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9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7/104

返回书籍页面

母的那关,

我跟他俩说,当不了夫妻还可以当朋友啊,所以后来他俩经常约到我摊位

前面说话聊天,还一起带我去吃饭。就这样时间长了,清河哥就越来越觉

得二傻姐人好,这个老实人后来和家里急眼了,坚持才巴二傻姐给娶了。

他俩喊我红娘牌电灯泡,说因为我的撮合他们才不会觉得尴尬,才越

走趋近走成一家人了。

他俩结婚时我当的是娘家人,三傻姐给所有人介绍说我是她弟弟·····。

大梦说他很想念郑州,郑州是他并非籍贯的家乡。

他在那里学会了做甜品的手艺,摸索出了画画的本领,遇到了许许多多善待过

他的郑州人,有些郁结在心里的冰冷被这座城焐暖,他迫不及待地想重返东

北,去把这一年里的故事告诉母亲,去把挣来的钱交给母亲。

大梦用带回的钱赎回了老房子,母亲坚持把老房子加以改造,装上了方便儿子出入的升降机。

大梦领着我们去看船上的电梯,说大小差不离。

他说那升降机可洋气了,稳稳当当的。

其实细想想,还真挺牛x的。

伤残后的第二年,大梦在郑州街头靠画手机壳养活了自己,挣出了9万元人民币。

(十四)

越北上雪越深。从博德港起,雪开始过膝。

我一个人开始推不太动轮椅,于是每次下船后大家开始齐心合力,有的拖有的拽,有的前方开道,大头皮靴哐哐地踹雪泥。

那幅场景很迷人,风雪大的时候每个人的眉毛胡子眼睫毛全是白的,6个圣诞老人。

我们那时集体迎着风张大嘴,猛灌西北风寻找当气球的感觉,然后齐心合力攒雪球,互相嘿嘿地笑,互相缓缓地逼近····。

这么厚的雪,不打打雪仗对得起谁?

战斗力最强的是大梦,谁让人家手大胳膊长,侧身一排一个雪球,扬臂一砸个准儿。

我们那会儿统二了战线齐心合力砸菜菜,这个桑海小女宁74尖叫着跑远,左躲右藏,我们满世界找她,远远地发动密集型投弹。

哎?菜菜的战斗力指数怎么忽然爆表了了还击力怎么这么强?

好,侬等着,看侬吃不吃得消连珠炮!

所谓连珠炮,指的是三个人供弹,一个人发射,流水线作业速度快,大梦胳膊抡得像电风扇。

后来是我先发现的情况不对,一二三······四

菜菜!见鬼了!怎么你也撅着个腚在做雪弹!

那那那那我们砸的是谁?

算了不管了快跑吧·····。

后来在-_家冰做的酒吧里遇见了那个被我们虐过的人,是个北欧老头儿,人家

眯着眼瞅了我们半天,笑着比出一个手指枪,挨个儿冲我们叭叭叭。

菜菜当时就不干了人家可是在淮海路大商场里买的羽绒服呀怎么居然和个老头子撞衫了呀·····。

忘了是在哪个停靠点了,我们驱车去住了冰酒店。

还有一站,去住了萨米人的帐篷屋,坐着驯鹿雪橇车去的。

雪野茫茫,鹿铃儿响叮当,我和大梦挤在一辆雪橇上。

后车的大松为景所感,唱起了《雪中行》:

寒风萧萧,飞雪缥缈,长路漫漫,踏歌而行

回首望星辰,往事如烟云

犹记另4离时,徒留雪中情·····。

文艺中年大松同学发动群众,让大家一人一首轮流唱,说要唱得应景,要唱出

心中此刻的感想。

轮到大梦时,他嘴张了半天发不出声来,我推推他,推出来一句高亢嘹亮的: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漫山遍野大豆高梁。。。。。。

他把这首《我的家在东北》唱得声情并茂,唱完之后意气风发神清气爽,好像

刚吃完一顿酸菜血肠,叼着烟袋坐在东北火炕上。

行,大梦我看你行,我花了老鼻子稿费把你带到了北极圈,你一首歌把我们全

回了黑龙江。

连拉车的四不像都回头瞪他,可他浑然不觉,你说这孩子心昨这么大?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