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翰·克利斯朵夫/约翰·克里斯朵夫(校对)第11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11/156

返回书籍页面

那时没有旁人在场。他对于那天使他更换车厢的事表示歉意,他说要是早想到自己使他发窘,他一定会下车的。他冷冷的笑着回答:“不错,那天你一刻不停的老瞪着我,讨厌透了。”

“对不起,”他说,“我自己也压制不住……你那天好似很痛苦。”

“那又怎么呢?”

“我那是不由自主的。倘若看见一个人淹在河里,你不是会伸手救他吗?”

“我吗,我才不呢。我要把他的脑袋按在水里,让他早点儿完蛋。”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既有点儿嬉笑怒骂,又有点儿牢骚的口吻。因为他愕然望着,他便笑了。

火车到了。除了最后一辆,列车都已经客满。他上去了。车守催着他们。克利斯朵夫不愿意重演上次的故事,想另找一间车厢。他可是说:“上来罢。”

他上去以后,他又补了一句:“今天我无所谓了。”

他们谈着话。克利斯朵夫一本正经的跟他解释,说一个人不该对旁人抱着漠不相关的态度;互相帮助,互相安慰,大家都可以得益……

“安慰对我不生作用……”他说。

克利斯朵夫坚持着,他就傲慢的笑了笑,回答说:“不错,安慰人家的角色当然对扮演的人是有利的。”他想了一会,才明白对方是怀疑他别有用心,不禁愤愤地站起来,打开车门,不管火车开动,就想往下跳。他好容易把他挡住了。他怒气冲冲的关上了门,重新坐下,那时火车刚进地道。

“你瞧,”他说,“跳下去不是要送命吗?”

“我不管。”

他不愿意再和他说话。

“人真是太蠢了,”他说,“大家互相折磨,又把自己折磨;人家想来帮助他的时候,他倒反猜疑。可恶透了!这种人是没有人性的。”

他一边笑一边抚慰他,把戴着手套的手按在他的手上,亲热的和他谈着;喊出他的名字。

“怎么,你认得我吗?”他说。

“怎么不认识?你,你也是一个红人哪。我刚才不该对你说那种话。你是个好人,我看得出的。算了罢,别生气了。好!咱们讲和罢!”

他们握了握手,友好的谈着话,他说:“可是那也不是我的错。我跟一般人接触的经验太多了,不得不提防。”

“他们也常常欺骗我,”克利斯朵夫说,“我却老是相信他们。”

“我看出你是这样的,你大概是个天生的傻瓜。”

他笑了:“是的,甜酸苦辣我一生尝过不少了;可是对我没有什么害处。我的胃很强,饱也没关系,饿也没关系,必要的时候也能吞下那些来攻击我的可怜虫。我反而身体更好。”

“那是你运气,你哪,你是个男人。”

“而你,你是个女人。”

“那又算不了什么。”

“那是很有意思的,做个女人!”

他听着笑了。“哼!”他说,“可是人家怎么对付女人的?”

“得自卫啊。”

“那么所谓善心也维持不久的了。”

“那是因为一个人还不够慈悲。”

“或许是吧。可是吃苦也不能吃得太多,太多了一个人的心会干枯的。”

他正想对他表示同情,忽然记起了他刚才的态度……

“你又要说安慰人家的人是别有用心了……”

“不,”他说,“我不说这个话了。我觉得你心地好,非常真诚。我很感激。可是请你什么话都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谢谢你的好意。”

他们到了巴黎,分手了,双方既没留下地址,也没说什么请去谈谈的话。

过了一二个月,他跑来敲克利斯朵夫的门。

“我来找你,想跟你谈谈。从那次见面以后,我不时在想起你。”他说着坐下了。“只要一会儿功夫,不会打扰你很久的。”

他开始和他谈话。他说:“请等一会,好不好?”

他们不出声了。过了一下他笑着说:“刚才我支持不住了。现在可好些了。”

他想问他。

“不,”他说,“别提我这个!”

他向四下里瞧了一眼,把各种东西看过了,估量了一下,忽然瞧见鲁意莎的照片。

“这是你的妈妈吗?”

“是的。”

他把照片拿在手里,非常同情的瞧着。“多好的老太太!”他说。“你运气不错!”

“可惜他已经故世了。”

“那没关系。反正你是有过这样一个母亲的。”

“那么你呢?”

他拧了拧眉头,把话扯开了。他不愿意人家问起他的事。

“跟我谈谈你的事罢。告诉我……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生活方面的事……”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