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崛起(校对)第1025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025/1092

返回书籍页面

  “哈哈哈,圣帝陛下能到,实在是让我等蓬荜生辉。”长眉玄主看着罗云阳,满脸的笑容。

  但是实际上,长眉玄主对罗云阳可谓是恨之入骨,要不是罗云阳,太虚之主就不会死,太虚玄门更不会变成了现在这么一个模样。

  他这个太虚玄门的二号人物,现在却成为了三千魔渊的下属,怎不让他从心中憋屈不已。

  可是远来是客不说,再加上罗云阳此时的地位,已经远远的高出了长眉玄主很多,在面对罗云阳的时候,长眉玄主最好的选择,就是行晚辈之礼。

  罗云阳对于长眉玄主两个人点了点头,他这一次来,是要看看三千魔渊在这件事情上,究竟打的什么主意。

  已经被自己破坏的事情,重新来操办,要不是有更重要的事情,恐怕以魔主的性格,绝对不会吃这等的夹生饭。

  “两位实在是太客气了,这次来的同道不少嘛!”罗云阳这一次并没有单独过来,在他的身后,跟随着十名太虚玄门年轻的弟子。

  这些弟子的修为并不高,但是他们却是太虚玄门新一代的后起之秀,罗云阳之所以带上他们,是因为按照规矩,这场聚会上有不少的天材地宝出现。

  罗云阳再食用这些东西,自然没有什么用处,这些年轻的后辈,却可以提升一些修为。

  魔主既然敞开门请客,罗云阳自然没有帮着他们省事的想法。

  面对一脸笑容的罗云阳,长眉玄主心中虽然很不舒服,但是他还是笑着道:“都是诸位同道赏脸,圣帝里面请。”

  虽然客人还是从四面八方的到来,但是罗云阳依旧在魔师和长眉玄主两个人的陪伴下,走进了那用于招待贵宾的巨大魔殿。

  此时的魔殿中,已经是高朋满座,魔主高踞魔殿中心位置,在罗云阳步入大殿之时,亲自下殿迎接,并将罗云阳朝着自己左侧的位置谦让。

  而那些落座的强者,在看到罗云阳的瞬间,一个个也都站起,恭敬的朝着罗云阳打招呼。

  一时间,罗云阳比魔主显得还要风光。

  对于罗云阳能够受到这般的礼遇,跟随罗云阳而来的那些年轻一代强者,一个个眼眸中都是敬慕之色。毕竟他们乃是罗云阳的弟子,自己的师尊被如此的礼遇,他们感到的同样是欣喜。

  在罗云阳刚刚落座的瞬间,就听有人悠悠的道:“早就听说过有一句话,叫沐猴而冠,本以为是夸张之辞,却没有想到,竟然真的有人是这样。”

  这句话说的是谁,自然是说的罗云阳,在听到沐猴而冠几个字的时候,不少人的脸色都是一变。

  这些年来,罗云阳可谓是威名滔滔,现在有人竟然说他沐猴而冠,可想而知后果是什么。

  罗云阳刚刚虽然主要是和魔主打招呼,但是对于在座的人,却也打量过了,这说话之人,正是让他刚刚在打量时,感到顾忌的五个人的一个。

  此人身穿素白色的长袍,整个人虽然英俊无比,但是却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不过真正引起罗云阳瞩目的,自然不是此人的外貌,而是他的修为。

  这人的修为,比之魔主,高的还不是一筹。而和修为相比,更让人瞩目的,却是此人身上,那和灏天圣境好似不分彼此的联系,就好似此人,乃是灏天圣境的一部分似的。

  “太素师兄,这次大殿关系重大,师兄还是不要让小弟为难。”魔主朝着那说话之人扫了一眼,沉声的说道。

  “哈哈哈,我自然没有让师弟你为难的意思,只不过是看到一些小人物,发表一些感触而已。”那身穿素白长袍的男子,目视着罗云阳道。

  被称为太素师兄男子的话,惹得一个坐在他身边,身穿黑白两色长袍,面容古朴的男子的回应:“魔主,我们虽然答应师尊帮助你,但是你并不能代表师尊。”

  “还有,我们想要说什么,是我们的权力,你最好还是不要管到我们的头上。”

  这话说的很不客气,魔主被这般抢白一番,窘迫之下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在太虚之主和大空梵主死了之后,就有魔主执掌一切事务,他的威严,可以说是日趋强大。

  而现在,四方聚集,这让魔主很有些下不了台。

  罗云阳淡淡的冷笑,他不知道魔主是不是在和这几个人演戏,他更感受到这五个装扮不同,但是每一个身上,都蔓延着一种和灏天圣境同在气息的男子在针对他,但是此时,只要这五个人不说出来,他就当作没有听到。

  “魔主,我一直觉得你霸气十足,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被自己的师兄看作沐猴而冠,哎,看来每一个人的眼神,真的是不一样啊!”

  魔主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罗云阳你这是什么眼神,明明是说你的好不好,我之所以站出来,也就是因为我是这次盛会的主人,怎么就变成了说我呢?

  虽然罗云阳这种说法,只是一个小手段,大部分在场者的眼睛,都是雪亮的,他们自然知道那太素师兄说的是罗云阳。

  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却没有人说出来,而作为这一次的主人,魔主也不好反驳。

  或者说,他也没有什么好反驳的。

  一时间,魔主郁闷的要死,他真的很想对着罗云阳骂一句粗话,但是表面上他却只能笑笑。

  而那位太素师兄,此时也有种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觉,事情怎么会是这样,自己遇到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啊!

  至于其他四个人,此时也用一种诡异的目光看着罗云阳,他们了解的罗云阳,不是这样的。

  或者说,这样的表现,很是不符合罗云阳的身份,难道说,自己等人,真的是落伍了,现在那些顶级的存在,也都开始用耍赖的方式解决问题了么?

第一四三四章

五太生灭旗

  先天五太没有接着挑衅,而客人依旧不断的前来,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帝一带着始源血海等人,也浩浩荡荡的赶来。

  在听到帝一大人到这样的话语时,本来还在聊天的大部分人,都闭上了嘴巴。

  这些人都清楚,帝一和圣尊一脉是什么关系。而这次魔主之所以会为一个小儿辈的婚礼大操大办,其中所隐含的意思,更是路人皆知。

  现在帝一来这里,要么是被人打脸,要么是搅局。

  帝一、始源血海、原始圣主等人,在魔师的陪伴下,踏步走进了大殿。

  没有错,原始圣主赫然在列,他阴沉着一张脸,一副人人都欠他钱一般。其实,原始圣主这般表现也很正常,因为这场聚会本来是他弟子和圣尊一脉的联姻,可是结果却变成了他以对手下属的身份出现。

  当然,这其中主要还是因为魔主等人不地道,在他遇到威胁的时候,没有帮着出手。

  可不管怎么说,他都觉得自己一脸窘态,而最主要的原因,则是罗云阳高高的坐在上面。

  对于罗云阳,他有愤怒有怨恨,但是更多的,还是恐惧。

  毕竟,差一点死在罗云阳的手中,就凭这一点,就已经让他对罗云阳恐惧万分。

  “帝一大人能来,真的是让我等蓬荜生辉。”魔主目视帝一,哈哈大笑着说道。

  帝一的眼眸中冷光闪动,对于魔主,他并没有太多的客套,只是淡淡的和魔主应付了两句,目光就落在了那先天五太的身上。他看向先天五太的目光中,充满了杀意。

  先天五太和他之间的仇恨,实在是太多了。

  “呵呵,这不是当年的余孽嘛!是不是不服气?不服气的话,我可以送你去见你的那些弟弟。”说话的乃是刚刚向罗云阳挑衅的太素之主。

  帝一冷笑道:“那一次大战,你们也不过就是在圣尊的羽翼下占了上风而已,你觉得这一次,你们真的有那么好的运气吗?”

  说到此处,帝一的眼眸中杀意越发的多道:“先天五运,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们。”

  “好啊,我们等着你,帝一,你也不要觉得得到了正阳天宫就有什么了不起,当年,你父亲不是手持正阳天宫吗?他还不是最终身死道消在我师尊的手中。”

  帝一哼了一声道:“那是圣尊卑鄙无耻,我绝对不会再给你们这些小人同样的机会。”

  多年的仇怨聚集,让罗云阳看得好生舒服。

  就在他期待着双方是不是要打起来,就听一声清脆的玉器敲击声,突然在大殿中响起。本来还得势不饶人的先天五太,瞬间闭上了嘴巴。

  先天五太连魔主的面子都不给,此时能够让他们闭嘴的人,自然可想而知。

  听着这钟声,罗云阳的眼眸中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目视着那原始圣主,笑着道:“原始圣主,好久不见啊!”

  如果说原始圣主最不愿意想见的人,那当然非罗云阳莫属,从原始圣主的角度来说,他真的是不愿意再遇到这个让他恐惧的存在。

  虽然他心中充满了愤怒和不甘,但是有一点他却不得不承认,那就是他和罗云阳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光凭他自己,想要找罗云阳算账的可能性,实在是太小了。

  在犹豫了瞬间,最终他还是朝着罗云阳抱拳行礼道:“见过元薇圣帝。”

  原始圣主的行礼,让一些和原始圣主同样是来自天外天的强者心中戚戚然,他们知道原始圣主是多么骄傲的人物,可是现在还是低了头。

  人在屋檐下,怎可不低头!

  罗云阳看着原始圣主,轻轻一笑道:“圣主多日不见,气色好了不少,什么时候咱们再切磋一二?”

  原始圣主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和罗云阳切磋一二,那对他来说,基本上就是找死。已经见识过罗云阳厉害的原始圣主,已经不再想找罗云阳报仇的事情了。

  不是不想,而是这种事情的难度,实在是太大,大的他一丁点的信心都没有。

  帝一眉头轻皱,原始圣主乃是自己的贵宾,罗云阳这般的不给面子,让他的心中不爽。可是就在他准备开口的时候,先天五太之中的太素之主已经淡淡的道:“我最近听说,年轻一代出了不少的后起之秀。”

  “在这些后起之秀中,又以元薇圣帝最强,现在婚典还没有开始,圣帝是不是能和我们五个老朽交交手,让我们也知道知道,现在后起之秀狂傲的资本是什么。”

  魔主的脑袋也有点大,对于他来说,罗云阳和帝一之间有冲突,是他喜闻乐见的事情。

  可是还没有等着两者冲突完,太素之主就直接朝着罗云阳挑衅,而且还将罗云阳当成小辈,这种做法,简直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但是太素之主的话已经出口,他也阻止不得。魔主心中很清楚,先天五太和灏天圣境同存,虽然说是他的师兄,但是实际上,却和圣尊的关系更近一层。

  他们骄傲无比,别说罗云阳,就算是他,也没有被先天五太放在眼中。

  刚刚对罗云阳的挑衅,让罗云阳顺水推舟给躲了过去,现在太素之主步步紧逼,想来是一定要拿罗云阳开刀。

  罗云阳看着太素之主,他的神色淡然,就好似没有听到太素之主的挑衅一般道:“太素之主,武无先后,达者为师,你连这个道理都不懂,我就比较纳闷了,请问,你究竟是如何苟活到现在的?”

  罗云阳的话语,越发的不客气,听着罗云阳的话,太素之主的脸色一变道:“孽障,你找死。”

  说话间,太素之主的头顶,就升起了一杆素白色的宝旗,旗光闪动,朝着罗云阳的方向就刷了过来。

  在这旗子落下的瞬间,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防御力,在这旗子下落的瞬间,竟然开始下降。

  降低自己的防御力?这太素之主头顶的旗子,还真是够诡异的,而站在罗云阳不远处的帝一,此时则好似忘记了他和罗云阳之间的恩怨,大声地道:“罗兄,先天五太,掌控灏天圣境中的力五种最本源的天道法则,他们手中的宝旗,更能够削减对手的力量、防御、精神、速度和寿命!”

  “当年,我就在他们的手中吃过亏,罗兄你一定要小心。”

  先天五太的五杆宝旗,竟然有这样的作用,罗云阳心中念头闪动,那九帝至尊幡就冲出了他的头顶。

  虽然先天五太的五杆宝旗威力不小,但是他的手中,同样有九帝至尊幡这件至宝,如果论起价值来,罗云阳的九帝至尊幡,应该在先天五太的宝旗上。

  “嗡!”可是就在罗云阳的宝物取出的瞬间,虚空中生出了九道彩光,朝着罗云阳的九帝至尊幡压了过来。

  这是圣尊在出手,圣尊在利用对灏天圣境的掌控,压制罗云阳的九帝至尊幡。

  对于这种压制,罗云阳并没有表现出太过着急之色,虽然自从得到了九帝至尊幡之后,罗云阳动起手来,基本上都是使用九帝至尊幡,但是并不是说,他的主要手段,就在九帝至尊幡上。

  此时看到自己的九帝至尊幡被压制,罗云阳神色不变,快速的施展出了属性调节器,他要用属性调节器,将这太素之主的属性,调整一下。

  但是打开属性调节器之后,罗云阳突然发现,这太素之主的数值,显现的竟然是一片空白。

  什么情况,属性调节器跟随罗云阳多年,可以说是罗云阳手中的第一至宝。别看在九帝至尊幡上,他耗费了大量的力气,但是要将九帝至尊幡和属性调节器放在一起让罗云阳进行选择,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属性调节器。

  属性调节器竟然失效了,而且还是在太素之主这样一个没有达到至尊境界的人面前失效,这怎么可能?

  就在罗云阳心中狐疑不已的刹那,就见坐在太素之主身边的其他四个人,也都朝着自己的头顶一拍。

  刹那间,四杆颜色各异的旗子,都从他们的头顶冲了出来,每一杆旗子上,都闪动着一种玄奥的光芒。

  “罗云阳,我知道你的三咒圣法擅长控制他人的力量,这一次,我也要让你尝尝,被人削减力量的滋味!”

  先天五太之中,那身穿紫袍的老者说话间,法诀掐动,他头顶的紫色小旗,就朝着罗云阳的方向刷了一下。

  这一下虽然不是太狠,但是随着这一下的轻刷,罗云阳就觉得自己的力量,一下子降低了半成。

  有属性调节器支撑,罗云阳根基深厚,可是现在这般一下子减弱半成的力量,依旧让他皱眉不已。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