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崛起(校对)第260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260/1092

返回书籍页面

  也就在几个人说话的时候,血斧战舰横空而过,没有了敦克星,罗云阳他们直接进入了节点之中。

  切克长老此时看向罗云阳的目光充满了敬畏,他作为罗云阳的侍卫首领,想过不少的办法,要帮助罗云阳解决眼前让他觉得进退两难的境地。

  却没有想到,罗云阳竟然调动了灭星炮!

  而血杀道的高层,更是同意了罗云阳调动灭星炮,将拥有十个舰队的星辰,直接击成碎粉。

  这种解决的办法,简单而又粗暴,可是,这样的方式充分证明了一个事实,他拥有最强大的实力。关键时刻,他完全可以靠实力说话!

  “蓝雨帝国,已经成为过去!”切克长老沉声的道:“不只因为他们十个舰队的覆灭,更因为这一炮,实际上已经将整个蓝雨帝国的精气神,全都给打没有了。”

  “我们此去,将不会受到任何的阻拦!”

  跟随着罗云阳而来的云家一些武者,不少人都还没有从那轰鸣之中清醒过来。

  他们此时看向罗云阳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云兮静静的躺在由营养液汇聚的池子中,心里热流鼓涌,她心爱的人,他太强悍了!

  一如切克长老所说,不但那破损的敦克星,就是其他有蓝雨帝国士兵驻守的星辰,他们也没有遇到任何的阻拦。

  长驱直入,直上帝都!

  “云阳,蓝雨帝国的那些人也就算了,可是在敦克星上,还有很多其他国家的使节!”云兮看着远方屏幕上的星空,有些担忧的说道。

  罗云阳平静的道:“应该担忧的,是那些派人去了敦克星的帝国,现在应该是他们想着该如何向我解释。”

  切克长老点头道:“他们让人过去,本身就是对血子的挑衅,现在看到我血杀道如此支持血子,哼哼……”

  而就在三人说话之时,蓝雨帝国的帝都已经在望!

  帝都,观宇台!

  蓝天绝站在自己最喜欢的位置,但是此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以往仰视星空,俯视天下的感觉!

  在那瞬间破碎的一炮之下,他整个人一直都处在一种呆滞的状态,对于蓝天绝这种高手而言,这种情况,本来是不应该出现的。

  可是现在,他的意识,依旧停留在那一炮轰鸣之中。

  他的一切,都已经随着那一炮,化成了灰烬。舰队没有了,他可以再建,但是人心呢?

  人心散了,整个帝国就已经崩盘了,别说各大家族,恐怕就是皇族这边,都已经将他这个帝皇,当成了一个过去式的人物。

  怎么办?离开蓝雨帝国,流浪星空吗?

  对于一个普通的星系级强者而言,找个地方一躲,或者进入星空之中的其他地方,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他曾经是一国之主,如果这般选择的话,那么他可能要面对的,还有无尽的追杀。

  甚至,这些追杀的人之中,包括血杀道!

  “嘟嘟嘟!”通讯器快速的响了起来,蓝天绝对于通讯器的响声愣了一下。

  他的通讯器,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响过了,毕竟他是一国之主,其他人要联系他,一般都要通过侍从。

  接通通讯器,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张苍老的面孔,看到这带着一丝阴冷的面容,蓝天绝的心已经跌到了谷底。

  “见过祖皇!”蓝天绝恭敬的说道。

  “天绝,蓝雨帝国,不能就这样被灭了。”苍老的声音,透过通讯器,在蓝天绝的耳边回荡。

  蓝天绝的心在发紧,听这位祖皇的意思,蓝雨帝国不可以灭亡,但是他蓝天绝这个帝皇的位置,却是可以变动。

  就算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此时的蓝天绝心里也是别无选择。

  “祖皇但有吩咐,天绝一定遵从!”

  那苍老的面容,闪过了一丝精光,虽然隔着通讯器的屏幕,但是蓝天绝依旧觉得自己的心底有些发寒。

  “第一血子对你很有意见,我和族中诸老商议过,要想平息这种怒气,唯有用你项上人头。”

  “一切都是为了蓝家!”

  作为国君,蓝天绝一直掌控着无数人的生死,但是现在,他的性命竟然成为别人交换的工具,让他从心底,升起了一丝悲凉。

  他知道,当这位老者和自己商谈的时候,实际上大局已定,他是不可能再质疑的。心如死灰之下,蓝天绝的眼眸中,就闪过了一丝淡淡的决绝。

  他反抗不了,但是他绝对不能如此窝囊的死去,他是一个皇者,而不是一只蝼蚁。

  “为了蓝家献出我的性命,天绝自然在所不惜,但是天绝希望,自己能够死的好似一个皇者。”

  蓝天绝的话,让那苍老的老者目光中多出一丝严厉。作为蓝家的最强者,他要做的,是对一切的掌控,而不是生出意外。

  可是,蓝天绝同样不是弱者,虽然他只是星河级初期的强者,但是想要诛杀他,同样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一念之间,老者沉声的道:“你要怎么做?”

  “我可以死,但是我不愿意被人做成一个盒子,送给别人品鉴!”蓝天绝将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他没有说谎,他真的不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被人放在盒子中,当成礼物送出去。

  老者点头,没有吭声,等着蓝天绝继续说下去,而蓝天绝一个字一个字的道:“你们不是要将我的头送给那个第一血子吗?我可以在比斗之中,让他砍下我的脑袋。”

  “祖皇,你等我说完!”就在老者要说话的时候,蓝天绝摆手道:“我可以压制自己的境界,你们尽管用封印之法,让我的修为和那罗云阳相同。”

  “你们还可以有人监视我,让我出不了任何的意外,还有就是,就算我赢了,我同样会让他斩下我的脑袋。”

  蓝天绝的话说完,目光中多出了一丝坚定,而老者则淡淡的道:“你的要求,我可以同意,但是,你怎么能够保证,血杀道会同意?”

  “我的全部资产,一千六百五十星币!”蓝天绝声音很平静,但是这种平静之中,却有一种巨大的自信。

  “我将它们存在宇宙银行之中,想要拿到,唯有我手中的密码!”

  “你告诉罗云阳,只要他肯答应我这个要求,让我有尊严的死去,我就将密码给他!”

第三九七章

松山下,烟雨中

  一千六百五十个星币!

  罗云阳看着站在自己面前,一脸谦卑的中年人,心中无数的念头在快速的闪动着。

  可以延长云兮寿命的魄醍血罗果,三十个星币一个,而他的手中,只有二十个星币。

  连一颗魄醍血罗果都买不到。

  虽然在血杀道之中,他的地位很特殊,但是血杀道对于他这个第一血子,也并不是无限制的资助。

  比如星币,每一年的份额,是二十个星币,听起来不多,但是如果换算成蓝雨币,则是两千亿的蓝雨币。

  两千亿,这股数字,已经是非常庞大了。

  而二十个星币,也只是罗云阳在血杀道待遇之中的一种,但是,超出了这个供给范围,罗云阳想要得到星币,就需要靠自己去挣,就需要自己去拼命。

  比如,按照血杀道的规矩,罗云阳的权限,可以购买灭星炮,而且还可以给他装置在一艘专用的飞船上。

  可是,一尊灭星炮的价格,是一百万星币!

  按照罗云阳的供给,还不知道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买到一尊灭星炮。

  虽然灭星炮有着这样和那样的缺点,但是它可以比拟最顶尖存在一击的事实,却是谁都改变不了的。

  那敦克星上,一击尘土,就是罗云阳成为第一血子中的一项奖励。只不过这种奖励,一经用出之后,想要再次获得,就需要给血杀道做出巨大的贡献。

  或者,可以用星币要租用。

  一次租用的价格是一千星币!

  “我同意!”罗云阳朝着那中年人点头道:“听说松山乃是帝都胜景,我可以让蓝天绝死在松山!”罗云阳思索了瞬间,沉声的说道。

  那中年人不由得大喜过望,这件事情,他并没有促成的把握,但是家族的大长老,却下了死命令,让他无论如何,都要将这件事情做成。

  “多谢罗先生!”男子说到此处,又恭敬的从衣袖中掏出了一份礼单道:“罗先生,这是我们蓝家的祖皇,送给您的礼物,希望您能够笑纳。”

  罗云阳接过礼单看了几眼,而后淡淡的道:“那木灵树,什么时候给我送来?”

  中年人的脸色变的有些局促,木灵树在蓝家可谓是至宝,不论是木灵树的汁液,还是在木灵树下修炼,都会给修炼者带来巨大的好处。

  而现在,这位竟然得寸进尺,就这么直通通的点明了要木灵树。

  想到自己家族的决议,最终中年人就委婉的解释道:“大人,您别着急,您先听我说:那木灵树乃是至宝,要是挪动的话,很有可能……”

  “那就将木灵树方圆千里的地域给我!”罗云阳看着想要推脱的中年人,不容置疑的道:“你们蓝家不想给的话,我可以自己去拿!”

  蓝家的中年人闻言大惊失色,他见过厚颜无耻之人,却没有见过像罗云阳这样,即使是抢别人东西也能这么理直气壮的!当下就试探着劝道:“罗先生,您……您可是答应了史堂主……”

  罗云阳的脸色一变,看来,这商量不如强抢,自己哪有功夫跟这人啰嗦!想到这里,冷冰冰的看着那中年人道:“这么说,你们是不答应了!”

  “答应,我们答应!”中年人眼见罗云阳面露不悦之色,赶紧把头点得跟鸡啄米似的。

  随着中年人的离开,切克长老缓缓的走了进来,他轻声的道:“主上,您答应蓝家提出的的要求,是不是有点太……”

  切克长老并没有说出来,血子又不是鲁莽冲动之人,这么强势自然有他的考虑,自己又何必指手画脚,胡乱评价呢。

  罗云阳知道切克为什么长老欲言又止,大大咧咧的笑着道:“一千六百五十个星币,财帛动人心啊!”

  切克长老看罗云阳说的如此的坦然,也叹了一口气,他作为罗云阳的护卫,自然明白自己的主人,迫切需要大量的星币。

  不只是为了云兮,更因为很多罗云阳需要的修炼之物,都需要星币来交换。

  血子,虽然对血杀道很宝贵,但是血杀道,甚至说整个星河九道秉承的原则都是一个。

  那就是天才可以培养,但是真正崛起的天才,还需要他自己的努力。而通过巨量资源堆积而成的天才,虽然一时可以乘风而起,却难以成长为支撑整个血杀道的巨头。

  所以,就算最宝贵的天才,血杀道也只是提供一些非同一般的待遇,至于说处处护航,巨量天材地宝,那想都不用想。

  “血子,虽然蓝天绝的修为要被限制,但是他毕竟是星河级的存在,而星河级对于本源法则的领悟,却并不会随着修为的压制,而被压制。”

  “您一定要预防,他狗急跳墙!”

  罗云阳重重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我都会注意,放心,我心中有数。”

  切克长老没有再多嘴饶舌,他已经将一个护卫应该尽到的职责,全部做到,至于如何的决断,则是罗云阳自己来决定。

  别说是他,就是血杀道的道主,对于培养的血子,都是很少干涉他们的决定。

  自然,血子的坠落,也是在所难免,在血杀道的历史中,一万年能够有一个顶尖的血子走出来,就是一种巨大的功绩。

  有尊严的死去,随着罗云阳的同意,就好似一股旋风,充斥在了整个帝都之中。

  四王十二公的贵族,还有普通的武者,都在关注着这件事情,更有一些赌场,开出了赔率。

  比如星河佣兵联盟旗下的赌场,就蓝天绝是击败罗云阳以后死亡,还是败在罗云阳手下死亡,给出了不同的选择。

  这其中,压败在罗云阳手下死亡,赔率是一比十九,而胜了罗云阳再死,赔率是一赔一点一!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