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1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5/43

返回书籍页面

+

=

+

=





=

-

-

=

-

-

,

`

;

(

)

,

,

(

)

,

因此

同时

故得

p

m

o

wv

v

v

v

v

p

o

m

v

=



-

-



=

1

2

2

1

1

1

(

)

这一方程式显然和欧文、费雪教授的下一众所熟知的方程式有亲缘关系:p×t=m×v。

但0

所代表的是本期产品,而t

则不是产品量而是交易量,w1,v1

代表收入存款以及其流通速度,至于m,v

则是现金及其流通速度。①①

费雪型的数量方程式将在第十四章中作进一步讨论。

第十一章

平衡的条件

一、零利润的条件

在前一章中我们已经看到,由于利润(q)是本期产品价值与其生产成本e

的差额,故得:

q=i-s;

所以企业家是获利还是亏损,就要看本期投资的货币价值大于还是小于本期储蓄而定。

因此就可推论出:利润=产品价值一生产成本=投资价值-

储蓄;利润不但是生产成本与产品价值之间的差额数字,而且也是储蓄与净投资价值之间的差额数字(两项全都以货币计算)。

这些利润(不论正负)是由两种因素构成的,在本书116

页上我们称之为q1

和q2。q1(=i’-s)是消费品产品的利润,q2(=i-i’)是投资品产品的利润。

平衡状态要求q1、q2

与q

都是零。q1

与q2

之中只要有一项不是零,就有一类企业家会受到刺激增加产量。如果总利润q

不是零,企业家就会尽可能改变他们在给定报酬率下为生产因素所提供的总投入量,至于这种改变是增加还是减少,就要看这种利润是正利润还是负利润而定。于是w1

便在不平衡状态中,尸因之也就在不平衡状态中。这种情形当利润(不论是q1

还是q2)没有恢复为零时就将继续存在。

因此,货币购买力的平衡条件要求银行体系必须调节其放款率,使投资的价值等于储蓄。不然的话,企业家在正利润或负利润的影响下,就会提高或降低(视情形而定)他们为生产因素所提供的平均报酬率w1,而且可供他们支配的银行贷款的数量多寡也会促使他们这样做。但平衡条件也要求新投资的成本等于储蓄,否则消费品的生产者便会在盈利或损失的影响下力图改变其生产规模。

因此,在乎衡状况下,本期投资的价值和成本都必须等于本期储蓄量,利润必须等于零。在这种情况下,货币购买力和全部产品的价格水准就会全都等于生产因素的货币效能报酬率(即p=i=w1)。

读者可以看到,零利润的条件就意味着总利润等于零。因为整个物价水准的稳定性和某些企业家或某一类企业家的利润是正利润或负利润的情况是完全可以相容的。正如同它和个别商品的价格上涨或跌落可以相容一样。

因此,货币购买力的长期表现或平衡数便等于生产因素的货币效能报酬率。而实际购买力则根据本期投资的成本少于还是多于储蓄而在这一平衡水准上下摆动。

本书有一个主要目的是说明,我们在这儿对于物价水准变动的实际方式找到了一个线索,不论这种变动属于围绕着一个稳定的平衡水准的上下摆动,还是属于从一个平衡状态过渡到另一个平衡状态都同样有效。

在符号货币制度下,一般说来,银行体系可以通过贷款的规模和条件决定实业界的投资率。同时,社会各成员对于货币收入有多少应用于消费,多少应当用来储蓄的决策的总结果,则决定着储蓄率。因此,假定效能报酬率不自动涨落时,那么,由于银行体系让投资率超过或低于储蓄率,物价水准就会上涨或下跌。但如果企业家与生产因素之间盛行的契约是按劳动报酬率w

订定的,而不是按效能报酬w1

订定的(现存的契约一般也许在两者之间),那么趋于涨落的便是

1

e

p



,这儿的e

正和前面一样,是效能系数。

但投资与储蓄之间的这种差额便在利润率上造成了一种不平衡状态。因此,下一阶段的讨论(在第四部中提出)便将进一步说明,除非银行体系采取步骤予以遏止,这种利润的不平衡将怎样影响基本方程式的第一项,最后使货币效能报酬率(或劳作报酬率)趋于上涨或下落(视具体情形而定),一直达某一点,使银行体系可以建立一个与控制本身的标准相容的新平衡位域时为止。

二、利率或银行利率

现在就可以清楚地看出,银行利率(更严格地说是利率)的变化能够以什么方式影响货币购买力。

投资的吸引力要看企业家预计从本期投资上所能得到的预期收入相对于他为了提供生产资金而必须付给的利率多少来决定。换句话说,资本品的价值取决于使资本品的预期收入资本化时的利率。也就是说,当其他条件相等时,利率愈高(比方说),资本品的价值就会愈低。因此,如果利率上升的话,p'就会趋于下降,这样就会使生产资本品的利润率降低,因之就会阻碍新投资。由此看来,高利率会使p'和c

都减小,这两个符号一个代表资本品的价格水准,另一个代表资本品的产量。从另一方面说来,储蓄率却会受到高利率的鼓励和低利率的阻抑。因此,在其他条件相等时,利息率的增加就会使投资率相对于储蓄率而言减少(不论是用价值来衡量还是用成本来衡量都是一样);这就是使两个基本方程式的第二项都向负的方面移动,以致使物价水准趋于跌落。

按照维克塞尔的说法,使我们第二个基本方程式的第二项成为零的利率最好是称为自然利率,实际通行的利率则称为市场利率。由此看来,自然利率便是使储蓄和投资价值刚好平衡因而使全部产品的价格水准(ii)刚好符合干生产因素货币效能报酬率的利率。从另一方面说来,市场利率每次偏离自然利率时,都会使第二基本方程式的第二项偏离零而造成物价水准的波动。

因此,我们便得到了一般数量方程式所不能提供的东西;也就是简单而直接地解释,银行利率的上升为什么会在它改变实际利率的范围内,使物价水准降低。在第十三章和三十七章中,我们将再回过头来更完整地解释银行利率的理论。

三、膨胀与紧缩

我们已经看到,有两种主要类型的变动可以影响物价水准。这两种变动各个相应于第一基本方程式的两项,其中的第二项可以分成两部分。效能报酬率w1

可以有涨落。这种涨落相当于基本方程式第一项的变化,我们将称之为收入膨胀(或紧缩)。大于零或小于零的总利润q

可能由于储蓄与投资价值不相等而上涨或下落,我们将称之为利润膨胀(或紧缩)。

同时,由于q=01

十q2(这儿的q1,与q2,与本书第116

页定义相同),所以利润膨胀(或紧缩)便等于q1

与q2

两项之和,我们将分别称这两项为商品膨胀(或紧缩)和资本膨胀(或紧缩),因此,根据上面提过的q1、与q2

的定义来说,商品膨胀便可以衡量出流动消费品相对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变动;资本膨胀则可以衡量出资本品相对于生产成本的价格变动。但在往下的讨论中,我们主要是谈收入膨胀与利润膨胀,很少需要把后者分为商品膨胀与资本膨胀等两个组成部分纳入我们往下的讨论。

由此可以推论出,全部产品价格水准下的变动等于收入膨胀与利润膨胀的总和。货币购买力p

的变动则等于收入膨胀与商品膨胀的总和。我们可以看到,资本膨胀或紧缩本身并不会影响货币购买力,因为投资成本i'不会受到这种变化的影响;它对于货币购买力的影响的意义在于它的存在几乎迟早一定会影响到资本品的产量,因而产生商品膨胀或紧缩。

四、变化的因果方向

要紧的是读者必须认识到,我们在上面对利润所下的定义以及时产品总价值在我们所谓的收入或报酬和我们所谓的利润之间所作的划分,都不是武断的。我们所谓的利润这种实体的基本性质在于它具有零值是当前实际经济界货币购买力平衡的常规条件。由于从实际世界中引入了这一事实,才使我们所选定的特殊基本方程式具有意义,并使这些方程式得以免于单纯恒等式的性质。

在社会主义体系下,生产因素的货币效能报酬率可能由于一纸命令而突然改变。我认为在理论上说来,这种报酬率在个人主义竞争制度之下,可能由于企业家预计即将来临的货币变化的集体预见或工会的突发行动而改变。

在本章往后的一节中就可以看到,物价实际上可能由于确定工资的方法或效能系数的改变使实际报酬率相对于效能而言自动发生变化而被改变。但在现存条件下,最常见和最重要的变化原因是企业家所采取的下述行动:他们由于实际得到的正利润或负利润的影响而增加或减少在现存生产因素报酬率下所提供的就业量,因之使这种报酬率上升或下降。因为利润偏离零是现代世界除俄国以外的工业国家中发生变化的主要泉源。将利润率按特定方向改变,就能促使企业家生产这种东西而不生产另一种东西。普遍改变利润率就可以促使他们改变为生产因素所提供的平均报酬。

此外,我们还有一个理由可以认为以上所说的是目前现实世界中变化的正常机制。因为当一个国家的中央通货发行当局希望改变国内的货币收入水准、从而改变货币收入所需要的流通货币量时,它并没有权力下令减少个人的货币收入,唯一有权力下命令的另一种事情就是借贷条件。因此,状况的改变正是通过借贷条件的改变发动的。这种改变影响到资本品生产的吸引力,而这样就会扰动相对于储蓄率的投资率,接着就会推翻消费品生产商的利润率,于是就会使企业家改变他们为生产因素提供的平均报酬率水准,最后就会达到改变货币收入水准的终极目的。这并不是取得这一结果的唯一可以想出的道路,但实际上却是现代世界绝大多数国家一般采用的唯一办法。

因此,一般说来,每一个走向新的平衡物价水准的变化都是利润偏离零所肇始的。上述分析的意义在于证明这种平衡条件与以下两点实质上是相同的:(一)储蓄与投资价值相等,(二)“市场”利率与“自然”利率相等。

因此,如果银行体系能将其放款量加以调节,使市场利率与自然利率相等,那么投资价值就会等于储蓄量,总利润就会等于零,全部产品的价格就会处于平衡水准;而且在货币购买力没有同时处于平衡水准之前,就将有一种动机使生产资源在消费品与生产品之间移动。因此,购买力稳定的条件是银行体系必须按照这种方式和标准采取行动。然而我们必须承认,在短期内这并不永远是实际可行的,因为自然利率在短期内有时会发生极度的变动。

五、企业家的行为

在以上所说的情形中,企业家在安排未来的营业时,似乎完全是受出售本期产品时的损益情况的影响。但由于生产需要时间(在第六篇中我们将要强调指出,所需时间在许多情形下还是很长的),而且企业家在生产过程开始时可以预测储蓄与投资之间的关系在这个生产过程的期末对于他们产品的需求可能发生的影响,所以他们在决定生产规模以及值得为生产因素提供多少报酬时,显然是受新营业预期将会获利或损失的影响,而不是受刚完成的营业的实际盈利或损失的影响。因此,严格地说来,变化的主要泉源应当是预期利润或损失,而且银行体系也正是由于造成适当的预期才能影响物价水准。诚然,大家都知道,银行利率的变动在改变企业家行动方面之所以能见速效,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些变动所产生的预期。因此,企业家有时在作为其行为根据的价格变化尚未实际产生前就开始行动了。举一个预计价格跌落的例子来说:由于降低成本或降低产量可以使单个的工业企业借以防止亏损或对待恐将发生的价格跌落,所以每一个企业都会希望用这种方式来避免损失。然而要不是全体企业家完全停止生产,那就不论他们怎样降低成本和减少生产,只要储蓄超过投资正式成为事实,企业家就不可能全体都避免损失。

此外,广泛流传的预期,虽然除开本身之外没有其他根据,但在短期内却可能自己证实自己。因为企业家活动减少时,所需的营运资本就减少,因而使投资减少;活动增加则会有相反的效果。

然而关于这类问题的正确预测仍然非常困难,所需的资料也比一般可能得到的要多得多。所以企业家一般的活动事实上主要还是根据流行的经验决定的,此外再对银行利率、信用供应和外汇状况等方面的变动可能引起的后果作出广泛的概括,予以补充。同时,根据不正确的预测所作出的行动在性质相反的实际经验下是不可能长期存在的,所以除非预测和事实符合,否则很快就会被事实所否定。

因此,当我说储蓄与投资的不平衡是变化的主要泉源时,意思不是否认企业家的活动在任何时候都是根据经验与预测的混合作用决定的。

还有一桩事情也是值得顺便一提的。当一个企业家不论由于什么原因而对前景感到灰心的时候,他就可以在下述两条道路中任择其一或兼采其二:他可以减产,也可以减少他对生产因素所提供的报酬以便降低成本。这两种道路如果被全体企业家采用的话,便没有一种能使他们全体的损失有些微的减少,只是可以间接地减少储蓄或者让(使)银行体系放松信用条件因而增加投资,但这两点都不是企业家本身所想望的,从另一方面说来,两种方法都可能由于减少投资成本而加重他们的损失。然而这两种方法实际上都会投合他们的胃口,因为任何一类企业家如果能以超过一般的程度采用其中的一种方法,他们就可以保护自己。如果要严格地讨论某一个或某一类企业家在短期内采取某一种方法的程度严格说来是由什么条件决定的,就会使我过深地陷入短期经济现象的错综复杂的理论中去。在这儿我只要把前面第105

页上已经提出的一个说明再重复一下就够了。也就是说,在目前的分析中,关于实际或预测的盈亏必须经过多长时间才能对企业家的行为发生充分的反应,我们并无需作任何具体的假定。只要储蓄与投资之间的不平衡的一般趋势是上述意义下的趋势,而且如果原因持续存在,这趋势迟早会实现就够了。

关于储蓄与投资的分离在量的方面对市场流行的物价水准所发生的影响,我们所作结论的正确性决不会在任何方式下受到本节所述任何限制条件的影响。

六、对外平衡的条件

以上我们叙述自己的说法时,就好像是在讨论一个封闭体系一样,这种体系不可能和外在世界发生买卖和借贷关系。但现代世界的典型现象是,货币体系被提出来作讨论的国家不但要和外界买卖货物,而且要和外界具有同一种货币本位,并和外界发生借贷关系。

但要把我们的说法推广到基本方程式的项目尚未作出充分阐明的国际体系上去时,并不需要增添什么。主要的结果是引入一个新增的平衡条件。

命l

与b

分别代表110

至111

页的定义下的“对外收支差额”与“对外贸易差额”;g

代表黄金输出量;s1

代表总储蓄量s

与l

(l

不以输出黄金的方式弥补,我们将称之为国内储蓄量)的差额;i1

代表总投资价值i

和我们所谓的国内投资价值b

之间的差额;f1

代表i1—q2(我们称之为国内投资“调整”成本)。这样就可以得到:l=b+g,

s1=s-l+g

i1=i-b,

因此,

i-s=i1-s1

同时,

i1-i’=q2=i-i’,

i’-s=i1’-s1。

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基本方程式中用i1—s2

来代替i—s,用i1’-s1

来代替i’-s。由此看来,全部产品物价水准的平衡要求国内储蓄量必须等于国内投资价值;而货币购买力的平衡则要求国内储蓄量必须等于国内投资调整成本。这种调整成本就是国内投资的实际成本减去对外贸易差额的利润,也就是减去b

的价值超过其成本的数额。根据110—111

页上的定义,i

计入了黄金出进口的数额,但i1

则没有。也就是说,i

等于国内投资、对外投资收支差额和黄金进口的总和。

这些都是对内平衡的条件,但当我们所讨论的不再是一个封闭体系时,便也需要一种对外平衡的条件。当黄金不断地流出或流入一个国家时,这种平衡显然就不可能存在。因此,对外平衡的条件便是g=0,也就是l—b

因之对外投资价值(即对外贸易差额价值)便和对外投资收支差额相等。

因此,完整的平衡要求i1=s1、i1=i1'和l=b。

关于这种对外平衡条件的含义,我们将在下面第二十一章中讨论。但有一两个一般的结论不妨在这儿提一提。

首先,在任何给定的情形下,对外贸易差额量取决于进入国际贸易的货物与劳务在国内外的相对物价水准。从另一方面说来,对外投资差额量则取决于国内外的相对利息率(当然要根据风险的变化等加以校正,以便代表贷款的实际利益)。但这两者之间并没有直接或自发的连系。中央银行也没有任何直接的方法来改变相对物价水准,它的武器就是改变利率与一般贷款条件的权力。因此,当国外物价水准或外国借款者需求(也就是他们在给定利息率下借款的迫切程度)发生变动而又没有反映为国内的相应变动时,中央银行维持对外平衡的唯一办法就是改变国内放款条件。但如果在旧的贷款条件下i1=s1,那么在新的条件下这两项就会不相等。所以求得对外平衡的作法的第一个效果就是造成对内的不平衡。在第十三章中我们将说明,中央银行沿着这些方向所采取的行动最后可以产生一种新的状况,使对内和对外平衡同时恢复,但这并没有消除一个事实,即两种平衡条件起始时有不协调的倾向。

其次,对于黄金等国际通货体系说来,中央银行的基本任务就是保持对外平衡。对内平衡必须随机而定。更恰当地说,我们迟早必需迫使国内状况和国外状况形成平衡。因为法律规定,中央通货发行当局有责任使国内通货和国际贸易的本位保持平价,这种责任和对外不平衡状况长期存在是不相容的,然而关于对内平衡却没有相应的具有约束力的责任存在。当中央通货发行当局规定必须以货币本身以外的任何客观标准保持其货币的平价时,上述说法在或大或小的程度内也可以应用。

但一个国家支配国际金融局势,使对外平衡状况适应其对内平衡条件的程度;以及它不顾对外不平衡,以保持其对内平衡(听任黄金自由出进)的时间长短,在不同情形下是有很大差别的,取决于其金融力量中的许多因素。

欧战前的英国和欧战后的美国都有相当大的力量影响国际形势,使之适合自己。自从1924

年以来,法国和美国便是可以在一连很长时期内不顾对外平衡而维持对内平衡的例子,英国则是被迫不顾对内平衡以维持自行加上的对外平衡的例子,这种对外平衡和它的当时国内状况是不协调的。

对国内条件与对外平衡可能发生的不协调的剧烈程度取决于对外收支差额相对于总储蓄量来说是不是大,是不是能感受国内外相对利率的微小变动,对外贸易差额量是不是能感受国内外相对物价水准的微小变动等。这种不协调状况的存在时期则要取决于改变国内的货币生产成本的难易如何。如果对外投资收付差额、对外贸易差额与国内货币生产成本等全都很容易分别感受利息率、物价和就业量的微小变化的影响,那么同时维持对内与对外平衡便不成什么困难问题。我认为,十分流行的理论太轻易地假定上述易感性的条件在现代世界中实际上已经满足了。但这种假定是不稳妥的。在某些国家中(并非所有的国家),对外投资收付差额很容易受影响,大多数国家的货币生产成本对于上涨的变动则很少显示出抵抗力。但在许多国家中,要使对外贸易差额增长以便应付国外局势的变化时,却是并不那么容易的;货币生产成本要发生降低的变动时,情形也是这样。

在欧战前的时期里,人们除了对外平衡的条件以外很少管其他的问题。

但战后以来,由于有关货币管理以及稳定货币购买力的重要性的观念有了发展,所以人们就更普遍地关怀到对内平衡的保持,而没有清楚地认识到两者在多大程度内可以相容。但这一问题必须留待后面的章节里再作进一步的讨论。

七、由于报酬的“自发”变化而产主的物价水准变化在前几节中,我们都假定,效能报酬率一般不会发生所谓“自发”的变化,而只会在企业家受到盈利或亏损的影响以致改变他所提供的报酬时才发生变化。但这并不是全部情形,现在我们必须加以补充。

如果货币报酬率一律根据产量订,形成一种计件工资,以致随着效能系数的每一种变化而自动增减,那么前面关于物价变动因果关系的论述就无需补充什么了。

从另一方面说来,如果货币报酬率一律按劳作计算,成为一种计时工资,以致不论效能系数有什么变化部维持不变,那么假定投资与储蓄平衡的话,物价水准就会随着效能的每一次变化而成反比变化。也就是说,物价水准将有一种自发的趋势与效能的变化沿相反方向发生变化,由于投资与储蓄之间的差额而产生的任何进一步的变化都是叠加在这种变化之上的变化。

实际上报酬整个说来可能是确定在劳作基准和效能基准之间。如果像前面一样,用w

来代表劳作报酬、用w1

来代表效能报酬、并用w2

来代表实际报酬;那么如果实际报酬在劳作基准方面按比例a

确定,在效能基准方面按比例b

确定,就可以得到w2=(a×e+b)w1,这里的e

是效能系数。在这种情形下,p(或ⅱ)就会由于企业家利润变化以外的其他原因而产生一种趋势与(a×e+b)的变化自发成反比地变化。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