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2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2/43

返回书籍页面

(3)投资增加的形式也可以是现存产量之上增加的消费品生产使总产量增加后,相应出现营运资本的增长。在这种情形下,投资的增加只能持续到生产时期那样长。

在不同程度内兼具(1)(2)(3)等项的性质的现象,可能由于一定程度的收入膨胀和资本膨胀存在而变得复杂。所谓收入膨胀就是生产成本上涨,而资本膨胀则是新投资品的价格水准相对于其生产成本的上涨。

商品膨胀和资本膨胀出现时,都会趋向干造成利润膨胀,利润膨胀则将由于企业家急于求得生产因素的劳务而造成收入膨胀。但我们却有可能将构成信用循环的商品膨胀这一因素从这种错综复杂的现象中分离出来,至少在理论上说来是可以办到的。此外,上述第三种类型的商品膨胀可以认为是信用循环中最典型的现象,因为我们在下面就将看到,所有的信用循环不论开始时的情形怎样,最后都会形成这种混合现象。

信用循环可能采取的道路千差万别,它可能发生的复化情况也十分多,所以要对全部情形加以概述是不切实际的。我们可以描述象棋的规则和这种游戏的性质,并且可以通过少数典型的残局来说明主要的开棋和着子的方法,但如果要列出所有可能的棋局却是无法办到的。信用循环的情形也是这样。因此,我们将首先分析三种起始时的情形,接着再分析其典型的次级阶段。

(一)原始阶段

1.我们不妨假定发生了一种情形使企业家相信某些斩投资可能获利。例如(1)出现了蒸汽、电力、内燃机等新技术,(2)人口增长或是国内原先正常发展所受危险太大而现在又复归平静,因而造成房荒,(3)心理因素造成资本膨胀,(4)原先投资不足时期(即原先的萧条)的贬值货币造成的反应等,都属于这类情形。①如果企业家要实现自己的计划,就必须将生产因素从其他行业中吸引过来,或是雇用原先失业的生产因素。

让我从上述第(1)类型开始,其中原先生产消费品的生产因素,现在改而生产资本品。在这种情形下,对于价格的影响只有经过一段时期后才会发生,时间长度等于现在已停止制造的消费品的生产过程。因为在这一段时期中间,报酬与原先相等,消费商品的产量也和原先一样。但在相应的中间时期过去后,报酬虽未变,可用品产量却会减少,减量等于现已停产的消费品①

参看第二卷,第二十七章。

产量。其结果是除非报酬的用于储蓄部分相应地增加,否则消费品物价水准就会上涨。于是就会出现信用循环中的价格上涨阶段。

应当看到的是:物价的上涨必然不止是和生产成本的上涨(如果有的话)成比例。我们不可假定,从一种生产转另一种生产时,生产成本(即报酬)不会增加;也就是说,不会造成任何收入膨胀。实际上,在现代世界上,这种转变往往、甚至经常是由于新企业家争相抬高报酬率,将生产因素吸引到自己这方面来而出现的。在这种情形下,报酬一开初就会增加得和产量不成比例,消费品物价水准将和收入膨胀量成比例地上涨。但不论收入膨胀量怎样大或怎样小,商品膨胀的效果都会叠加在这种膨胀之上,而且主要是使物价相对于成本和报酬而言上涨。在必要的中间时期过去以后,进入市场的可消费产品就会减少,真实报酬必然会下降;也就是说,消费品物价水准必然会比报酬上涨得更多。收入膨胀不论怎样大,都会使报酬、成本和物价的平衡刚好维持原状。只有商品膨胀才能扰动这种平衡。第(1)类型中最常见的形式实际上是新生产者的坚持所造成的收入膨胀,其程度可能很轻;接着,经过一段适当的中间时期以后,就会发生商品膨胀。在任何情形下,信用循环原始阶段的典型结束情况是消费物价水准与成本不成比例地上涨。

2.但更常见的是第(2)类型,其中投资的增加伴随出现总产量的增加。

在这种情形下,一开始就存在着没有被新增的储蓄所抵消的营运资本的增长。因为资本品生产的增长附加在原先的消费品生产上的可能性大,而代替原先的消费品生产的可能性小;其原因即令仅止是从事消费品生产的生产因素不容易一经通知就转向资本品的生产,情形也是这样。这一点当然要假定生产因素在循环开始其上升的阶段时并未充分利用。但那时生产因素一般都没有充分利用,不论是由于随着原先的循环而出现的萧条所造成的还是其他原因造成的都一样。在这种情形下,生产因素的报酬从一开始就会增加,而可消费产品则没有任何增加。于是,物价的上涨便既是相对于报酬的上涨,也是相对于成本的上涨。这一类和第(1)类情形之间的区别是信用循环中物价上涨的阶段将立即开始。

3.现在让我们讨论往下第(3)种类型。在这种情形下,原先失业的生产因素不象第(2)类型中一样被雇来生产固定资本品,而是生产某些特殊类型的消费品。在与生产过程的长度相等的一段时期内,事物的过程正象第(2)类型的情形一样。接着,进入市场的可消费产品的增长量,就会和早期总报酬量的增长一样多(假定效能报酬率未变),所以物价又会降回原先的水准。

应当指出的是,第(2)类型和第(3)类型的发展要是没有货币状况的重大变化就不可能出现,因为它们牵涉到总报酬量和利润量的增加。因此,这种情形就要有银行当局的默许。如果银行已经惯于只集中注意总存款量而不注意其他因素,货币量的调适也会在不引起他们注意的情形下发生。因为在繁荣的最早阶段特别容易一致产生“多头”情绪,使:“空头”状况减少;所以就会由于金融流通(即储蓄存款)的减少,使工业流通所得到的货币量增加。没有这种情况的话,银行利率的些微上升(程度不足以抵消商品膨胀的趋势)就可以增加足够的货币款项来应付已增长的报酬,其作用方式要不是使维持余额的费用上涨因而增加流通速度(一般只要流通速度稍有变化就够了),便是吸引外国黄金流入(如果所谈的是国际体系中的一国)。①然而①

不由税收支付的战争支出在本讨论中最好是看成投资的突然增加,请参看第二卷,第三十章。

在第(1)类型下由于生产力更多地集中在资本品的生产方面而使进入市场的流动商品减少,其发展只要货币因素有些微的变动就能出现。因此,如果要避免的话,银行体系就必须采取更多的积极行动。

应当顺便指出的是,当消费品物价的上涨不是由于供应减少造成的,而是由于就业量的增加没有(直接)被消费品供应的增加所补偿而造成的,那么就业量一般说来就会慢慢增加;参加增产计划的企业家就会倾向于事先订购他们需用的某一部分半成品。因此,营运资本的价格(即批发物价本位)就会比消费本位涨得更早、更快。然而这种预发的价格运动仍然属于原始阶段。

我们已经把投资的增长未由储蓄的增长补偿的情形当作标准情形。但同样的说法作出必要的修改以后,也可以应用于储蓄减少未被投资减少的抵消而引起的信用循环。实际上这种情形不可能大规模发生,因为决定储蓄量的影响因素不大可能象决定投资量的影响因素一样突然变化。不过如果储蓄由于任何原因而减少时,就意味着对于和原先同样多的可用消费品作出了比原先大的支出;所以正象其他情形一样,物价会上涨。同时从理论上讲来,信用循环并没有理由不以投资减少、储蓄上升所造成的向下阶段开始。这种情形可能是由于某些类型的企业中的企业家信心受到打击而造成的。也可能是由于资本紧缩而公众进行储蓄的意愿却未因此受影响的情形所造成的。但最常见的也许是向上的阶段由原先向下阶段的反作用造成,向下的阶段则由原先向上阶段的反作用造成;也就是说,繁荣继萧条而生、萧条继繁荣而出。

只是反作用开始的准确日期一般要由非货币因素所造成的独立的环境变化来决定。

(二)次级阶段

以上所讨论的价格运动都属于信用循环的原始阶段。它们之所以发生,不是由于人们企图利用利润的出现,而是因为企业家看到了有利机会可以在某些特别方面增加活动。然而次级阶段性质就不同了。我们已经强调指出,商品膨胀的本质就是物价的上涨和生产成本的上涨(如果有的诸)不成比例。

因此,拥有脱离生产过程的流动消费品的企业家的销售价格就可以高于以往或现在的生产成本,因之而获得一笔意外利润。高昂的价格也会诱使零售商和批发商将它们的存货减少到正常水准以下去,这时他们可以在非常满意的价格下出售他们的存货。在这种现象发生的范围内,其作用方式的确是减少某一特殊种类的营运资本的投资,以便部分地抵消其他方面的过分投资。但本期产品获得利润,存货又眼见着减少以后,几乎不可避免的结果是鼓励消费品的制造商尽力增加产量。这样说来,在信用循环原始阶段的物价上升所造成的意外利润的影响下,就出现了一种使产量增加的次级刺激。这一回的刺激是全面性的,作为一般消费对象的各种类型的商品都将受到影响。

这种次级阶段甚至比原始阶段更容易牵涉某种程度的收入膨胀和商品膨胀。因为进一步增加就业量的企图可能会使生产因素的态度强硬起来,使他们所获得的单位产品报酬率更高,此外,在某些情形下,专门化生产因素将已充分就业。结果在利润出现后,就会使企业家互相争夺这种生产因素的可用供应量,使这些特殊情形下的报酬率提高。随着收入膨胀的发展,刺激企业家扩展活动的剩余银行资财就将由于工业流通的需要增加而渐次消减。但只要有任何成分的商品膨胀仍然存在时,刺激就会继续存在。此外,当人们预计物价将进一步上涨时,就会产生一种贮积流动商品的趋势。这样就会加大投资超过储蓄的数额,因而正好引起了我们所讨论的物价上涨。

(三)衰退

不论原始阶段是否包含着反作用的种籽,次级阶殷总是必然包含着的。

原始阶段如果是由资本品的生产增加所引起的,上涨的物价水准在这种资本品产量继续增加时就将继续维持下去。在适当的条件下,这种时期将是很长的;纵使在消费品生产的刺激刚一增长时、增加资本品生产的刺激就减少,情形也是这样。但如果是由于消费品生产的增长所引起的,那么经过一段时隔以后(长度受生产过程长度的制约),这种货物进入市场的供应量就将增加到和报酬完全成比例的程度。这样上涨的物价水准就不会再有任何需要,价格也就会回跌到原来的数字上去。唯有在收入膨胀已发生后,上涨的水准才能维持。由于次级阶段必然会刺激消费品的生产,所以原始阶段纵使是由于资本品的生产增加所引起的,次级阶段也会带来反作用的种籽,一旦消费品供应的增长可以应市时,就会发芽滋长。这样一来,迟早会出现一个时候使消费品进人市场后不能再以原先的流行价格出售,这时循环中的价格下降阶段就开始了。

这种价格下降的运动虽然能部分或全部消灭原先流行的意外利润,但其本身却不会使企业家遭受实际的损失。诚然,只要有任何过分投资的因素存在时,就会有一定程度的利润存留下来。因为只要储蓄不超过投资,企业家就永远能使消费品销售所得的总数至少等于其生产成本。因此,从理论上说来,反作用并不必然会造成意外损失。当过分投资结束后,繁荣可能只是刚好停止而已。在第二十章中,我们将详细讨论这方面的一个具体情形。

然而有许多理由却说明,实际上价格下跌的阶段很可能不但引入意外利润的终结,而且引入意外损失的开始。

首先,在投资方面,新影响因素将发生作用,某些企业家将由于预计不正确而已经在正常效率的状况下进行生产。这时,除非物价能使全体企业家获得意外利润,否则他们就不能抵消其生产成本,因此,价格跌落就会使这些企业家停止这种生产;由于象这样减少了营运资本的投资,所以就会减少总投资率。人们见到价格跌落,同时也许又见到了产量降低,于是就会在下述两种方式下改变金融界的情绪:(1)“空头”的看法发展,结果使金融流通的货币需求量扩大,因而使工业流通的货币供应量减少,于是就使银行强迫投资减少;(2)资本膨胀可能消失(我们已经看到,这种膨胀受看法的影响多,受货币量的影响少),也许还会止位于资本紧缩(即p’下跌)因之而消除了过分投资的一种刺激。

这时,货币方面的情况也在变化。原先存在的一致多头情绪临时牺牲金融流通,使工业流通扩大,到这时就会停止发生作用;除此之外,允许报酬总额作一定扩充的其他短期因素也将走到极限的尽头。它们的趋势实际上也许会逆转过来。比方说,流通速度就可能恢复正常状态。此外,现存的银行利率,将由于商品膨胀扩展到其他国家等类的原因,而不能吸引黄金流入,甚至还不能维持现有的存量。但更加可能的情形是扩展因素的潜能耗尽,至少是在开初的时候不能逆转。因为当信用循环发展时,企业家的意外利润就会不断刺激他们互相争夺生产因素的劳务,所以利润膨胀就将渐次地转为收入膨胀。随着这种变化的发展,维持工业循环所需的货币就将愈来愈多。

因此就会出现一个阶段,那时发展或维持工业流通量的努力将驱使银行实际利率达到一种水准,以致在所有的情况下都将使新投资相对于储蓄而言受到抑阻,这时萧条就开始了。从繁荣中发生的反作用就将不仅使价格和利润都恢复常态,而且会引起一个营业损失和不正常价格的时期。

这一切当然都假定银行体系的行动所根据的是原先实际上一直支配其本身的原则。至于确定并维持一种有效银行利率,使投

资和储蓄始终保持接近相等的问题,则不是它的目标,或者是不属于它的权力范围。因为它如果根据后一标准成功地管理通货,那么信用循环就完全不可能发生。

我在这一章用尽可能普通的词句描写了信用循环的创生和生命史。显然,事物的实际过程是难以胜数的,在细节上互不相同。但我认为许多不同的情形都可以引入以上所概述的格局中去。

第十九章

信用循环的某些特殊方面

一、商品膨胀的“辩护”

欧战后时期的经验使我们之中的许多人都主张,物价水准倦定是实际政策所能求得的最上目标。这一点,除开其他情形以外,就意味着银行当局将不惜一切牺牲来消灭信用循环。这种鼓吹引起了批评,d.h.罗伯逊先生(参看他所著的《银行政策与物价水准》)是提出批评的主要著作家,这种批评的大意是说,信用循环虽然会造成灾难性的过分发展和严重的弊端,但在进步的社会中却有它的作用;如果试图完全加以遏止,就会在产生稳定性之外还产生停滞。因此,在这儿不妨讨论一下罗伯逊的说法有多大的说服力。

罗伯逊先生那一说法的主要根据是,信用循环的商品膨胀阶段在其存在时期中,使社会的财富比其他情形下增长得更快。这一点无疑是正确的。商品膨胀的结果是使社会的本期产品超过其本期消费的程度比其他情形下为大。但从另一方面说来,萧条时期所享有的更高的真实工资却是牺牲正常的资本积累而获得的。商品膨胀使财富增长超过自愿储蓄所代表的财富储存量的这一超过量,罗怕逊先生称之为“强加的缺乏”。他说:财富积累的增加率大于自愿的储蓄在没有“强加的缺乏”为之补充时的增加率,有时是有好处的。

应当看到的是,信用循环中的商品膨胀阶段不能用来使财富积累率不断增长。它只能用来产生一种短期骤发的上涨。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这种性质的骤发作用有时候是极有必要的。在任何情形下,如果我们大有理由急于求成,那么商品膨胀便是急速转变的最有效办法。但这种情形我还难于找出很好的例子来,战争当然是例外。在战争的情形下,金融界的清规戒律奉行者在自己迟缓的办法还没有来得及生效时,就发现自己已经是招架不迭了。

因此,我们必须将信用循环的紧缩阶段对于财富积累所造成的损失列在另一边。象这样做了以后,两抵的结果究竟有利于哪一边,我们能肯定吗?

十丸世纪时全世界大大增长的财富,很可能绝大部分是由商品膨胀的过程所积累的。但这也可能是由于以下两种原因造成的:(一)货币不断增多,同时(二)生产因素的效能增长,使物价在长期内略微高干效能报酬,因而产生了利润并造成了财富;而不是说,叠加在这一般趋势之上的信用循环的急剧摆动造成了财富。因为在另一边我们还必须列上可以归因于循环紧缩阶段的巨大损失。紧缩阶段中所产生的损失不但是由于人们的消费耗损了储蓄而造成的,同时也是由于非自愿的失业使产量蒙受损失而造成的。后一种情形的弊害比其余时间的繁荣的利益还要大。一般人对紧缩阶段一部分由于储蓄的亏蚀、另一部分由于生产因素非自愿的间歇所造成的巨大的财富损失远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货币管理的政策如果能在自愿储蓄看来不充分时就时常造成商品膨胀,而又从来不让紧缩的反应接着发生,那倒的确可能产生好效果。但这就不会是一种循环性的膨胀。如果我们能找得有关信用循环的各种一般法则的话,那么有利于这种循环的一般法则在利弊两抵之后看来并不见得是有利的。

其次,社会公平问题也必须加以考虑。在商品膨胀中,生产因素的报酬的价值没有他们当时所生产的产品那样大。这一差额被武断地分配在企业家阶级的成员之中,成为后者的财富的巩固增量。因为他们在膨胀阶段所得到的利润往往大于紧缩阶段所蒙受的损失。象这样强制而武断地移转劳作成果的所有权,本身就是很大的流弊。

但有一些次要的理由可以用来支持罗伯逊先生的一般论点,内容是这样:(一)在一个进步的社会中,从一种生产转变为另一种生产的过程如果要取得满意的速度,临时膨胀有时是一种必要的工具。实际上,发生任何变化的社会,情形都是这样。在根据完整的知识与智慧指导的社会主义体系中,生产资源的转移可以通过命令来实现。但个人主义的体系却办不到这一点。

资源往往保持在原来的地方不动。不但要在其他地方有更高的预期利润推动它们,而且在它们不动的时候还要用较低的利润以至破产的威胁来挤压它们。由此看来,新的人物如果要等到现在控制着资源的基础稳固的企业家自愿放弃资源让新人物来运用,那么他们实现自己理想所需的资源就不易象社会利益所要求的那样迅速地获得。这种说法认为:由以上的情形看来,进步如果要取得应有的速度,新借款者最好是不时通过商品膨胀的作用以获得掌握资源的机会,或是让他们通过收入膨胀的作用能够和基础已经奠定的厂商相竞争。

我们必须承认,这的确是有力量的。新人物和新方法比平静的繁荣时期中更容易出头,乃是奋力挣扎时期的副产物,的确也是普遍的不幸状况所导致的副产物。但这显然是一个权衡利害得失的问题。此外,个别工业通常的起伏变化往往能提供十分充分的刺激而无需造成我们现在所讨论的普遍扰动。通货稳定并不意味着普遍的宁静和不变的气氛流行。它所要达到的平均稳定性是企业家在一方面的损失大致上被同一阶级的人在另一方面的利得所抵消,因之就不会有一般的繁荣与萧条的趋势叠加在个别工业与个别企业家的兴衰之上。在这种情形下,利润与损失的作用下的适者生存原理并没有停止作用。

(二)罗伯逊先生说,在某些情形下,不同干个别价格变化的一般物价水准变化可以使生产因素将其努力程度与报酬程度调适得比稳定状况下更接近于最大利益。这一点纵使在特别情形下可以成立(要成立也必须先满足许多条件),可是,仍然存在着一般法则究竟是哪一种才最好的问题。

因此,我的结论便是,罗伯逊先生的论点虽然值得认真地加以注意,但不足以驳倒一个一看就有理由的推论,这就是一般主张求得购买力稳定而避免信用循环的摆动的推论。但读者必须着重注意的是,我在整个这一章中完全只是讨论作为信用循环的一部分的商品膨胀,也就是由投资因素引起、而又没有伴随出现货币因素的持久变化的膨胀。至于由货币供应不断增长引起、并与长期商品紧缩相对立的长期商品膨胀却是完全另外一回事,这一点我们在第二卷,第三十章中就可以看到;后一种膨胀可能成为增加财富累积的最有力工具。

无论如何,下述结论是可以成立的,即:物价上涨所引起的投资量增长作为纠正原先存在的商品紧缩的办法而言,一般说来是极有好处的。在这种情形下,物价上升就会使物价水准重新和现存收入水准取得平衡。比方说,如果信用循环的下降阶段造成广泛的失业,而商品紧缩又没有过渡为收入紧缩时,那么要恢复正常的生产和就业水准而又不容许一定程度的膨胀和价格上升来纠正现存紧缩状况,便是无法实行的。收入紧缩如果在发生时对所有的生产因素的作用都相当均等,情形就不是这样。商品紧缩的情形却正好是这样。总而言之,在商品紧缩的最低潮稳定物价是非常愚笨的享。但在这一点上,所有“稳定者”都将一致同意。

从这一讨论中,还可以推论出另一个合乎逻辑的普遍结论,即:信用循环的主要流弊是由它的紧缩阶段产生的,而不是由它的膨胀阶段产生的。所以当商品膨胀已经过渡为收入膨胀时,如果不设法恢复旧状况而只在新的收入水准上保持稳定,那就可以得到真正的好处。因此,在一种状况下,如果货币的供应允许平均物价水准在长期内比效能报酬略微提高得快一些,以致不断地略微偏干促成商品膨胀的活,那么这种状况和物价水准相对于报酬而言缓慢下降的状况比起来就优越得不可比拟。权衡起来,经济进步和财富累积方面的好处将胜过违反社会公平的因素。当后者可以由一般税收制度予以照料并部分补救时,情形就更加如此;纵使没有这种补救办法,如果社会是从一个低下的财富水准上出发,而又亟需急速累积资本时,情形也是这样。

二、商品膨胀的发生

商品膨胀的确能增进新投资的可用资源,并使社会财富贮量增加。在这一方面,它和收入膨胀以及资本膨胀都完全不同,后二者做不到这一点。对各种膨胀不加区别的人却往往忽视了这一点。

但它也会使现存财富重新分配,使财富从货币所有者和债权人方面移转到借款人和货币债务人手中,在这一方面和收入膨胀相似。因为不但是具有货币收入的人发现他们的真实收入减少了,而且具有贮存货币的人也发现他的贮量的真实价值比以前降低了。罗伯逊先生根据这一点提出,后一类人将因此而被引导着使储蓄规模增加得比其他情形下更大,以便弥补他们在贮存货币的价值方面非自愿地遭受的损失。此外,收入增加的那一类人,不论是由于就业量增加而来的还是由于货币效能报酬率增长而来的,预计都会把一部分收入储蓄起来,以便构成其收入存款:关于上述方式下所产生的储蓄(即补充收入存款而产生的储蓄),罗伯逊先生取了一个名称叫“引发的缺乏”,以示有别于他所谓的“强加的缺乏”。

后者是商品膨胀使本期货币收入的购买力降低而造成的。

但关于两者之间的区别,还有一些问题需要提出。罗伯逊先生的“强加的缺乏”只是商品膨胀的特殊现象,在收入膨胀中不存在。然而他所谓的“引发的缺乏”却基本上是收入膨胀的特殊现象,商品膨胀唯有伴随出现产品量的增加时,才会有这种现象。因为收入存款除非和货币报酬的增加成比例增加以外,就没有理由预计它有任何增长。此外,“强加的缺乏”虽必然代表着新投资可用资财的增长,但“引发的缺乏”却只有由真实的储蓄造成时才有这种情形。不过我们还有其他办法扩大收入存款,例如由储蓄存款移转过去,或不以正常的本期储蓄购买证券等。要不然,也可以增加收入存款的流通速度而不增加其量。因此,在我看来,“引发的缺乏”作为另增的储蓄来源而言,太不稳定了,不值得另加论列。

现存货币储量以及货币债权的价值损失与本期收入的价值损失之间的混乱概念,有时会在商品膨胀的发生方面导致相应的混乱概念。当银行伴随物价的上涨而增加信用量时,借得新增货币信用的借款者所能支配的购买力便显然增加了,他可以用这种新增加的购买力来扩充他的营运资金。纵使在物价上涨时,这一点还是正确的,不论上涨多少都一样。这种扩充究竟是牺牲了谁的利益得来的呢?换句话说,当落到借款者手中的这种真实收入在增长时,谁的真实收入要减少呢?一眼看上去,问题的答复是,这种移转是牺牲存款者的利益而来的,但这个答复却是错误的。实际上,惜款者成为新增加的购买者进入市场,而现存物价水准下的现有购买者的购买力又没有任何减少时,物价就会上升。同时,物价上升就会减少存款者的存款价值,也就是减少他的购买力支配权,这一点也是正确的。但除非我们假定,存款者作为一个群体而言,将减少其真实余额,否则物价水准的上升虽然会减少货币存款的价值,却不会因此而必然减少存款者的消费。只要存款者作为一个群体而言不支取原先的存款用于消费的目的,那么他们支付消费费用时便不是花用现有的存款,而是支用本期收入。这样就引导我们得到了正确的答案。物价上涨所减少的是一切可以用现金支付的本期收入的价值。也就是说,社会上其余的人手中的购买力之流的减量,等于前述借款者所取得的新增购买力。此外,正如我们已经看到的,有一种利益刚好等于本期收入价值所遭受的这种损失,它将以利润的形式累积到可以在增涨的价格下出售本期产品的企业家手中去。因此,新借款者通过贷款所取得的资本增量,是牺牲本期收入收受者而取得的。但这种财富(无宁说是财富所担保的贷款)增量不归干牺牲利益造成财富的人,而是直接或间接地归于因为可以在上涨的价格下出售产品、以致获得了意外利润的企业家手中。

从另一方面说来,哪一类人又会得到相应子存款者财富损失的财富增量呢?显然是旧有的借款者。也就是在原有较低的物价水准下借款、而又能在新的较高物价水准下还款的人。但这种财富的移转虽然不仅包括银行存款者和银行借款者之间的移转,而且也包括一切按货币计算的借款者与贷款者之间的移转,然而却不可能在任何方式下使资本贮量扩充。在这种情形下,借款者到期还债时所付出的购买力的确可以比原先预计的量少,因之而保持了另增的购买力,他们可以用来补充营运资本,也可以不这样做:然而银行家收回旧债以便对企业界放出新债的可用信用量,价值却相应减少了。

三、信用循环的正常道路

上面我们已经充分地强调,信用循环可能采取的道路是举不胜举的。现在为了简单起见,不妨特别选出一种道路来。这种道路在我们看来是经常出现的,也许足以称为常有的或正常的道路。

首先是有某种非货币性质的事物发生,增加了投资的吸引力。这可能是一种新发明、一个新国家的发展或一次战争,或是许多小的影响因素朝同一方向发展,因而使“营业信心”恢复。还有一种可能是:事情以证券交易的繁荣开始,最初对自然资源进行投机或实际垄断,最后却对新资本品的价格发生感应性的影响。当发生主要作用的因素是货币原因时,就更可能出现这类情形。

这时自然利率相应于投资吸引力增加而发生的增长并没有被储蓄的增长所遏阻;投资量的扩充没有受到市场利率充分增长的约束。

银行体系默许投资量象这样增长以后,就可能要让总货币量有若干增长。但开初时,必要的增长不会很大,并且可能几乎不知不觉地从该体系的普遍疲滞状况中拿出货币来加以应付;或者是由金融循环的需求量减少得到供应,货币总量并无需有任何变更。

在这一阶段,资本品的产量和价格都开始上升。就业状况改善,批发物价指数上升。接着,当新就业的人支出增加后,就会使消费品的价格上涨,并让这种商品的生产者获得意外利润。这时,几乎所有的商品都会涨价,各类的企业家都会获得利润。

最初,生产因素的就业量会增加,其报酬率却不会有很大的变动。但当一大部分失业的生产因素就业后,企业家在高额利润的刺激下就会互相争夺,因而开始提供更高的报酬率。

因此,在全部的时间中,工业循环的需求都会增加。首先是要用来应付就业量的增长,接着还要用来应付报酬率的增长。这样就会达到一个阶段,那时银行体系将不能继续在符合其原则与传统的情形下提供必要货币量。

但在金融流通、货币流通速度和中央银行准备比例发生变化以后,银行体系在不明显地背离其原则与传统的情形下所能应付的总报酬额变化量是令人吃惊的。

因此转折点就可能不是由于银行体系不愿或不能为已增长的报酬总额提供资金导致的,而是由于以下另外三种原因中的一种或多种所造成的。转变可能是由于某些金融家具有预见或对原先的危机具有经验,比金融界或银行界看得更远一点,因而使金融情绪发生动摇。果然如此,就会正象我们已经见到的情形一样,“空头”情绪的增长将增加金融流通的需求量。因此,可能是由于工业流通增长之上又加上了金融流通的增长趋势,才使银行体系支撑不住,最后使它不得不加上一种利率,其数量不仅只是完全等于市场利率,而且在已改变的条件下,将远远超过市场利率。

还有一种可能是新投资的吸引力将随着时间的发展或某些类资本品供应的增长而渐次衰弱。

最后,如果没有因为上述任何原因而产生转变的话,在繁荣时期第二阶段(消费品生产活动增加)正式开始之后再经过略多于一个生产时期的时间,就很可能会产生一种感应性反应。这是由于消费品的价格会不可避免地跌落到它增长的水准以下去的缘故。

这样一来,由于累积了若干重大的原因,最后就会发生衰退。这些原因中包括:(一)新投资吸引力的消失;(二)金融情绪的摇摆;(三)消费品物价水准的反应;(四)银行体系愈来愈无力赶上日益增长的需求,起初是工业流通需求的增长,接着是金融流通需求的增长也发生作用。

因此,事情的顺序便是这样:首先,发生资本膨胀导致投资的增加,接着造成商品膨胀;其次,又出现更多的资本膨胀和商品膨胀,时间大约是消费品的一个生产时期;第三,这一时期末尾在商品与资本膨胀的程度上发生了反应;第四,资本膨胀衰退;第五,投资降低到正常水准以下,造成商品紧缩。

第二十章

信用循环纯粹理论中的一个练习

在这一章中我打算举出一种特殊类型的信用循环,并作充分详细的讨论。在实际生活中,往往有各种各样的复杂情形存在。为了撇开这些情形,就必须作出许多简化的假定。因此,我们所举的例子便带有一些虚拟的性质。

同时,它并不能使原先的说法增添内容,而只能加以说明,所以有些读者也许会宁愿跳过这一章去。但前几章的方法和概念用这种方式加以解释,也许比粗浅地包容更多的材料的叙述法要明白一些。

在我们所举的类型中,循环开始时有些生产因素是失业的。其次假定的是银行采取了一种放款政策,让消费品生产增加,随之造成一种没有充分被新增的储蓄所补偿的新增营运资本贮量,因之而足以使所有的失业生产因素逐渐恢复就业。这样看来,本章便是一篇论文,讨论的是循环过程的价格一工资一就业结构的内部机制。这一循环过程代表着从物价与生产成本之间已取得平衡、但仍然具有失业的原有萧条状况中恢复就业量的过程。

一、标准情形

首先让我们把问题简化一下,以便提出主要的机制而撇开非主要的复化情况。我们将看到,这种主要机制在较为普遍的情形中基本上是相似的。起初我们要提出一些假定,往后再除去,内容是这样:假定一:除去收入存款增量以外的本期储蓄,与提供新增就业量所需的营运资本增量以外的新投资净额相等。所以新增的营运资本便刚好等于企业家的利润量加上收入存款的任何增量。①假定二:银行除了计人金融流通量的任何变动以外,为工业流通提供的货币增量刚好足以在稳定的速率下吸收失业的生产因素就业;所以当一个生产时期过去后,最后一个生产因素就刚好就业了。这等于是说:企业家除了利润以外,为了支付日渐增加的工资(已在假定中规定)并增加其营业存款a,就需要向银行贷款,需要多少银行就供应多少。

假定三:全部增加的就业量都用于消费品的生产,流动资本的贮量如果有的活也是恒常的。

假定四:没有收入膨胀发生,所以生产因素的效能报酬率始终不变。也就是生产的货币成本始终是稳定的。

假定五:一切商品的生产过程的长度都是相等的,所以过程是一个稳定的过程。

假定六:工资每隔一定的时期之后(我们将称之为星期)按各时期的工作发放一次。如此发放的工资只能由收受者在下一星期中支出。

任何一个星期中的支付率都是稳定的。换句话说:任何一个星期的支出都由前一个星期的收入支配。按本星期所完成的工作而得到的收入,其领取时期赶不上影响本星期的支出。此外,消费者还将在收入存款中把一部分款项续储到周未,数量等于刚刚得到①

在某些国家中(欧洲大陆的大多数国家都是这样),货币量部分地取决于可用

来在中央银讨贴现的适当票据量。于是,产量的增加就会产主一种直接的趋势,使流

通货币量有一些相应的增加。

的本周收入加上前一周收入中的一个恒定部分。

当货币所得不变或以恒定的比率变化时,以上的假定就意味着每一周周未所续储的收入存款都是该周收入的一个恒定部分,收入存款的流通速度也是恒定的。但货币收入有变化时,情形就没有这样简单了。因为如果k1

象以前一样代表收入存款流通速度的倒数,w1

和w2

代表相继两星期的收入,m×w1+w2代表第二周未续储的存款(根据上述假定而来),那么第三周的出便是w2+m(w1-w2),收入存款的平均水准是m×w1+w2-

1

2

{w2+m(w1-w2)}这是一周中点的余额,即1

2

{m(w1+w2)},

故得:k1=

1

2

2

1

2

2

1

2

w

m

w

w

w

m

w

w

+

+

+

-

(

)

(

)

。这一数目只有在工资稳定或

按稳定的率(几何几数)增加时才是稳定的。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