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43

返回书籍页面

现在令人满意的购买力指数极感缺乏。截至目前为止,没有一个官方所编纂的指数可以恰当地称为购买力指数。这些指数所说明的一般都是这种或那种次级物价水准,如批发物价水准或生活费用物价水准等,这些我们在下面就将加以讨论。除了这一点以外,目前所能取得的一切指数都过于粗糙,不能解决衡量指数的一个位域与另一个位域之间的变化时所牵涉的细微问题和严重困难。这些问题和困难我们将推迟到第八章中去讨论。

货币购买力指数应当直接地或间接地将一切进入最后消费过程(与中间生产过程不同)的项目计入一次,而且只能计入一次,并要根据从事消费的公众用于这些项目的货币收入量的比例进行加权。由于根据这些方式编制完整而全面的指数是非常复杂的问题,所以在实际上我们就只能满足于求得包括总消费中一大部分富于代表性的项目的指数。但目前我们连这个也没有。

完整或充分的消费指数之所以未能编制,一部分原因是实际困难很大,①

关于这一问题留下的重要文献范围是很小的,情形如下:一、杰文斯在《通货与全融的研究》一书中重印的论文、二,埃奇沃思在《政治经济学论文集》第一卷中重印的论文。三、c.

m.沃尔什:《一般交换价值的衡量》。四、欧文·费雪:《货币的购买力与指数的编制》。五、密契尔:《批发物价指数》(美国劳动局统计公报,173

与284

号)。大、庇古:《福利经济学》,第一部第五章。七、哈伯勒:《指数的意义》1927

年版。八、m.奥利维尔:《物价变动的指数》1927

年版(现存文献的杰出和渊博的总结

和评论)。费雪教授正在编制一本现存物价指数的字典。

但还有一部分原因也是由于批发物价指数这一特殊次级指数的声誊过大的缘故。当我们讨论信用循环这类短期现象时,批发物价指数的缺点是它的动态和货币购买力的关联动态不在同时发生,程度也不一样。在讨论长期现象时,这种指数又存在另一种问题;也就是说,它把某些重要的消费对象完全忽略了,或重视不够,对待个人劳务和复杂的制成品(如汽车)尤其如此。忽略前者虽然有时会部分地由于忽略后者而被抵消,但在技术进步和财富增长的社会中却是造成严重混乱的根源。因为技术进步就会使商品的成本按劳务计算时趋于下降,而平均财富增加的社会用于劳务方面的收入的比例也会增加。在大多数国家中,最接近于消费指数的是工人阶级的生活费用指数。但这一指数也具有批发物价指数那样的缺点,只是程度较轻而已,把它推广应用于社会其他阶级时尤其如此;也就是说,相对于商品方面的支出而言,它对于个人劳务方面的支出估计不足。

但在统计资料增长之后,强有力的政府部门的资料来源应当足以在几年之内编纂相当准确的货币购买力指数。目前我们不得不满足于把某些现存的次级指数系列善加利用,以便尽可能地做到这一点。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统计家卡尔·斯奈德先生在这些方面已经进行了一些有价值的先驱工作。①他所谓的“一般物价水推指数”是将以下四种次级指数按下述比例加权后制成的:

批发物价....2



资....3

1

2

生活费用....3

1

2



金....1

我将把这一指数当作差强人意的提供了近似于消费本位的指数而加以使用。

但是必须记住,斯奈德先生在编制这种指数时,他是为了一个不同的目的,也就是为了本书第66

页上所谓的现金交易本位而编制的。

我们可以看到,某些支出项目会不止一次地以直接的或间接的方式出现在斯奈德先生所编制的指数中。但只要指数编制中所加的权数总的说来没有不成比例的情形,这就没有什么害处。作为消费指数来说,斯奈德先生的指数的主要优干其他指数的地方是计入了工资支付的综合数目,这样就更加接近于对个人劳务的费用作出适当的估计。

斯奈德先生对于美国的指数上溯到了1875

年。在下表中①,早期年代所用的是五年平均数字,批发物价指数(除了早期的以外,都是美国劳动局的批发物价指数)也列在旁边以便比较,第三栏的数字是前两栏的比较。



关于他这一方法更精确的详情,请参看他所著的:《商业循环与商业衡量》,第六章,以及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最近几期的每月公报。



后来,斯奈德先生在1928

年2

月号的《经济统计评论》上发表了一个修正了

的1913—1927

年这一时期的“一般物价水准指数”,编制的方法与上述情形略有不同。

但这种指数作为消费指数而言,远不及上述指教有用。因为斯奈德先生的目标不是制

出消费指数,而是和上面所说的一样,要制出现金交易指数,所以,在实现这一目标时。

新指数就不但计人了消费品与劳务,而且也计人了不动产价值和证券价格。这样说来,

斯奈德先生的新指数虽然可能更适合于他自己,但他的老指数却肯定更适合于我。

我们之中有些人自来就把索尔贝克或经济学家①的批发物价类型的指数当成“货币价值的代表”看待。这表对于这些人说来是斯奈德氏美国“一般物价本准指数”与批发物价指数的比较(1913=100)

消费指数

(斯奈德)

批发物价指数两种指数之比

1875



79

78

96

81

1880



84

78

101

77

1885



89

73

82

89

1890



94

74

77

95

1895



99

72

69

104

1900



4

79

83

95

1905



9

88

92

96

1910

96

97

99

1911

96

95

101

1912

99

99

100

1913

100

100

l00

1914

101

98

103

1915

103

101

102

1916

116

127

91

1917

140

177

79

1918

164

195

84

1919

186

207

90

1920

213

227

94

1921

178

147

121

1922

170

149

114

1923

181

154

117

1924

181

150

121

1925

186

159

117

1926

186

151

123

极有意义的;其实,谁不是自来就这样看待呢?显然,在技术进步的时代中,除了欧战时期这种例外情形以外,这些指数趋向于愈来愈多地过高估计用于一般消费的货币收入的价值。斯奈德先生的指数可能发生了相反的错误,他的编制方法对劳务的费用加权过大。这一点必须等到有关的事实作了进一步的调查以后才能确定。讲求实际的统计学家将来可望对这方面更多地加以注意。

此外,还有一种错误的来源是对制成品加权不足,它们的价格相对于劳①

法国以魁奈为首的重农学派,因当时影响甚大,法国学术界直称之为经济学家———译注务说来趋于下跌。把这种错误纠正后就可以使精确的消费指数比上述指数更接近于批发物价指数。斯奈德指数在其批发物价组成指数与生活费用组成指数方面都斟酌计算了这些货物,但这种计算是否充分就是问题了①。

如果仅仅是为了说明的缘故而按表面数值来看斯奈德指数的话,按照过去五十年中的批发物价指数来计算似乎会使斯奈德指数上升50%

。反过来说,以斯奈德指数为标准却会使批发物价指数跌落三分之一。有一点至少是清楚的,即运用一般的批发物价指数作为货币购买力的近似指标的办法,不能让人一看上去就觉得有道理。

斯奈德先生提出要为英国编制类似的指数,他提出的加权数与组成指数是这样:

商业部批发物价指数...............2劳动部生活费用指数...............

31

2

鲍利氏工资指数.................

31

2

租金......................

1

2

这种加权办法可能还可以改良。但从我们现有的统计知识所能实际做到的情形来看,这一综合指数在目前可能已经为英国提供了最好的消费指数,将数字上溯到1913

年时,这一指数的情形有如下表所示:英国的货币购买力或消费槽戮(1913=100)消费指数批发物价指数两种指数之比1913

100

100

100

1919

215

258

83

1920

257

308

83

1921

223

198

113

1922

181

159

114

1923

170

159

107

1924

172

165

104

1925

172

159

108

1926

169

148

114

1927

166

142

117

1928

164

140

117

1929

162

126

119

正象美国的情形一样,我们可以看出,批发物价指数一方面夸大了货币购买力在战后的繁荣与萧条时期的上涨与跌落,但在1913

年以后这一整个的①

我相信马歇尔运用批发物价本位作为费用数字来替代不存在的消费本位时,

经常提出的理由是省略劳务的效果往往由于省略了制成品而抵消了。但如果假定这两

个米源的误差会刚好抵消,那就非常不可靠而且不能令人满意了。

时期中,却愈来愈趋向于低估其跌落的一面。

如果商业部能编制真正良好的一般消费指数,并在可能情形下上溯到五十年左右以前,那就会大大有助于人们清楚地理解货市购买力变比的社会影响。特为说明消费而拟定的指数显然比刚才听讨论的斯奈德先生的指数或密契尔教授的“一般”指数等任一种””混合”指数更为可取,“一般”指数是若干类型完全不同的指数的平均;只是当我们没有更好的指数时,这些“混合指数”①也可以用来代替适当的购买力指数。

三、货币的劳动支配力或报酬本位这种本位的目的是衡量货币对于与商品单位相对的人类劳动单位的购买力,所以货币购买力用它的劳动支配力来除时,就可以对于真实报酬获取力提供一个指数,因之也就对生活标准提供了一个指数。

计算这种本位时,主要的障碍在于比较不同种类的人类劳动的共同单位难于求得,因为我们即使同意(不得不如此)在这方面可以略去技术程度不计,专指根据社会上实际流行的各等级技术平均算出的劳动单位的报酬率,我们也仍然要计人工作的劳动强度、厌恶程度和经常性等方面的变化,至少在理论上说来是这样。实际上即令我们能做到最好的程度,顶多也只是把各等级的全部工人的每小时平均货币收入作为货币劳动支配力或报酬本位的指数。

有些著作家说,报酬本位可以和消费本位竞争稳定货币单位时所应根据的理想客观标准的地位,其实这是一个方便和权宜办法的问题,往下将加以讨论,当然,在某些类型的社会机构中,为权宜计,大有理由稳定货币的劳动支配力而不稳定其购买力,正象我们有理由稳定小麦、电力或黄金的价格一样。在这种情形下,问题的答案必然要取决于人类劳动效率的变化在特定社会的具体环境中,究竟是反映为货币报酬的变化好还是反映为货币价格的变化好。

四、工人阶级指数

与整个社会的消费本位以及报酬本位相应的是(所谓)工人阶级的生活费用指数与工资指数,后二者之间的比可以提供真实工资的指数。这两种工人阶级指数在实用方面是很重要的,因为它们的必要统计资料比相应的全社会数字更容易取得。因此,实际上编制的正是这种指数。

由于这一原因,有时将工人阶级生活费用指数当作消费本位的初步近似数字是方便的;只要我们记注,这种指数不但只限于工人阶级的消费,而且只限于既定生活标准的必需品这一部分消费;一般说来,它比批发物价本位更加接近于消费本位。把它用来当作任何消费本位的组成部分是很自然的事情。现在这种指数的编制在大多数国家中都很流行。它的基础虽没有充分做到经常修订,但关于这方面所牵涉的统计困难和实际困难以及克服这些困难①

埃奇沃思在其英国协会备忘录中把这些指数典型地描述为:“这是各种方式和目的的调和;如果实际的紧急情况使我们必须用一种方法而不用几种方法时,..许多来源不同和互不相谋的事项就会使我们考虑到这种方法,它就象詹姆士二世逃亡后宣布王位虚悬的杰出决定一样。”(见同书第256

页。)的最好办法却累积了相当多的经验。这一切大家都很熟知,而且也理解得很清楚,所以就无须多说了。

第五章

次级物价水准

对不同类型的物价水准作出区分的先驱者是埃奇沃恩。物价指数第一次彻底分类就是他在他那《致英国协会备忘录》(1887—

1889)中制定的,直到现在仍然是这一问题最重要的论述。他在这儿区分了六种主要形态,即资本本位、消费本位、通货本位、收入本位、无定本位和生产本位。将近四十年以后,他又在《经济学杂志》第三十五卷(1925

年,第379

页)上把指数分成三种主要类型,即代表福利的指数、未加权的指数和劳动本位。这三个范畴中的第一个和第三个相当于上述定义下的消费本位与报酬本位的变式。

关于第二个范畴,我和他有基本分歧的意见。将在第六章第二节中再讨论这种指数。

除了这些基本的物价水准以外,还有一个次级物价水准,它不是表现为货币对全部消费品或全部人类劳动支出的一般购买力,而是货币用于大宗批发商品或股票与债券特殊项目的购买力。这些物价水准虽只限于表现一部分物价,但却或多或少地具有普遍性;除此以外,还有许多次级物价水准对于特殊目的或作为编制更普遍的物价水准组成部分而言,是有用处的。其中最有实用价值的包括为特定行业与劳务而编制的日益完整与精确的物价水准,如海运费、铁路运费、棉纺织品、毛纺织品、建筑材料、钢铁制品、化学药剂,电力、谷物、家禽、乳制品等等的指数都是。将来衡量一般购买力的消费本位可能要适当地综合这类的次级指数制戍,而不会象斯奈德先生在没有更好的材料时所做的一样,将批发物价指数和工资指数等其他现存的更普遍的类型加以综合而成。

除了第四章中所讨论的消费本位以及第六章中将要讨论的通货本位以外,其他本位中还有两种也十分重要,值得另外提出来:(一)批发物价本位;

(二)国际贸易本位。

一、批发物价本位

这种物价水准是由基本商品的批发价格构成的。这些商品有时分成食物与原料两类,有时则分成农产品与非农产品两类。这种水准所根据的几乎完全是从生产工序到消费者的过程中,制造完整程度不同或运行位域完成程度不同的原料价格。换句话说,这种水准大致上相当于以下几章所谓的营运资本(即未成品)的物价水准。

较旧的批发物价指数有些没有加权,最好的也只是粗略地加了权。在前一种情形之下,一切主要的基本商品的重要性被看成是相等的。在后一种情形下,象小麦这样的商品的重要性便被认为比锡大两倍或三倍,其实它的真实相对重要性可能要大十倍或更多。但近来最好的官方指数都已经按生产普查中所说明的各种物品在国民经济中所表现的相对重要性,精细地以科学方式加了权。截至目前为止,这些改进的最高成就是美国劳动局极为精良的批发物价指数。这种指数自从在1927

年9

月进行最后一次修订之后,所根据的便是以科学方式加权的五百五十种单种商品。

早期的诸如杰文斯、索特比尔、索尔贝克和“经济学家乃等等的指数,几乎都是批发物价指数:这主要是因为以往在许多年中,唯有这种指数的编制方式才有充分统计资料可用。由于当初没有其他指数,所以一般人和学术界讨论货币问题时,都不怎么保留不同意见就接受这些指数,认为它们说明了“货币价值”。我们之中大多数人自来就过于轻信地运用索尔贝克和“经济学家”等的指数,而没有充分地注意到,当初虽得不到更好的指数,但这些指数与货币购买力的实际差别如果能加以计算的话,就会证明无论从理论方面还是从实际方面说来都具有极大的意义。这种轻信的态度也由于著名的权威所习用的一种说法而得到了很大的鼓励,我认为这种说法是错误的。其中的大致内容是:根据理论统计学的理由,任何指数,只要包括范围相当广泛的独立物价行情,在实际上所得出的结果就会和任何另一种指数相同;因此,我们就用不着再为许多不同的物价水准而找麻烦了。这种态度在一般流行的经济学中扎下了很深的根,以致直到目前还在广泛流传,并引起了许多的误解。我认为这一说法中所存在的错误,将在第六章第二节中加以讨论。

批发物价本位和消费本位之间之所以可能存在分歧,是由于两种完全不同的理由造成的。为了往后很远的讨论阶段着想,在这里加以区分是有好处的。这两种本位可能发生不同变动的原因,要不是前一本位所计算的未成品和后一本位所计算的制成品的种类或比例不同:便是前一本位所计算的未成品价格通过预测与一种制成品相符,这种制成品跟后一本位所计算的制成品的存在日期不同。

关于不同支付对象对批发物价本位和消费本位的重要差别,有一点是很明显的,即:除了加权方面的其他出入以外,前一种本位没有计入个人劳务和大部分的销售费用,以及全部享受固定消费资本(如房屋)而得来的消费(最后一种资本的成本中,利率是一个很重要的组成成分);然而这些项目却共占消费者支出的很大一部分。因此,我们绝没有理由希望这两种本位在长时期内会趋于一致地发生变化。

此外,我们也大有理由预计批发物价指数比消费指数的变动更激烈,因为前者受高度单一化的项目的影响较大。而后者则更多地计入了运输、销售等较不单一化的劳务。比方说,农产品的价格对于农民说来,比同一产品加上运费与销售费用后的价格对于消费者说来,变动就要大得多。①在短期内,还有一个理由使批发物价本位和消费本位的变动发生出入。

也就是说,不能用于消费的未成品,除非从它作为制成品的构成部分的预期价格方面所得到的价格就没有其他价格;因此,它所反映的就不是制成品的现存价格,而是现伍的未成品到有时间完成加工工序的哪一日期上的预计价格。当我们讨论到信用循环时,就会发现批发物价指数受将来某一日期的预计消费指数所影响的事实是具有实际意义的。

二、国际贸易本位

现代经济中有许多国际贸易物资在各国间自由流通,关税、运费和其他障碍都不足以阻挡这种流动。每一个国家都有一个指数,我们将称之为该国的国际贸易指数,实际上是由那些在国际市场上具有销路、并按其在该国贸易中的重要性加权的主要标准商品构成的,其中主要是原料。这种指数的完整情形当然还会包括棉织品匹头等国际贸易的大宗制成品。在任何一个绘定①

参看我在《经济学杂志》1929

年号第92

页上对厌伦和皮尔逊为《供应与物价的相互关系》所作的评论。

的国家中,这种指数相当于现在一般所谓的国际竞争物价水准。

斟酌计入关税与运费后,国际贸易指数中每一构成成分的价格如果以同一种通货换算时,对于所有的国家说来便必然都是一样的。因此:如果按关税与运费的变动作出校正,用一个国家的物价表示的任何国际贸易指数对另一个国家的物价所表示的同一指数的比数变动,便必然会和两国间通货汇率的变动密切符合。也就是说,两种通货间的外汇汇率必然会和这两种通货对国际贸易主要商品的相对购买力成平价。

但我们不可以忽视一个事实,即运费和关税方面所需作出的校正经过一个时期后可能相当大,甚至连我们认为毫无疑问具有国际市场的商品也是这样。下面关于1896—1913

这十七年的统计表就十分清楚他说明了这一点。这是根据f.

c.

米尔斯先生所搜集的统计资料(见《物价的变动》第二节)编制的。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