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4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9/104

返回书籍页面

我央求这位壮士,咱这是卖唱不是打劫,别别别来劲·····。

(三)

六个小时后,我把这话又喊了·_遍,喊得撕心裂肺。

彼时我们-_堆人光着屁股欢聚在澡堂子里,他正用杀猪的劲头帮我搓背。

说是搓背,和服皮也差不多了,嘿哟--声、老泥儿排成队。

我趴在池帮子上哀号:差不多行了,别来劲·····。

他纳闷:瞅怀也挺尿性36的哦,昨这么不吃劲儿?

毛巾重新裹紧,他下死力搓我,这家伙膂力惊人,搓得我后肋骨嘎巴嘎巴响,搓出我满背满腿的痧。在我正式疼昏厥之前,他攒了个泥团递给我看,啧啧感叹哎呀妈呀,这也太埋汰了。

这虎x一连搞了好几个泥团搁在我鼻子旁,把我腻歪坏了·····。

幼不幼稚啊你,差不多行了,别来劲。

大洋是个讲究人儿,我们请他喝完酒,他非要回请我们去泡澡,此举大有古风,大家赤诚相见······知长知短,一下子拉近了距离。

那天大洋挨个儿帮我们扒了层皮,但我们没人敢去扒他的。一来他浑身是毛,提起来技术难度略高;二来,他前胸后背不是刀疤就是文身,蜈蚣一样盘踞在森森的黑毛里,越瞅越瘳人·····。

自此就熟悉了,算是朋友了。

处的时间长了,有时候就觉得这家伙应该活在宋朝,是话本里才有的那种一身花绣的市井游侠儿。

他不像好人,可能也不是好人,但那两年拔刀相助的事儿他没少干,有些是路见不平动拳头,有些是江湖救急掏荷包,交朋友的方式千千万,他的方式倒也稀罕。

他丢朋友的方式也稀罕,手指直接举到人鼻子前面去滚犊子,,别和我说话!

被指鼻子的,大都是被他认知为"不仗义"的人。他有一套独特的道德评判体系,许多旁人觉得无伤大雅的事,到了他这儿不行,那些事往往与他无关,他却并不乐意容忍半分。

和我的·不看人对人,只看人对我。不同,他秉承的是。也看人对我,更看人

对人。,在他那套奇陉的价值体系里,。仗义。二字可以用来界定许多事情,

一旦犯禁就是路人。

实话实说,和他这样的人当朋友挺累心,随时担心被翻脸,蒸包丢进油锅里,

生煎何太急。

我朋友多且杂,上至庙堂下至庙会,个中像大洋这样的社会人倒也有,大多维

系着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尽量不去走心。起初和大洋亦是如此,你乐得和我

喝酒唱歌称兄道弟,我乐得多个稀奇古怪的江湖兄弟,大家萍水相逢一场两不

相关就好,玩得来就好好玩,玩不来就散,没必要走心。

说是不走心,走动却颇频繁,大昭寺广场的午后阳光没少晒,光明甜茶馆的藏

面没少吃,许多个月朗星稀的午夜,大家结伴去大马路上踢足球,晃着膀子去

宇拓路吃烤羊蹄。

老板老板,胡辣羊蹄来五斤,老板老板,再加五斤·····。

啊呀老板,你的这个盐茶威威稠稠的很好喝,比我们山东的甜沫还香嘴·····。

啊呀老板一你这个羊蹄啃起来真不含糊,跟俺们东北的大骨头棒子一样带劲!

大洋当年的酒品极好,平日凶神恶煞般,酒后却不散德行。旁人酒后话多,他

不过是拄着膝头喘粗气,牛一样的几声闷音,听不出来是酒嗝,还是叹息。

说也奇怪,大凡社会人,大都爱标榜自己,他却罕见地例外,不仅不谈自己的

生平履历,且从不吹牛x,不仅不吹牛x,而且极烦别人吹,有时与坐者酒后妄语,他眉疙瘩越拧越深,冷不丁砸出来一句扯什么犊子啊,快拉倒吧,憋

跟我俩装。

没人敢跟他装,于是接着喝酒吃肉啃羊蹄。

这话他和康巴人也说过,康巴汉子彪悍,喝了酒后战斗力指数爆表,午夜的冲

赛康巷子里横着走,鬼见了都躲,不躲的话指定给撞个踉跄。

我被撞过一回,我把那几个人喊住,告诉他们这样是不对的······后来我跑了很

久才跑到安全地带,差点儿跑出高反来,再后来一看到红色英雄结就腿肚子打

哆嗦。

大洋不躲,反正两肩相撞飞出去的不是他。

他腋下夹着手包,慢悠悠地感既瘪犊子玩意儿······削你信不信?

干架的具体过程不多写了,他速度那么快,我看不清。

我只县很好奇,东北人是不是都爱夹着手包干仗?

我俩偶尔也结伴去泡澡,按惯例,我哭爹晚娘、他下死力气扒皮。

一通忙活后,哥俩儿舒舒坦坦地浮在池子里,滚烫滚烫的水面上一层沫子

一层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