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9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3/104

返回书籍页面

他胸部以下没有知觉,小便靠自己[司歌式导尿,用的是导尿管,50厘米的管子

从尿道口插进去,一直塞进膀胱,如同上刑·····。

这需要自我克服很大的心理障碍,很难想象他是怎么自学的。

但当年的他没别的选择只有学会自理才能回家自我康复,才能省钱。

说是回家,当时家已没了。

治病的开支太大,家租出去了,只剩一间爸爸住,大梦和妈妈住在姐姐家。

很长一段时间妈妈没睡过床,夜夜半躺在板凳上,大梦腿疼呻吟时,她忙不迭

地过去捶腿。妈妈不让姐姐替她,总说自己熬得住,后来熬出了满头自发。

为了止痛,大梦服用的药是吗啡衍生物,癌症晚期病人才吃的那种。

神经痛把人折磨得要疯,怕药吃多了影响康复,大梦疼的时候不停地用手摔

腿,习惯一旦养成了轻易难改,在船上我们不止一次地看到他搁下画笔,认真地摔腿。

可他说,其实最折磨人的不是神经痛。

懂的,其实于他而言,真正伤残的不是肢体,而是不复存在的未来。

其实我能理解,受伤5个月后尚未完全康复的他,为什么迫不及待地加入了辽宁

省轮椅篮球队,但我想象不出,当他把这个想法说出口时,妈妈脸上的表情。

2015年春,正月十五一过完,大梦去了沈阳,接下来的一年时间,他在轮椅篮

球队里度过。

球队不是康复医院,没有什么康复项目,每天食堂、宿舍、训练场三点一线,

同寝的老队员亦是天天神经痛,疼得厉害时会骂他,拣着最粗鄙的来。

他那时被一个老队员逼着洗衣服,边洗边摔自己的腿,他也疼,疼得死去活

来,但不想学着别人爆粗泄愤。

身已残了,心不想残。

其他队员一天两练,4个小时,而他是一天四练,8个小时。

一天下来,浑身上下无处不疼,疼到后半夜两三点才能睡着。饶是如此,还是

加练,当手抓紧篮球时,他总感觉是在多抓住一点未来。

如此周而复始两个月,他不仅学会了熟练操控轮椅,且能上场和老队员打对抗赛。

练了将近半年后,他成功进入了参加残运会的大名单。

巧得很,那届残运会在成都举办,他每天看着训练场的倒计时牌,心急如焚地等着故地重返。

他自己都不知道,仅仅是患重温一下那段惬意的时光吗?

那时光早已头也不回地远走、和他原先的人生路径一一起缥缈如烟,永不再来·····。

命运的促狭无人可预测,你永远不会知道噩运这东西到底要来折腾你几次才算完。

跌入谷底期待反弹的大梦并不知道,更糟糕的境遇,即将到来。

赛前15天时,机票、球衣已备全,他忽然开始发高烧,骶骨处鼓起一千大包。

教练找来所谓的队医,看了之后I兑每天上点儿药,打几针就好了——就这样他

妈的耽误了治疗。

高烧数天不退,他无奈自己跑去大医院就诊,医生当场催促他办理住院手续,

说情况很危险,需马上手术。可莫名其妙的是,教练并不允许他马上住院、说

需要回去找领导请示和商量

妈妈第二天赶到了沈阳,教练给出了答复,核心思想是:

可以回家治病,但这种非比赛受伤,残联是不会管的。

满头白发的妈妈推着大梦就走,放心,我儿子的命,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了。

她说儿子,咱们回吉林,有妈妈在呢,不怕。

可先怕了的是妈妈,她手足无措地站在医生面前,听着医生的宣判:

怎么给耽误了这么长时间?菌群感染了,抗生素都不起作用了,已经出现败血症状了啊,命都快没了。

缓过神来的妈妈第一反应是张罗着筹钱救命,手术费想凑足的话只有卖房子。

又老又破的旧房子一时卖不出去,手术却不等人,万般无奈下,只剩~种救命方法-

自承风险,自己找大夫做手术,这样每次能比在医院里做手术省下1万元。

手术的名字叫VSD,腹壁吸引。

大梦描述说、就是往伤口里塞进一块类似海绵的东西,然后外面接上一个管

孔不停地把坏的组织液吸出,让伤口的地方长出新的肉芽。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