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2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43

返回书籍页面

第三,政策方略:(1)基本方针——市场调节为主,辅之以货币金融领域的调节,促使物价稳定、经济均衡。(2)货币调节的主脑和操纵者——中央银行。

(3)货币调节的杠杆——利率。中央银行指挥整个银行系统操纵市场利率,使之与自然利率相一致。(4)货币调节的对象——投资。凯恩斯的诊断是:病症在于投资与储蓄的差距;救治对策在于促使储蓄转化为投资,做到“储蓄=投资”。投资(固定资本、营运资本和流动资本)因素及其波动的分析。(5)货币因素及其波动的分析。货币因素的管理,特别着重对银行货币的管理,对收入存款、企业存款和储蓄存款及其各自的流通速度的管理。

(b)货币管理的运用——国内金融管理与国际金融管理的结合,利率政策(贴现政策)与公开市场政策配合使用。

以上是“《货币论》中的货币调节方案”的基本纲要和总体结构:第二项是《货币论》第一卷的主要内容,第三项是第二卷的主要内容。

3.基本经济概念和经济理论,经济均衡的各项条件以及物价水平的基本方程式

凯恩斯《货币论》中的货币调节方案有其奇特而怪诞的一系列经济概念、经济理论以及繁杂的“货币价值基本方程式”,不易理解,现简要地加以介述。

(1)货币本质观与货币价值论

凯恩斯的货币本质观是十足的名目主义。他认为货币理论的基本概念是“计算货币”(money

of

account)。他在《货币论》第一章开宗明义他说:“计算货币,即债务、价格、一般购买力所赖以表现的计算货币,是货币理论的基本概念”。①他又说,通过货币的支付而使债务契约与价格契约得以清偿,并以货币形态去储存一般购买力,这种货币本身的性质乃由其对计算单位的关系而派生出来。

由此可见,凯恩斯不是从商品经济的矛盾、不是从价值形态的发展去引出货币,而从货币计算单位去引出货币;也就是不从货币本体去引出货币符号,而从货币符号去引出货币本体。这是对货币发展历史的严重歪曲。

关于货币的形态和分类,显得十分复杂。总的说来,从“计算货币”这个概念导致两种货币形态:一种是用计算货币所表现的契约与债务凭证,随着时代的发展,债务凭证逐渐用于结算交易而成为货币本体的代用物,后来成为“银行货币”。另一种是相应于计算货币,通过其交付而用以履行契约①

凯恩斯:《货币论》,上卷,第一章,第一段。

或债务的货币,成为“国家货币”的货币本体。两种货币相辅而行。在英美两国,银行货币占“通货”总量的绝大比例。银行货币的数量及其流通速度成为货币调节的主要目标。

关于货币价值问题,凯恩斯认为人们保存货币不是为了货币本身,而在于它的购买力。它的购买力是由货币所能购买的“综合商品”的价格来量度的。这就形成价格水平,其变动用物价指数表示。凯恩斯对货币购买力、物价水平、物价指数等问题十分重视,在全书的整个第二篇中作了细致的考察与分析。

(2)收入、生产费与“意外利润”

凯恩斯承袭了马歇尔的生产四要素(劳动、土地、资本和管理才能)说,把社会的货币收入、各生产要素的收入和生产费三者说成同一含义。他把收入分为四类,即工资和薪水、地租、利息和企业家的报酬。

企业家把这些金额付给各生产要素,即企业家的生产费,同时构成备生产要素的个人收入。他们又以消费者的身份支出其收入的一部分,向企业家购买消费品。收入的其余部分,由他们加以储蓄,存入银行,或购买有价证券和不动产,或用以清偿原来的债务。

最奇特的是,凯恩斯把一般经济学中的利润这个范畴,区分为企业家的正常报酬和“利润”两部分,把正常报酬当作生产费和收入的一部分;把利润称为“意外利润”,是常年产量生产费与实际销货收益两者间的差额,不算是生产费,也就不算是社会收入的一部分。

所谓“企业家的正常报酬”即企业家获得当时通行的报酬率,使其生产规模处于均衡、稳定的状态,既无扩大营业规模的动机,也无缩小营业规模的意向。若企业家所取得的实际报酬超过其正常报酬,即意外利润为“正”,则企业将扩大其营业规模;若实际报酬小于正常报酬,即意外利润为“负”,则企业将缩小其营业规模。因此,企业家获取利润不是必然的而是“意外的”,因而称之为“意外利润”。

凯恩斯认为,利润是现行经济制度下经济波动的主要原因。“正”的意外利润将引起一种促使就业率和经济扩张的倾向;反之,则反是。若产品的价格等于生产费,即“意外利润”为零,则经济处于静态的均衡状态,既不扩张,也不紧缩。因此,他提出的第一个均衡条件就是要消除利润,使利润为零。

(3)储蓄与投资的背离与均衡

在凯恩斯主要经济专业著作的“三部曲”中,关于储蓄与投资二者间的关系问题,论点不断有所发展。他在《货币改革论》中没有正式接触这个问题。当他着手撰写此书时,还是服膺着,‘储蓄全部自动转化为投资”、“储蓄=投资”这个新古典学派论点。到此书撰写完毕而写“序言”时,他才开始意识到储蓄与投资两者未必相等的问题,凯思斯关于储蓄与投资两者间关系问题的探索,在此已经初露端倪。

在《货币论》中,凯恩斯把储蓄与投资两者间的背离与矛盾看成是英国当时经济萧条的病根。按照他的定义,储蓄是人们货币收入与其常年消费支出两者的差额;利润不是收入的组成部分,它不用于常年消费,也不组成储蓄的一部分。投资是在一定时间内社会资本的新增价值。由于他在《货币论》中将收入限于工资、企业家的正常报酬、利息和地租,而不包括“意外利润”,故储蓄与投资必不相等。

凯恩斯认定,投资成为货币调节的对象,只要通过中央银行对利率的调节,使储蓄等于投资,经济均衡就可达到并保持了。因此,“储蓄=投资”

便是物价稳定、经济均衡的第二个条件。

(4)利率理论:自然利率与市场利率的背离与一致凯恩斯在《货币论》中的利率理论只不过是阐述维克塞尔的理论。自然利率与市场利率等术语,两种利率的背离导致经济波动、两种利率相等则导致经济均衡等论点,都是从维克塞尔的利率理论袭用而来的。

他认为,自然利率是使储蓄与投资价值完全相等的利率,从而也是总产品的价格水平与各生产要素的收入完全相等的利率。市场利率围绕着自然利率而上下波动,使储蓄与投资两者不能相等,物价不能稳定,经济失去均衡。

他认定,“意外利润”决定于市场利率与自然利率之间的差额。如自然利率高于市场利率,则利润为“正”,经济趋于扩张。如自然利率低于市场利率,则利润为“负”,经济就会趋于紧缩。如自然利率等于市场利率,则利润为“零”,经济保持均衡。

凯恩斯坚信利率有调节储蓄与投资的巨大作用,中央银行调节市场利率使之与自然利率保持一致,则可使价格等于生产费,储蓄=

投资,从而消除利润,使价格稳定,经济均衡。因此,在凯恩斯《货币论》中的货币调节方案内,“市场利率=

自然利率”是经济均衡的第三个条件。

(5)货币价值的基本方程式

凯恩斯在《货币论》中的“货币价值基本方程式”是他在《货币论》中对货币数量论的一种修正。他在其主要专业著作的“三部曲”中,对待货币数量论的态度一变再变:在《货币改革论》中对它备加信奉;在《货币论》中则加以修正,改换为“货币价值的基本方程式”;而到《通论》阶段,则抱反对态度,改换成“物价的一般理论”①。

在《货币论》中,货币价值基本方程式虽然演化成十个方程式,但主要只有两个,即:

p

e

o

p

s

r

e

o

i

s

o

=

+

-

=

+

-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

)

(

)

1

2

p

上两式中,p

表示消费品价格水平,π表示社会总产品的价格水平,e表示生产要秦的收入,即生产费,o

表示社会总产品数量,r

表示消费者购买消费品数量,i

表示新投资品增加量的价值,i’表示新投资品的生产费,s

表示储蓄的数额。

上列第一方程式表明消费品价格水平是怎样决定的,第二式表明社会总产品价格水平是怎样决定的。此外,书中还用下表示新投资品的价格水平。

由此可见,凯恩斯《货币论》的主要内容是关于价格决定的理论;“基本方程式”的目的在于表述价格决定的各种因素、研究价格变动的机制,以及中央银行如何利用足够的权力去控制价格水平,消除经济周期的波动,使价格臻于经济均衡的稳定境界。

在这两个方程中,两种价格水平都由两个因素加以决定:(1)生产费(即成本),(2)超过、相等或不足于常年储蓄额而为正、为零或为负的新投资①

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商务印书馆1963

年版(下同),第21

章。

费用。由此可知,要稳定货币的购买力,必须使新投资的费用等于常年储蓄之量。这就必须是“意外利润”为零,价格水平等于生产费,满足前面所述的三个均衡条件。

在上述两个方程中,关于价格水平稳定问题的各种因素,凯恩斯没有考虑到产量(总产量0

或消费品产量r)的变动问题。也就是说,0

和r

都被假定是既定的。所以,他在《通论》的“序言”中承认:“该书所谓‘基本方程式’,是在一定产量这个假定之下所得到的刹那图”①。他明确承认,在《货币论》中的调节方案内,“对于产量变动的后果,并没有充分讨论”,这是一个显著缺点②。

总之,基本方程式主要是企图改进传统的货币数量论公式,把利率和现金余额数量与各种价格水平(特别是总产品价格水平和消费品价格水平)的决定联系起来。凯恩斯企图通过这些方程式表明市场利率相对于自然利率的变化,如何引起储蓄与投资水平之间的差距,这又会转过来引起价格水平的波动。因此,这些基本方程式表述了凯恩斯《货币论》中的货币调节方案的中心理论和基本政策,是这种货币调节方案的核心和集中表现。

(二)《货币论》的过渡性:为《就业通论》作准备前面说过,在凯恩斯主要专业著作的“三部曲”中,《货币论》处于过渡性著作的地位。既然它们是“三部曲”,则一方面它们必然有着彼此差异的具体内容,即各自的独特性,因而备自成书;另一方面,它们彼此又存在着有机联系,即前后承袭性。

关于这种前后承袭性,首先必须扼要介述凯恩斯“三部曲”中始终一贯的观点和论点;然后,针对《货币论》的过渡性,清理出它究竟为其后继著作(《通论》)作了哪些准备工作。

“三部曲”中始终一贯的观点和论点主要如下:(1)他对二十年代、三十年代的英国(当然包括卷入三十年代经济大危机的其他国家)经济困境,明确地承认其出了毛病,认为不再能放任自流,有必要运用市场机制以外的力量,进行调节和干预,才能恢复经济的均衡发展。他对这种调节和干预的“疗效”深具信心,认为只要政策对路,就可以“药到病除”,永葆安康。而行之有效的政策,必须以正确的理论为指导,因此,他的经济理论是对经济病症的诊断书,是为开具“处方”(政策措施)提供理论依据的,有着明确的针对性和实用性。凯恩斯一生中的三部主要专业著作是针对上述“病症”不同发展阶段的三个“救洽”方案,处方的具体内容及其理论诊断彼此有所不同,但救治病症的基本态度则始终是一贯的。

(2)在货币理论方面,他始终坚持十足的名目主义货币本质观和以购买力为内容的货币价值论。在这个理论基础上,坚决主张实行货币管理本位制。

他自始至终认为货币对经济发展很重要。尽管在“三部曲”中对待货币这个因素,在考察的角度上,在强调的程度上,在政策运用的种类和方式上,彼此各自不同;但货币在“方案”中始终居于重要地位,起着重要作用。

(3)他认为,投资波动是资本主义制度的原动力,高水平的投资对经济繁荣极为重要。他把产业资本家同金融资本家区别对待,认为企业家在经济上是一个活动的阶级,而食利阶级则是一个不活动的阶级,因而自始至终看①

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第4

页。



凯恩斯:《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第4

页。

重前一阶级,而主张把后一阶级加以牺牲。

(4)他对物价变动的态度是,在原则上主张物价稳定;但如物价稳定不可能做到,则主张宁可让物价温和地上涨,而反对物价不断下跌。他认为,通货紧缩(物价下跌)使财富从活动的阶级转移到不活动的阶级(食利阶级),这对经济稳定殊为不利。而物价上涨会给企业带来意外的利益,提高潜在投资者对利润的预期,对促进高水平的投资和就业是一个必要的刺激。他始终偏好以温和的通货膨胀刺激投资和就业的增长。

但是,前面说过,《货币论》是一本通向《通论》的过渡性著作,尽管它基本上属于新古典学派的理论模式,但其中包含了一些新的经济思想,后来发展成为《通论》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主要有如下两点:(1)在《货币论》中他对储蓄与投资两者的分离与矛盾及其均衡作了详细的分析和论证,并列为经济均衡的条件之一。他明确指出,储蓄是一群人的积累,投资则完全是另一群人的行为;没有任何一种自动的机制能足够使一群人的储蓄必然等于另一群人从事的自愿性投资。这种分离与矛盾导致以下三个重要论点:一来没有一个市场机制能够促使储蓄全部自动转化为投资,则势必求助于市场机制以外的调节力量发挥作用,进行干预。二来投资比储蓄重要,过多的储蓄甚至会使新投资所制造的商品销售发生困难,进而使进一步投资遭受阻滞。三来在经济萧条的情况下,如果储蓄既不能转化为投资,又不用于消费,则节约便成了社会的一种罪愆。这三个论点在《通论》中得到了发展,形成了“投资支配储蓄”理论、“投资社会化”的政府干预方案及关于鼓励消费的论点。

(2)《货币论》将银行存款分戍收入存款、企业存款和储蓄存款,并对人们保存现金余额的动机进行了分析,这为《通论》编制流动偏好规律提供了重要准备。

总之,《货币论》这部两大卷的著作,在内容上涉及面很广,包括货币、银行、物价指数、国际金融与英格兰银行业务等等;既有理论,也有货币银行实务。体系庞杂,组织松懈。凯恩斯在此书行将出版时所写“序言”中明确承认其一些缺点;最突出的一个缺点就是,他撰写过程中,经历了好几年的时光,不少论点已经有所发展和变化。结果,它的各个组成部分之间彼此并不完全协调;当他写完此书时,所持论点同他开始撰写时有着巨大的差异。

凯恩斯这种自我评价表明他自己的经济思想在这一阶段中的不断演变。

我认为,这部著作在下列两方面至今仍然具有可供参考的价值。

第一,在金融管理方面,它不仅对国内金融调节的各种因素作了比较详细的分析,而且对国际金融调节机制也有不少论述。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凯恩斯参与了战后国际金融体制的创建工作。西方有的货币金融学家认为,《货币论》对绘制这一国际金融机制的模式有着巨大影响。“里根经济学”

中的高利率政策就具有发挥《货币论》型的货币调节机能的含义。财政金融专业人士和研究工作者要了解西方国际与国内金融的理论和实务,此书至今仍然有相当大的参考价值。

第二,《货币论》是凯恩斯经济学说发展过程的一个重要阶段,是了解其经济学说全貌所不可缺少的一部重要著作。从资产阶级经济学说史的角度看,《货币论》对深入研究凯恩斯从后期剑桥学派的货币金融学说转变为《通论》“新经济学”的发展过程至关重要。《货币改革论》和《货币论》是凯恩斯货币调节学说的姐妹篇,两者都是研究后期剑桥学派货币金融学说的重要著作。因为现代货币主义的经济学说和政策主张同凯恩斯《货币改革论》中的货币调节方案在理论基础上、在调节机制上有不少类似之处,现代货币主义代表人弗里德曼对《货币改革论》一书至今称颂不已。后期剑桥学派的货币金融学说是现代货币主义的思想渊源之一。因此,对凯恩斯的货币调节学说有所了解,有助于深入研究现代货币主义的内容及其实质。

归根到底,《货币论》对资本主义货币金融问题的分析,只抓住了一些次要因素和现象形态,完全没有触及资本主义制度下经济危机、生产停滞、失业严重这种“社会瘟疫”的根本原因(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货币论》是非科学抽象的产物。

首先,关于名目主义货币本质观和以购买力为内容的货币价值论,凯恩斯不从商品经济的矛盾、不从价值形态的发展去引出货币,而从完成形态的货币出发;甚至从“计算货币”出发去论究货币的本质和货币的价值;从货币符号去引出货币本体。这样,他就割裂了货币从萌芽、逐步发展到完成形态的历史进程。凯恩斯的货币本质观和货币价值论是庸俗的、错误的。

其次,作为《货币论》理论核心的“货币价值基本方程式”,是以货币数量论为理论基础、增添“储蓄一投资”关系等因素、扩展而成的一个烦琐模式。它同传统的货币数量论属于同一范畴,是不科学的。

再次,他所分析的储蓄与投资的分离与矛盾、市场利率与自然利率的偏离与矛盾等因素,相对于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和失业问题的实质根源而言,都是些次要因素和现象形态。凯恩斯费了大量篇幅对它们进行了反复探讨,但并没有抓住这种“社会瘟疫”的真正病根;他只是在枝节问题上、现象形态上大做文章而已。







1985

年3

月于武汉大学

汉译世界学术名著丛书

出版说明

我馆历来重视移译世界各国学术名著。从五十年代起,更致力干翻译出版马克思主义诞生以前的古典学术著作,同时适当介绍当代具有定评的各派代表作品。幸赖著译界鼎力襄助,三十年来印行不下三百余种。我们确信只有用人类创造的全部知识财富来丰富自己的头脑,才能够建成现代化的社会主义社会。这些书籍所蕴藏的思想财富和学术价值,为学人所熟知,毋需赘述。这些译本过去以单行本印行,难见系统,汇编为丛书,才能相得益彰,蔚为大观,既便于研读查考,又利于文化积累。为此,我们从1981

年至1986年先后分四辑印行了名著二百种。今后庄积累单本著作的基础上将陆续以名著版印行。由于采用原纸型,译文未能重新校订,体冽也不完全统一,凡是原来译本可用的序跋,都一仍其旧,个别序跋予以订正或删除。读书界完全懂得要用正确的分析态度去研读这些著作,汲取其对我有用的精华,剔除其不合时宜的糟粕,这一点也无需我们多说。希望海内外读书界、著译界给我们批评、建议,帮助我们把这套丛书出好。

商务印书馆编辑部

1987

年2



货币论(上)

第一篇

货币的性质

第一章

货币的分类

一、货币与计算货币

计算货币是表示债务、物价与一般购买力的货币,这种货币是货币理论中的原始概念。

计算货币是和债务以及价目单一起诞生的,债务是延期支付的契约,价目单则是购销时约定的货价。这种债务和价目单不论是用口传还是在烧制的砖块或纸载的文件上做成账面记录,都只能以计算货币表示。

货币本身是交割后可清付债务契约和价目契约的东西,而且也是储存一般购买力的形式。它的性质是从它与计算货币的关系中得来的,因为债务和价目首先必须用计算货币表示。仅仅在现货交易中用作方便的交易媒介的东西可能接近于货币,因为这种东西可能代表储存一般购买力的手段。但如果全部情形就是这样的话,我们便还没有超出实物交换的阶段。正式货币就其充分的意义来说,只能相应于计算货币而存在。

我们也许可以用这样一句话来解释货币与计算货币之间的区别,即计算货币是表征和名义,而货币则是相应于这种表征的实物。如果同一种实物永远只相应于同一种表征,那么这种区别就没有实际意义了。但如果实物可变,而表征则保持不变,这种区别

就有很大的意义。其间的不同之处正象英国的国王(不论当国王的人是谁)和乔治王之间的区别一样。如果有一种契约规定在十年后支付重量等于英王体重的黄金,而另一种契约则规定支付当今皇上乔治王的体重那样多的黄金,那么这两种契约便是不相同的。前一种契约到时候还要等国家宣布谁来当英国的国王才能支付。

提到契约和订价,我们就引入了它们借以强制实现的法律和风俗习惯;换句话说,这样就引入了国家和让会的因素。此外,货币契约还有一个特征是,国家或社会不但强制实现其交割,而且还会决定以合法或合乎习惯的方式清偿按计算货币订立的契约时必须交割什么东西。因此,国家首先是作为法律当局出现,强制支付符合契约所载的名义或表征的东西。但当它除了这种强制作用而外,还要求有权决定并宣布哪种东西符合干这一名义;在有权不时改变其宣布的内容时,也就是说,当它要求具有修订品类规定的权利时,便会起双重作用。所有的现代国家都要求这种权利,而且至少从四千年以来,国家就有这种要求。只有当货币发展过程达到这一阶段后,克纳普氏的货币国定说(主张货币是国家特有产物的学说)才得到了充分体现。

因此,人们一旦采用计算货币时,货币时代就继物物交换时代而开始了。

当国家要求有权宣布什么东西可以作为符合现行计算货币的货币时,当它不只要求有权强制执行品类规定,而且要求有权拟订品类规定时,就达到了国家货币或国定货币时代。现在,一切文明国家的货币无可争辩地都是国定货币。

应当指出的是,计算货币必然是连续的。当名义改变时(可能与相应的货币的改变配合一致发生,也可能不相配合),新单位必然和旧单位具有确定的关系。一般说来,国家会颁布一个公式,用旧计算货币说明新计算货币。

但如果没有国家法令时,在某一日期前的一切契约便全都是按旧通货订定的,而此后的契约则都是按新通货订定的。纵使如此,市场上还是不免要在两者之间自行定出一种平价。因此,除非突然发生一次巨大的灾难,使一切现存契约一下子都被扫除,计算货币谱系的连续性就不可能有真正的断绝。

二、正式货币和银行货币

在上面我们已经看到,采用计算货币之后,就产生了两个派生的范畴:第一个范畴包括以计算货币订立的约定货价、契约和债务支付证券;第二个范畴包括相应于计算货币的正式货币,交割这种货币后,就可清付契约或债务。前一范畴为下一步的发展铺平了道路。下一步的发展是:人们发现,对于许多目的说来,债务支付证券本身在清算交易过程中可以非常有用地代替正式货币。当债务支付证券用于这种方式之下时,就将称为银行货币;不能忘记的是,它们并非正式货币。简单他说,银行货币就是以计算货币表示的私人债务支付证券。这种支付证券从一个人手中转至另一个人手中,和正式货币交相运用,清算交易。因此,国家货币或正式货币便和银行货币或债务支付证券两者并存了。

三、表征货币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