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976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76/1209

返回书籍页面

  由于云天澜的私心关系,天地大冲撞的撞击点虽然选择在横断山脉,却又略偏向天神宫与兽炼门两地,使这一带受创惨重,不仅如此,大量的阵眼也集中于这一带,使得栖霞西部成为主战场,超过半数的修士云集于两个国家的境内,展开厮杀。

  莫丘境内,乾风原东群。

  一队来自天神宫的修者正守卫在一处阵眼旁,这支队伍有一百人,编为一曲,由一名灵环期的修者统率,其下还有三百傀儡,二百妖兽,不过现在三百战傀已基本耗尽,二百妖兽也死伤过半,就连这一曲修士也已折损了十余人。

  在他们的对面,一支三百余名血族修士组成的部队正对着阵眼全力发起冲击,地上则躺着更多的尸体。与防守方必须面面俱到不同,作为大阵的破坏方,主动进攻方,血河界修士拥有进攻上的战略主动权,完全可以选择集中部分兵力攻打其中一部,毕竟对他们来说,并界大阵只要毁掉一部分,就可以彻底破坏,完全没必要分散攻击。

  正因此,那些阵眼要么空无一人,要么就是面对数倍于己的修士。

  这支修士部队就很不幸的遭遇到了一支血族部队的攻击,数倍于己的修士部队让他们陷入危境,虽然依仗法阵反杀敌众多修士,但是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却还是让他们渐渐不支起来,随着大量战傀与妖兽的死亡,修士们更是不得不站在战斗第一线,依仗战阵抵御血族修士的进攻。只是血族的修士同样擅长联手之法,双方僵持下,这群修士已是逐渐不支。要不是天神宫最擅防守,只怕已经被击溃,尽管如此,在敌修庞大的压力下,怕是也支撑不了多久。

  “啊!”在一片巨大的血浪冲击里,一名修士惨叫着跌飞而出。

  他灵气耗尽,再无力支撑下去,被当场撞飞,一片血光追上打在那修士身上,早已挡下无数攻击的天神甲再不堪重荷破裂,那修士惨叫一声当场死去。

  他这一死,战阵的压力便因此再增一分,每个人的肩头也又多了一层负担。

  那一干血族修士同时呼喝一声,脑后血光再起,再空中凝聚成一道巨大血柱,再一次冲向前方。血光带有强烈的腐蚀性,打在天神宫修士联手组成的金色光圈上,竟冒起腐蚀的烟雾,金色光圈在这血浪腐蚀下一点点收缩,通过不断的凝聚来加强力量,抵抗攻击。但这种凝聚终有极限,一旦到最后凝无可凝,聚无可聚,就是破裂的时候。

  “加把劲,杀死他们!”一名血族为首的修士狰狞大笑着回答。

  正好这时又是一名修士脱力,随着他的松脱,金色光圈出现了一点空隙,一名血族修士手一招,已将那修士摄来。对着那修士颈子低头咬去,那修士发出惊恐至极的呼叫,却终是挣脱不开。鲜血在挣扎下反流得更快,进入那血族修士的口中,就见那血族修士面泛红光,整个人都变得精神焕发起来,先前消耗的许多力量竟都因此恢复。这也是血族修士的一大特点,能够吸收敌方鲜血弥补自身,以战养战。

  只是这种术法在栖霞界正道修士看来,却是邪术,妖法,与鬼道一般,不受欢迎,故落在眼中,却是人人颤栗。一些修士更是心惊胆颤,无心再战。要不是那为首的灵环修士还在督战,只怕已经跑了。尽管如此,也已有人呼叫道:“大人,守不主了,我们退吧!”

  那为首的灵环修者乃是一名手持阔柄战刀,像猛将多过像修者的络腮胡男子。

  听到这声呼唤,心中一痛,却终是摇头:“不能退,坚守到底,会有援兵来帮我们的!”

  “可援兵什么时候到?我们已经在这里守了三天了!”一名修士悲愤大叫。

  从三天前战斗发生开始,他们就已经发出告急讯号,可是始终没有人来。

  眼看着他们布下的守护阵法被破,傀儡战损,妖兽阵亡,修士们轮番出击却还是法力耗尽,就连各类丹药也悉数用光,才勉强支撑到现在,期待中的援军却一直没来。

  有些人已开始怀疑,开始绝望。

  “他们不会来了,对吗?”有人绝望问。

  “我们是天神宫,是那逍遥天尊曾经的对头,他们怎么可能回来救我们。”有人悲愤言。

  “也许洗月派早就盼着我们死了。”更有人充满仇恨与怒火道。

  是吗?也许吧。

  大胡子修者无奈想,可正因为这样,自己就更不能走!

  天神宫不容易啊,能存活到现在,不仅是因为洗月派高抬贵手,也因为天神宫自身隐忍,蛰伏。

  绝不能给洗月派抓到他们出错的把柄,就算战死,也不能成为逃犯,否则他们可能成为整个天神宫覆灭的罪人!

  一想到这,那大胡子修者高声道:“住嘴!身为修士岂可贪生怕死,今日我等死战不退!”

  “死战不退!”众修者一起高呼出声。只是这呼声中缺了豪迈,却更多了几分悲凉无奈之意。

  正自绝望无奈之际,却见天边飞过一道人影,直向这边而来。

  待到近身,众修看到那赫然是一个唐劫分身,心中同时愕然,一时间竟不知自己该是悲是喜。那一群血族修士却不知唐劫来历,再看他气势不显,反倒主动分出一股血浪对着那唐劫分身涌去。

  那分身也不多话,径直飞过来,对准血浪一指点下,就见烟云蒙蒙中,血海飘退,烟雾尽散。众血族修士见了也不畏惧,反而一起兴奋喊将起来:“是个化魂!斩了他!”

  三百余名血族修士,其中不乏多位天心修者,再联手辅以战阵,面对一位化魂修者还是有足够灭杀把握的。

  下一刻更加凶猛的力量向着那唐劫分身涌来。

  唐劫分身轻哼一声:“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单手划动,一片如云灵潮已向着众修卷去。他虽然分身只有化魂修为,但是本体仙台,眼界见识岂是这一干低阶修者能比,如今即便是最普通的术法在他手中施展出来,也具有一般的神通威能。再加上入道多门,就算分身不能使用道法,那对大道的深刻理解却是丝毫不差的。

  这刻只是一记翻云拍雾掌击出,却正打在血浪将起未起的节点上,就见整股血泉暴闪出冲天光辉,在那一刻如烈日积雪,尽化至无。

  接着再一掌拍出,打在血族联手战阵上,那战阵竟是砰然瓦解。

  分身手一挥,九重天劫刀已发动,被分割开来的血族修士再无法抵抗,一个个在那漫天刀光下发出凄厉惨号。只是瞬间功夫,已有数十名血族修士被分身收割。

  接着唐劫分身再一挥,那冲天而起的血泉已化做血色烟雾蔓延开来,正是血肉磨盘。

  以天心巅峰的身份,借助这一干血族修士的鲜血,唐劫施展出的是紫府级的神通,一瞬间又绞杀数十名血族修士。

  仅仅是两个回合,就杀死三分之一的血族修士,看得那一帮天神宫修者尽皆傻掉。他们已看出眼前这位逍遥天尊是分身,但一个不过化魂境的分身,竟然轻易破碎一个三百人的血修大阵,却委实令人震撼。

  那阵中三名血族天心修者同时跃起扑上,纵向唐劫分身,高呼道:“重组阵势,我等来拦住他!”

  同时祭出手中宝物,将全身力量激发至最大,已是打定主意不惜一切拦截唐劫。

  那唐劫分身却是双手做环抱状,对着身前一搓,那一股血色烟云已化成漩涡,卷住三人,庞大的力量迸发而出,竟是将三名修者直接绞杀,余势不减冲向下方,有若一条血龙,横冲直撞,直撞出冲天血海。

  至此,群修再无战意,纷纷退却。

  唐劫也不追杀,只是回头看向那一干天神宫修者,看向他们。

  众人心中同时一紧。

  分身已掷出一块牌子,落在那大胡子修士手中:“尔等死战不退,守护阵眼,做得很好。此为积功牌,凭此可去总堂领赏。生者重赏,死者厚葬,千载之内,直系子孙接受福荫。”

  说着已临空飞去。

  众修望着唐劫背影,终于一起跪下,长声道:“恭送天尊法架!”

第二十八章

截杀

  类似的情况,在栖霞界战场各处轮番上演着。

  上百个唐劫分身,游走于各处中小战场,救下一处又一处的守阵修士,就像个救火队员般疲于奔命。

  然而更多的战果却还是那些五行族人和豆兵创造的。

  大量的五行族人呼啸来去,成为战场上的一支奇军。他们形状古怪,模样看起来似妖非妖,拥有的能力却怪异无比。

  由于身在黄庭世界的缘故,五行族人对五行力量的掌控格外强大,各类法术神通几乎都基于此展开。所以众修者往往连人都没见到,就看到一团火,一片海或一片风沙,一阵滚木汹涌扑来,蔓过大地,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如果说唐劫带给人的是振奋与欣慰,五行族带给人的就是震撼与神秘,而豆兵带给人的则是滑稽与搞笑了。

  看着一群高不过婴儿的萌货豆兵咿咿呀呀的跑过来,挥舞着战刀长枪作战,虽然大面积的战阵也是有些气势的,却还是与庄严沉重无关。再碰上豆兵们各种夸张的手势,萌萌的表情,可爱的面容,难免就会引人发笑。不过就是这群引人发笑的豆兵,在作战时却凶狠无比,表现出的战斗力更令人心惊胆颤。

  尽管有唐劫派出的三股力量在不断影响着战局,但事实是,依然有阵眼在不断的被攻陷,并界的速度也随之趋缓。不过随着阵眼的破裂,栖霞修者需要防守的地方越来越少,修士也越来越集中。一些阵眼被摧毁的修士在退下后便加入其他地方协助防守,使得阵眼的防守力度不断增强。与此同时,栖霞界高阶修者较多的优势也逐步得到发挥。

  蓝心岭。

  刷!

  伴随着一道犀利剑光划过,一名血族修者已被劈成两断,巨大的力量在体内爆发,直接将其炸成齑粉,化作漫天血雨洒下。这血族修者却是一名紫府级的修士,竟是被一剑斩杀。

  蔡君扬挥了挥手中大剑,笑道:“什么狗屁玲珑山八门真修紫河大妖,连老子三剑都挡不住,原来也不过如此。喂,你们两个要不要我帮忙啊?”

  距离他不远处,卫天冲与戚少名正在与两名紫府修士缠斗,眼见这般情形,一起哼道:“不用!”

  戚少名的心气其实历来是有些高的,他没有生成狂妄自大的性格主要还亏了当年被唐劫打服了,知道天外有天,但曾经九转天才的名头还是让他的心气高人一筹。唐劫他是追不上了,蔡君扬他却是一直有较着劲的。在紫府华典之前,蔡君扬一直领先他,可惜蔡君扬最终没能靠自己突破进入紫府,还是唐劫帮了他一把,导致的结果就是戚少名与蔡君扬同期晋阶,唐劫相当于无意中帮戚少名拉回了差距,这种情况下,他自然再不愿被蔡君扬甩脱,苦苦追赶。

  眼看蔡君扬已率先完成击杀,戚少名手腕一震,剑光如练斩向自己对手。那修者祭出一颗蓝色小珠子,放出莹莹光芒,托住剑光,使得剑光竟无法落下。戚少名哼了一声,身形一展,已一分为九,正是他得意的分光掠影斩。只是随着他修为的提升,如今这分光掠影之术已提升至神通级数,九个戚少名个个都是紫府修为,就连手中的七星追月剑都是完美再现,在空中化出一片剑光,连续斩下。

  就见那蓝珠水光在剑气激荡下连续闪烁出一片盛彩华光,九个戚少名在这一瞬间也不知斩出了多少道攻击,狂猛的剑潮砍得那蓝色珠子无法负荷,竟是炸裂开来。

  “我的探海珠!”那修者已心痛叫了起来。戚少名已在空中刮起一片旋风般的身影,将那修者彻底淹没在自己的剑意大潮中。

  另一边卫天冲则陷入了僵局。他的对手是一名魔门大修,一身魔气缭绕,全身拥有剧毒不说,且其身百炼,坚不可催。卫天冲的法术打在他身上,未伤其人到要先被削弱九成,剩下一些他也只若无其事的承受了,随即迅速复原。同时一拳一脚的打来,看似简单,却朴实浑厚,带着强烈的威压感。哪怕只是简简单单一拳轰出,都有种大山压顶的感觉。

  卫天冲不知此人叫金鼎魔君,在魔门中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虽只是育婴修为,却战力强大,在这三人中居首。这刻卫天冲用尽手段却不能胜不说,反被其渐渐压制,竟有不支之感。

  眼前蔡戚二人赢的赢的,占上风的占上风,惟自己这边落魄,心中恼怒,喝道:“娘了个皮的,真当老子是泥捏的吗?”

  那金鼎魔君狞笑道:“在我看来,你也不比泥捏的强多少?”

  “是吗?那就让你见识见识泥塑金封的实力又当如何!”卫天冲突然弃用宝物,双掌对着下方一按,狂声道:“给我起!”

  在他下方是那一座座漂浮在天空中的碎裂山峰,因两界引力的缘故悬浮天际。卫天冲这一出手,就见天空中的那一座座或大或小的山峰忽然同时传来巨大的震动,然后就见峰峦突变,竟伸出一支支手臂,化做一个个巨大的山岭巨人,就这么踏着虚空向那金鼎魔君走来。

  “这是……”金鼎魔君见状骇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卫天冲已怒喝道:“尝尝我百炼战傀神通的厉害吧,给我杀!”

  就见那一个个山岭巨人已挥动巨臂向那金鼎魔君打去。

  若这些山岭巨人只靠蛮力到也罢了,金鼎魔君有足够的方法收拾,但看这些山岭巨人的身上,光华蔓射,处处闪动法阵的光辉轨迹,显见并非只凭蛮力。果然下一刻那金鼎魔君大手拍击,以他全力击出的一掌,就是山也为之崩塌,但打在那巨人身上,却只见到光华一闪,那些巨人竟若无其事的受了,余势不减的打向对方。饶是那金鼎魔君体法双修,被这巨大的手掌砸上一下也吃不消,不得不急忙退避。

  只是更多的巨人却蜂拥而来,从四面八方将其围住,不仅如此,法阵上光华流转,锁空,锁地,锁周边一切遁法,使遁术无效,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这正是卫天冲的百炼战傀神通,与唐劫的创生无限不同,创生无限是赋予生命,百炼战傀创造出来的却是无生命的傀儡。这也是卫天冲开创的独门秘法,将他的塑造天赋真正融入进去,从而开创此神通,从此再不需要繁复的镌刻。当然,也就没有了珍稀的材料,所以虽然看起来强大,但实际威力有限,但只要有足够多的山体供他施展,大量战傀源源不断的产生,其威力依旧不弱。

  这刻一座又一座山峰化做傀儡涌至,挥舞着巨臂砸向金鼎魔君,任那金鼎魔君坚若磐石,在这样反复的砸击下也终于渐渐不支,发出疯狂而愤怒的哀号声。

  砰!

  又一支巨臂如天柱袭来,打在金鼎身上,打得他吐血飞起。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声突兀喊叫,却原来是自己的同伴已被那戚少名一剑斩杀。

  同伴之死带给金鼎魔君巨大的心理压力,再无恋战之意,扭头欲跑。

  他这一想退,反给了卫天冲尽情施展的空间,就见他不断催动法力,神通施展下,越来越多的山峰化做傀儡涌来,轰隆隆砸将过来,大的小的各种巨人,填塞着金鼎魔君周围每处空间。

  那金鼎魔君左冲右突出不去,眼看将败,眼中露出一丝绝望,突然把头一低,喝道:“尔等休想杀我!”

  说着整个人已化作一道金光纵向前方。这金光犀利无匹,竟是一口气洞穿了阻路的数十个巨人,硬生生凿出一条通道来。

  冲出卫天冲封锁,金鼎魔君哈哈大笑道:“一群蠢货,老夫想走,谁又拦阻得了?”

  原来这金鼎魔君最初的名字就是金顶魔君,其有一大神通,就是刚才使用的这金光灌顶神通,威能端的非同小可,进攻逃逸皆是犀利无比,金鼎魔君早年为恶,杀戮无数,引无数人追杀,就是靠的这一手,非但不死,反而越活越强。

  这刻一击突破,逃出重围,金鼎魔君哈哈大笑着向远处飞去,此时蔡君扬等人想要追截已是不及。

  就在这时,金鼎魔君突然感到一丝危险从心底升起,他知道不好,还未等有所动作,就见一道剑光突从天外袭来。

  这一剑是如此之快,之急,之诡异,如旭日东升,照耀了他的全部,竟给他一种完全无法闪避的感觉。那一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运用所有的力量于体表,念动法生运行到极致,在刹那间生出无数护罩,配合自身坚硬的体魄以挡住这一击。

  但当那一剑及体时,他知道自己错了。

  在那剑光下,所有的防御尽皆无效。

  这一道剑光如摧枯拉朽般将金鼎魔君的所有法罩刺穿,刺入他的身体,在穿透他的同时,迸发出巨大的能量,如海潮般炸开,以不可抵挡之势摧毁着他的一起。

  “好……犀利……的……”金鼎魔君呢喃着,他最终没能把话说完,就随着剑光烟消云散。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