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庭封道传(校对)第10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0/927

返回书籍页面

  过了片刻,就见大管事领来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俱是年轻人。

  女子五官精致,清静美丽,只是脸色苍白,略感柔弱。

  少年则背负双手,闲庭信步,徐徐而来,仿佛游览自家后院。

  “少年人,你就是我这一脉,三五百代之前的亲戚?”

  苏家老家主笑吟吟道:“到这一代来认亲,隔得远了点吧?”

第一百二十一章

认亲,生意,打折

  苏家之内。

  苏庭姐弟站在下方。

  前头是几名老者,或有年逾古稀,或是岁至花甲,都已是上了年岁的老人,大约是曾经都手握权柄,故而气态不凡,都有几分威势。

  当头发问的老者,约是古稀之年,但精神瞿烁,神采奕奕,嘴角含笑,语气温和。

  但苏庭却从语气之中,感受到了几分不同的气息。

  对常人而言,那是一种压迫!

  手握权势,久居高位,从而拥有的上位者姿态。

  坎凌苏家,毕竟算是一方大族,在外也颇有声势,这坎凌苏家的家主族长,气度威严,俱都不差。

  这是一种上位者对普通人的压迫。

  这也是长辈对晚辈的一种压迫。

  听得这句话,苏悦颦心中都不由得一凛。

  苏庭侧身半步,靠近苏悦颦身前,真气转动,安抚情绪。

  而他本人,则淡然处之,看向前方苏家老家主,微微笑道:“隔得是稍远了些,只不过,三五代的亲戚,跟三五百代的亲戚,也都是亲戚,只看您老人家认不认了。”

  苏家老家主微笑道:“老夫听过祖辈的一些说法,数百年前,确实有一脉分支,去了落越郡,每逢年过节,也常回主家,后来隔得远了,也就没了联系,只是,到如今也未足百代罢?”

  苏庭认真道:“反正都是远亲,三五百这个数儿,不是更顺口些嘛?”

  苏家老家主开怀笑道:“人家来认亲,都是往近了靠,你倒是好,往远了说,图个顺口。”

  苏庭摊了摊手,不甚在意,他此来做的是生意,不是认亲,三五代跟三五百代,对他而言,没有区别。

  老家主笑过之后,才摇头笑道:“哪怕你确实是落越郡一脉的后人,那又如何?常言道,远亲不如近邻,隔亲三五代,结亲都不成问题了,你这三五百代的,来这儿又为什么?莫不是看在亲戚份上,来混口饭吃?”

  苏庭摊了摊手,道:“要是能看在本家的份上,给口饭吃,也未尝不可。”

  苏家老家主忽然开怀大笑,指着这少年,看向其他老者,笑着道:“你们总是在我面前夸赞自家后辈,总说自家后辈不卑不亢,面对长辈,也能侃侃而谈……今日看看这个少年,他连老夫都敢调侃,可稀奇么?”

  几位族老相视无言,经家主提起,却也颇感意外。

  他们几人,曾掌大权,岁数又高,辈分摆着,本身就颇有架势,苏家后辈见了他们,多是战战兢兢,也就少数杰出的那几个可以淡然而处。

  今天这是哪来的少年,在苏家里头,面对老家主,却也不惊不惧,不卑不亢,反而调侃起家主来了?

  “行了。”

  苏庭笑道:“晚辈今天来,可是有正事的……虽然咱们是亲戚,但我也不认为三五百代的亲戚,能比路人亲近,所以今日不是来投亲的,诸位认也好,不认也罢。现在,咱们谈正事?”

  苏家老家主笑声停下,点头道:“你有什么正事?”

  苏庭说道:“晚辈带来一封信,老家主看过之后,也便明白了。”

  他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递了过去。

  大管事双手接过,走到前头,奉上老家主面前。

  苏家老家主取过这信,看向苏庭,稍感疑惑。

  苏庭说道:“这信是落越郡雷神庙庙祝松老所书,他老人家也算是您的旧识了。”

  苏家老家主点了点头,道:“是他的手笔?”

  说着,他拆开了信,抖了一抖,捋平了信纸,目光一扫,看了下来。

  看了一眼,还显平静。

  然而扫了下来,苏家老家主面色微凝,稍显沉重。

  待得看过这封信,苏家老家主的神色,显然比之前要严肃得多。

  他看向苏庭的目光,不再是只是带着“兴趣”二字。

  “玉牌在你手上?”

  苏家老家主语气沉凝。

  苏庭点头道:“不错。”

  苏家老家主沉默下来,一时沉寂。

  他前二十年,在家族之中争夺权势,中间三十年,为振兴苏家,发展苏家,殚精竭虑,但在他年老之后,便经常惦记着早年听闻的苏家大秘。

  这些年来,逐渐把权势交到下一辈手中,他愈发清闲,临至晚年,心中对于那世代相传的一桩大秘密,愈发好奇。

  祖辈曾说,玉牌必在苏家之内,后来为了那六面玉牌,更定下重赏。

  而如今在他眼里,若这秘密属实,以如今的苏家权势,重赏便是翻倍,也未尝不可。

  这几年间,苏家内外,老宅新府,不知搜了多少遍,一无所获。

  未曾想过,祖辈所言的苏家,竟不是坎凌苏家,而是落越郡苏家。

  “玉牌一事,松老在信里稍微提了一声。”

  苏家老家主看向苏庭,道:“苏家祖辈,曾许下重赏,而老夫早年,也曾与松老提过,便是提高重赏,也无不可……既然松老愿意为你写一封信,想来你们关系不浅,这话也与你说了罢?”

  苏庭点头道:“松老确实提过。”

  苏家老家主平淡道:“那么,你今日的正事,便是要老夫,今日就给你这么一车银两么?”

  这话一出,众人色变。

  几位族老,神色之间,惊疑不定。

  大管事更是充满惊骇讶然。

  苏悦颦略感惊愕,看着苏庭背影,欲言又止。

  然而苏庭背负双手,微笑道:“钱财于我,不过身外之物,晚辈此来,另有所求。”

  苏家老家主皱眉道:“世上能看淡钱财的,只有一种人,那就是不缺钱花的人。”

  苏庭闻言,不禁一笑,点头道:“这话不假。”

  苏家老家主静静看着他,似在打量。

  苏庭面带微笑,悠闲自在。

  苏家老家主目光眯起。

  有人家财万贯,但也未必能看淡钱财。

  但也有许多人,富甲一方,却也看淡了钱财。

  而另外有些人,或许不富,但少用钱财,知足常乐,也能看淡钱财。

  但不论是否富裕,能看淡钱财的,都不是俗人。

  这个少年,单凭这点,便胜过了苏家后辈任何一人。

  “你想要什么?”

  “列元火木?”

  “此为何物?”

  “北域贡品,列元火木。”

  苏庭说道:“我用六面玉牌,得老家主许诺那一场的重赏,换算下来,能换二十余株列元火木……但列元火木不易得手,我想老家主知晓列元火木后,即便是愿意给钱,也不愿意用列元火木,所以,余下的散数,权当辛苦费用,我也不要了。”

  顿了一下,他看向苏家老家主,认真道:“毕竟都是亲戚,给您老打些折扣,我只要二十株列元火木,也算打个八折。”

  场中静了下来。

  苏家老家主一言不发。

  其余族老神色渐变。

  大管事微微皱眉,心头暗暗盘算,眼下的态势,是否该叫人进来,把这厮打个骨折?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可须心狠手辣省钱财?

  苏家堂内。

  声音寂静。

  气氛凝滞。

  “列元火木……”

  过了片刻,才听苏家老家主沉吟道:“老夫要先查知此物,才能给你答复。”

  苏庭点头道:“意料之中,我暂时不急。”

  人形何首乌还有,能压制寒气,暂时来说,倒也真是不急。

  实际上,人形何首乌,不仅压制寒气,更是不断改善表姐的体质,比列元火木,要好得许多。

  只是这人形何首乌,过于珍贵,且如今也剩余不多,总有用完的时候。

  日后寒气迸发,便需要有列元火木才成。

  但只要在人形何首乌用完之前,列元火木能够入手,便无大碍。

  “列元火木的事情,老夫查知之后,自会考虑。但是,空口无凭,你总也该让老夫看一看,苏家历代所传的玉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罢?”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