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1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6/43

返回书籍页面

读者应当看到,平均报酬率方面的变化本身并没有直接造成盈利或亏损的趋势,因为当通货发行当局让变化发生而不设法遏阻时,企业家在支出方面的变化始终会由于收入方面的相应变化而得到补偿,后者是物价水准成比例的变化所造成的。但如果报酬率方面趋于发生的自发变化所需的货币供应与通货发行当局的看法不符,或与其能力的限度不符,那么通货发行当局为了弥补局势就不得不运用其影响,使投资与储蓄之间失去平衡,因而诱使企业家以一种方式改变其对生产因素所提供的报酬,以便抵消报酬率方面所发生的自发变化。

这样一来,上面所谓的效能报酬率的“自发”变化以及物价水准由于工资体系(其中包括工会的力量与活动)的性质而发生的“自发”变化,跟下面所谓的“引发”变化,便很容易分别了。这种引发变化是通货发行当局允许或促使投资与储蓄之间发生差额,使盈利或亏损出现而引起的。如果所发生的自发变化不适于通货发行当局,它唯一的补救办法就是促成程度相等而方向相反的引发变化。

由于本书是货币论而不是工资体系论,所以往下我们更加注意的便是引发变化的周密分析而不是自发变化的周密分析。此外,与通货情况不相容的自发变化虽然亟宜认为是迫使通货发行当局不时有意地推翻投资与储蓄——的平衡的一种可能情形,但从分析方面来说,这种情形却很容易和另一种情形互相混淆。所谓另一种情形是:迫使通货发行当局推翻投资与储蓄的平衡的货币状况不是效能报酬率发生了自发性变化,而是效能报酬率的现存水准不再与货币状况相容(可能是由于国外的变化);这种情形在具有未管理的国际通货体系的国家中是非常常见的,往下我们还要相当详细地加以讨论。

同时,引发变化在短时期内很可能比自发变化更重要得多,这也是我们在往下的大部分讨论中可以只注意前者的另一理由。

最后,我们在这里不妨谈谈以上的论述对于物价稳定问题的意义。

如果我们对于报酬(或工资)体系以及通货体系都能完全加以控制,以致能凭一纸命令改变报酬率,并可以使货币供应适应于下令规定的报酬,同时还可以控制投资率,那么我们便可以在货币购买力、货币劳动支配力等等之中任便稳定一种,而不致产生社会或经济摩擦,或是引起浪费。

从另一方面说来,如果我们所能控制的是报酬体系而不是通货体系,那么我们就无力决定平衡物价水准将成为什么样子,最多只能运用自己的力量保证外界力量支配我们得出的平衡报酬率在出现时只产生最小量的摩擦与浪费。也就是说,我们最好是把报酬率固定在一个水准上,使它无需在任何程度内扰动i

与s

的相等关系而与通货状况相配合。

但如果我们对通货体系至少可以作部分控制,对报酬体系则不能控制(货币改革者一般所假定的情况就是这样),以致能有一些力量决定平衡物价水准与平衡报酬率将成为什么样子,但除了运用引发变化这种机制以外就没有力量造成这种平衡;那么我们选择标准时最好是考虑一下什么最适合于报酬体系的实际状况所特有的自发变化的自然趋势。

比方说,当报酬体系任其自然发展时,如果更趋近于稳定的效能报酬而不趋近于稳定的劳作报酬,那么我们也许最好是稳定货币购买力。如果事情正好相反的话,我们便最好是稳定货币的劳动支配力。如果由于工会的力量,或者仅止是由于人们倾向干通过货币看问题,并认为货币报酬的增加就是景况的改良,因而使货币报酬率趋于上升时,那么在效能上升的进步社会中最好是稳定货币购买力,在效能降低的退化社会中最好是稳定货币的劳动支配力。

无论如何,我们在决定怎样做法最好时,必须斟酌以上根据社会方便以及避免损失与浪费等观点出发所提出的考虑事项,同时要斟酌社会的公正问题。

我个人多少认为(还没有得出最后的结论),只要物价水准变化率始终保持在一个狭小的范围内,那么要紧的是求得一种可以尽量避免引发变化的必要的体系,而不是根据任何严格的原则来稳定物价水准。至少首先要做到的是这样。因为除了滥用失去一切凭依的不兑现纸币以外,所有可能想象的体系中最坏的一种就是银行方面不能纠正投资与储蓄之间开初朝一个方向、接着又朝另一个方向的周期性偏离;同时报酬的自发变化趋于上升,而货币的变化则由于黄金相对缺少而趋于下降,以致即使抛开来自投资方面并叠加在它们之上的变动以后,也必须周期地造成引发变化,其程度不但要足以抵消自发变化,而且要足以使它们逆转。然而我们今天所具有的体系却可能正好是这一种。

这种思想路线预示了许多将要出现的东西。如果读者还没有十分弄清楚的话,那么当他回头来再念的时候就很容易找出头绪来。

第十二章

再说明储蓄与投资的区别①

一、储蓄与投资

在前面几章中,我们一方面讨论了社会的报酬或货币收入以及将它分成两部分的情形,其中有一部分由收受者花在本期消费上,另一部分则被“储蓄”起来。从另一方面说来,我们也讨论了一个社会的实际货物与劳务的产量以及它们分成两部分的情形。其中有一部分是进入市场卖给了消费者,另一部分则用于“投资”。因此,“储蓄”便与货币单位有关,而且是个人货币收入花在本期消费上的货币支出之间的总差额。至于投资则与货物的单位有关。本章的目的就是要进一步说明两者之间的区别何在。

储蓄是各个消费者的活动,其内容是消费者不把全部本期收入用于消费的消极行为。

从另一方面说来,投资则是企业家的活动(他们的作用在于对非消费品的较量作出决定),其内容是发起或维持某种生产过程,或是保持流动资本等积极行为。它是用财富的净增量来衡量的(其形式不论是固定资本、营运资本或流动资本都一样)。有人也许认为(实际上常常如此)投资量必然等于储蓄量。但我们只要回想一下就会发现,如果把企业家的意外利润与损失不包括在收入与储蓄之中时(根据前述理由,这是必须的),实际情形就不是这样了。

目前我们先把贮积品发生变化的可能性略去不计,往后我们将看到,这种可能性和其他因素变化的可能性相比时实际上往往是很小的。这就等于是假定,可用产品是不耐久的。在这种情形下,消费量就刚好等于可用产品量。

但总产品中可用量的比例明确地是根据企业家对投资量的决定而确定的。所以当投资量是正数时消费量就会少于产品量,与储蓄量完全无关。当投资是负数时,消费量便会超过产品量,也与储蓄量完全无关。总之,资本的增减,取决于投资量而不取决于储蓄量。

如果我们考虑一下个人不把货币收入花在消费方面所发生的情形时,就可以清楚地看出,储蓄的出现可以没有任何相应的投资出现。个人怎样运用剩余款项,与投资完全无关,不论是存到银行里,还是还债,抑或是购买房屋或证券,只要企业家没有随着增加投资,结果总是一样。那时,市场上便减少了一个消费品的购买者,结果使消费品价格下跌。这种价格跌落就增加①

我对储蓄与投资的区别的概念在最近几年来已经渐次地进入到经济学文献中去了。根据德国权威②的说法,这一概念首先是由路德维希·米塞斯在1912

年发表的《黄金与流通手段的理论》(第一版,第227

等页与411

等页)一书中介绍出来的。后来这一概念又被熊波特以更明确的形式加以采用,“强制储③(根据我的定义说来就是储蓄与投资价值之间的差额。只是据我所知,这一概念并不是有十分接近于第十章与第十一章的分忻的任何说法)几乎已经成为德国最新的货币著作中一个常见的特色了。但就我个人说来,我的想法之所以走上了正确道路是得力于d.

h.

罗伯逊博士的《银行政策与物价水准》(1926

年版)一书的启示④我想说英语地区大多数其他经济学家也是这样。在更近的时期中:阿巴蒂先生的《最后的购买者》(1928

年版)一书也得出了一些基本上类似的结论,我认为他这是独立得到的。阿巴蒂先生可能没有使那些未曾自行找得同样线索的人完全理解他的思想。但储蓄与投资的区别的要义则可以在他那部书的第五章中找得。此外,阿巴蒂先生所谓的“最后的购买”的总量,指的是消费方面的支出加投资,他认为萧条是由于这一总量不及货币收入总量那样多而造成的。

了社会其余部分的货币收入的购买力,因之就使他们能增加自己的消费,其增量等于节约者放弃的量,而他们所花费的货币则和以前一样。但如果这些人这时也进而相应减少其消费方面的货币支出,因而增加其储蓄,这样的效果只会使他们实际花费的所得余额的购买力进一步增加。

这时,储蓄者个人是更富有了,增量等于他们的储蓄量。但生产消费品的人销售本期产品时的价格却比没有这些储蓄时低,财富也就照数减少了。

因此,在这种情形下,储蓄不会使财富总量增加,而只会引起双重的移转。

一方面是消费品从储蓄者转移到消费者整体中去,另一方面则是财富从生产者整体方面转移到储蓄者手中去,但消费总量和财富总量则保持未变。因此,用罗伯逊先生的话来说,储蓄是“无用的”。财富并没有在任何相应于储蓄增加的方式或形式下增加。储蓄的结果只是在消费者之间以及有权保有财富的人之间引起变动或转换,它被生产消费品的企业家的损失抵消了。

从另一方面说来,如果投资和储蓄同时发生,那么消费者的支出和生产者的可用产品便会在原先的价格水准上保持平衡。因为如果投资的形式是固定资本或营运资本增加而不随之增加就业人数,投资由等量的储蓄所抵消,那么生产者消费品的产量便会由于投资行为而减少,其程度和消费者因储蓄而减少他们对这类货物的支出量相等。投资的形式如果是增加营运资本并随之增加就业量与生产因素报酬量,投资量由等量的储蓄抵消,那么储蓄者所减少的消费支出便会刚好被生产因素增加报酬后等量增加的消费支出所抵消。

最后,如果投资超过储蓄,那么根据前面的说法就很容易看出,消费者的支出相对于生产者消费品的产量而言就会增加,其结果是消费品涨价。超过储蓄量的新投资之所以能出现,不是由于不花费货币收入、自愿节省消费而来的;这是由于货币收入价值减少,引起了非自愿的节省而来的(也就是罗怕逊先生所谓的“自动缺乏”)。

如果未来产品之流在某一日期成为可消费与不可消费形式的比例是由该日期上决定“储蓄”量的人决定的,那就没有问题发生了。但如果是由不同的人决定的(事实上正是这样),那么除非可以变化贮备品数量以取得调整,否则整个社会资本品的净增量就会或多或少地和个人的现金储蓄总量发生差额;这种现金储蓄总量就是个人的现金收入不用于消费的部分。

当我们想到收入不包括利润或损失时,关于这一点就无需感到矛盾。说明储蓄与投资价值之间这种神秘差额的,正是上述的利润或损失,须加认识的关键问题也正是这一点。一个人的储蓄行为要不是使社会上其余的人增加投资,就是使他们增加消费。进行储蓄本身并不能保证资本品贮量相应地增加。

二、一个例证

要是打一个比方或举一个例子来说明,也许能使这一结论更清楚,至少也可以使它更生动。我们不妨假设有一个社会具有香蕉园,而且除了种植与采集香蕉以外什么也不做,除了香蕉以外什么也不消费。此外,我们再假定这儿的投资与储蓄是平衡的,意思是说,这社会不用于香蕉消费而用于储蓄的货币收入,和进一步发展香蕉种植园的新投资的生产成本相等。同时,香蕉的售价和包括企业家正常酬金在内的生产成本相等。最后,我们不妨再假定成熟的香蕉不能保存到一两个星期以上,这一点是很说得过去的。

后来有一个节约运动进入到这个伊甸乐园里来了,敦促公众约束欠慎重的办法,不要把所有的本期收入几乎部用来购买香蕉供日常食用。但这时新种植园的发展由于下列原因中的一种而没有相应的增进:(一)可能是企业家和储蓄者都受到慎审考虑的影响,由于恐怕将来香蕉生产过剩、价格水准跌落而没有作新发展;(二)可能有技术原因存在,使新发展不能超过一定的速度;(三)这种发展所需劳动高度专业化,不可能从一般采集香蕉的劳工中取得;(四)发展所需的初步准备和它最后需用大量支出的日期之间有一段相当大的时间间隔。那么在这种情形下,会发生什么结果呢?

送上市场的香蕉还会和以前一样,而本期收入中用于购买香蕉的钱却由于节约运动的缘故而减少了。由于香蕉不能保存,它们的价格便必然会下跌,跌落的程度会和储蓄超过投资的程度成比例。①因此,公众还会和以前一样消费全部的香蕉收成,但价格水准却减少了。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或者说,表面上看来是再好也没有了。节约运动不但可以增加储蓄,而且可以减少生活费用。公众可以储蓄货币,但无需克制自己去不消费任何东西。他们消费的东西将刚好和往常一样,而节约的美德则将得到丰富的报偿。

但这还没有到最后的阶段。由于工资仍然没有变,唯有香蕉的售价降低了而生产成本却没有降低。所以企业家便会遭受反常的损失。在这种情形下,储蓄的增加决没有使整个社会的总财富增加一点点。这仅止是使财富从企业家的口袋里转移到一般公众的口袋里。消费者的节约将直接或通过银行体系的中间作用而被用来弥补企业家的损失。这种情形继续存在就会使企业家设法解雇工人或降低工资,以便保护自己。但纵使是这样也不会使他们的景况改善,因为生产总成本减少多少公众花费金钱的能力就会随着减少多少。不论企业家将工资减少多少,或将工人解雇多少,当社会的储蓄超过新投资时,他们仍然会继续遭受损失。因此,除了下述三种情形以外,就不可能有平衡的位域出现:(一)所有的生产停止,全体人民饿死;(二)节约运动由于景况日见贫困而被取消或逐渐终止;(三)投资用某种方法加以刺激,使其成本不再落后于储蓄率。

三、关于过度储蓄的理论

有一类理论把信用循环的现象归之于所谓“过度储蓄”或“消费不足”

的作用,这是经济学家所熟悉的说法。我认为,从根本上说来,这些理论和我自己的理论有一些近似之处,但并不象初看起来让人认为的那样接近。布尼亚齐安以及受他影响的欧洲著作家,英国方面的霍布森,美国方面的福斯特与卡钦斯先生等,都是这一派思想中最著名的领袖人物。如果过度储蓄与过度投资两名词的意义和我所赋与的一样,那么他们的理论实际上便不是关于这两种现象的理论。也就是说,他们和储蓄超过投资或投资超过储蓄的事无关。他们所关心的不是储蓄与投资的平衡,而是资本品的生产和这种产品的需求之间的平衡。他们认为信用循环这种现象的原因是资本品周期生产过剩,结果使这些资本品所促进的消费品产量大于公众手中所握有的购买力在①

香蕉可以保存的情形将在第十九章中详细讨论。我们将发现,那种情形和上

述情形的差别将不如预计的那样大。

现存物价水准下所能吸收的量。

这些理论和我的理论如果有任何可以调和的地方,也只是在于事物发展过程的往后阶段。因为在某些情形下,投资率落后于储蓄率的趋势将由于上述意义下的过度投资所引起的反作用而出现。但这些理论认为,现存的财富分配趋向于产生大量储蓄,大量储蓄又导致过度投资,过度投资则将导致消费品生产过多;从这一方面说来,他们的领域和我的理论领域是完全不同的。

因为根据我的理论说来,麻烦的根源在于大量的储蓄不能相应导致大量的投资,而不是能相应地导致大量的投资。

当正统派经济学家满足于把整个这一非常真实的问题几乎完全撇开不谈时,霍布森先生和其他一些人却设法分析储蓄与投资对于物价水准和信用循环的影响,这是值得推许的。但我认为他们并没有能把自己的结论和货币理论或利息率所起的作用连系起来。

四、上述说法的总结

在这一阶段,我如果设法牺牲一些精确性,把以上几章的说法作出一个大致的总结,对于读者说来也许是有帮助的。

任何时期中的全部产品的物价水准都是由两种物资构成部分组成的,一部分是消费物资的物价水准,另一部分是增加资本贮备量的物资的物价水准。

在平衡状态下,这两种物价水准都是由生产的货币成本决定的,也就是由生产因素的货币效能报酬率决定的。

消费物资的物价水准实际上和生产成本是否相等,要取决于社会收入用于消费的比例是否等于社会产品采取这种消费品形式的那一部分所占的比例。换句话说,这一点要取决于收入在储蓄与消费支出之间的分配是否等于产品生产成本在增加资本的物资的成本与消费品的成本之间的分配。如果前一种比例大于后一种,那么消费品的生产者就会获利。前一种比例小于后一种时,消费品的生产者就会遭受损失。

这样说来,消费品物价水准(即货币购买力的倒数)究竟是超过还是不足其生产成本数,要取决于储蓄量究竟是不足还是超过新投资的生产成本(即加入资本贮备量的物资的成本)。当储蓄量超过投资成本时,消费品的生产者就会遭受损失。投资成本超过储蓄量时,他们就会获利。

新投资的物价水准又将怎样呢?换句话说,加入资本贮备量的物资的物价水准又将怎样呢?关于这一问题的详细答复,读者可暂时搁在一边,在后面几章中就可以看到。要紧的是必须理解,我在第十章中对这一问题所提出的叙述,不过是打算对这一问题作一下初步讨论而已。大致说来,这一点取决于这些投资在未来的某个日期所能提供的产品的预期物价水准,以及为了获得这些效用的现存资本价值而按之打折扣的利息率。因此,投资品生产者究竟是获利还是受损要取决于市场对未来价格的预期以及现行利息率究竟是对他们变得有利还是不利,而不决定于消费品生产者究竟是获利还是蒙受损失。

然而我们所说的两类物价水准的动态是互相连系而又存在差距的,而且一般说来,两者的方向也相同。因为如果投资品生产者获得利润,他们就会产生设法增加产量的趋势,也就是有增加投资的趋势。而这种趋势则又除非是储蓄刚好按同一比例增长,不然就会使消费品的价格上涨;这一关系反过来说也是正确的。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消费品的生产者获得利润,投资品的生产者则蒙受损失,那么产品就有从后一类型改为前一类型的趋势。除非储蓄刚好按同一比例减少,否则,这种情形就会降低消费品的物价水准,并消灭这方面生产者的利润。因此,这两类物价水准虽然并非不可能沿相反的方向变化,但预计它们沿相同方向变化的看法却更加自然。

首先,我们不妨依据因果系列往前推演,然后再往后推演。为了叙述简单起见,我们限于讨论两类物价水准只朝同一方向变化的情形。

如果全体生产者都获得利润,个别生产者就会设法增加产量以便获得更多的利润。要办到这一点,他们可以按旧有报酬率或用更高的报酬增加投入的生产因素。在第六篇中我们将看到,这两种情形中任何一种都会使总投资成本增加;所以生产者想这样努力获得更多的利润时,至少在最初会加重利润与物价上升的趋势。因此,我们的结论是,一般说来,利润的存在会引起就业率与生产因素报酬率上升的趋势;这种情形反过来说也是正确的。

其次,让我们沿着因果系列往回推演。为了使生产者能够而且愿意以更高的生产成本生产,并增加他们的非消费产品,他们就必须能支配适量的货币和资本资财。为了使他们能够而且愿意支配这种资财,那么支配这种资财所需付出的利息率就不能高到让他们却步不前的程度。他们要借多少银行信贷以便支配足量的货币,就要取决于公众究竟在怎样处理他们的储蓄,也就是要取决于储蓄存款与证券的相对吸引力如何。但不论公众怎样处理法,也不论生产者在产品中增加非消费品部分的动机强弱如何,银行体系总是作为一个平衡因素而起作用的;它通过物价与信用量的控制,就必然能控制用在产品方面的总支出量。

因此,因果系列中的第一个环节就是银行体系的行动,第二个环节是投资的成本(就货币购买力而言)和投资的价值(就全部产品的物价水准而言)。

第三个环节是利润或损失的出现,第四个环节则是企业家为生产因素提供的报酬率。银行体系变化银行信用的价格与数量时就可以控制投资的价值;而生产者的盈利与亏损则要取决于相对储蓄量的投资价值;为生产因素提供的报酬率则趋向于随着企业家的利润与损失而上涨或下落。社会产品的物价水准是生产因素平均效能报酬率与企业家平均利润率的总和。因此,将第一项和最后一项放在一起来看,全部产品的物价水准随着

银行体系使投资价值超过或不足储蓄的量而在效能报酬率的上下摆动。货币购买力则随着银行体系使投资成本超过或不足储蓄的量而在效能报酬率的上下摆动。

这并不是说,银行体系是这一状况中的唯一因素,最后的结果要由银行体系的政策和其他各种因素联合发生的作用来决定。但由于银行体系是一个按计划行动的自由作用因素,所以便能作为一个平衡因素起作用而控制最后的结果。

如果银行体系以一种方式控制了信用条件,使储蓄等于新投资价值,那么,全部产品的平均物价水准便是稳定的,而且与生产因素的平均报酬率相符合。如果信用条件比这种平衡水准更松,那么物价就会上升,利润就会出现,财富也会由于公众收入的价值降低而比储蓄增长得更快;最后一项的差额将以资本增长量的所有权形式移转到企业家荷包中去。这时,企业家会争相求得生产因素的劳务,后者的报酬率则会增加,直到出现某种情形使实际的信用条件和它们的平衡水准更加接近为止。如果信用条件比平衡水准更紧,物价就会下跌、损失就会出现,财富增加就会慢于储蓄增加,其程度和损失的程度相等;失业接着就会出现,并且会有一种压力使人减少生产因素的报酬率;直到出现某种情形使实际的信用条件和它们的平衡水准更接近为止。

繁荣与萧条简单他说来就是信用条件在平衡位域间上下摆动的结果的表现。

我们将看到,当比较简单的封闭体系用比较复杂的国际体系代替时,其结果是:国内银行体系由于必须维持对外平衡,将被迫订立一种偏离对内平衡水准的信用条件。因此,对外平衡条件可能在一个时候和对内平衡条件不相容。为了恢复或维持完整的平衡,国内状况中的两种要素就必须能变动——不但是信用条件要能变动,而且生产因素的货币效能报酬率也要能变动。

第十三章

银行利率的“作用方式”

一、传统学说

银行利率在物价的基本方程式中没有明显地作为一个因素出现。因此,它不可能直接影响物价水准,只能间接地通过它对基本方程式中实际出现的一种或多种因素的影响来影响物价水准。因此,银行利率的增加会使物价水准跌落之类的说法,除非是同时说明了它对基本方程式中的因素发生什么中间作用,使物价水准下跌,否则我们就决不能满足于这种说法。

我在第十一章中已经极简短地预先提出了后面将要提出的解决办法的一般性质。银行利率主要是对基本方程式的第二项发生作用的。它是在储蓄率与投资率之间造成扰动或恢复平衡的工具。因为提高银行利率时就会刺激一项而阻抑另一项,降低时则相反。但这并不妨碍它迟早对于基本方程式第一项发生影响,或对基本方程式的其他要素发生次级的影响,尤其是银行货币量、流通速度和储蓄存款的比例等。

但在没有详细阐述这些概念以前,先把这一已被公认的说法的历史发展和现存状况作一概述也许是有用处的。但这一工作却十分困难。据我所知,在英文文献中还没有对这一问题作过系统研讨。在马歇尔、庇古、陶西格、费雪等人的著作中去寻找是没有用处的。卡塞尔教授的论述虽然比较充实,甚至也没有对其中的因果系列作任何详细的研究。①霍特里所说的比较多一些,但他在这一问题上多少有些不合正统,不能引作这一早经承认的说法的代表人物。但在系统研究方面仍然有一个杰出的例子,那便是维克塞尔于1898

年在德国发表的《利息与价格》。这部书在操英语的经济学家中所得到的声誉与注意并没有达到应有的程度。维克塞尔的理论在内容与意向上和本书的理论十分相近(比卡塞尔所持的维克塞尔说更接近得多),虽然我认为他并没有能把他的银行利率理论和数量方程式连系起来。

现代意义下的“银行利率政策”是在1836—1837

年的货币危机以后和1844

年的银行法案以前的讨论中产生的。在1837

年以前,这类概念并不存在。比方说,在李嘉图的著作中便找不出这类的东西来,这一点的解释也不难找到。因为在李嘉图一生的时间中,以及住后一直到1837

年取消高利贷法以前,利率一直受到最高法定限额5%的限制。②从1746

年5

月1

日到1822年6

月20

日止,七十六年间银行利率一直保持为5%没有变。从1822

到1839年间,则在4—5%之间作微小变动。1839

年6

月20

日定出了5.5%的利率(六个星期以后又改为6%),这是英格兰银行的官方利率第一次超过5%。



此后九十年中发展出来的传统学说是由三股不同的思潮交织而成的,很难分析开来,不同的著作家对每一思潮的着重程度也各有不同。这三种思潮从那一场争论刚一开始时就模糊地出现了。



卡塞尔教授在欧战后的著作中间或有着一些偶然提到银行利率的例子。但我所知道的最系统的研究存在于他的《社会经济学理论》第十一章中。



我相信,在曼岛,6%的法定最高利率至令仍然有效。



关于十九世纪的银行利率的详细统计资料以及其与市场利率的关系,请参看吉布森:《银行利率——银行家手册》。

(一)第一种思潮把银行利率仅仅当成是一种调节银行货币量的手段。

作为英格兰银行典型工具的银行利率实际方法就是以这种思潮为基础在十九世纪中叶发展起来的。例如奥弗斯顿勋爵①(可以说是这一个时期典型的改革人物)便认为银行利率是减少要求银行贴现的正确而有效的方法,因之也就是减少流通量的正确而有效的方法。

这种概念认为,银行利率提高就会伴随出现银行货币量的减少,后者可能是因,也可能是果。至少说,在这种情形下,银行货币量会比银行利率没有提高时少。这关系反过来说也是正确的。因此所谓高额银行利率与物价跌落的关系便可以直接从一般的货币数量理论中推论出来。这种概念的确贯穿着十九世纪后期有关这一问题的一切文献。这也是马歇尔在《金银委员会前的证词》中②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他虽然相信,新货币主要是通过投机或投机性的投资出笼的,上述概念也仍然是他很重要的一部分内容。③在这之前不久(1886),罗伯特·吉芬爵士对这一问题也发表了一个几乎和马歇尔完全相同的说法。④庇古教授关于银行利率的理论看来几乎完全是承袭马歇尔这一思想而来的。他认为银行利率直接对银行信用量发生作用,因之便根据数量方程对物价发生作用。①霍特里先生在他的《通货与信用》一书中散存的议论,似乎也属于同一种思想路线。②

卡塞尔教授也用同样的方式解释,由于银行利率调节着支付手段的供

应,所以物价水准便受银行利率调节。从他的《社会经济学理论》第十一章第57

节中,我看不出他认识到了银行利率的跌落可以发生使物价水准上升的作用;除非是说,这种现象会使人们供应《新发行的银行支付媒介》或与这种供应有关。他说:“如果银行能象这样使新银行支付媒介投入流通,如果支付媒介量的增长因此而比商品的生产和交换增长的比例大,那么一般物价水准就必然会上涨”。③卡塞尔教授的理论所包含的内容或含义是不是比这儿所说的多,我们往后还要回头来讨论。

银行利率的变化与银行货币供应的变化之间的关联,往往或一般说来,是这一状况中的一个因素。但这种关联却肯定并不是一无例外的。它对物价的效果也不和货币供应量的变化成比例。这里面还要补充上许多条件和复杂的情况;补充完整时,这理论也就的确会面貌全非了。至少我们可以说,单纯根据这些方向来讨论银行利率是不完整的,并且忽视了一个基本的要素。

(二)第二种思潮是实际银行家一般讨论得最多的思潮。他们主要不是把银行利率政策当成调节物价水准的工具,而是把它当成调节对外投资差额、从而保护国家黄金准备的工具。也就是说,提高银行利率的目的是使它①

《关于英格兰银行各部分立的想法》(1844)参看他的《论文集》第264

页。



例如在官方记录第48

页上他说:“我个人不把贴现率提到第一位,我自己的看法无宁是强调市场上货币流通的实际量”。



参看官方记录第52

页:“作为购买者进入市场的投机家手中的资本增多,就会使物价上升。”



见《金融问题论文集》第二集第二篇《黄金供应、贴现率与物价》。



例如《工业变动》第241

页。至少据我理解他的思想是这样。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观点没有作清晰或系统的叙述。



见《通货与信用》第二版第四章第132

与133

页。



参看同书(英译本)第478

页,并参看《经济学中的基本思想》第128

页。在这上面他说:“支付手段的供应基本上是受银行利率调节的:因此,货币单位的购买力匣也基本上受银行利率调节。”

高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的现行利率,以便影响国际短期贷款市场,使国际债务差额有利于自己。

把银行利率用于这一目的办法是英格兰银行在1837

年以后的二十年中发展出来的实际办法。首先对这一办法的作用情况提出清晰叙述的是戈申在《论外汇》一书中提出的(1861

年初版)。①但戈申认为银行利率的变化主要是市场情况的反映,而不是决定市场情况的因素。后来白芝浩在《伦巴底街》一书第五章中强调地指出:英格兰银行在决定市场情况时力量达到了多大的限度(虽然“英格兰银行对这一问题还没有为所欲为的专制情形”)。

这样才完成了这一说法。

显然,这也是问题的一个重要方面。但怎样和第一种思潮连系的问题却不明显。我还不知道有任何著作家试图在这方面加以综合。此外,至少是从表面上看来,两种思潮还是朝相反方向发展的。因为提高银行利率的目的是吸引黄金或避免损失黄金,所以它的效果是增加信用基础,使之比没有这样做的时候高。有人也许会反对说,银行利率提高只有在中央银行其他资产的减少比它黄金存量的增加多时才有可能实现,所以两抵以后的效果是减少总信用量。②但值得怀疑的是这一点能在什么程度内严格地或一无例外地符合于被观察到的事实,还是个问题。

(三)第三种思潮最为接近我所认为的中心问题。它也是事先经过了许多讨论,但却很少或根本没有在清晰的方式下提出。这种思潮认为银行利率可以在某种方式下影响投资率,至少可以影响某些种类的投资率;在维克塞尔和卡塞尔的说法下,可能还是影响相对于储蓄率的投资率。

我认为,关于这一点最简单的表达法是:提高银行利率就会抑制相对于储蓄的投资,因之就会降低物价;而物价降低则会使企业家的收入降低到正常数目以下,使他们将所提供的就业机会通盘减少。而这一点迟早又会使报酬率按物价跌落的同一比例下降。到那时,就可以建立起一种新的平衡位域。

据我所知,还没有一个著作家把物价的跌落和生产成本的跌落这两个阶段清楚地划分开,而是把物价起始的跌落当成了问题的最后阶段。但相对于储蓄而言,抑制投资的作法本身必然会降低物价的问题,原先的著作家究竟有多少认识就更难说了。

马歇尔已发表的评述(主要是1887

年在金银委员会和1898

年在印度通货委员会的证词中提出的),并没有使我对他的论点明确地弄清楚。他肯定已经看到了增加货币供应量是通过降低银行利率来刺激投资(或投机)而对物价水准发生影响的。他的论点在以下三段中说得最清楚:“如果增添了生金银供应量的话,银行家或其他的人便可以为实业界人物(包括证券捎客在内)提供放宽的贷款条件;因之,人们便成为货物购买者进入市场,兴办新企业、①

特别参看第六章:“关于所谓外汇校正数的评论”。但克拉彭教授促使我注意到图克先生在《物价史》(1838

年发行)的第二卷第296

页上的一段话。其中说,银行利率的上涨使”美国银行的外国证券议价与金融措施的方便条件减少,因而使其范围减小..特别是金融市场的微度压力会..约制美国对我国贷款的放纵程度。”



这也许是传统学说的基本假定。这说法认为,提高银行利率增加信用基础的黄金构成部分时,就会同时缩小整个的信用上层结构。参看韦瑟斯:《货币的意义》第276

与277

页。但据我所记得的情形来说,还没有见到有人引证过统计数字测验这一假定的精确性。按照我的理论来讲,这一假定并非普遍正确,而是要有各种特殊条件

才能实现。

新工厂、新铁路等。”①

“贷款的供应和人们取得贷款的欲望,原先已将贴现率定为8%、6%、5%或2%这类的百分比,然后又额外流入了小量黄金,按其方式进入经营信用的人手中,使供应相对于需求而言继续增长;这时,贴现率便会跌落到平衡水准之下去,不论这水准怎样低都一样,因之便会刺激投机..这种新贴现率由于使资本流入不愿在旧率下而只愿在新率下接受资本的投机家手中,因之就会影响平衡。不论他们的投机采取什么形式,都会直接或间接地使物价水准上升,这一点几乎是屡验不爽的。这就是主要的问题。情形是这样:当黄金进入一个国家的时候,大家都知道,而且人们也预计物价会上涨。如果一个人原先怀疑是否应为投机而惜款,现在当他有理由相信物价会上涨之后,便会愿意以三厘的利率去惜得原先不愿用二厘半去惜的款项;因此,黄金流入一个国家便会由于使人相信物价将要上涨而增加资本的需求;据我看来,这佯就会使贴现率上涨。”①“具有这种额外的供应以后,放款人就会更加降低他们的贷款利率,直到需求能消客大部分供应为止。等到这种情形完成时,投机家手中的资本就会增多,他们进入市场购买货物,因而使物价上涨..这就是我对于贵金属的这种额外供应使物价上涨的方式所持的说法。上涨之后就会维持下去,因为营业方法仍然维持患定,如果一个具有一千镑收入的人平均在身上带着十二镑,当国内通货增加之后,他身上的钱就由十二镑加到十四镑,

那么原先以十二镑购衔的东西将来就会要用十四镑才能购得..”②第一段引文中虽然似乎提到了投资,但这儿所强调的是“投机”,这样就产生了一种假象。整个说来,我倾向干认为,马歇尔心中最多只是想到,使物价上涨的是产生了另加的购买力。但在现代经济界中,信用系统的组织使得“投机家”是首先最可能取得新货币的人,银行利率在这一因果之链中显然起了作用。这似乎是我一向所习于看到的理论。这一理论肯定没有使我对于任何时期的报酬量、储蓄量以及消费品的数量之间的关系得到任何清楚的概念,同时也没有使我对于它们跟投资与储蓄的平衡之间的联系得到任何清楚的概念。

当我们上溯到霍特里先生在更早的时候所写的著作时,似乎就更加接近于银行利率影响投资率的概念。但他所强调的全部问题是一种特别的投资,也就是流动财货的经纪人与中间人的投资。他赋与这种投资一种对银行利率变化的敏感性,而这种敏感性事实上却肯定不存在。我们必须引一段相当长的原文才能说明他的思想路线:①“严格说来,利率象这样上涨,对惜款者的影响究竟是什么呢?主要的惜款人有两类,一类是生产者,另一类是经纪人。生产者当然会发现商品的生产成本些微上涨了..但一般说来,我们所讨论的利率变化部大小了,不足以直接影响零售价格..但经纪人本身却会受到利率的影响,他们的一种特殊功能就是将池所经纪的货物保持一个贮备量或‘处理余量’。他要毫不①

《金银委员会官方记录》第9677

号,第49

页。



见《金银委员会官方记录》第9981

号第130

页。在这儿似乎看出,马歇尔对新黄金究竟会使贴现卒提高还是会使它降低的问题似乎有些迷惑,在“印度通货委员会”的下一段话中,他把时间顺序说得更清楚:“新通赁..最初使贷款人增加贷款的意愿,并使贴现率降低;但往后它又使物价上升,因而趋于增加贴现率。”(《官方记录》第274

页,重点是我加的)。在这儿,增加贴现率的是更高昂的物价,但在上面的引文中所说的却是预计到物价上涨,对资本产上需求,因而使贴现率增加。



“金银委员会官方已录”第9686

号第51

页。



见《良好与不良的贸易》第61

至63

页。

迟延地满足顾客的有变需求就必如此,经纪人是借钱买货并售货还钱的。因之,当他的存货多时,所欠银行家的债务也会相应地大。他认为适于保持的存货量当然会根据经验确定,但当然也可以庄相当大的范围内加以变化而不致于有很大的不便。当利率上升时,他就会急于要在不引起严重不便的范围内尽量减少债务。如果他能减少存货就能减少债务,而存货却只要在销出后延迟补充就能减少。但制造商所接受的订单却来自需要补充存货的经纪人。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