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1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8/104

返回书籍页面

一个假期的离别而已,却真好似生离死别,司机的喇叭按了好几遍,她抱住蠢子的腰,抱紧又松开,松开又抱紧,迟迟不舍得放手。

她掉泪干吗非走不可呀,将来那么远,你想那么多干吗呀······我可似有什么就吃什么的呀我可以的呀。

车发动后,小蓝背过身不去看,她径直往前走,小跑起来。

蠢子的额头抵住车窗、看着他的背影变成一点点,直到什么也看不见。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同事把小蓝从病房喊出来,她慌慌张张地冲到医院大门口,泪眼婆娑地撞进蠢子怀里,哇的一嗓子哭出来。

蠢子拎着那些行李,穿着那件狼爪冲锋衣,仿佛从没离开过。

蠢子说:想你想得厉害,路走了一半走不下去了,就回来了。

他说:我想好了,如果现在什么都给不了你,起码给你陪伴,一直陪着你,咱们不能分开。

他弯下腰给小蓝擦脸你先上班,我就在这里等你下班。

他们应该是从那时起,正式开始谈婚论嫁。

蠢子坚持不让置办嫁妆,小蓝坚持不要彩礼,到时候想办法租几辆车去迎亲就好,没有轿车,面包车也行,妈妈是在圩上摆摊卖鞋的,半辈子看人的脸色和脚面,要让她稍稍感觉风光。

未来的生活也都规划了,就这样安安静静地一辈子待在阳朔吧。

小蓝继续当护士,蠢子可以用所学的专业去谋一个土地确权测量员的工作,白

天上班,夜里去酒吧驻唱再打一份工。

蠢子会写歌,那就多打磨一些歌,想办法录成碟,节假日再去摆摊时就可以

卖了·····。

这样积累10年,应该可以在城郊按掲一套小房子吧。

电视、空调、冰箱,一样样慢慢地置办,等将来有冰箱了,一定要塞得满满的,肉啊菜啊什么的再也不用担心会坏了。他们还打算买一辆电动车,接送小蓝上下班方便,如果再去远足,帐篷也可以绑在后座。

孩子生两个,名字商量好了,女孩叫水瓜,男孩叫秤砣,贱名好养活。

嗯,那电动车应该安一个大一点儿的车筐,这样小蓝在后座抱一个,另一个孩子可以在车筐里塞着。

小蓝说,那你可要开得慢一点哦。

蠢子点头,车筐我也会做得大一点儿的·····。

小蓝

算算日子,还有半年我就可以毕业了。

等拿到毕业证,咱们就结婚吧小蓝。

蠢子1993年生人,广西阳朔县葡萄镇乌龙村人。

小蓝1991年生人,广西来宾市忻城县新圩乡老街人。

960多万平方公里,34个省(市、区),1636个县。数以千计的小城里,应该

有无数对蠢子和小蓝。

也许正在读这篇文章的你和他,就是蠢子,就是小蓝。

波澜不惊,随遇而安,平平凡凡,知事、遇人、相爱、定心,上班、攒钱、洗衣、做饭、买菜·····。

普通人和平常事,恒河沙数,构成人间。

用了20000字才把这对普通人的琐事讲完,谢谢你给我面子读到现在。

我很清楚地知道——在你阅读上述20000字时,一直再期待着我笔下的波澜,却只读到平凡。

蠢平和小蓝的故事结束了。

接下来是另夕-个平凡故事了。

若是倦了,你可以选择不去看。

笔耕砚田,犁重千钧,对着电脑键盘发了好一会儿呆。

其实接下来的故事,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去为怀写完。

(九)

每年阳春三月,我都会浪去江南。

写写文章,吃吃粽子,喝喝老酒,从一条河边醉

到另一条河边。

我本无家更安住,故乡无此好湖山——深爱江南烟雨,当曲水流觞以敬流年。

故于2016年春,在浙江嘉善的西塘古镇开了一家小酒吧。

是为大冰的小屋江南分舵。

小屋江南分舵立成半年时,收留了一个年轻的流浪歌手。

歌唱得不错,人却寡言,黑框眼镜卡住眉眼,他长得像极了年轻时代的罗大佑。

每天午夜来临前,他总爱唱上几首缓慢到凝滞的歌。

有的古意盎然,有的是方言吟唱,都极好听,都是原创。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