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7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5/104

返回书籍页面

大妺说得很若无其事的样子,手却是抖的,洛顿和妹妹开始哭,父亲也在流泪。

大婶自此留在了家中,在洛顿的记忆中,每逢他和二妹放学,大妹都会候在家门口。

她永远一副高高兴兴的样子,道哥哥你回来啦,饭做好了快吃吧。

烟熏的痕迹挂在脸上,她有时会忘记了擦,黑一道白一道,洛顿咬着牙帮她擦

惑不敢说话,怕一开口会哭,会让妹妹难过。

愧疚化为动力,洛顿加倍努力地学习,他后来是村里唯一一个考出去的学生。

洛顿离开西藏的那天,父亲借用了村里唯一的一辆"大解放。,上面站满了村

民。大解放。跟在机场大巴后面,一路跟到机场为洛顿送行。

车上没有大妹,那天她来不了,家里不能没人。

洛顿初出西藏时没过语言关,老师讲的他听不懂。

他把父亲和妹妹们的照片摆上书桌,让他们看着他学习,一年后学业追了上来,汉语流利。

可最困难的不是学业,腐心蚀骨的是思乡之情,路费太贵回不了家,节假日他

自己在学校待着。春节最难熬,他一个人躺在宿舍里,看着桌上的照片流泪,流着泪读大妹给他写的信。

挌顿经常收到大妹的汇款和来信。

大妹的世界只有二个村子那么大,信里的主题无外乎家里的大羊生小羊了,村口新盖了一座桥,原来的村长换了新人·····。

有一次大妹邮寄过来200元钱,是她在村里捡易拉罐、捡酒瓶捡了大半年换来的钱。

大妹说,读书累,哥哥要吃好点儿。

洛顿在陕西读完初中,在安徽读完了师专,在湖南大学毕业。

2006年他学成归来时,二妹也在拉萨读完了高中,终于熬出头了,多亏了大妹和父亲的苦苦支撑。

父亲带着大妹二妹早早等在了机场,当洛顿站到面前时,他们还在四处张望寻找。

多年的离别恍如隔世,家人已认不出他来了

洛顿离家9年,去时13岁,归来时22岁整。

他泪眼模糊地看着他们,头发已花白的父亲,容颜憔悴的大妹。

大妹用自己的青春换来了哥哥的未来,她本该拥有更好的命运。

洛顿后来选择当老师,主动要求调到艰苦的纳木错小学,他后来成为那里最出色的老师。

老潘说,洛桑顿珠老师的选择,应该和当年大妹的辍学有一定的关系。

往事无法回头,故而当下愈发要尽力,他是在尽力去卫护那些大妹的命运,让她们的人生多一些理所应当的可能性。

老潘说,'在纳木错小学的老师身上,不乏洛顿这样的故事,很多老师背后都有一个大妹。

这或许也是老师们固穷守贫地教书育人的原因。

他说,和这些真正的老师比起来,我这个所谓的老师算个屁了人家是发心扎根

鄢里的,而我只不过去支教了短短一年而已。

确实,和那些老师比起来,老潘的支教什么都不算。

和老潘比起来,某些所谓的支教志愿者又算什么呢?

不是非要拿他和别人比,只是人总该拿发心来比比真心。不是说提到支教就值

得认同,去个十天半个月的那种都值得鼓励。

善行不应入魔遭,人总应时时审视一下自己的发心——

你真的是去教书吗?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

别把什么暑期体验和真正的支教混为一谈。

别打W么。告诉孩子们外面的世界。的名义去攒合影照片。

你到底是把支教当成一份需要认真履行的义务和职责,还是为了拍照卖惨、发

帖博喝彩,为了自己的存在感,去把孩子当道具?

知道你年轻,有热血,总想做点儿什么。

可骂的就是你这腔盲目喷薄的热血!

那些大妹上个学不容易,老师一职,本应是虔心渡他们的船·····。

如果你发艺吥够,就不要去。

如果发心不诚,别瞎玩行不行?

(七)

老潘说他一直很羞惭自己只支教了一年。

他羞惭当年离开时,孩子们哭着送别。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