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7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73/104

返回书籍页面

江西理工大学的次仁曲珍、长春东北师范大学哲学系的拥中指姆、吉林农业大

学的尹昊······还有许多即将考上大学的孩子,比如在双湖县读书的嘎石秀,在南木林县读高中的划一德吉,等等等等。

每一个孩子考学填志愿时,都会征求老潘的意见。

每一次他都会结合他们的喜好和性格特点,帮他们规划未来。

考上了大学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老潘不让孩子们考虑学费多少,一切自有书

店承包,他按月给孩子们汇生活费,每人每年最少5ooo元。

女儿们学习都很努力。儿子们努力的少,他毕竟是凡人,没办法永远把情绪控

制好,有时候也会在电话里发飙穷不丢人,懒才丢人!

他留刀你给我等着,等你回拉萨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真回来了,也就不舍得收拾了,瞅着那一个个长高长壮了的身板,他叼着烟斗

忍不住地笑,怎么也板不起脸来。

寒暑假时孩子们从各地赶回拉萨,书店就是家,老潘不让他们闲着,每人每天

发50元钱工资,让他们在店里勤工俭学,变相地发零花钱。

孩子们闲不住,集体帮老潘换被罩洗衣裳,老潘弹琴时他们在一旁听着。

到叽乎是老潘最嚣张最膨胀的时光——不论他唱什么歌,这些死忠粉都能忍受,末了还有稀稀拉拉的掌声回敬他。

2016年暑假结束时我去过拉萨,恰逢孩子们即将返校,一走又是半年才能回来。

老潘很动情,钢琴声很动听,这个文青大叔闭着眼睛唱《送别》:

情千缕

酒一杯

声声离笛催

问君此去几时还

来时莫徘徊·····。

他弹琴唱歌向来作死般矫情,那天也不例外。

这家伙那天把自己唱哭了。

所有的孩子都在哭,有的边哭边往外走,边走边说爸爸再见。

(五)

老潘和孩子们的缘分由来已深,他曾是个支教老师。

我是说,那种真正的支教老师

但他自己并不这么认为。

在当支教老师之前,他是个自由摄影师,也拍片子也当导演也开公司,也曾经很有钱。

2009年他给自治区拍宣传片,拍来拍去拍到纳木错小学,追着孩宇们拍他们踢

足球,'差点儿追出高反。

临走时曲桑罗布校长说我们这里是高海拔地区,特别缺老师,有机会你们帮

汇直传一下,要长期的那种·····。

老潘说:好,那明年我来吧。

这个重大的决定他瞬间就做好了,文艺青年爱冲动,他那时却并非一时冲动,

他那时候的目的并不纯,有利益驱使下的私心。

和许多热衷支教的志愿者一样,老潘最初并未分清排序——主要是来成全那些孩子,还是来成全自己。

他起初是带着专业摄像机来的,私心是希望通过支教老师的身份,跟踪拍摄几个老师和学生,拍摄一部震撼人心的纪录片。

至于支教,自然是排在拍摄之后,小学而已,谅也不难。

纪录片后来一个镜头没拍,这份私心迅速消失,他忽然发现那个拍摄计划有些扯淡。

白天要教书上课,夜里要备课改作业,这里条件艰苦,人手紧张,老师需要

自己挤出时间生火做饭,他如果非要腾出时间扛起摄像机,就没有办法认真教学。

如果是这样的话多那还叫支教吗?

他那时瞬间醒悟,继而羞惭我是来干什么的?我怎么能这么干?

醐后来踏踏实实在纳木错小学教完了砦一I-罕朋,紧接着又是二个学期。

那时候他教汉语、教英语、教数学······和很多所谓的短期支教志愿者不同,并

非丰富人生阅历式的支教旅行,也并非打着帮孩子开眼界的名义只去领着孩子们玩,那一整年的时间里,他最多时带9个班,平均每周上课27节。

。支教老师。四个字,重音理应放在后两个字,既然是老师,就要尽好教书育

人的天职,一年下来回头看,他舒了一口气,好了,起码做到了这一点。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