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97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971/1209

返回书籍页面

  “和谈?这简直是自取其辱!”

  天枢上人大吼着站起来,此人面色红润,顶着一个大光头,气质粗俗,说话的时候永远都是轰隆隆的像吵架,怎么看都不像一位出窍期的大人物。

  这刻他正指着抱青松的鼻子大骂,在他看来,费了偌大代价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竟然只为了和谈,割地,赔款,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抱青松是个书生模样的男子,这刻坐在人族联盟的大殿上,叹了口气道:“我又何尝希望如此呢。可是如今我族势弱,就算我们能挑动妖魔内斗,再趁机出手,或许能打赢一场战斗,却终究挽回不了大局。惟今之计,惟有抓住时机议和,再借机逼魔门重新与我们结盟,才能挽我人族于水火之中。”

  “那先前放弃的领地呢?”又有人问。

  抱青松摇了摇头。

  这意味着,那失去的,爬是要不回来了。

  “那可是我人族三分之二的领土。失去了这些,也就意味着失去了三分之二的资源,三分之二的人口,三分之二的修者。我人族本就孱弱,再失去这些,到最后岂不还是难逃吞并厄运?”一个声音从大殿之中回荡而起,充满威严,只闻其声却不见其人。

  抱青松已对着大殿上方拜倒:“师尊所言不差,战是速死,和是缓死。缓死总比速死好,也只有先活着,才能有机会。若是上天怜我人族,未来给我人族一个成就仙台的机会,使师尊不再孤军奋战,就能夺回失去的一切。”

  “可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只要地仙一日不出,岂不就意味着我们要一直这么受下去?”已有人道。内心中还有句话,地仙也不是永生不死的,万一出了个地仙,广元子却寿元到头呢?又甚至广元子大限已制,地仙都未出呢?

  只是这些话不能说,只能憋在心里,却是每个人都清楚的。

  “就是,这样等下去也太飘渺了。不行,我不能同意,实在是太过憋屈。”有人接口道。

  这些人都是人族称霸一方的大人物,怎么也无法接受这受气的命运。

  “我也不能接受!”

  “我人族只可站着生,岂能跪着死!”

  “正是如此。”

  大殿众修已纷纷议论起来。

  那天枢上人更是道:“抱青松,我看你是拿了那妖魔两族的好处,给他们做内应来了吧?”

  这人大概就没学过怎么好好说话,一开口就犯冲。

  抱青松面色变了变,却最终没有反驳,只是道:“大局为重啊!”

  堂上依然是吵吵成一片,但是对于抱青松的“投降主义”,却是无一例外的表现出了切齿痛恨的态度,并表示出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尽管抱青松是人族联盟的领袖,但事实上他也不能一意孤行。这场讨论最终否掉了抱青松的建议,所有人统一意见,一定要趁妖魔两族内斗之际,给他们一个狠的,把他们全部打出人族地界,然后再和谈。

  是的,谈,不是不能谈,但应该是在彰显过人族实力,收复人族土地之后再谈。

  大家的决定错了吗?

  未必!

  许多事在没有发生前,没有人知道结果会如何。

  妖魔两族一旦被人族打退,他们可能恼羞成怒,卷土再来,也可能会认识到自己小看了人族修者,在还有第三方敌人窥伺下放弃武力,接收和谈。

  人生的不确定性就在于,这些可能都是存在的,都是有可能发生的,而你最终能够验证的却只是一种。

  差别只在于,如果你使用的那种方法成功了,你会庆幸,并认为没选择的方法是错误的;如果你使用的方法失败了,你就会无限懊恼,认为没选择的方法才是正确的。

  而真正的事实却是,世界从来不是非此即彼,一种选择错误不代表另一种选择就是正确的。

  不管怎么样,人族联盟的长老会已经做出了选择,抱青松也只有接受的份,开始策划人族反击战。

  人族反击战是在三族战争开启两个月后开始的。

  此时妖族魔门已经占据了人族超过三分之二的领地,彼此间也已对利益的争夺而把仇怨积累到了极致,私下里早就常有争斗发生,而真正引燃两族争斗的还是关于云梦山脉的争夺。

  云梦山脉是位于人族领地内的一座大山。

  此山在血河界中也算得上是一处上古遗迹,相传在很久以前是修者战场,曾有无数修者在此陨落。故而此地灵气氤氲,资源丰富,且常有迷藏遗宝出世,同时也凶险无比,可以算得上修者探险寻宝提升自身的好去处。据说抱青松当年就是在此山中偶有奇遇,才奠定了未来一步登天的基础。

  如今要在这云梦山脉发现什么未开启的先人宝地洞府是不太可能了,但由于山中地势复杂,险要之地众多,因此还盛产一些特殊资源。

  谁占领了云梦山脉,谁就相当于拥有了这里的海量资源。

  修者占地其实也很简单,先把驻守在当地的修者赶走,然后把这块地面上的法阵破去,再自己布个阵法,圈下来的地方就算是自己的了。

  因此这种圈地通常具有以下几个特点。一是组织要强,二是个人要强,三是法阵要强。三者结合下,方能进行完整的圈地运动。

  妖魔两族就是在云梦山脉这一块产生了巨大问题。

  当初魔门与妖族说好,从两头分别攻打人族,谁占下的地方归谁。听起来简单实惠,可实际运用起来,就会发现问题多多。

  云梦山脉地大物博,绵延万里,横穿人类地域,本就是两族皆可攻占之地。山中情况诡异,各类险地数不胜数,稍有不慎就可能陨落,则为杀戮与死亡提供了良好条件——杀了对手,往某个险地里一丢,就说是他自己找死,与己无关,然后踏踏实实布阵圈地就可。而别人也可以大大样的毁阵,把罪责同样推到这山中的复杂与凶险中即可。

  再加上人族修者的有心挑拨,因此当两族修者进入此地后,很快就为了云梦山脉的丰富资源展开了争夺。

  这是一场撕下了一切伪善外衣的生死较量,妖族胜在数量众多,诡异莫测,魔门胜在个体强大,心狠手辣。两边一对上,一场场血淋淋的厮杀就此展开,云梦山脉变得步步杀机,处处烽火。

  由于魔门的个人实力比较强,而云梦山脉地形复杂,修者往往是各行其事,各寻资源,反正得了好处别忘了给自己的组织一份就行,所以这场争夺的初期,反倒是总体实力较弱的魔门占了上风。

  转变出现在两族进军云梦山脉的第十二日。

  一个名叫狼千魔的修者,在云梦山脉伤心岭一带,发现了一种名为相思红的灵植。老实说也算不得是太稀有的灵植,难得的是这一批灵植数量不少,还差数日这一批就可完全成熟。那狼千魔便将此地圈起,划为自己的地盘。

  没想到此地却被一群妖族发现。那群妖族见狼千魔只有一个,便起了心要吞掉此地,双方由此展开厮杀。

  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修为只有心魔期的狼千魔竟然在此次战斗中大获全胜,一口气杀死三十五名妖族,其中包括一个化魂期,三个心魔期,十二个灵环期,其战果之盛,就是比之唐劫当年亦不多让。

  不过狼千魔没想到的是,在他杀死的这批人中,竟然有一个是妖族大能苍烈之子。

  苍烈乃妖族化神期的大能,在妖族中亦属高层,得知其子战死后,勃然大怒,竟然亲上云梦山脉找狼千魔报仇。

  妖魔两族原本有个默契,就是所有的争端只在紫府以下展开,紫府以上不得进行,以避免高层力量的无意义损失。

  苍烈的进入,直接打破了这一默契。

  尤其此人心痛爱子之死,心情既然坏了,自然要找人出气。一路上但有魔门修者,便一律杀无赦。

  他是杀得爽了,魔门却是勃然大怒。

  一位魔门大修直接出手,三掌掌创苍烈。苍烈不是对手,只能望风逃遁。

  照理说这个时候,那魔门大修也可以见好就收了,毕竟总体而言妖族势大。

  但魔门也不是个个都讲大局的,事实上以他们那嚣张跋扈,动辄杀人,喜怒无常的性子,不讲大局才是常理,否则也不叫魔门了。所以这位魔门大修直接不顾一切,追杀了苍烈三天三夜,一直追到妖族境内,竟在大批妖修面前将其格杀,这才大摇大摆离去。

  这一下事情直接大了,妖族一干大修者齐齐出动,魔门这边也做出应对,杀神宗,白骨门,魔焰宗,墨心门等诸派魔门大修一起出击,对抗包括虎豹狼狐,草木斤石等一干妖精鬼怪在内的妖族大能吗,双方杀得天昏地暗。

  这一战就是三天三夜,双方都打得筋疲力尽,更不乏有大能战死。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抱青松带着人族修者杀到,给了所有修者一个出其不意的打击。当然,为留后路计,人族地仙广元子未出手。尽管如此,妖魔两族还是大败,抱青松带着人族趁机掩杀,一路收复失地。

  按抱青松的意思,接下来就要趁大胜之机以言和。

  不过人族修者已经被胜利冲昏头脑,希望等全面收复失地,甚至于反攻两族一些领地后再谈议和。

  抱青松对此长叹一声。

  他不敢肯定过早议和是不是正确的,却知道现在还不议和,却肯定是错误的。

  正如他所预料的,很快,人族联盟就发现,他们失去了议和的机会。

第二十一章

议事

  “你是说青阳三子和魔门双煞出手了?”山间秘府中,唐劫正好整以暇地为自己斟上一杯新煮的茶水。

  “恩,人族联盟气势汹汹攻打天海关,本想一鼓作气拿下,没想到那妖族的青阳子,青风子和青松子和魔门的赤焰天尊,紫枭真君联袂出现……好香,好香,这是何茶?”

  浓郁的香气让依依忍禁不住的跳过来,一把抢过来喝掉。

  “牛饮。”唐劫指着依依笑道:“我这清心茶啊,用的是茶叶用的是百年生的紫澜华,水用的晨时天心草凝结的霜露,杯子用的大荒天牛的头骨杯,有益气延年,滋补寿元,增益灵气,培筋壮骨之功,却被你就这么一口喝下去了……死了多少人?”

  “不清楚,不过听说人族至少两位紫府陨落,一位紫府重伤失踪,另外还有两人被抓,余者溃逃……怪不得喝了后感觉有好多力量在身体里涌洞。”依依拍拍小胸口道,已是在全力调息,吸收这茶中好处。

  “那是自然,这可是为我自己准备的。”唐劫回答。对地仙都有滋补效果的东西,对紫府自然效用就更强了,若是天心以下的喝了,则多半被撑到直接暴毙:“十二紫金梁一下子就折了五根,这下他们彻底没希望了。”

  人族号称一根擎天柱,十二紫金梁,擎天柱指的就是广元子这位地仙,十二紫金梁就是十二位紫府。

  在如今仙台不出的情况下,紫府级别的修者就是顶级,结果一战折损五人,损失之大可说前所未有。

  “一切都被你料中了,人族胜了一场就得意忘形,却终究忽略了双方实力差距。”许妙然已盈盈过来坐下:“你住在这里,哪来的百年生的紫澜华,怎的我又从未听说过此物。”

  唐劫叹口气道:“我到情愿我料错……这是黄庭世界孕育出来的。五行族已重新壮大,他们每年都会专门为我采集一些黄庭世界内的珍稀贡品供我享用。这紫澜华和天心露就是其中的部分贡品,紫澜华只在木季盛开,每百年方成熟一次。天心露则只在水季方可搜集,皆需有人时时看护,若错过时机便再不可得。此外这煮水的炉子用的金季的风银制成,冲茶的壶用的土季的紫砂泥造就,烧茶的火用的琼浆玉焰,五行具备,又有大妖头骨做乘具,方能有此效果。”

  当年种下的种子如今终于茁壮成长,独立小世界的资源供应能力也终于开始在这时候体现。

  修为到了地仙这步,普通资源早难满足需求,所以仙人们只能自己到处去找,巡游万界,开拓的是视野,增进的是修为,寻求的是资源。

  而现在唐劫大门不出,每日里就有大量资源送来,使得他从地仙初境到地仙巅峰的修炼过程依然是一日千里般的飞快。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在等人族输吗?”许妙然也浅浅喝了一口,感受其中滋味与灵性,已自语道:“唔,有几分清明甘露之性,生机浓郁,灵性逼人,竟然还带有几分独特的渗透效果,若以之入药,当可为一些养生,回元类的药物提升功效。”

  与唐劫一样,许妙然的炼丹师水准在不断精进,如今也早对各类药性了如指掌,到了推陈出新的地步。

  只是要推陈出新何其艰难,不仅要有新的配方,手法,更重要的还是资源本身。

  这刻唐劫新酿的茶水,却是一下子让许妙然茅塞顿开,竟是瞬间有了许多想法,恨不得现在就开始实验。

  唐劫知她心意,笑道:“莫急,莫急,黄庭世界出产很多,本就是要给你研究的。回头你自去取了便是……还不是为了妖魔两族底牌之故。”

  唐劫已经顺利找出人族藏匿的手段,尽天涯,并将其释放反为人族带来麻烦。但是妖魔两族有什么隐藏手段,却还未查清楚,而人族显然是没实力将其逼出来了。

  听到这话,依依已笑道:“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是这个啊。我看那尽天涯也算不得什么了不起。诚然一个隐匿的地仙对于人族联盟而言的确是很重要,可对我栖霞界而言,却无任何威胁。想来那妖魔两族的底牌,也不过如此了。”

  唐劫摇头:“尽天涯的确没什么威胁,但底牌本就不是每张都有作用的。但反过来说,你不能因为有一种隐藏的手段对你没用,就认为对方所有的手段都没用。不能因为人族的手段无威胁,就认为妖魔两族的手段也都无威胁。要知道麻烦这种东西,那是一种都嫌多的。”

  “这么说,我们还是要去查妖魔两族的底了?”依依撅起小嘴。

  “青龙磐龙和火天尊都已经在查,不过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得到太多信息。目前唯一得到的线索就是妖族那边的底气似乎还在血河的身上,至于魔族那边则完全无知。”许妙然道。

  唐劫立刻道:“血河之主这个人我了解,此人看起来无欲无求,其实内心算盘打得精得很,当年他为了得到火天尊的密窟,处心积虑利用我就是最好证明。对于他的手段,我们一定要小心。至于魔门那边,也不能轻忽大意。”

  “可是云爷爷那边已经在催促了。”依依道。

  “恩?怎么回事?”唐劫问。

  许妙然道:“昨日收到云祖飞讯,说栖霞界万事俱备,所有人都急着要过来,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了。”

  唐劫的脸沉了下来:“为何如此着急?”

  “鸿神机推算出,一个月后就是两界壁垒最弱的时候,此时破界,事半而功倍。错过这个时机,要想破界就需要付出更多。”

  “为了少费些支出,就要打乱我的计划吗?”唐劫不悦道。

  许妙然安慰他:“我知道你不开心,不过这件事也不能怪云祖。破界本就是消耗资源极大的事,修界战争更非无本买卖,能省自然是要省些的。要知道破界所谓的省一点,可都是动辄以亿计的资源,其耗费之大,怕是连道兵都能买到了。再者数十万修者云集栖霞,就等着进入大战。这种情况下,最忌讳时日漫长的等待。若时间长了,人的血性斗志也就要消磨没了。”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