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崛起(校对)第278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78/1092

返回书籍页面

  它们铺天盖地,它们所到之处,让人避无可避,躲无可躲!

  文景轩没有动,他整个人,就好像已经呆在了那里,丝毫没有感应到那些火星的到来。

  血灵天那些观战的血子之中,仿佛人人都身处战场,人人都在浴血奋战,眼睁睁的看着文景轩一动不动,有人在这一刻,发出了一声惊呼,一声充满了恐惧的惊呼。

  这惊呼,丝毫没有影响到文景轩,同样没有影响到那云天北,犹如星图一般的火点,在虚空之中,依旧快速的卷过。

  天地,在这一刻,陷入了静止。

  可是,就在第一点火星要落在文景轩衣衫上的刹那,文景轩突然动了!

  他的动作并不是太快,可是他手中的剑,却直直的朝着一点星辰点了过去。

  “好!”第一个喊出好字的,并不是血杀道的人,而是来自烈阳道的克林齐。

  一身金衣犹如骄阳的克林齐,话语中并没有任何的挑衅,更没有任何的讥讽,他有的只是赞许。

  文景轩的长剑,刺在了一点火星上,这火星并不是太大,但是和文景轩的长剑交汇的瞬间,却爆发出了巨大的能量。

  火星在长剑的攻击之下,生出了一点点的裂纹,而随着这一点点裂纹的出现,那本来犹如星辰一般,要落在文景轩身上的火星,好像一下子停滞在了半空中。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明白了,文景轩不出剑是不出剑,但是现在,一剑出,直至本心。

  他这一剑,已经攻到了云天北满天火星的要害之地,只要破了那一颗星辰,这一场,就胜了!

  一时间,无数的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

  罗云阳同样攥起了手掌,他不知道这一次的结果,他不知道接下来是什么,可是此刻,他只觉得自己心跳加速,他热切的期待着这一场即将到来的胜利。

  云天北的衣袖不断的挥动,那一点被攻击的火星,在虚空之中不断的破裂。

  可是,虽然破裂声不断,但是那火星并没有碎!

  文景轩的神色,慢慢的开始变白,随着文景轩神色的变化,那一点点的火光,再次开始下落。

  下落,下落,一点点的下落!

  胜负生死一刻间!

  没有人吭声,没有人打扰,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两个人的比试,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

  一滴火星,落在了文景轩的身上,刹那间滚滚的火焰,就已经包裹了文景轩的身躯!

  也就在这一刻,那云天北挥动衣袖,本来已经包裹了文景轩的金色火焰,瞬间在文景轩的衣衫的身上熄灭。

  文景轩虽然持剑,但是此时,他的手却在颤抖!

  “我败了!”最终,文景轩收剑,他看着四周一点点火点,话语中充满了无尽的惆怅之意。

  “如果只是咱们两个人的比斗,这一场,我绝对要承认你赢,因为你已经找到了我的破绽,可以说这一战,你处处都处在先机之上!”云天北看着文景轩,沉声的道:“你的战斗意识很强,可是你的修炼之道,差我不少。”

  “这也就造成了你的力量,一时间难以攻破我的核心火点!”

  “你是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文景轩苦涩一笑,转身朝着血空主宰拱了一下拳,而后朝着路博文的位置走了过去。

  两战两败!

  如果是以往,如果两战两败的话,血杀道的精英们士气恐怕会饱受打击,可是现在,虽然两次战败,但是血杀道弟子的士气,却是空前的高涨。

  就连血空主宰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他已经做好了战败的准备,但是这一次出战的弟子,却没有让他失望,血杀道的天书之中,在本源法则上虽然有着巨大的缺陷,可是只要有这种不败的心,他血空主宰,还是有办法来弥补的!

  “血杀道后继有人了!”纯阳主宰看着血空主宰,淡淡的笑道:“这两个,都是好苗子。”

  血空主宰点了点头,傲气的答道:“还行!”

  在无声的静寂之中,作为第三场的铁无敌走了出来,手持巨刀的他,每一步走出,都有一种无敌的威势从他的身上四散而出。这种威势,一步步,不断的增高。

  他的对手,同样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赤红色的衣衫,赤红色的脸膛,赤红色的巨斧!

  赤天涯!在烈阳道中,他精修的是爆火狂风组成的狂暴之道,一直以来,在大部分的决战之中,他都是紧紧的把握着战斗的脉搏。

  可是这一次,赤天涯发现,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脱离了他的掌握,他在面对这个人的时候,有一种本能的恐惧感。

  这种恐惧感,让他心里觉得非常的不好,就在他准备发起攻击的时候,那铁无敌已经挥刀而上。

  两个人,刀和斧,在虚空之中疯狂的碰撞!

  滚滚的烈火,磅礴的铁血之力,将整个血战台,燃成了一片的血红。也就是一个刹那,让人难以分清楚,究竟什么是铁,什么是血,什么是人……

  战斗,战斗,让人的血在燃烧的战斗。

  几乎所有的观战者,都忍不住站了起来,这一战的到来,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无比的意外。

  可是,在意外的同时,他们同样感到无比的欣喜,他们感到无比的期待,他们期待着这场战斗的胜负,他们期待着那最终碰撞的结果。

  “轰!”

  犹如混沌开辟的声音,在血战台上响起,伴随着这声音,本来占据了血战台的血光和红光快速的分散!

  映入众人眼中的,是一幕让所有血杀道的弟子永远都难以忘怀的场景:只剩下一条手臂的铁无敌,手持着长刀,架在赤天涯的脖颈上,虽然赤天涯的身上,并没有太重的伤势,但是他的脖颈处,却有一柄随时都能要了他性命的刀!

  手臂被斩断了一条,胸膛上错综的伤痕足足有上百道,而双腿更是被斩断了一条的铁无敌,刀架在了赤天涯的脖颈上。

  只需轻轻的一下,赤天涯就是死路一条!

  “我败了!”看着犹如魔神一般的铁无敌,最终,赤天涯的声音中,带着一丝干涩。

  不过他看着那犹如千疮百孔一般的铁无敌,脸上全都是敬意。虽然按照血杀道的积累,这些伤势,很快就能够恢复,但是,铁无敌能拼着忍受自己这么多的攻击,也要对他赤天涯一击致命,就足以让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胜了,第一场!

  没有人吭声,没有人欢呼,只是,不少人的眼中都闪动着一丝晶莹!

第四二零章

万钧重担集一身

  “终于胜了一场,哈哈哈!”生铁霸力王被眼前的一幕震撼了,一对结实的手掌重重的敲击着身边的同伴。

  他那犹如蒲扇一般的手掌,挥动之中,充斥着力量,被他拍着的同伴,也就是转眼工夫,就被拍在了地上。

  “老铁,你快……咳咳……”

  听到老铁两个字,生铁霸力王脸上的兴奋更多了几分:“对,我就是你的老铁,从此之后,谁敢欺负你,只管给我说,兄弟我给你撑腰!”

  那被他拍的同伴,都快要哭了,一边剧烈的咳嗽,一边大声的道:“那个……那个能停手吗?”

  “我……我都快吐血了!”

  生铁霸力王看着自己那犹如小蒲扇一般的手掌,脸上有些尴尬:“哈哈哈哈,我这就是太兴奋了!”

  “奶奶的,要不是知道你不是成心的,老子非得跟你拼命!”那站在生铁霸力王身边的同伴,眼中全都是怨念,被拍的几十下,每一下都拍的他有一种欲死欲仙的感觉。

  “是胜是负,就看这一场了!”那同伴的话语中,带着一丝感慨。

  “不是还有两场吗?”生铁霸力王的眼眸中,带着一丝疑惑。

  “你……你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罗云阳要面对的是谁?是克林齐知道吗?这一场,就算最后的决战。”

  “云东阳,不要让我失望啊!”同伴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嫌弃,这生铁霸力王是一个好打手,但是智商方面,真的是明显不够啊!

  生铁霸力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随即回了一句道:“罗云阳那坏小子,实际上也是很有实力的。”

  就在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一道金色的身影,走上了擂台,此时走出来的人,自然是左树。

  左树神色淡然,他登上高台之后,就静静的在那里站着。

  可是就这么简单的一站,却给人一种他已经和四周的天地,完全融为一体的感觉。

  罗云阳看着左树,就见此人的面容,丝毫称不上英俊,但是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也许是因为对这一战的关注,所以罗云阳使用了自己的属性调节器,对左树进行了查看。

  力量:68。

  速度:63。

  体质:45。

  精神;156。

  虽然出现的,只有这四种,但是看着精神一项,罗云阳感觉到云东阳有一些不好,因为这个左树,好像对云东阳很是有一些的克制。

  云东阳还没有上台,左树上台了五分钟,云东阳都没有上台,这就显得有些尴尬了。

  本来满含期待的血杀道血子,此时一个个开始静默,他们都不是傻子,云东阳在这个时候都不动手,这已经说明了问题。

  所以,一道道的目光,落在了云东阳的身上。

  血空主宰并没有看向云东阳,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云东阳的开口。

  “主宰,我认输!”云东阳整个人依旧在血色的袍服里,难以看到他的脸,可是他的声音,却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

  认输两个字,更是犹如一个巴掌,重重的打在了在场不少人的脸上。

  云东阳认输了!

  这个结果,很多人想不到,而更多的人,看向云东阳的目光,则是充满了鄙视。

  文景轩败了,但是他虽败犹荣;路博文也败了,但是他拼尽了自己最后的力量。

  现在,云东阳,在所有的重担都交给他的时候,在众人的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在不少人都觉得,这一次的胜利,还有希望的时候,他竟然认输了。

  这真的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血空主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云东阳,又看了看那静静站在血战台上,一如一棵小树一般挺拔的左树,最终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并没有责怪云东阳,对于云东阳,他无比的了解,这是一个无比理智的人,而作为精通幻光之道的云东阳来说,一切的事情,他都会有最精密的计算。

  现在,他承认自己赢不了,那就是真的赢不了。知道硬拼下去,不但没有任何的好处,而且极可能给他本人带来不小的损坏,所以云东阳直接选择了认输。

  从个人的角度而言,这样的选择没有任何的错误,甚至在以往,对于这种明智的选择,血空主宰还会无比的赞赏。

  血杀道的弟子,在拼杀之中,就要养成这样敏锐的判断力,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血杀道的弟子,在接下来的杀戮之中,安稳的活下去。

  客观来讲,这云东阳平日里也很精明,为人处事分寸把握的极好,他把自己的所做所为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可是现在,听着云东阳的选择,血空主宰的心里还是迅速滚过一丝失望。

  这种失望,他是绝对不会表现出来的。但是有那么一刻,他觉得自己对这种凡事精于算计,不不不,把任何事都算计的登峰造极,明哲保身有余、冲劲明显不足的弟子,有点深恶痛绝!

  “好!”血空主宰的声音平静,没有任何的感情。

  而随着云东阳的话和血空主宰的应允,让本来热血沸腾的血战台,一下子变得无比的冰冷。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