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第17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7/104

返回书籍页面

看日出需要头天赶夜路去扎营,真是个美妙的夜月黑风高夜鹗喋喋,山影崔嵬如巨兽,山间小路拐来拐去像鬼打墙,白天的青山绿水,到了夜里,蛮山蛮石的好似地狱阴间。

小蓝吓死了,抓了根树棍子,鬼来了,戳死它!

她一手薅住蠢子,一手攥紧棍子胡乱打树,一有风吹草动就叫唤一声,把蠢子薅得更紧一点。

蠢子说要不算了咱们回去吧·····。

她说不行!那帐篷不就白买了!必须去,被鬼吃了也要去!

帐篷不能自买,薯片零食可乐也不能自买,小蓝还带了一小坨生肉,晚饭时剩下的,打算用来烧烤,哎呀呀月下I可边烧烤的青烟,多浪漫。

······烧烤没玩儿成,战战兢兢地摸到I可滩边,塑料袋解开,肉捂里了,一股和子味。

小蓝拎着肉心疼,蠢子忙着搭帐篷、垒火塘、拾柴火。

他说你把肉扔了吧,一会儿我下河摸虾子给你吃。

他卷起裤管,用手机照亮,摸了好半天,小蓝蹲在岸边,眼睛瞪得再大也只是模模糊糊一团,她喊:水凉不凉?别摸了吧

水只到膝盖,她看不见,只是紧紧张张地喊快上来吧,你别淹死啊

摸到了七八只虾,好开心。

烤完后,好悲伤·····。

虾太小,一见火,集体修仙,全部化灰化蝶。

柴也太湿,篝火燃了一会儿,可能觉得没什么前途,也就自尽了

他们坐在歪歪扭扭的帐篷外,傻呆呆地并肩坐着,夜还很长,小蓝的嘴噘得很高。

半晌,蠢子忽然开口说小蓝,唱首歌吧。

他头一回提出这样的要求,小蓝开心了一下,心想,唱个啥歌好呢

毕竟是歌圩上长大的壮族姑娘,嘴一张,山歌自自然然地流淌出来。

山中只见藤缠树,世上哪见树缠藤

青藤若是不缠树,枉过一春又一春

竹子当收你不收,笋子当留你不留

球当捡你不捡,空留两手捡忧愁

连就连嘞

我俩结交订百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哪个九十七岁死,奈何桥上等三年

传说中,千年以前,有个叫刘三姐的妹子唱过这首歌,就在这方山水间。

人们把她称为歌仙,为了纪念她,有了后来每年的壮家三月三。

小蓝问:蠢子,熟悉吗?

她说:我总感觉,这家我很久很久很久以前是给你唱过的·····。

不等蠢子回答,又自言自语道:可是为什么现在这会儿,特别特别想哭呢?

群山不语河水静止,全世界都抻着,听着她莫名其妙的哽咽。

蠢子揽住她,把她脑袋搁在自己肩膀上。

他并不善于安慰人,只说要不你睡一会儿吧,睡一会儿就好了。

小蓝把脑袋拾起来,他又好心地帮她按下。

拾起来,又按下。

清晨打开帐篷,碧水青山满眼翠。

水汽氤氤,小渔船欸乃,缓缓行过眼帘前这幅画,逸向水云间。

(八)

有过一次小离别。

蠢子说,毕业前,我要攒够一笔钱,这样才能有资格和你说将来。

阳朔挣得太少了,那个寒假他决定离开,搭车去云南。

江湖传言里,滇西北有一个非正非邪的古城,古城里有一家似正似邪的酒吧,

那个酒吧很奇哇,专门收留流浪歌手、扶持原创歌手们,他们把有丛留下的人喊为族人,同吃住,有高薪。

有多高?月薪过万不是梦。

行李三件:吉他,几件衣物的小行囊,一坛子自家酿的酒。

酒是小蓝教他带的,他不善交际,如果那个酒吧那帮人肯接纳他,就一人敬一碗酒吧。

她让蠢子把那件盗版狼爪冲锋衣也穿上,人靠衣服马靠鞍,好歹这也能冒充名牌,出门在外,不要让人看不起了·····。

上车前,小蓝踮起脚,捧住他的脸:你早点回来,我一个人留在这儿太孤单。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