量不轻……你把这个名额给他,倒是坏事了?”

  “这诗会自然不是坏事,但一个乡野匹夫进了这里,对他来说,就是坏事。”

  苏立含笑说道:“这个苏庭,如今在家主眼中,看得颇重,孙儿自觉不好鲁莽行事,动强便落了下乘,所以才有这点小心思。”

  七长老看了他一眼,道:“你又有什么鬼心思?”

  苏立说道:“咱们家主不是觉得他颇为出色么?”

  说到这里,他目光微寒,道:“那就让这苏庭展现一下,看他有多少才能,多少出色之处……让家主他老人家仔细看看,这个乡下小子,在受得坎凌诸位士子不喜,所谓千夫所指之时,是多么惊慌失措?也让家主看清楚些,这厮究竟是个草包,还是个绣花枕头?”

  ……

  小院之中。

  苏悦颦轻声道:“先前我听见了,这诗会倒也不错,你怎么不去?”

  苏庭摊手道:“什么诗会的玩意儿,有什么紧要的?咱们姐弟先逛一逛这苏家大宅,再逛一逛坎凌,看看这坎凌多热闹嘛。”

  “游览观看,什么时候都可以,这诗会倒是难得。”

  苏悦颦道:“你参加了诗会,见些名流士子,不是坏事。”

  苏庭笑道:“姐想要我去见见世面?”

  苏悦颦点头道:“落越郡的地方,没有这里来得繁华,没有这种场合,但什么诗会之类的,我倒也听过不少,你去走走看看,不是坏事。”

  苏庭大约明白表姐的意思。

  读书人的诗会,在普通人眼里,总是层次较高。

  以往苏庭病倒之前,苏家父母也是想要他读书识字,走上仕途的。

  表姐虽然为人聪慧,却也依然扭转不了以往的念头。

  “各地诗会上的故事,倒是听过不少,也听说有谁结识了什么大人物,飞黄腾达的。你虽然不靠这些了,但多看看,涨些阅历,也是好的。”

  “那我带你一起去?”

  “这怎么行?”

  “那我总不能留你一个在这儿?”

  “姐在这里等你,你回来后,咱们再去四处走走,也不错啊。”

  “可现在也晚了啊。”

  苏庭摊了摊手,无奈道:“那送请帖的被我赶跑了,现在没了请帖,也去不了,咱们还是收拾一下,出门逛逛好了。”

  然而话音才落,他自己便先怔了一怔,转头看去。

  只听院外又传来一声呼喊。

  正是先前那送请帖的下人,哭着喊着,求着苏庭收下请帖,准时赴会。

  在苏悦颦的怪异目光之中,苏庭颇是无奈地取过了请帖。

  “去就去了。”

  苏庭掏出五行甲,取出一张灵符,递给表姐,“你既然不去,但也要让我放心才是。”

  苏悦颦知道这五行甲用处,也不愿苏庭担忧,便接过了五行甲。

  苏庭看了一眼,道:“时候还早,不如咱们先逛逛苏家?”

  苏悦颦点点头,道:“也好。”

  她本是不愿影响苏庭,但见苏庭这般有兴趣,自身也有心四处看看,倒也没有拒绝。

  苏庭笑着点头,将请帖收起。

  他略微偏头,看向院外,眼中露出异色。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一次送帖,还能说是善意结交。”

  “被我拒绝之后,一般人必然恼怒,可他却二次送帖,显然另有目的。”

  “本人不来,下人来送,本就是看低了苏某人。”

  “这种轻视的心态下,还能忍住恼怒,接二连三邀我赴会,看来另有所图。”

  “若不去理会,指不定后头还有什么歪招。”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