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4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47/104

返回书籍页面

好吧,如果f尔读了莉莉的故事,如果你也是一个莉莉,请接受莉莉的邀约:

莉莉计划每半年邀请一位莉莉去波尔多,食宿全包,她出机票,她陪你吃喝玩乐。

她希望你能相她共同生活一个星期,或许她能帮你夯实一些东西,帮你把疑虑和困扰解开很多很多。

失恋失业里如何?咪咪掉了碗大个疤。

谁说下一个变身的莉莉,不会是你呢?

(九)

要不,关于莉莉的爱情故事。

咱就不写了吧

不是我懒啊,她光求婚就被九九求了6次·····。

从镜厅广场到比拉大沙丘,从图卢兹玫瑰之城到5ooo英尺跳伞的高空·····。

每一次都整得像《碟中谍》一样曲折离奇出人意料怀让我昨写·····。

莉莉的故事,最好让莉莉自己写。

写写她和九九是如何神奇相遇。

写写她如何不置可否九九如何笨拙追求。

写写为什么人家九九求婚6次才最终成功。

写写她曾经遇到过的那个无敌渣渣法国前任。

写写九九难以忘却的那位不幸去世的美国前女友。

写写曾背着草鞋带她游历欧洲卖唱旅行的哥哥铁成。

写写她为什么当年一定要出国,出国后为什么学红酒。

太多的故事可以写了·····。

干脆写本书得了。

别跟我说你不行。

开了花的成都姑娘嗦,啥子事不敢千?啥子事千不成了?!

我的东北兄弟

如果你二十多岁,别跟我提什么浪迹天涯,有本事的话,你去既可以朝九晚五,又能够浪迹天涯。

如果你已三十出头往四十上奔,别跟我说什么浪迹天涯。有本事你浪迹天涯的时候,也带上你妈。

(一)

生如逆旅单行道,哪有岁月可回头。

人间道是向死而生的,一路生长一路告别,反反复复地擦肩而过。

圆缺无常,八风凛冽。

少有永恒,只有永别。

提到永别时,第一个浮现脑海中的是哪张脸?

怅然还是微疼?或像歌里唱的那样: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都懂的,有些人一旦走了,就是没了。

但人性贪侥幸,爱掩耳盗铃,总认为那一天无比遥远,遥远得像是不存在的。

于大部分人而言,总要到一定的年纪才能学会环视,才会猝不及防地发现那一天早已近在眼前,静静地在你身旁立着。

事情就是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它登门造反。

我奔四了,大洋也奔四了,他比大多数奔四的人提前遭遇了那一天。

大洋东北人,社会人,十几年前我们曾在拉萨处过兄弟。

他海量,一个人喝得完一箱东北老雪大绿棒子25,酒量不错酒品也不错,没见过他酒后散德行。

但有一遭例外,那夜他忽然打来电话,扯着嗓子,非要和我诉诉衷肠。

电话声思远忽近,此起彼伏的车喇叭声响成一片。

好吧,酩酊大醉的他应该正逆行在车河中,不然怎会有恁多南腔北调的嗓音在骂他傻x或浑蛋。

他喊:该骂!骂得好!

他拖腔拉调地喊喂,冰啊,你也骂骂我,拣着最狠的来!

我处兄弟的原则是不看人对人只看人对我,大洋曾待我很仗义,我找不到任何理由骂他,于是耐心动伙计,你消停点儿哈·····开着出了什么事总能扛过去的啊

······我吓得差点儿把手机扔出去,是在哭吗?你也会哭?你这么爷们儿的人也会站在大马路上号?

他在那边大声地摊鼻涕,大声地哽咽爷们儿个屁啊,垃圾扒倒吧,完犊子26了·····

出啥事了啥事能让他站在路当中掉泪,走到路边掉泪,坐在马路牙子上掉泪,眼泪一把鼻涕一把。从没见他说过软话办过尿事,头一回见他这样在大马路上丢人现眼,崩溃得一塌糊涂。

破了天荒了,以前的大洋不是这样的。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