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狼第1部分在线阅读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1/3

返回书籍页面

-------------------------------------------------------

☆本文由早安电子书网友分享,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请勿用于商业行为,一切后果自负☆

☆早安电子书☆

☆http://www.zadzs.com☆

-------------------------------------------------------

  《遇狼》作者:大风刮过

  文案

  一只狼和一个少年的前世今生……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主角:流华,薛少慕

  

  第一章

  

  “你去邻山的玉泉峰谷,将狼族之王的毛皮带回来。”

  “什么?!”天元派的主殿虚清殿内,一个少年猛地跳了起来,勉强向殿上掌门人座椅前站着的人赔笑道,“嘿嘿,萧掌门,此事对一个毫无修为的未入门弟子来说是不是……稍微……难了些……”伸手指指身侧四周,“为什么他们、她们还有他们,入门测试只是去打个花妖抓只虫精,偏偏我就要去对付狼王,这样似乎有些不合规矩。”

  “哦,”站在掌门座椅前的天元派第四十七代掌门皱起墨眉,冷淡地看了看阶下的少年,据说这位萧景若萧掌门已经接掌天元派近一百五十年,模样却还像是位年方及冠的俊秀青年,只是眉目之间,隐隐流露出威仪,“贺南华,你写的想加入我天元派的入门书我略看过一些,记得你说你自幼得高人指点,修习仙道之术,略有小成,能上山擒虎,下水缚蛟,我才将你的入门测试定的与别人稍微不同,但加不加入天元派,全凭你自愿,因此这件事做不做,也全凭你自愿。”目光清冷,从少年身上轻轻拂过,“在天元派中,有时候我的话就是规矩。”

  少年被噎得说不出话,眼睁睁看着萧掌门转身离去,觉得双腿十分沉重。

  第二天清晨,贺南华下了翠云山,出了天元派,去临近的玉泉山峰谷内搜寻狼王的踪迹。

  翠云山上的天元派乃是天下想修炼仙道之术的人们心目中的圣地,每六十年才收徒一次,每次只收五人。每逢收徒时,想得道成仙的人莫不蜂拥而至,整个翠云山放眼望去皆是人头。贺南华好不容易从千千万万人中厮杀进前十,得以接受最后一项入门试炼,没想到缺德的萧掌门竟然给他出了这样一个难题。

  狼王啊!大名鼎鼎的玉泉峰狼族之王!据说嗜血成X1NG心狠手辣,继任狼王之后扫平十六座魔山二十三大妖族,成为妖族之首。之前的数年内,曾有无数想收服狼王的有志勇士杀进玉泉峰,统统竖着进去横着出来。这等修为,这等段数,绝对不是贺南华这种半吊子的天元派未入门弟子所能企及。

  那我还满山满谷地找它做什么?一边骂骂咧咧地奔波在玉泉山的野草堆中,贺南华一边这样问自己。

  咳,万一幸运又不幸地撞见了狼王……硬碰肯定只有死路一条……如果扑上去恳求它说,大哥,看在我可怜巴巴地奔波半天的份上,能不能借我一撮毛皮用用?这样做……貌似它也不会答应……

  贺南华颓废地长叹了一口气,抬头四顾,发现自己似乎迷路了。

  玉泉山鲜少有人来,处处野树荒草,小径横七竖八。贺南华挑了一条看起来最像自己走过的小路,左拐右拐绕了半天,绕进了一个三面环壁的山谷内,山壁如屏障般环在四周,一条瀑布玉帘一般从山壁上奔入地面的清潭,清潭边坐着一个人,似乎在赏玩风景。

  贺南华整了整衣服,上前拱了拱手:“这位兄台,打扰了。”

  那人回过头来,贺南华只觉得一阵目眩,看见了一张平生见过最美貌的脸。可惜这位仁兄好看是好看,却在这春暖花开的季节里穿着一件毛绒绒的银白皮草袍子,贺南华看着都替他热得慌。

  那人看着贺南华,露出了一抹稍纵即逝的讶然神情,而后很和气地笑了笑道:“有什么事么?”

  贺南华急忙道:“在下在山里迷了路,不知道怎么出去。不知道能不能麻烦兄台给指个路?”

  那人道:“沿潭水西侧的那条小路向前走,再转过两道山谷,就可以找到下山的大路。”

  贺南华感激地抱了抱拳头:“多谢多谢。”正要沿着潭水边绕过去,那人忽然问道:“玉泉山平时很少有人敢进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贺南华摸了摸鼻子,干干笑了一声:“在下名叫贺南华,乃是天元派本次招徒的待选弟子,那个缺德掌门萧景若派给我一项很要命的差事当作我的入门试炼,我迫不得已只好到这山里来转转。唉,让我来剥狼族之王的皮,分明就是想我送命!”

  那人看着贺南华,沉默不语,贺南华唉声叹气地说:“我和那狼王无冤无仇,跑去剥人家的皮,挺说不通,死在它手里,更冤枉。算了,还是回去说老子做不了,趁早继续游荡我的江湖。唔,这位兄台,看你的模样,像哪个王孙富人家的公子哥儿,要不要和我一起下山?别在此处久留,妖怪很多。”

  那人又笑了笑:“你这番话倒是挺有良心。”望着贺南华,目光粼粼,透出暖意,“萧景若让你来剥我的皮,竟然没给你拿张我的画像带着?”

  贺南华恍若被一道惊雷劈中天灵盖,双目呆滞,目光虚浮,结结巴巴道:“你、你……”

  那人站起身:“我叫流华,妖狼族现任狼王。”贺南华呆若木鸡。流华缓声道:“没想到一晃眼,又是六十年过去了。更没想到萧景若也有被尚未入门的少年人说缺德的一天。”贺南华木木然,半张大嘴,看他似有感慨地侧首望向山壁上垂挂的瀑布。瀑布滔滔奔流直下,恍若往昔光阴。

第二章

  一百八十年前。

  他站在翠云山的山脚下,天元派的匾额在不远处的山门上高高悬挂,天元派征召弟子的应征登记处就在他眼前。登记处只有三张拼成一排的木桌和三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三名天元派的弟子,负责记录应征人的姓名并且编号。

  他低着头,有些胆怯地站着,四周的众人都在目不转睛地看他,让他很不自在。只有登记处木桌后坐在正中的那位年轻弟子神色如常,语气平缓地问他:“你想做天元派门下的弟子?”

  他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清凉的山风吹过,拂动他耳尖银色的绒毛。

  那位年轻弟子放下笔,神色依然如常,语气依然平缓:“但,很抱歉,天元派不收妖怪。”

  他头顶上的尖尖双耳颤了颤,惊慌地抬起头来,将前爪伸到眼前翻来覆去地瞧,再摸了摸脸,前爪和人的前爪一模一样,脸上也没有毛,明明变得很像了,为什么还会被认出来?四周的众人一阵哄笑,他不知所措。

  只听见那名年轻弟子继续说:“你是狐妖或犬妖?你身上的妖气很纯净,应该是从未伤过人,因此在场的人都没有擒你。人与兽妖虽然殊途,但只要潜心修炼,都能成仙,你身上已有修为,只要能坚守正道,千百年后,定有所成,快些回去吧。”

  那位年轻弟子身边的另一个少年弟子接口道:“是啊,你听萧师兄的话,快点回去。万一等一会儿我们的马师伯出来,他老人家见一个妖怪拿一个,可不管你有没有伤过人。”

  他黯然低头,默默挤出人群,一点点向远处走,准备回到他的小窝里去。

  身后忽然有人在高喊:“喂喂,兄台,等等~~喂喂,那位头上长尖耳朵的兄台,等等等等~~”

  他继续伤心地向前走,身后忽然追来一个人影,蹭地挡在他面前,他一抬头,看见了一个看起来约十六七岁少年对自己咧嘴友好地笑:“兄台,我叫薛少慕,也是过来参加天元派弟子招募的,我看兄台你气宇非凡,心生仰慕,想和你交个朋友,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我们去那边人少的地方聊聊?”

  少年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他有些似懂非懂,茫然地点了点头。少年立刻抓起他的左前肢,嗖地将他拉到了一处人较少的灌木丛边,在一块长长的青石条上坐下。

  少年长得剑眉朗目,一双眼看起来总笑嘻嘻的,说话时眉飞色舞,话语滔滔不绝,他很疑惑地小声问:“你为什么要喊我兄台?”少年立刻扬眉道:“这个么,乃是一种客套的称呼,行走江湖,遇见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陌生男子,就要称呼一声兄台。不过,你看起来好像比我小,像十三四岁的样子,我今年一十六岁,你多大?对了,你是妖,应该其实年纪挺大了,这样吧,告诉我你叫什么。”

  他老实地答道:“我叫流华,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生的,后来也忘了数过了多少年,所以忘了我有多少岁。”

  少年了然地点头:“那,你看起来比我小,就算你比我小吧,我以后照应你!”上上下下又看了看流华,“你是狐狸还是犬?”

  这话让流华心中有些刺痛,挺了挺脊梁,郑重道:“我是狼,银狼。”

  “唔。”薛少慕看着他,双目炯炯,“你会变成人,应该懂很多法术喽?”流华老老实实地说:“我不知道什么叫法术,不过我一直就会变成人的样子,没人教我。”

  “啊?”薛少慕满脸惊讶,“竟然是天生的。那么像是将一块大石头从这个山头飞到那个山头,站在溪水边让鱼自己从水里飞出来,不用火石让木材自然起火之类的,你都会吗?”

  流华点头。薛少慕右手攥起拳头向左手掌心中一砸,兴奋地“嘿”了一声,然后再接着问流华:“你为什么要进天元派啊?”

  流华吸了吸鼻子,低头道:“为了报恩。坐在桌子后面中间的那个人,他和一个女孩子救过我。”

  薛少慕满脸惊诧:“你说的是那个萧景若?!据说萧景若是天元派掌门座下最受器重的年轻弟子,他救过你?”

  流华点了点头。

  他是一只被抛弃的幼狼,从有意识起就独自在玉泉山的野草堆里挣扎过活,多年前的一天,他跌跌撞撞地奔跑在草丛中,寻觅别的野兽吃剩的残渣,忽然一条巨蟒蹿出来,对他张开血盆大口,他吓得缩成一团,瑟瑟发抖,忽然一支羽箭飞来,钉死了蟒蛇,接着,他被一双温暖的手从草丛中抱起,抱他的人是一位很美丽的少女,笑吟吟地托着他给一位蓝衫少年看:“师兄师兄,你看,这只小白狗好可爱。我把它带回去养好不好?”蓝衫少年凝目看了看他:“这是只银狼,不是狗。似乎身上还有些微薄的妖气,恐怕是妖狼,你带它回去,被师伯看见,肯定会要它的命。天元派不收留妖精,况且狼是养不熟的。还是将他留在此地吧。”少女不满地嘟了嘟嘴,慢慢将他放下,伸手恋恋不舍地摸了摸他的绒毛,“小狼,你要乖乖地小心地哦,遇见危险要赶紧跑,知道了没有。”他伏在草丛中,睁大双眼看着少女和少年并肩踏剑御风而去。

对救你的人,必要报恩。几年后,还是在山里,年长的老山猫郑重地告诉他这个兽族的规矩。他暗暗下定决心,要回报那两个人的恩情。

  “而且,听说,天元派中人都很厉害,山上的妖精们都怕他们,我也想,如果进了天元派,可以不用再受欺负。”他用前爪扯着自己变出来的衣裳的衣袖。

  薛少慕满脸释然,道:“原来如此。我呢,是被我爹逼着来的,我爹和天元派的轩辕长老是世交,我不爱好好练武,老头子大怒之下就踢我来天元派学什么仙道之术,要我光宗耀祖。轩辕伯伯不肯给我开后门,天元派的入门试炼那么难,我从来没炼过什么仙道之术,哪里过得了关,我爹他非说我进不了天元派就打断我的腿。还好,”薛少慕双目炯炯,一把抓住流华的双肩,“你我居然在此处相逢,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有个办法,能让咱俩一起进天元派,只是……你要受点委屈,你愿不愿意?”

  流华惊喜地睁大双眼,重重点头。薛少慕道:“我刚才去问了问招募弟子的规矩,原来豢养灵兽的人可以和自己的灵兽一起参加试炼,过了关就能一起进天元派。你愿不愿意装成是我的灵兽?不过……先说明,就算你我一起进了天元派,你也只能做灵兽,不能做普通弟子……但是,我保证,我会把你当兄弟看,我学的东西会偷偷教你,不会让你受委屈,我还帮你报恩,你,愿不愿意?”

  流华立刻点头:“我愿意。”只要能进天元派,什么都愿意。

  薛少慕笑逐颜开:“好,我这就去排队,再报一次名!”

第三章

  数天之后,流华和薛少慕一起站到了天元派的虚清殿内。天元派每次招募弟子,只招三人,招募试炼已经结束,薛少慕是第三名。

  薛少慕看上去挺兴奋,流华也很开心,薛少慕的提议果然行得通,他也可以一起进天元派。流华偷偷打量殿内,殿上掌门座位旁坐着一位须发银白的老者,两侧坐着各位长老,年轻的弟子们在阶下依序站立,只有萧景若站在阶上长老座椅的最末端。

  薛少慕也在偷偷四处打量,一双眼却瞟向女弟子们站的方向,忽然小声对流华道:“喂,你看右边柱子旁的那个梳双鬟的女孩子,漂亮吧,我看这些女孩子中她最漂亮。”

  流华嗯了一声:“她就是救我的另一个人。”

  “啊?”薛少慕咂了咂嘴。阶上的一位长老忽然重重咳了一声,薛少慕立刻不说话了。

  有两名弟子给薛少慕等三个新入门的弟子发了衣物,再让他们对掌门和各位长老行礼,听长老们朗读各项门规,然后再去给历代已经飞升成仙的祖师画像上香,入门仪式就算完成了。

  在入门仪式前,曾有一位长老起身反对过薛少慕和流华进入天元派,理由是薛少慕并不懂仙道之术,试炼的关卡完全是流华闯过去的,流华是只妖力强大的小妖怪,薛少慕明显完全没有降驭他的能力,不符合豢养灵兽的主从条件,流华进天元派目的不明,薛少慕可能被他利用,留下他们恐怕会成为以后的祸端。

  后来,流华才知道,这位长老就是那位见妖便拿的长老马志道。

  马长老的话颇动摇了一些人,幸亏掌门的立场很坚定,还有位和薛少慕家有交情的轩辕长老帮他们说话,薛少慕和流华方才被有惊无险地留下来。

  中午十分,流华坐在祖师殿的台阶下,等着薛少慕参拜完祖师画像出来。他是薛少慕豢养的灵兽,没有资格进祖师殿。天元派的弟子三三两两地从他身边经过,有的侧头侧脑地打量他,还有的对他嘘嘘地吹着口哨。“是狗么?”“不是,听说是狼……”“真的是狼,耳朵和狗一样!”“你说它是吃饭还是吃生肉?咱们天元派可是吃素的,它会不会饿死。”……他被指指点点,觉得有点难受,低头坐着,假装没听见。

  忽然有轻轻的脚步声近,四周的指点议论声瞬间静了下来,他抬头望,看见萧景若正向这边走来,萧景若走到流华身边不远处,转目看了看四周聚拢的男弟子们:“中午修习都做完了?”小弟子们立刻赔笑道:“没有没有,萧师兄,我们马上就去。”一溜烟地四散开。流华站起身,感激地看着萧景若,萧景若看了看他,神色却没什么变化,继续向前行去,流华快步追上,他怀里抱着薛少慕的百宝袋,袋子里装着各种吃食,流华从袋里掏出一个桔子,扯了扯萧景若的衣襟,递了上去。

  萧景若停下脚步,怔了怔,看了看那个桔子,却没有伸手拿,只说了一句:“进了天元派,凡事谨慎些。”便转身走了。流华拿着桔子愣愣地站着,听见身边隐约有弟子说:“哈,那个小狼精挺机灵的,知道讨好萧师兄。”不由得又低下头,耳边突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呵斥:“说什么呢!就会欺负小孩子!”

  流华诧然发现,身边不知何时呼啦啦围过了一大群天元派的女弟子。其中一位师姐竖起柳眉大声呵斥刚才阴阳怪气的男弟子,紧接着师姐们纷纷高呼“好可爱”,凑近过来,一边问他“叫什么名字”“多大了”一边伸手捏他的脸和耳朵,流华结结巴巴的,不知说什么好,觉得脸和脖子都火辣辣地热,幸亏薛少慕参拜祖师仪式结束,及时杀进包围,将他从师姐们的手下解救出来:“各位师姐各位师姐,我们先跟着师兄去认房间,改日再和各位师姐请安。”师姐们方才恋恋不舍地又摸了几把,各自离去。

  流华早已分不清东南西北,傻愣愣地站着,薛少慕拍了拍他的肩膀:“看不出,你还挺行的。”

  天元派的弟子每人都有各自独自的房间,但根据辈分不同房间也不同,薛少慕这样初入门的小弟子分到的是最普通的青砖灰瓦房,房间里只有一张窄床,一张方桌一把椅子和一个木箱,薛少慕向给他们分房间的师兄道:“能多加张床么?不然流华睡哪里?”

  师兄道:“当然不行,它不是你的灵兽么,在墙角铺个蒲团给它睡就行。”

  晚上,薛少慕趴在床上铺床,流华默默地坐到墙角边。薛少慕拍拍被子:“你不坐椅子坐在那里干什么?过来睡啊。”流华低头道:“我等下变回狼形,在这里睡就好。我以前都是睡山洞,野草堆里也睡过,墙角已经很好了。”薛少慕拉下脸道:“你说什么呢,我说过你做我灵兽是权宜之计,其实咱俩是兄弟,你这样是不是不把我当兄弟,让你睡墙角我还是不是人!过来!”流华头顶的尖耳动了动,走过去钻进被子,薛少慕熄了蜡烛,也钻进被子,叹道:“唉,这床,实在窄了点。我晚上睡觉可能挤人,你先将就点,等这几天我看有没有空去集市上再买些被席回来,在地上铺个铺,咱俩一替一天换着睡。”流华嗯了一声,他这是平生第一此次盖着被子睡在床上,感觉被子很柔软,很温暖。

  这一夜,薛少慕滚下床数次,每次都嘀嘀咕咕抱怨着天元派小气再爬上来,第二天清晨,流华醒来,房中鼾声阵阵,床上却没有薛少慕,急忙探头找,却发现薛少慕正在地上抱着床脚呼呼大睡,口水横流。

第四章

  正式进入天元派后,流华发现日子过得很快,也很简单。

  天元派的弟子修炼仙道的课业很紧,但每天只有两个时辰是可以带着灵兽修炼的。其他的时候流华都在房里等着薛少慕,或者在天元派中四处转转,看看有没有机会报恩。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