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崛起(校对)第9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5/1092

返回书籍页面

  “但是云阳,开战的话,我们的胜算并不是太大,而且就算是我们将那些西方十七城的家伙打败,也会将多年的积累,全部化成泡影……”

  “那个时候,我们人族,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了。”

  “他们为什么可以如此的明目张胆?”罗云阳放下手中的酒杯,声音有些冷漠。

  “因为,他们有一个计划,一个躲避源兽的计划!”吕祛病重重的道:“这个计划,就叫做方舟计划!”

  “你应该读过诺亚方舟的故事,没错,他们这个计划,就是造一艘巨大的飞船,带着人族大部分的精英,逃入太空,逃到他们已经选定的一个星球。”

  “他们觉得,这样就可以逃避源兽!”

  “就是因为这个方舟计划,在咱们东方十三城,也有不少人,趋利避害之下,选择了西方十七城。”

  方舟计划,听的罗云阳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虽然他不知道方舟究竟有多大,能够承载多少人,但是想到这方舟要进行的是宇宙飞行,罗云阳就明白它需要的能量是何等的巨大。

  自然,它带走的人,也不会多。

  精英走了,源兽过来,那么剩下的场景就可想而知。

  “对于这方舟计划,我们一直在反对,但是活命的诱惑,实在是太大,所以不少人表面上虽然光明正大,但是实际上,却已是加入了这个计划。”

  吕祛病深深的叹口气道:“生死之事,很多人还是参不透。对了,光顾说这个,咱们现在喝第三杯酒,我敬你没有直接击杀聂心。”

  “虽然那个节骨眼儿上,我就算拼了老命也会去保你,但是你毕竟没有让我去拼命。”

  吕祛病的话,说的坦荡无比,罗云阳能听出来他的诚意。

  三杯酒下肚,吕祛病放下酒杯道:“酒也喝的差不多了,来来来,看看我的收藏,你可以在我的收藏之中,随意选择三件东西。”

  “我告诉你,选完之后,我是概不退账的!”

  吕祛病作为兴龙军的大都督,他的住处虽然无比简朴,却不要认为,他的手中就没有什么好东西。

  三杯酒,三件事,三件东西!

  罗云阳也不推辞,随着吕祛病走进了他的收藏室。这收藏室只有一平方米大小,里面有的,是两个看上去很古老的绿皮柜子。

  “我的东西,都在这里,你自己选!”

第一四五章

源兽核

  两个铁皮柜很不显眼,打开柜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放着不少盒子,和老旧的铁皮柜相比,这些盒子,每一个都是用最高等的合金打造。

  “土龙源兽核!”

  在目光下落的瞬间,罗云阳就被一个盒子上的字所吸引,源兽的核!这里竟然有源兽的核!

  就算是神都,也能够看到隐隐约约出现在群山空间之中的巨大源兽,甚至有一次空间折叠,更有巨大的源兽张开双翼,遮挡了大半的天日。

  虽然空间壁垒依旧存在,但是源兽对于人族的威胁,从来都没有减轻!

  虽然一直以来,人类都将源兽当作自己最大的敌人,但是罗云阳还从来都没有见过真正的源兽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更不要说,源兽的源核。

  “这是真的?”罗云阳拿起盒子,郑重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吕祛病拿过盒子,吧嗒一声打开,就见一块土黄色的,拳头大小的石头躺在盒子中。

  没有任何的光泽,但是在罗云阳那强大的精神力面前,他却感应到了里面磅礴的力量。

  如果说罗云阳自己现在的源力是一,那么眼前这土龙源兽的兽核,就是万!

  “当年,一个小空间连接了大高原,这土龙源兽从小空间之中冲了出来。”

  吕祛病的声音平缓,但是从他的声音之中,罗云阳却听到了一种感觉,一种悲痛的感觉。

  “一座城,是我们建造的堡垒城池,不足五分钟,全都化成了废墟!”

  “为了诛杀这头源兽,我们死了十三位大宗师!”

  大宗师在整个大联邦,都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一个源兽夺去了十三位大宗师的性命,这源兽的威胁,可想而知。

  罗云阳没有作声,虽然吕祛病对于这场战斗描述的很简单,但是罗云阳却能感到这其中的凶险。

  “源兽的源力实在是太过庞大,它的源核,我们更没有办法催动,所以只能当一件珍藏品。”

  罗云阳接过盒子里的源核,就觉得这源核的重量,足足有上百斤,他看了一眼那绿皮柜子,然后将那源核重新递给了吕祛病。

  作为兴龙军的大都督,能够被吕祛病珍藏的东西,自然非同一般,虽然很多东西不如那土龙源兽的源核让人震惊,却也都不差。

  把全部的珍藏看了一遍之后,罗云阳稍微分析了一番之后,就做出了抉择。

  吕祛病看着罗云阳的选择,脸上露出了笑容,不过这一笑像是牵扯到了自己的肺,又剧烈的咳了起来。

  “你的选择,我真的很高兴,它们虽然不是我手里最好的东西,但是,却是最适合你!”

  说话间,吕祛病抓住一把有一尺多宽的圆轮,沉声道:“此轮乃是我一故友所留,他也是精神念师,当年……”

  “人老了,就喜欢怀旧!”吕祛病摆了摆手道:“也罢,你是精神念师,又选择了此轮,那么他留下的一些修炼心得,也留给你吧!”

  说话间,吕祛病来到书架前,拿起了一个硬皮笔记本道:“这是他的修炼日记,一并送你了。”

  “对了,此轮的名字是浮屠,里面隐藏着机关,按我那朋友所说,最多的时候,他可以催动九轮齐飞!”

  浮屠轮!

  罗云阳之所以选择这宝轮,最主要的就是感觉,他觉得这宝轮被自己的精神力催动,好像比飞刀更强悍。

  至于催动这宝轮所需要的强大精神力量,对于罗云阳来说,并不是什么太大的困难。

  毕竟现在,他的所有属性点加起来,已经达到了四百。

  可以分化成九个轮子,罗云阳想到一个轮子瞬间化成九个的情形,想想就觉得心里发寒。

  “多谢大都督,我一定不会让这宝轮蒙羞。”罗云阳无比郑重的接过那日记本。

  沉吟了一下的吕祛病,指着罗云阳所选的第二件东西,接着道:“此物乃是我在大破灭时,从一座破碎的道观之中偶尔得到的,虽然不明白它的用法,但是里面的强大的生机,却很适合你的青帝长生诀!”

  罗云阳笑了笑,这第二件东西是一块普通的木头,但是在木头中,罗云阳感应到了无比强大的生机。

  这种生机,让他体内的青色源核,很有一种想要吞噬的感觉。

  虽然现在,他还不知道这木头是什么,但是在吸纳神血的过程中,他的木系力量增长的很快,可以说现在已经到了一个节点。

  一旦能打破这个节点,他就能够突破大宗师。

  吕祛病的目光落在了第三件物品上,这是一只金色的瓶子,瓶子之中,有一枚拳头大小的金色果实。

  “这是金身果,在金身液出产之地,长出的果实。”吕祛病看着那瓶子之中的果实道:“吞食了它,就算是普通人,也能够成就金身。”

  “哪怕是一等武师的攻击,也伤及不了你分厘!”

  金身果,罗云阳的目光看向吕祛病,吕祛病笑了笑道:“这东西对我的用处并不是太大,就算没有这金身果,我的身体,也能够承受一等武师的攻击。”

  “你拿去吧!”

  对于自己金身的提升,罗云阳算得上是千方百计,现在有了金身果,心里自然是大喜过望。

  “谢谢大都督!”诚恳的道谢之后,罗云阳疑惑不解的问道:“大都督,这天下,还有和金身果差不多的天材地宝吗?”

  “怎么,吃了我的金身果还不满足?”吕祛病看了看四周的天地,突然郑重道:“大破灭虽然让我们的生活变得一团糟,甚至随时有崩溃的危险。”

  “但是按照生物学的那些专家所说,机会与风险并存,这大破灭却也给物种的提升,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别的不说,就说咱们吃的粮食,里面隐含的能量,就比大破灭前,足足提升了十倍。”

  “一些特殊的地方,更是生出了异物!”

  “像七号基地之中那些提升力气和血气的东西,更会慢慢的变多起来。”

  “未来是一个大时段,但是……我们真的能撑下去吗?”

  说到最后,吕祛病的脸上有些悲哀,显然,这位一身担起兴龙军的人物,在这件事情上,有些悲观!

第一四六章

强行突破

  三杯酒,三件礼物!

  罗云阳从吕祛病那近乎简陋的家里告辞离开的时候,吕祛病亲自将罗云阳送到了门口。

  好像只是一个简单的礼节,罗云阳却敏感的察觉到,就在吕祛病送他到门口的时候,周围至少有上百双眼睛盯着自己离开。

  吕祛病上楼,他那很少有人的房间之中,此时已经多出了一个人,一个看上去和吕祛病的房间极其不搭的人。

  因为这个人,个子实在是太高了,而且,他的身材,也太壮,所以吕祛病的房子,在这个人的面前,显得实在是太小。

  “你决定了?”那人喝了一口酒之后,没头没脑的问道。

  吕祛病点头,没有作声。

  那人接着道:“刚刚从聂家传来了消息,聂心死了!”

  吕祛病的神色淡然,他轻轻的道:“死了也好,只不过我没想到,他们一家动手竟然如此坚决,罗云阳说,这个聂心至少还能活一个月。”

  “呵呵,那小子绝对会有麻烦!”身材高大的男子,神色之中充满了郑重的道。

  “实际上也没什么,我已经决定让他去铁血堡垒,这聂心的死,实在是多余。”吕祛病淡淡的说道。

  “铁血堡垒那个地方,可是充斥着……”

  吕祛病轻轻的摆了摆手道:“如果不去铁血堡垒历练一番,他又如何能接得了我的位置。”

  “你知道,我坚持不了多少天了!”

  房间里一片沉默,那身材高大的男子最终嘿嘿一笑道:“你个祸害,应该多活几年才是。”

  “我若是走了,就把我和这栋楼一起烧了!”吕祛病无比洒脱的嘱咐道。

  罗云阳并不知道聂心死的消息,在离开了吕祛病的住宅之后,罗云阳就来到了兴龙军在神都的驻地。

  这里是一个占地足足有十里方圆的基地,在这里,罗云阳有一间足足有篮球场那么大的修练场。

  把迎候自己的侍者打发走之后,罗云阳就开始了例行修炼,猿龙斗天图,青帝长生诀,还有就是精神念力。

  在将这一切进行完之后,罗云阳就将那盛着金身果的果子拿了出来,这果子虽然不知道被保存了多久,但是拿出来之后,依旧保持着新鲜的味道。

  吕祛病对于服用这金身果子的要求,是半点也没有说,对吕祛病发自内心的信任让罗云阳丝毫没有犹豫,一口就把那金身果吞了下去。

  在使用金身液的时候,罗云阳忍受了不小的痛苦,但是这一次,这金身果食用的过程,却是无比的简单。

  不能说没有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却是在罗云阳忍受的范围内,他身体表面的皮,变得更加的密集,到了最后的时候,甚至有一层老皮脱落了下来。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