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2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1/43

返回书籍页面

(一)利率降低将提高资本品的价格,刺激这种商品的生产。在金融流通得到更多和更便宜的货币后,如果同时使证券价格提高的话,那么上一趋势就会进一步受到鼓励。

(二)由于原先在边际上有一群没有得到满足而可能成为借款者的企业家(往下我们将看到,有时情形是这样),只要有可能,甚至在旧条件之下,他们也随时准备借款。从另一方面说来,在边际上有一群未受雇的生产因素,这时某些企业家匣可以在现存的报酬率下为更多的生产因素提供就业机会。①(三)新货币流入后,最后使某些企业家预见到可能获利,所以他们这时就愿意增加产量,纵使这意味着对生产因素提供更高的报酬也行。

因此,在这三种情形之下,投资的内容不论是以固定资本形式出现还是以营运资本形式出现,新投资价值的增加那是迟早总会发生的。此外,产量也可能增加。然而我们却没有理由假定,货币量改变对储蓄率所发生的效果将抵消投资率的变动。的确,一般都认为,对储蓄率如果有任何影响的话,其方向也会和对投资的影响的方向相反。对借款者条件放宽就意味着对贷款者的条件较比不能让他们满意。所以刺激一方的条件就会阻抑另一方。因此,报酬率如果有任何上升,因而使物价发生任何上升的话,投资相对于储蓄的增长就必然会使物价在这种上升之后进一步上涨。换句话说,不论o

的总量是否增加了,用于收入的产品所组成的那一部分o,增长量不会象m1

已中用①

流通速度的可变性,将在第二十四章中再回头来详加讨论。

来购买用于收入的那一部分的增长那样大。所以,正如我们在上面已经看到的一样,p

的上升超过

m

v

o

1

1

)的量将等于

i

s

o

-

,而

i

s

o

'-

的上升量则会等于。



在最简单的情形下,最初效能报酬率没有变化,也就是企业家不提高对生产因素的报酬;这时物价的全部开始增值都是由于第二项发生的,也就是由宽松的贷款条件刺激投资而产生的。甚至还有一种情形是最初效能报酬率和就业量都没有变化,mivi

因之也没有改变,新货币对物价的起始效应完全是通过对投资的刺激而发生作用的。在这种情形下,使工业流通量扩大所需的新货币量可能较小,超过这一量的任何剩余量都必然会暂时被流通速度的减少或金融流通的增加所吸收。

但我们在第十一章中已经看到,i

与s

不相等所引起的物价变化的后果是使企业家得到意外的利润,在这种利润的刺激下,就会引起转移的次级阶段。因为利润的刺激会促使企业家更急切地争相取得生产因素的劳务,因之而使效能报酬率

m

v

o

1

1

增长,不论这种增长在原始阶段中是否已经发生到一定限度都一样。

以上我们都假定货币供应量己增加,借贷条件较为宽松的情况。但关于货币供应量减少和借贷条件较紧的情形,同样的说法作必要改变后也可以应用。

二、存款总量的变化在不同种类的存款之间的分布现在我们将费一些篇幅来作一点复述,以便更详细地讨论一下总存款的增加将沿着什么道路在储蓄存款、收入存款和营业存款之间具体分布。

银行的新贷款最初的效果显然是使借款者的存款增加到贷款那么多。借款者不为任何营业或投资的目的只为应付私人消费支出而借款的事是不常见的。无论如何,这种银行贷款在总量中所占比例也非常小,所以一般地可以略去不计。此外,单为增加储蓄存款而借款的事也是不常见的,因为惜款者应付的利息始终会超过存款者所能得到的利息。因此,这一种情形也可以略去不计。于是,一般说来,从新贷款中所得的款项便首先是加到营业存款之中去。

象这样增加的营业存款有一部分可能会在或多或少的程度内直接地进入受到放宽贷款条件鼓励的企业家手中,由他们用来支付已经增长的报酬总额m1v1。我们在上面已经看到,这种已增长的报酬总额可能和效能报酬率m

v

o

1

1

的增长相关联,也可能不关联。因此,新货币有一部分将迅速地从m2,移转到所得存款m1,中来,还有相应的一部分则将留在营业存款a中来应付企业家相应于报酬总额增长而增长的周转量。由于有利润出现,营业存款a中也必然有小量增长。

其余的营业存款增量(起初时可以想见等于全部增加的货币)将流入投①

资本因素的报酬率由于利率降低而比以往低了,上述说法因之便可以和赋与其他生产因素的报酬增加这一事实(但也许只是小量增加)相容。

机家和金融家手中,也就是愿意借钱购买商品或证券的人。这样就会提高证券价格,由此产生的证券繁荣则可能会增加证券交易周转量。因此,有一部分新货币就必须保留在营业存款b中来应付证券货币周转量的增长,但在一般情形下这只占很小的一部分。不过每一个证券(或商品)的买主都必须有一个卖主。卖主可能利用出售的收入来购买其他证券,在这种情形下,证券价洛的增长将从一类分布到另一类。但由于证券价格继续上涨,下述两种情形中迟早有一种会发生。一种可能是,这种价格上涨使新投资的生产者获得意外利润,其结果是通过新的市场或其他道路使新增的资金进入企业家手中,用以增加或设法增加投资的产量。往下的发展过程就会和上面一样了。

另一种可能情形是,证券价格上涨使金融界的两部分人发生分歧意见。

其中一部分人(多头)相信上涨会继续下去,因而愿意用借款购买证券;另一部分人(空头)则怀疑上涨能否继续,因而愿意出售证券以取得现金、票据或其他流动资产。在银行本身购买证券的情形下,只要“空头”状况发展就够了。而在空头的资金不通过银行体系惜与多头时,证券交易的繁荣便不但可以借助于新货币,而且可以惜助于空头出售证券的收入来继续维持下去。但在空头将出售证券的收入(或不以本期储蓄购买证券的收入)增加到储蓄存款中去时,就会用去一部分新货币适当地增加m3。

因此,一切的新货币最后都会进入m11、m2,或ms。(一)进入mi

的是相应于已增长的报酬总额m1v1;(二)进入m2,的则是相应于已增长的企业家的周转量,或(三)已增长的证券交易周转量;(四)进入m3

的是相应于“空头”状况的扩大的量。

由于新货币被第(三)和第(四)项吸收后不会刺激斩投资的产量,所以对货币购买力就不会有影响。原因是新投资产品的价值i

将增加而这种产品的生产成本i

则不会增加。但由于报酬总额m1v1

增加了,同时投资品价格上涨又使其生产有利可图,因而使企业家从消费品的生产转向投资品的生产;于是增长的便不止是p(也就是货币购买力降低),i’—s

也会增长,其结果是p

的增值(暂时地)会比

m

v

o

1

1

的增值大。

因此,新货币除非是要用来平衡v1v2

的变化,否则在开始时就会发生以下各种效果:

(一)增加m3、m2,和p’(新投资品的价格水准),而让i’—s、m1v1和p

都保持不变;或

(二)增加i’—s

和p,

而让m1v1

保持不变;(三)增加i’-s、m1v1

和p,而让m

vo

l

1

保持不变。或

(四)增加i’-s、m1v1、

m

v

o

1

1

和p。

在(二)(三)租(四)等情形下,m3、m2

和p’当然也可能发生变化。

在最后三种情形下,p

都增长,在第一种情形下,其增长量大于m

v

o

1

1



任何增长所能说明的程度。然而当p’>p

或p>m

v

o

1

1

时,就不可能有平衡的

位域存在。因为p’相对于p

而言的增长和p

本身的增长,如果是由于厂一刀的增长所引起的,就会造成利润,因之也就会刺激企业家提高取得生产因素的劳务时所出的报酬。这种情形当m

v

o

1

1

没有在较高的数字上稳定下来时,必然会继续存在下去。这种较高的数字和新的货币总量平衡,同时也与p

和的值平衡,p

和相对于其旧值而言,增长程度相当于m

v

o

1

1

的增长量。

三、移转问题

我们已经看到,每当基本方程式第二项受到影响时,物价水准就将对于已增长(或减少)的货币量发生反应。因此,新货币量对于物价的影响将是迅速的。但我们也已经看到,我们不能因此就假定,新平衡在这个阶段已经建立了。当企业家还在得到意外利润(或损失)时,情况就是不稳定的。如果他们所得到的是意外利润,就会争相取得生产因素的劳务,直到后者的价格水准上涨到使生产成本和销售收入重新相等为止。如果他们所得到的是意外损失,就会将生产因素解雇,直到后者同意接受的报酬率使生产成本不再超过销售收入为止。唯有投资的刺激(或阻抑)在:的增长(或减少)中发挥尽了力量,银行的放款能力才会恢复到和储蓄平衡(由于过多的贷款将被每一个生产期末所累积的利润所平衡,因而在直接或间接的方式下可以再用于下一个生产周期),并恢复到适于为已增加(或减少)的报酬总额提供一个相称的工业循环为止。但最后第二项i

s

o

'-

将必须重新跌落为零。银行已经

不能再支配剩余的贷款力量来刺激投资超过储蓄(或使之发生相反的变化)。

这时将出现一个新的平衡,其中p

和m

v

o

1

1

都将处在相应于货币量的增减而出现的较高或较低的水准上。

但我们不可认为,基本方程式第二项的增加所引起的物价上涨改变为第一项的增加所引起的物价上涨这一过程必然会顺利地产生。如果情形是报酬率降低,生产因素就会抗拒这种降低,其结果是他们的失业时期将延长。此外,投资在m1v1

已经发生充分变化之后,将继续超过或不及储蓄量。其结果是推动物价高于或低于可以巩固维持的数值。所以在达到最后位域之前,就将发生一系列忽上忽下的小摆动。

此外,如果我们所讨论的不是一个封闭体系,那么货币供应相对于旧平衡中的需求而言的始增量(或减量)有一部分可能被黄金的输出或输入所抵消。就拿供应增加的情形来说吧,较松的贷款条件将增加对外投资贷付差额,而对外贸易差额却决不会增加以抵消这种差额,反而会在国内物价上涨的影响下趋于减少。

由于黄金的流动将在国外产生与国内相同的情况(只是规模大概会较小),所以上述的效果便是把货币供应改变的影响分布到更广的区域中去,因而会减弱其程度。

但货币供应的增加如果事实上是由于原先对外贸易差额超过对外投资贷付差额造成黄金进口所引起的,那么这种黄金进口在国内造成的一系列变化便全部会趋于恢复而不会扰乱对外平衡。

要指出的是,甚至在平均效能报酬率降低到一个水准,与已减少的货币量平衡后,有一种不平衡的因素仍将继续存在。如果不同的生产因素的货币报酬率能够同时以相等的比例减少,那么在这一点达到之后就没有一个人会受到损失。但一般说来,这种情形是无法得到的。紧缩的效果不是使各方面全都等量减少,而是使减少的量集中在谈判地位最弱或规定货币报酬率的契约最短的特殊生产因素身上。也许要经过一段很长的时间才能使相对效能报酬率恢复原有的比例。这并不是通货紧缩所特有的流弊,通货膨胀也同样特别具有一种类似的报酬分配失调现象。

麻烦的地方主要是银行货币总量的变化从代数性质上讲来,在一个时期内可以和一套以上的后果相容。货币量的改变将使投资率改变,投资率的改变则将引起盈利或亏损,利润或损失的刺激如果发展得够远、继续得够长,迟早就会改变平均报酬率。最后,个别报酬率的变化又会和平均报酬率的变化适当地配合起来,而不会象起初以至若干年的时期中一样,在平均水准上作不均匀的分布。但这种过程却并不是必然会立即发生的。

由于经济学家和银行家都没有完全弄清楚货币量减少最后在较低的货币报酬率与物价水准上取得新平衡的因果过程,所以他们对于通货紧缩看得太乐观了。银行家由于相当容易地就使物价下降,受到了过分的鼓舞,并且在仅仅是最容易的第一步完成以后就认为事情已经妥了。接着在单位产品的货币报酬率没有和新的平衡相适应以前出现长期拖延的失业和营业损失时,他们又会大吃一惊。经济学家则往往忽视了物价和效能报酬在短期内发生分离趋势的可能性以及长期内两者发生离势的不可能性。所以我们往往就听说(例如)银行利率的上升,就会使物价下跌,这样就会使一个国家“好买货而不好卖货”等等。但我们却没有听说银行利率的上升会使工资跌落的话。如果工资不跌落的话,企业家和就业问题又会发生什么情形呢?如果会跌落的话,从高银行利率到低物价、从低物价到低工资的转变过程的性质又是怎样的呢?

在大多数现代经济体系中,中央银行当局都没有办法直接对基本方程式的第一项发生作用;也就是说,没有办法直接影响效能报酬水准,这可以说是一个缺点。在布尔什维克的俄国和法西斯的意大利,都可以在一夜之间通过法令改变货币效能报酬率。但世界的其余部分大多数地方所盛行的资本主义个人主义体系中,却没法运用这种方法。英国恢复金本位时,价值本位由财政部一道命令提高了10%,但该部却无法同时下令使全部效能报酬都降低10%。相反地,方程式的第一项只能通过间接的方式加以影响。也就是说,要提高时只能以大量的信用和反常的利润来刺激企业家;要降低时,则只能限制信用并造成反常的损失来阻抑企业家。如果提高银行利率不是为了使第二项不增加以便维持平衡,而是为了使第一项下降,那么这就意味着提高银行利率的目的是要使企业家蒙受损失,并使生产因素失业,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使货币效能报酬率降低。这样说来,当这些结果发生时,发出抱怨就是没有理由的了。

因此,目的在于防止利润膨胀(或紧缩)的银行利率变化和目的在于引起收入紧缩(或膨胀)的银行利率变化是根本不同的。因为前者是使市场利率和自然利率相适应,因而发生作用,保持平衡;后者则是强使市场利率脱离自然利率,因而通过不平衡状况发生作用。

由于这些理由,我们的现存货币机构虽然可以有效地用来避免或减轻信用波动(情形在下面就将看到),但完全不适干造成!次入紧缩。因此,我就怀疑,某些人相信通货紧缩的时期比通货膨胀时期所造成的危害一般地较小的看法是否正确。当然,继续就业的人的实际工资在通货紧缩时期往往比通货膨胀时间高。因为在前一时期中。企业家付与生产因素的报酬超过了后者的产品等值量,而在后一时期中则不足这一等值量。从分配的公平来看,最好是损企业家以利消费者,而不要损消费者以利企业家。但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前一种情形与就业不足以及储蓄浪费等现象是相连的,后者则意味着充分就业以至过分就业,并使资本品有大量增长。最热中于鼓吹闲暇的价值的人也不会宁愿要严重失业所造成的闲暇而不愿要繁荣中过度刺激的活动;同时,人们如果认识到高额实际工资是由整个社会牺牲财富累积来支付的,那么对于高实际工资水准的热情就会冷谈下来。

我有时听说,社会真实财富在萧条时期比在繁荣时期增加得快;并说表面看来情形虽然相反,实际事实却是这样。这种说法无论如何肯定是错误的。

因为高投资率根据定义说来必然和高累积率相关联。所以我个人趋向于同意d.h.罗伯逊先生的看法,而不同意金融界的清教徒的看法,前者认为如果没有相继各繁荣时期对财富累积造成的人为刺激,十九世纪的物质文明进步很多都不可能出现。后一种人对于投机和营业的损失,物价低、真实工资高而又伴随出现失业等现象(典型萧条的特性现象)感到一种阴郁的满足。①这种人有时是极端的个人主义者,通过这种方式也许能慰藉自己对资本主义的不愉快情景在心中压抑住的一股反感。如果说需要是发明之母,如果说企业界的某些经济制度和技术方面的改良只有在萧条的刺激下才能产生,这也不是为萧条状况辩护的充分理由,因为还有一些其他的改良则只有在乐观和财富丰盈的气氛下才能成熟。

最后,当中央银行是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一员时,有时必须执行的银行政策既不是为了防止信用波动,也不是建立新的平衡物价水准,而是为了故意造成利润膨胀或紧缩,以便配合外界所产生的类似扰动。



在本章和以下几章中,我有时会把货币购买力和全部产品的物价水准之间的区别略去不计,并将j

与p不一定相等所增添的复杂情形略去不计。但当论点的本

质受到影响时,我当然也会促使大家注意这方面的问题。

第十八章

投资因素所引起的变化

本章所讨论的不平衡的原因和前一章所讨论的不平衡的原因并不能永远明确地划分开来。开始的时期一过之后,两者就渐次地变得混淆起来了①。因为起始时货币因素所引起的扰动很快就会在投资方面造成一些波动;同时我们也将看到,投资因素所引起的扰动同样可能使货币因素发生改变。但两者之间仍然存在着一种大的区别,即前者是由供应方面的变动造成的,而后者则一般是由需求方面的变动所造成的。

此外还有一种很重要的特性使货币扰动(即每当货币变化属于半永久性质时所形成的扰动)和投资扰动有所区别。也就是说,前者代表着从某一平衡物价水准到另一平衡物价水准的变化,而后者则即使当投资变化具有半永久性质时,也是围绕着接近不变的物价水准上下的摆动。因此,前者最终会成立一种新的物价结构,后者则在往后的时期中一定会产生一种相等而又相反的反应。正是由于有这种特性,所以投资的扰动才最好是称为信用循环。

一、信用循环的定义

我们的基本方程式证明,如果生产成本保持不变的话,货币购买力就会随着储蓄量超过投资价值或投资价值超过储蓄量而发生跷板式的上下运动。

从另一方面说来,如果储蓄量等于投资价值,那么货币购买力便会和生产成本成反比例变化。此外,生产成本的变化和储蓄量与投资价值的不平衡对货币购买力的影响是加成的和可叠加的影响。

我们已经将生产成本的增减分别称为收入膨胀与收入紧缩。投资价值超过与不及储蓄量的情形则分别称为商品膨胀和商品紧缩。现在我们要对信用循环提出一个定义。这名词指的是投资价值超过或不足储蓄量的交替变化,随之使货币购买力发生跷板式运动的情形。但在任何给定的情形下,生产成本都不大可能在信用循环的过程中维持不变。的确,正象我们在下面将要看到的,商品膨胀与紧缩本身就可能产生影响,造成收入膨胀与紧缩。此外,我们在上面已经看到,当变化的起始刺激来自货币变化时,它们本身转过来就必然会造成信用不平衡。因此,任何时期所能观察到的实际事物过程都是生产成本的变化和信用循环本身各阶段联合造成的复杂现象。在一般用语中,信用循环一词已被用来说明这种复杂现象,遵循这种较松的用语往往是方便的,只要原始推动力来自投资的不平衡,生产成本的变化是对于这些不平衡状况的反应而不是对于某一独立或持久性的货币状况的改变的反应就行。

我们将看到,在这方面用循环一词是恰当的,因为朝某一方向的过分运动不但会产生本身的补偿,而且会造成朝着另一方向发生过分运动的刺激。

所以,除非是出现了什么东西发生了阻挡作用,否则就可以肯定地预计这种摆动定会发生。此外,从平衡位域的一边开始发生向上的摆幅起到反应开始发生时止,这一段时隔有时要取决于有关生产过程平均长度的实际状况;然而从平衡位域另一边开始发生向下的摆幅时起到反应开始发生时止,这一段时隔则可能与重要的资本品的寿命有关,更常见的是和企业家与生产因素的①

但请参看往下第十九章第一节。

现存契约有效期有关。因此,所谓循环的时间阶段的平均规律性的某些度量,和我们根据先验理由所预计的情形并不是不相符合的。

然而我们却不可把这种现象的真实周期性说得过火。信用循环可能具有许多不同的类型,而且也可能产生许多扰动来妨碍它们的过程。最重要的是,银行体系的行为经常能插进来减轻或加重其严重程度。

二、信用循环的创生与生命史

储蓄和投资往往不能采取一致步调是不足为奇的。首先,正象我们已经提出的一样,投资与储蓄的决定是由两种不同的人们受着不同动机的影响作出的,彼此很少理会对方。在短期内情形尤其是这样。在第二卷中我们将看到,有许多理由说明投资量为什么会发生相当大的变动。投资繁荣的发展肯定并不意味着发动这种繁荣的资本家已经经过考虑确定公众从收入中提出来储存的款项规模将比以往大。投资萧条的原因也不是企业家事前确定公众的储蓄将减少。实际上,运用明智的预见来使储蓄和投资平衡是不可能的,除非是银行体系来运用这种预见。因为银行体系所提供的款项正是一种边际因素,严格地决定着企业家能够把他的企业进行到什么程度,然而银行体系以往主要是从事于另一种不同的目的。

上述的决定不但是由不同的人作出的,而且决定的时间在许多情形下也必然不相同。当投资的增加代表着营运资本的增加时,就的确立即需要储蓄行动。但如果是生产性质有改变,往后将使固定资本的产量增加时,那就只有到生产过程完成时才需要增加储蓄。这是由于生产过程(不论是资本品还是消费品的生产过程)的长度所造成的结果。建筑一所房屋所需要时间也许并不比从耕麦田起到吃面包止所需的时间长。也就是说,两种生产过程运用了等量的营运资本,只有当它们都以完成的形式从生产过程中脱离出来时,前者才会增加净投资量,并需要一种储蓄行动来加以平衡。因此,企业家的总合决定的性质如果是在往后的某一日期使投资超过储蓄,那么在这往后的日期没有实际达到之前,这种结果就不会明显地表现出来。在这种情形下,许多其他的反应就会有时间发生,而且无法立即逆转。

储蓄的业务主要是一种稳定的过程。如经济界中发生了扰动,这些扰动由于影响繁荣,就会对储蓄率发生反应。但扰动很少或根本不可能由于本期收入用于储蓄的比例突然发生变化而肇始。从另一方面说来,固定资本的投资却一向是不规则地进行,一阵阵地发作的。我们将在第六篇中讨论投资变动的性质与限度。对于目前的讨论说来,只要引证常识和经验来证明这样一个结论就够了,即:在现存经济体系下,储蓄率与投资率之间的不平衡的发展是不足为奇的事。

许多讨论信用循环的著作家都强调固定资本投资率的不规律性是发生扰动的主要原因①。如果我们所想到的是始因,那么这种说法就可能是正确的。

但信用循环最典型的次级阶段却是由于营运资本投资的增长而产生的。此外,当我们必须研究总就业量的繁荣与萧条以及本期产品时,问题便在于营运资本投资率的变化,而不在于固定资本投资率的变化。因此,每一次从原①

当工业循环的货币供应量变化是由金融流通需求的变化所引起的时,情形就尤其是这样,后一种变化也许应当归之为投资因素所引起的一种变比。

先的萧条恢复过来时,具有特性的现象总是营运资本的投资增加。

信用循环可以分析成三种类型,然而,实际情形在类型方面一般是复杂的,兼有着三者的性质。让我们举投资相对于储蓄而言增长的情形来看:(1)投资的增加可能是在总产量没有任何变化、而只是在用资本品的生产来代替消费品的生产时发生的。在这种情形下,投资的增加在生产时期没有过去之前不会实现。

(2)投资增加的形式可以是现存产量之上增加的资本品生产使总产量增加后相应出现的营运资本的增长。在这种情形下,投资的增加从最初起就会开始,最初是采取营运资本增加的形式,经过一段生产时期后,就会采取固定资本增加的形式。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