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29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9/104

返回书籍页面

我姑娘七珠是板上钉钉的未来老祖母,辈分高得不要不要的。

等七珠当上老祖母,我一定可以在村里横着走,想怎么走就怎么走,骑猪都行,想想就让人激动。

嗯,把老兵忘了,毕竟人家是亲爹。

那我们俩爹叉着腰并排横着走,看上哪个玉米就咔嚓掰下来吃了,看上哪只鸡就抓来烤了吃了

拉措嫂子说,阿巴巴15,你老兵哥终于对我负了一次责任了。

她说她生下女儿后,全村人都松了一口气,好险,幸亏不是男孩,三代单传啊,全村人差一点儿将来就没有老祖母了。

未来老祖母满一周岁那天,筵席盛大而隆重。

老兵转性了,那么抠门一个人,居然舍得包下酒店的大包间,菜有龙虾、乳

鸽、牦牛火锅,酒是茅台,真假不论,瓶是那个瓶。

我被硬安排在主宾位上,正对着那堆瓶子。

和老兵喝了那么多年酒,头一回享受此般待遇,我受宠若惊地打哆嗦。

更受宠若惊的是,还给我准备了专门的礼服行头?!

一进门就被逼着换上了,一堆人七手八脚把我扒光,又严严实实地将我重新包裹。

拉措亲自跑到宁蒗去给我定制了皮靴,夏发动婶子们给我缝制了棉被一样厚实的金边大襟衣,还把老祖母也请出山,亲手为我缝制了高筒长毛狐皮帽,那大尾巴拖的·····。

那别样的感动和温暖,在快5月的云南,热出我满头满脸的汗,焉得我欲仙欲死的。

如此兴师动众盛装打扮,听拉措说,是老兵的意思,为此他还拨了专款。

哎呀我去,他想干什么?

那天我浑身好似贴满暖官贴,但热死了也不能脱一礼数还是要守的,于是顶着湿漉漉的狐狸皮帽子吃热气腾腾的牦牛火锅,一不小心咬到一口小米辣,五脏六腑爆浆了。

偏偏旁人不识趣,还逗我小酒量哦,怎么没喝几杯脸就这么红了?

你一个穿半袖T恤的你问我?你们满屋子都穿夏装了你问我?

狐皮帽子啊,你他妈试试!

满屋的人众星捧月,居中坐着粉雕玉琢的七珠和热气腾腾的我,细一琢磨这身行头,事儿不太对哦,怎么搞得像在给我补过摩梭成丁礼一样?

今天的主题到底是什么?

老兵不解释,只是劝酒,他那天奇怪得很,一脸的郑重其事,一杯接一怀地地茅台灌我,每一杯都是双手端起来的。

端来端去终于把我端毛了,杯子啪地一拍说!怎么个情况这是?客气个毛啊?

他咕嘟干掉一杯酒,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指着我冲众人说七珠有了这个干。

爹,我也就放心了。

鼻子酸了一下,仿佛有那么一点儿明白了,又仿佛愈发糊涂和迷惑·····。

好吧老家伙,你今年54岁了吧,七珠要起码17年后才能长大,到时候也就指望不上你了。

放心,交给我了,咱们接力当爹。

老兵稳住身形,郑重地搞了个交接仪式。

他抄起七珠递给我,我小心翼翼地接过去,他啪地一个军礼!我慌了一下,把七珠高高举起,就像举起奥运火炬。

······可我姑娘七珠不待见我,不喜欢我身上的汗味,各种扑腾,一脚接一脚地往我小肚子上跺。我噘嘴去亲她,她两只爪子伸直了怼我,打得啪啪的,好,有种,爹都敢打,我看好你!

(三)

七珠最喜欢小扎西,动不动就左顾右盼找哥哥。扎西不理她,忙着摔盘子砸碗儿,动不动就来声冷哼,拿根筷子不停地戳,戳戳戳戳戳,这烤乳鸽招谁惹谁了,鞭尸吗·····。

拉措使了个眼色,我挽起了袖子,我把扎西倒提起来,提溜到门外搞精神文明建设。

拜托拜托扎西大哥,这可是你亲妹妹,怎么还吃起醋来了,你老人家已经小学一年级了,别老那么油盐不进啊。

扎西委屈极了,含泪诉说:

老兵也太偏心了,妹妹周岁在大酒店办酒,我周岁怎么没给我办?

他分析说,自己一定不是亲生的,哼,别说周岁了,满月酒都没给他办,他说他都记得呢。

什么鬼?我问他还记得些什么,他想了想,说还记得他出生的时候,老兵连医院都没去,太不像话了。

······指什么指,把你手指头撅断信不信?怎么和你爸爸一个熊毛病。

扎西说要把全部家当都给我,请我去把他爸爸打一顿,再把桌子给掀了。

但同时他又很严肃地警告我,光揍老兵就行,不能吓着妹妹,如胆敢把妹妹惹哭了,他会找人去QQ空间里黑我。

我们详细地研讨操作步骤、作案工具,以及酬金支付方式,一直协商到屋里散席,人全走光。

等七珠长大了,是否也会像扎西这样想揍老兵呢?

生七珠那天老兵倒是去医院了,去了又跑了,剩拉措一人躺在产房里,生死未卜着。

谈恋爱好比攻坚战,结婚类似阵地战,生孩子这回事好比一场穿插战,各种不可预见性。

所有人都未预料到拉措会难产,且难产到性命攸关,她难产了快一天,从头天半夜生到第二天下午也没生出来。

听说那时老兵全副武装,像头石狮子一样守在走廊里,面无表情,端坐如松,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