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论第14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4/43

返回书籍页面

=

+

=

-

(

'

)

'

;

(

)

,

'

.

(

)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因此

因此,消费品的生产与销售所得的利润便等于新投资成本与储蓄之间的差额,当储蓄大于新投资成本时即为负数。全部产品的总利润则等于新投资的价值与储蓄之间的差额,当储蓄超过新投资的价值时即为负数。

根据以上各点,我们可以将方程式ii

与v

式改写如下:p

w

q

r

ix

ii

w

q

o

x

=

+

=

+

1

1

1

,

(

)

(

)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l

这些方程式告诉我们,消费品的价格等于生产因素的报酬率加上单位消费品产品的利润率。整个产品的情形可相应求得。

这些结论当然很明显,可以提醒我们:上述各方程式纯粹是外表性的,只是一些恒等式,是不言而喻的表达方式,本身不能告诉我们任何情况。在这一方面,它们和所有其他的货币数量说相似,

唯一的目的就是把我们的材料以一种方式加以分析和安排,使之在我们用实际世界的外来事实加以充实时,显出对追溯因果关系的过程有作用。

利润(或损失)有一个特点是要顺便提及的,因为这就是我们为什么必须把它和收入本身分开成为独立范畴的理由之一。如果企业家愿意把他们的一部分利润用于消费(当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阻拦他们这样做),其效果便是刚好按这样花费的利润量使流动消费品的销售利润增加。这一点是从我们的定义中推论出来的,因为这种支出就是储蓄的减少,因之也就是i’与s之间的差额的增加。由此看来,企业家不论把多少利润花在消费方面,属于企业家的财富增量仍然和以前一样。照这样说,利润作为企业家资本增量的来源而言,便成了寡妇的油罈查①,不论他们挥霍多少,罈子总不会空。但从①

据旧约列王纪上十七章12

节所载,七年大旱时,上帝命先知以利亚到撒勒法去照拂一个寡妇,使她罈子另一方面说来,企业家遭到损失时如果企图减少正常消费支出来弥补这种损失,也就是企图通过更多的储蓄来弥补这种损失,那么这寡妇的罈子就成达奈德的水槽②,决不可能使水增加。因为像这样减少支出的效果就是使消费品生产者受到等量的损失。因此,他们作为一个阶级而言,纵使进行储蓄,财富的减少还是和从前一样大。

既然公众储蓄量加上企业家销售流动消费品的利润(或减去损失)后,远刚好等于投资品的生产成本,那么我们难道可以说投资品的售价必然永远等于其生产成本吗?

不会,因为如果投资品以高于(或低于)其生产成本的价格出售时,生产投资品的企业家所得的利润(或损失)必然会等于投资品售价(不论高低)与其实际生产成本之间的差额①。因此,不论投资品的物价水准是怎样,自本期储蓄中取出来购买投资品的货币量加上本期生产的利润或减去本期生产的损失就会刚好等于它们的价值。

下面不远我们就要讨论新投资品价格究竟由什么决定的问题。现在我们的结论是:第一,利润是其余情形的结果而不是它的原因。因此,把利润加到收入中去,或者把损失从收入中减掉,就不合规则了。因为在那种情形下,只要企业家所生产的投资品产量不变,那么不论公众对本期消费的支出有多大,储蓄始终不会减少;同时,消费方面的支出的减少也同样不会使储蓄增加。

但从第二方面说来,我们将看到(以下几章主要就是讨论这一问题),利润(或损失)一旦产生之后,就成了往后所产生的现象的原因。的确,它是现存经济体系的变化的主要泉源。这就是把利润(或损失)在我们的基本方程式中分列出来有好处的基本原因。

三、新投资品的物价水准

当一个人决定把一定比例的货币收入储蓄起来时,他便是在目前消费和财富所有权之间作出选择。当他决定选择消费时,就必需购买货物,因为货币是无法消费的。但当他决定选择储蓄时,就还要作出另一决定。因为他保有财富时可以用货币的形式(或货币的流动等值形式)加以贮存;也可以用其他的贷款或真实资本的形式加以贮存。后一种决策说成是“贮备”与“投资”之间的选择也不为失当;换句话说,这就是“银行存款”与“证券”之间的选择。①

里的油经常倒不完,面经常吃不完。——译注②

据希腊神话传说,亚拉比亚王达内乌斯与其兄弟不睦,携其50

女逃,为其兄之50

子追及;乃佯与媾和,以50

女嫁之,暗命其女杀害其夫。后有一女不从命,被罚入地狱,永远将水倾入一破水槽中,始终无法使水增多。——译注



如果生产投资品的企业家把一部分利润用于消费,这就必然意味着生产流动消费品的企业家将得到一笔额外的利润,可以用来购买投资品,所以最后的结果就等于是生产投资品的企业家用这些利润来购买投资品一样。



把现有的非专门名词用于严格的专门意义时,怎样才是最方便的利用法,现

在还很难决定。不幸的是,我已经不得不把“贮积”与“投资”这两个名词以不同于上述

意义的方式运用。因为我在107

至108

页上已经为“贮备品”下了一个定义,说它是最

后流动品的贮量。在106

页上则对“投资”下定义说它不是指两种决定之间,还有另外一个很重要的区别存在。那就是,关于贮量的决定,完全只与本期活动有关。关于新投资量的决定也是这样。但持有银行存款或持有证券的决定却不但和个人财富的本期增量有关,而且和他们的现有资本总量有关。诚然,由于本期增量在现存财富总量中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部分,所以在这一问题中不过是一个次要的因素。

当一个人比以往更愿以储蓄存款的形式而不愿以其他形式持有财富时,这并不等于说他将不惜付出一切代价以储蓄存款的方式持有。而只是说不论由于什么原因,在其他证券的现行价格下,他目前总是比以前更倾向于采用储蓄存款。但他不喜欢其他证券并不是绝对的,要看他对储蓄存款与其他证券的未来报酬的预测如何而定。这一点显然受后者价格的影响,同时也受前者所提供的利率的影响。因此,其他证券的价格水准如果跌落得多时,他就会被吸引过来购买这些证券。如果银行体系的活动和公众活动的方向相反,遇到公众选取储蓄存款的方式时,就购入他们不大急子要持有的证券以证券为基础增设公众更加急于持有的储蓄存款,那么投资的价格水准就完全无需跌落。因此,储蓄存款与证券之间的相对吸引力各自发生变化时,就必须使证券跌价或增加储蓄存款的供应量,或者兼采两法来加以应付。这样说来,证券价格水准跌落时,就说明公众的“空头”状态没有充分地被银行体系所设立的储蓄存款所抵消,或者是公众的“多头”状态已经被银行体系的储蓄存款的紧缩抵消而有余。所谓“空头”是一个方便的名词,在这里是预先使用了以下几章的用法。它所指的是选取储蓄存款而不选取其他财富形式的趋势增加,运用银行借款购存证券的倾向减少。

因此,实际投资价格水准便是公众情绪和银行体系的活动联合造成的结果。这并不等于说,投资价格水准和增设的储蓄存款量之间有任何确定的数量关系。其他证券的价格由于设立一定量的储蓄存款而上涨到不设立时的水准以上的情况,取决于公众在其他证券的不同价格水准下对储蓄存款的需求曲线的变化趋向。①

在第十五章中我们就会看到,还有一种情形是,公众中各派人物发展成“两种意见”,一种比以前更倾向于银行存款,另一种则更倾向于购买证券。

这时,结果要取决于银行体系是否愿意作为两派之间的中间人,不根据证券的下跌设立存款,而只是根据短期流动垫支吸收存款。

如果不忘记我们现在所研究的是复平衡的情形,其中每一种要素都多少对其他要素有影响,同时如果不事先过多地讨论第十五章的内容,我们就可以把这一问题总述如下:

全部投资的价格水准是公众持有的储蓄存款等于银行体系愿意和能够吸收的储蓄存款量①时的价格水准。因之,新投资的价格水准便也是这样。

从另一方面说来,正如我们在上面所见到的,消费品相对于生产成本的价格水准完全取决于以下两种决定所造成的结果:(一)公众把多大比例的收入归入储蓄的决定,和(二)企业家把多大比例的生产力用于投资品产品的决定。只是这两种决定都可能部分地受到投资品价格水准的影响,后者尤一般公众购买证券的行

为,而是指企业家增加社会资本的行为。因此,往下我将运用第二套名词。



银行体系为储蓄存款所提供的利息率,当然也会作为影响两音相对吸引力的因素而在这里面起作用。



还有一种复平衡情形由于对论题的本质没有影响,所以现在就略而不谈。那就是储蓄存款与活期存款互相移转的可能性所造成的情形,这问题将在下面讨论到。

其如此。

因此就可以推论出,全部产品的价格水准和总利润量取决于以下四种因素全部的作用:(一)储蓄率,(二)新投资的成本,(三)公众的“空头”

状态,(四)储蓄存款量。如果高兴的话,也可以说是决定于两种因素:(一)储蓄超过投资成本的量,(二)公众的“空头”状况未能由银行体系所创造的存款得到满足的过剩量。

因此,如果知道新投资率和生产成本之后,消费品的价格水准便完全是由公众“储蓄”的倾向决定的。如果知道银行所设立的储蓄存款量,投资品(不论新旧)的价格水准便完全是由公众“贮备”货币的倾向②决定的。

我希望我已经把具有财富和赚得收入的公众经常要作出的两种决定区别清楚了。但不论我们分辨得怎样清楚,这两种决定的原因与结果由于彼此互相影响,情形至为繁复还是很难分开。因为储蓄量与投资量有一部分要取决于投资品相对于其生产成本的价格水准。随之,这两种量之间的差额便也要取决于这种价格水准。同时,公众对于储蓄存款以及其他证券的态度可能部分地受消费品相对于其生产成本的价格水准的预期的影响。尤其是当公众对储蓄存款以外的其他证券的倾向有所改变而又没有被银行体系的活动所补偿时,就可能成为一个极强大的因素,影响相对于储蓄的投资率,因而便是扰动货币购买力的一个原因。

不过,这些因素虽然交互影响,过量储蓄因素和过量空头因素①(也许可以这样称呼)在一种意义下说来仍是独立的;也就是说,任何程度下(不论是正是负)的一种因素在适当的附带条件中仍可以和任何程度下(不论是正是负)的另一种因素同时存在。

在没有结束这一节之前,最好是把前面所说的一个结论进一步解释一下。这结论说,消费品的价格由于储蓄超过投资而跌落时,如果不伴随出现公众空头与多头的变化或储蓄存款量的变化,或是这两种因素有互相抵消的变化时,那么这种价格跌落本身并无需新投资品价格有任何相反的变化就能出现。由于我相信有些读者难于接受这一结论,所以就要进一步解释一下。

这一点是从一个事实中推导出来的。也就是说,根据前述假定来讲,进入市场、由本期储蓄中支款购买的投资品(不论新旧)的全部价值,永远刚好等于这种储蓄的量,和新投资品的本期产量无关。因为新投资品的价值如果少于本期储蓄量的话,企业家整个说来就会蒙受刚好等于这一差额的损失。这种损失表示从本期产品的销售中所得现金没有达到预期量,这是必须以资金补足的。预期现金收入没有得到时,必须以某种方式补足。企业家只能以减少本身的银行存款或出售本身的其他资本资产的方式予以补足。象这样被放出的银行存款和象这样出售的证券,可由本期储蓄超过新投资价值的部分吸收,而且量也刚好彼此相等。

在更普遍的情形下,当公众对于证券或储蓄存款量的看法改变时,如果企业家采取放出银行存款的方法的程度加上银行体系所提供的储蓄存款增量刚好抵消了公众将其资财运用于银行存款的欲望的增长,那么证券的价格就没有理由发生任何变化。如果前者超过后者,证券的价格就会趋于上涨;如果后者超过前者,证券的价格就会趋于跌落。



在这里把这名词像这样用一次,指的是公众在不同的证券价格水准下,选取储蓄存款和其他证券的尺度。



即公众的主头未被银行体系所增设的信用所抵消的部分。

四、物价水准与货币量的关系

读者现在可以看出,货币购买力(或消费品物价水准)以及全部产品的物价水准和货币量以及流通速度的关系决没有旧式数量公式使人认为具有的那种直接性质;这种公式,不论怎样小心防护,都会使人得出这种印象。

如果假定银行习惯与办法没有变,现金存款的需求量便主要决定于收益总额的大小;也就是说,决定于报酬率与产品量的乘积;储蓄存款的需求量便主要决定于公众的空头情绪和证券价格水准联合作用的结果。换句话说,如果货币总量已定,那么报酬率、产量和证券价格水准的组合方式中可能实现的只有使货币总需求量等于已定总量的那些方式。

诚然,这就等于说,在平衡状态下,货币量和消费品以及全部产品的物价水准之间只有一种唯一的关系,其性质是货币量增加一倍时,物价水平也会增加一倍。所谓处在平衡状态下情形是生产因素已充分利用、公众对于证券既无空头也无多头情绪,以储蓄存款形式保存的财富在总财富中所占比例既不高于也不低于“正常”状况,同时储蓄量与新投资的价值和成本都相等。

但这种简单和平易的数量关系只是上述定义下的平衡状况中的现象。如果储蓄量不等于新投资的成本,或是公众对证券的倾向转向空头或多头时(纵使有充分理由也是如此),那么货币量或其流通速度即使没有任何变化,基本的物价水准也会偏离其平衡价值。甚至当现金存款、储蓄存款、流通速度、货币交易量以及产品量都维持不变时,基本物价水准发生变化也是可以想像的。

当然,这种严格平衡的状况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性。在现实的世界中,任何一项发生变化时,其他各项都可能伴随着发生一些变化。但即使有伴随的变化,货币量、流通速度以及产品量的变化程度,和基本物价水准的变化程度仍不会存在任何确定或可预测的比例关系。诚然,大家都知道,在信用循环变化剧烈的阶段,情形正是这样。

关于盈利与亏损对企业家所保持的营业存款量的影响当然会有各种可能的假定;对于这种存款说来,基本物价水准发生变化时,不可能没有货币因素方面的变化。上面所说的理论上的可能性唯有在企业家对营业存款保持量的决定完全只受生产成本影响时才能成立。这一理想可能性,言明只是一种极端情形,为的是强调指出我们这一说法的中心内容。

比方说,企业家在决定盈利或亏损对他们的银行存款应发生什么影响时,如果把他们的意外利润或损失完全当成正规的个人收入处理,那么由于基本方程式第二项的增大而造成的物价水准上涨所需的货币增量(或其他货币因素的等值变化)就会象第一项的增大造成的上涨所需要的增量一样多。

但实际情形不大可能是这样。事实上利润的收受或支出如果使余额发生任何重大变化时,它所牵涉的余额的持有将比所得的收入与支出按同一程度增加时所牵涉的少,至少在短期内是这样。

此外,最后接受利润的人(即持有证券的个人)虽然可能不管利润并不属于真正收入存款这一事实而把他们获得的利润当成收入看待,但现在大部分的工商业却是以股份公司的方式组织的(甚至在合伙经营的时代情形大部分也可能是这样),意外利润并不象大多数收入一样按星期、按月或按季度分人个人账上,其分配时期要长得多,公司获得后和分配前的时间间隔要大得多。不但是一般至少要过半年的时间,而且大部分额外利润往往或一般都拨作公积金,或以某种方式使持有股票的个人无法获得。比如美国的情形就特别是这样。同时,利润更可能用来支付银行贷款,而不大可能以流通现金方式加以保持;而且营业存款的量,正如我们开初所假定的那样,基本上是由企业生产成本决定的。

还有另一桩事情可以顺便提及一下。在下面几章中,我们可以看到,由于基本方程式第二项所引起的物价水准变化会造成一些趋势,使第一项在往后增加。当这些趋势发展时,物价水准的相继上涨就会比完全由于第二项增大而造成的上涨需要更多的现金差额量来维持。因为基本方程式中第一项造成的物价水准变化所牵涉的货币因素变化比第二项造成的相等变化所牵涉的货币因素变化大;同时,变化一般都是由第二项开始,然后扩展到第一项;这两种情形就部分他说明了为什么某些类型的物价变化在发展时往往会自行消灭,并且会造成方向相反的反应。

在i=i’=s

的平衡情形下,我们可以用一般货币因素表示我们的结论如下:

设m1

是收入存款总量,v1

是这种存款的流通速度,那就可以得出e=m1v1;因为v1

根据定义说来(参看本书第40

页),是一个社会在单位时间内的货币收入(e)与收入存款量m1

的比数。

当i=i’=s

时,我们因此就可以将方程式改写如下:ii

p

m

v

o

=

1

1

如果要把p

和货币总量m

连系起来,便可以按照下述方式进行:设m1、m2

和m3

分别是收入存款、营业存款和储蓄存款的总数,m

是总存款数,则m=m1+m2+m3。因此:

p

v

m

m

m

o

=

-

-

1

2

3

(

)

.

设w

是活期存款与全部存款的比例,v

是活斯存款的平均流通速度,v1和v2

则分别是收入存款与营业存款的流通速度。所以:m

m

wm

m

v

m

v

w

m

v

m

m

w

v

v

v

v

m

v

m

wv

v

v

v

v

l

1

2

1

1

2

2

1

2

2

1

1

1

2

2

1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