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2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9/43

返回书籍页面

1918

23

76

1919

24

68

1920

28

68

1921

32

65

1922

32

64

1923

35

63

1924

36

62

1925

37

60

1926

38

58

1927

40

60

1928

42

58

上涨。这是。一种健康的发展。但如果实行象大不列颠这样的准备金办法,那么定期存款像这样增长,势必就会发生严重的通货紧缩的作用。即使就其现况而言(准备比按3%的规定),这种情形在给定的准备金基础上和这类准备金原来所能维持的物价比起来,仍然会发生使物价水准下降的作用。

关于大不列颠和美国银行营业办法在定期存款的准备比百分数方面的不同效果可以由下列计算中得到说明。假定美国活期存款所保持的平均准备为11%,定期存款为3%,不列颠的存款总额所保持的准备金为11%;那末,如果有10%的存款总额由活期账户转移到定期账户,使定期存款由存款总额中的30%增长到40%,这事在美国对物价水准所发生的影响,除其他因素不计外,会产生4%的下降趋势;而类似的转账在大不列颠则将使物价水准产生14%的下降趋势。

实际上,美国的定期存款大大增长(在1920

至1929

年间增加一倍)这一事实,使那些年间的金融流通大为扩展,其程度如果运用不列颠的准备办法的话就会使物价由于工业流通紧缩而惨跌,要不然就是使准备成比例地增加。不列颠制度因为急于要防止银行在供应工业方面需用货币时可能发生的通货膨胀,于是使不让它们在完成另一职能时(即应付金融流通中变动性更大得多的需求时)具有伸缩的余地。从另一方面说来,美国的制度对于金融流通的扩张只不过是略加阻断而已。

美国的制度在维护工业稳定方面的作用更为明智而有效。从另一方面说来,人们也可以反对说,正因为如此,这种制度可能让资本膨胀发展到英国制度下不可能达到的地步。如果维持工业稳定和最适产量是我们的主要目的的活——整个说来我想应该如此——,那末,美国制度还是较为可取的。

必须补充指出的是:从数量方面来说,看美国统计数字时必须小心。根据《联邦储备局报告(1926)》第8

页所载,定期存款的增加“在某种程度内只代表由于定期存款所需的准备比较低,以及会员银行加强鼓励储蓄账户这两个因素使活期存款转移到定期存款方面去的现象”①。然而由于规章的性质很严,规定三十天以内的通知存款都属于活期存款范围,因而对上述一点起了抵消作用。这种规定本质上是极其优良的,因为鼓励尽可能严格地划分储蓄存款和活期存款的制度是受人欢迎的。

此外,美国战后定期存款的增长率有一部分是由于目前会员银行在定期存款准备比低的刺激下,加强努力,从互助储蓄银行方面抢过这种业务而造成的。伯吉斯先生所发表的下表(原载《储备银行和金融市场》第38

页)说明了两种储蓄存款合并后的结果:(百万元)













互助储蓄





商业银行

定期存款总



个人存款





储蓄存款

和定期存

款在总额

中所占百

分比

1911

3.459

4.504

7.963

15,604

511914

3.910

4.802

8,712

18,891

461916

4,102

5.357

9,459

22,065

431918

4.362

7,153

11,535

24,518

471920

5.058

10,256

15.314

32,361

471922

5,818

11,761

17.579

36,336

481924

6,693

14,496

21.189

41.064

511996

7,525

17.171

24.696

47.472

52这个表的意义主要也许在于说明了社会习惯在表中所提出变化情势之下是异常稳定,同时美国和大不列颠的相应数字也异常接近;因为我们如果为了使这些数字能和上表作更接近的比较,从而把不列颠的邮政储蓄银行存款也包括在内,那么相当于上表最后一栏的大不列颠战前与战后的百分比便都大致是54①左右,而美国则为51

和52。

三、其他国家

——十分明显,各国的储蓄存款在银行存款总额中所占的正常百分比将随着银行界的习惯与传统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别。我没有把握引用欧洲各国的数字,因为银行统计数字在不同的国家中往往具有不同的意义。但德国方面却可以取得某些全面数字。1928

年3

月31

日,八十三家信贷银行(包括柏林六家主要银行)二十二家州银行和省银行以及十六家票据交换所总共保有的存款为688

百万英镑(不包括流通中的支票),其中有39%

是七天以内的通知存款,50%为七天以上、三个月以下的通知存款,还有11%是三个月以上的通知存款。至于澳大利亚方面,有总的定期存款有许多是定期一年或二年的;据估计,1927

年时这种存款占存款总额285

百万英镑的60%。

第二十四章

流通速度

一、应用于银行货币的“速度”的概念“流通速度(或迅速程度)”这种说法最初通用时支票制度还没有发展,当时通货主要是由铸市和纸币构成的。这种“速度”所衡量的是一个铸市(或一张纸币)的平均换手频次,从而说明了通货在商业交易中的“效率”①。

这是一个明确而不含糊的观念。但为了清晰起见,这一概念还必需只应用于实际用作货币的铸市和纸币,而不用于贮积。要不然的话,贮积量的增加(或减少)看来就会造成货币流通速度的降低(或增高),然而实质上贮积所引起的只是有效货币的供应或数量的减少(或增加)。因此,一般都在实际可行的范围内,把“流通速度”限于用在有效货币或实际流通中的货币;完全不在流通过程中仅只用作“价值储存手段”、因而没有速度的货币不包括在内,以免冲淡流通过程中的货币速度、从而混淆这个概念。计入贮积量的变化时是认为这种变化牵涉到流通货币的供应或数量的变化,而不是牵涉到流通货币的速度变化。例如计算印度的货币流通速度时,习惯办法是尽可能地除去贮积的卢比。即使在公开铸币时期,流通货币存量通常也不包括国内贵族和平民作为价值储存手段而保有的贮积生金银锭和首饰。比如由于荒年而使这种贮积减少时,把事情说成是流通货币量增加比说成是流通速度增加更为合适。

当我们把这个概念扩展到银行货币方面来时,也发生一个类似的问题,那就是说:我们究竟应该用总存款还是用活期存款作为货币量的代表。有一种并非不普遍的看法是:把应用于银行货币方面的流通速度说成是用单位时间内的支票交易总额对银行存款总额的比数来衡量的,然后认为对于上述目的而言,全部存款都可以看成是处在实际流通过程中。①在英国,存款账户和往来账户的统计数字没有分开,这种办法等于是在计算流通速度时把贮积当成现金,因为这样是把实际上的“价值储存手段”当成流通货币了,其结

果是这种储存手段量的变化令人误解地以流通速度的变化的外貌出现。根据第23

章已经说明的理由,这种不适当的概念会防碍我们得出正确的结论。

为了避免这种困难,我建议应采用两个名词,即速度(v)和效能(e);②后者代表银行票据交换总额对存款总额的比数。这就让我们能不受妨碍地用“流通速度”一词来明确地表示真正作为现全的存款(即活期存款)的周转速度或周转率。因此就得出e=v,其中的w

为现金存款对存款总额的比例,如果把e

说成是银行货币的效能或现金效能,这也并不是不适宜的说法。

因为这一部分变得越大,则相当于给定量的银行货币的现金周转量就越大;——储蓄存款的增长将降低用作现金的银行货币的效能,而其下降则提高用作现金的银行货币的效能。

二、收入存款流通速度和营业存款流通速度的区别然而,比现金存款流通速度(v)和总存款效能(e)之间的区别更为重要的是收入存款流通速度(v1)和营业存款流通速度(v

之间的区别。v

是两种十分不同的事物平均的结果,在某种意义下说来,它根本不是真正的速度。纵使v1

和v2

没有变化,但当分别代表收入存款和营业存款的活期存款的比例有所改变时,v

仍然可能发生变化。正如同电车和火车的速度没有任何变化时,伦敦的火车和电车的乘客载运仍然可能由于乘客的比例增加而速度有所增加一样。

因此,我们如果和以前一样用m1、m2、m3

和m

代表收入存款、营业存款、储蓄存款和总存款,m1、m2

和m3

的速度为v1、v2

和零,m1

和m2

的平均加权速度为v,m1、m2、m3(即m)的平均加权速度(或我所谓的效能)为e,于是,如果命b

为现金交易或货币周转总量,则可得:b=m1v1+m2v2=v(m1+m2)=e(m1+m2+m3)=em。

从这里显然可以看出,纵使v1

和v2

恒定不变,e

和v

仍然可能由于m1、m2、m3

对m

的比数的改变而有变化。因此,复合量v

和e

的变化:由于真正速度v1

和v2

的改变而引起的变化就必须和m

m

1



m

m

2



m

m

3

的改变所引起

的变化区别开来。

我想,这种区别可以使我们澄清一个极古老的混淆概念。正如霍尔特罗普博士所指出的,①从这一问题最早的文献中可以看出,货币学理论家在两种倾向之间摇摆不定;一种倾向认为速度(或迅速程度)是国家货币存量和国民收入之间的一种关系;另一种倾向认为速度是货币存量和交易总额之间的一种关系。早期作家主要受前一概念的影响,但到19

世纪时,后一概念流行于世;到现在、特别是在当代的美国文献中,这概念已经被欧文·费雪教授的著作相当巩固地确定了。然而非但是在约翰·斯图亚特·穆勒的著作中,而且连熊彼特教授和庇古教授的著作中,都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前一概念的痕迹。后两人的情形往下就可以看到。

混淆的成分是这样:如果我们所注意的是平均货币存量和国民收入之间的关系,那么我们所指的前者就必然是作为取得收入者的公众成员所持有的存量的平均数,即收入存款,而不是包括营业存款的总货币存量。取得收入者的年收入总额和他们所持有的货币存量平均数之间的关系是一回事,各方面的总交易之流与各种用途的平均货币存量之间的关系是另一回事;前者我们称之为收入存款流通速度,后者则称之为活期存款流通速度。但收入者的年收入总量与为各种用途的平均货币存量之间的关系则是一个没有具体意义的混杂概念。可是这样的东西在经济文献中却一再出现。例如庇古教授在最近关于这一问题的讨论(《工业波动》第十五章)中区别了三种“速度”。

他那第一种意义下的速度(见上引书第152

页)是用一个社会的货币收入对货币总存量的比数来衡量的,我认为这是他所喜欢的一种。他的第二种速度是用商品的价值出售为现金收入对货币总存量的比数来衡量的。第三种速度则是用各种出售为现金的商品量的货币价值对货币总存量的比数来衡量的。

其中第三种速度在我的术语中是活期存款的流通速度(v)。如果庇古教授把储蓄存款包括在“货币”中,这速度就是银行货币的效能(e)。但第一种速度用我的符号来表示时=

v1,因之便是两种完全不同事物的乘积。这就好象把电车乘客的小时一人一哩数除以电车和火车乘客的总数,井把得数称之“速度”一样。熊彼特教授在用这个名词时,我认为方式也差不多和这相同①。

三、收入存款的流通速度

目前由于与营业存款区分的收入存款量不论在哪个国家中都是连一个估计数字也无法得到,所以要把它们的总数和国民收入作比较以便直接计算它们的速度的事是无法实现的。然而,当我们普遍考虑了自己对该社会的习惯所知道的情况后,关于这速度大概会处在哪种近似极限值之内的问题,却可以作出某种估计。

收入存款的流通速度是一个社会有关下列各事项的习惯的函数:1.工薪资发放时隔(按周、按月或按季等),②2.前后两个收入日期之间的支出是否规律,以及3.一收入日期至另一收入日期之间的收入中继续储存的比例等,更严格的表示法是这样:

命r=有关年收入

x=每年收入发放次数(如按周支付,则x=52)假定收入在两个领受日期间按有规律的平衡速率花费,而变动又集中在每一收入领受期的续储量上,也就是集中在取得收入前夕手中所持有的存款量上(这一假定不过是为了算术上的方便而已),那么命如此续储的平均量为

r

y

r,则得:

收入存款平均水准为(

)

1

2

1

x

y

+

,因之其速度v

xy

x

y

1

2

2

=

+



v1

在各种不同的假定下的数值是容易计算出来的。如果按周取得收入(也就是x

=52),而

r

y

又是三个星期的收入,则得v1=15(约数);如果

是一个星期的所得,则得v1=35。如果收入是按月取得的(也就是x=12),而

r

y

又是两个星期的收入,则得v1=12。如果收入是按季度取得的(也就是x=4),而

r

y

又是一个月的收入,则得v1=5(约数)。读者无妨任意作出自己认为说得过去的其他假设。显然,取得收入的时隔越短,则平均续储总数对每次收入量的比数就愈大,因为对于一定量的收入说来,支出款项的时隔比取得收入的时隔更长,如假日支出就是这样。

通过选样调查,不难确定典型阶级的典型成员一般以现金与活期存款方式持有共年收入的比数。如果这一点办不到,我就不揣冒昧地推测如果把钞票和银行存款余额都包括在收入存款的定义中,那么目前英国的v1

年值大约是12

左右,按周工资的获得者的数值可能是17,按月或按季领取所得的人的数值10,其余不细举。这就是说,按周工资的获得者平均持有的现金大约等于三个星期的所得,而社会上其余的人所持有的现金和本期银行存款余额则约为五个星期的所得。整个社会的平均数接近于一个月的所得。①这些数字是一年平均持有的余额,它跟季度薪资发放日大大超过此数的余额等等基本上是可以相容的。

当然,这些数字在统计数据缺乏的情况下,只不过是一些猜测数字,目的在于说明有关数量的可能情况。并促使人们在将来提出较准确的统计数字。然而上面提出的数字和已知事实是相当符合的。因为我们如果假定没有在银行立账户的按周工资获得者的收入每年为十六亿英镑而其余则每年为三十亿英镑;②那么根据上述情形推论起来,前一阶层作为现金收入而持有的钞票平均量就会是一亿英镑,而后者所持有的钞票和收入存款的平均量则为三亿英镑,其中银行存款可以定为二亿七千五百万英镑,钞票则为两千五百万英镑。因为实际钞票流通量(即不由银行持有而处在流通过程中的钞票),大概是两亿五千万英镑左右。按上述假定说来,以其他方式持有的钞票就是一亿二千五百万镑,其中营业现金大约是一亿英镑,现全储备(即没有在银行立账户的人所持有的贮积)约为两千五百万镑。同时在往来账户上的银行结余大约为十亿零七千五百万英镑(年平均数),所以用于营业存款和伪装的储蓄存款的量就是八亿英镑。所有这些数字看来都是完全说得过去的。因为如果把薪资阶级的流通速度提高到15,就可能要把银行收入存款降低到一亿七千五百万英镑(似乎太低),并将营业存款等提高为九亿英镑。从另一方面说来,如果降低按周工资获得者的流通速度,似乎难以符合于众所周知的钞票发行情况;至于将薪资阶级的速度作任何重大降低,就会使银行收入存款相对于营业存款的数字说来提高到显然不可能存在的地步。如果必需作任何修正时,就多半是在于增加工资获得者的估计速度方面。只有这样才能改变实际流通中的钞票在报酬获得者和企业之间的平均分配额,而不致影响到上述有关银行货币的一般结论。

我们在第三章中说明储蓄存款和收入存款的定义时,曾指出这两者之间的分界线是不完全严格的。一个持有储蓄存款、而在有必要时又可取用的人可能认为这种存款是为了节约收入存款量而保持的。所以在这里提出一些有关储蓄存款量的统计数字是恰当的。根据我们往下(24

页)的估计,1926年英国的存款账户约达八亿五千万英镑,但这些存款并非全部为私人所持有。邮局和信托储蓄银行中的储蓄存款大致相当于没有立银行账户的按周工资获得者所持有的存款,在1926

年约为三亿七千万英镑(包括爱尔兰)。

因此,私人储蓄存款总额可能在十亿英镑左右,约等于年收人四分之一。因此,如果我们估计正确的话,那末包括现金收入在内的收入存款为数在年收入的1/10

至1/12

之间,而储蓄存款则约为年收入的1/4。

有些必须储存款项来应付的重大支出,其支付时隔比大多数工资和薪金付给的时隔更长这一事实显然使流通速度降低到应有的情形以下。其中最为重要的项目大概是按季支付的租金,半年一付的地方税和所得说,每年一付的保险费,假期和圣诞节的花费。根据伯吉斯先生的说法,(见上书第75页)纽约及其他城市的百货商店在12

月份一个月的营业额通常约为全年营业额的七分之一。间隔长达一季度的薪资支付、长达一年的农产品收入以及通常长达半年(在大不列颠)的利息和股息支付等也具有减少流通速度的作用。正如已经指出的,普通个人的收入和支出的日期越接近,则平均现金需要相对于收入的比例就越小,流通速度也就因之越大。由此可见,流通速度在很大程度内是社会习惯和例规的函数。

由于这一原因,我们就可以预计,收入存款的逐年流通速度相对说来是稳定的,只是在较长时期内,由于习惯的逐渐改变有可能显示一种明确的趋势。但这一结论还要以一个重要的条件为前提。许多个人不能或者不愿迅速调整他们的消费以适应收入的改变,收入下降时特别是这样。因此,当货币收入改变的时候,一个所得领受日期的续储总量相对于下一日期的总量的情形也趋向干朝同一方向变化。也就是说,所得下降的第一个冲量将落在所得余额之上,所得增加的第一批增益也是这样。比方说,如果失业和萧条使工人阶级的现金平均贮存量从三周半的收入数目降低到二周半的收入数目,中产阶级的现金贮存量则从五周降低到四周的收入量,其结果就会使相应的流通速度分别从15

增加到20,和从10

增加到13,平均从12

增到15。同样的道理,在繁荣时,流通速度可能降低到正常水准以下去。但我们却没有理由预计反常的数值可以持久存在。

四、营业存款的速度

关于营业存款,我们没有相当于个人消费者可能持有的余额量对于收入量的比数那种可靠数据来作为我们推测的根据。然而如果有关于收入存款和储蓄存款的推测可以认为可靠的话,我们便可以从存款总额和票据交换总额的可用统计数字中推算出营业存款的数量和速度。

我们的数字中可能有许多漏洞和很大的误差边际,但在这里我们也有可能对有关的量值作出相当好的推测,而这就是我们进行一般讨论时所需要的一切。

(一)大不列颠

首先我们将从活期存款流通速度的计算开始,也就是从收入存款和营业存款的流通速度v1

和v2

的平均加权值开始。下表(第25

页)是关于英格兰和威尔士的数字:①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