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861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861/1209

返回书籍页面

  他出行本不带银子,眼下这银子还是临时变出来的。

  那儒生见了心喜,将银子收好,笑道:“但问无妨,有什么事小生知无不言。正好这关山城在下也熟,可以一起且行且谈。”

  唐劫道了声好,四人便一起向城内而去。

  一边走一边说,唐劫对这洪荒大陆渐渐也算有了些了解。

  原来这洪荒大陆有南北之分,以无尽魔渊为界,各有三十六洲。

  每一洲皆有一位真仙坐镇。

  洲下又有诸国,多少不等,但每国皆有至少一位地仙,号称无仙不国。

  这洪荒大陆总计有多少地仙,那儒生不清楚,但这洪荒大陆上势力最大的两个宗派却无人不知,就是那南大陆的齐天宗和北大陆的星罗门。

  这两大宗门也就是大陆南北之首,据说派中更有大罗金仙。

  至于国以下,便是各府各城各县,按两大宗门立下的规矩,出窍方可开府,化神方可建城,育婴方得立县。天心以下,不得建立宗门,最多在村子里耀武扬威。

  唐劫听得唏嘘不已,感情栖霞界六大地仙,在这洪荒大陆也不过是六个小国而已。待云天澜破开桎梏,成就真仙,栖霞界才算有一洲之地。

  鸿蒙界有九十九魔主,洪荒界有七十二真仙,难怪说鸿蒙入侵,洪荒大陆才是抵抗主流,此言非虚也。

  这刻了解过一切,唐劫向那儒生谢了一声,这方告辞离去。

  这关山城虽是一城之地,但其规模之大,却是不让诸界国都,一路走来,其繁华似锦的程度,让唐劫这从乡下来的“土包子”也啧啧赞叹不已。

  伊伊也对这洪荒大陆的一切感到好奇,每看到一些以前从未见过的新奇玩意便要驻足观赏,并问唐劫那是什么。可怜唐劫也所知有限,多数是答不上来的。好在卖东西的人见伊伊可爱,多数肯主动答他,到让唐劫也跟着对这一带的风土人情了解许多。

  说起来,洪荒大陆地大物博,许多栖霞界不存在的灵药仙草,在这里竟如平常一般。更有诸多不知名的仙禽走兽,看得人啧啧称奇。

  唐劫就见到有人卖一对仙鹤。

  那鹤头生红顶,擅懂人言,闻乐起舞,却不是什么妖物,而是天生如此。若在栖霞界,必被视为珍宝,放在这里却只若等闲。

  “哥哥,哥哥,快看那里。”伊伊指着远处一只双头鹦鹉叫道,拉着唐劫去看。唐劫亦兴致勃勃跟上。在这一路看新奇的过程中,冰凰的双目却微微眨动着,似是在想些什么,眼神中已现过一丝狡黠笑意。

第十一章

强抢

  一路行来,逛遍了这关山城各处,陪着伊伊将各种好玩的玩了一遍,买了不少有用没用的。

  洪荒世界用的灵钱与栖霞界略有不同,栖霞界这边是以云墨打造,掺以素银,洪荒这边却是以紫石为底,掺杂黑金,质地比起栖霞界的灵钱更加坚硬,本身就可作为一种修界暗器使用。

  唐劫自然是没有这种灵钱的,便卖了件从五源洞府得来的法宝。

  于是待到午时,伊伊手里已满是各种稀奇古怪的玩意,活脱脱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

  两人玩得开心,正见前方有一家酒楼,上面写着“醉书亭”。

  “醉书亭?这名字有意思。”伊伊一晃头道:“哥哥,我们去那儿吃饭。”

  “好。”唐劫素来是伊伊想如何就如何,这便点头答应。

  三人到了酒楼前,才发现酒楼前还写着四个字“非修莫入”,在酒楼门前还坐着一个老头,看似干巴巴的,但实际却是个脱了凡的灵师。

  唐劫心中一愣,已明其意,笑道:“莫不是这酒楼,只招待修者?”

  那老儿看了唐劫一眼,道:“阁下神清魂敛,灵气氤氲,自是修者无疑,但入无妨。”

  唐劫听得微微一惊。

  他虽然没有什么高明的敛息法,但以他化神期的修为,在不主动彰显的情况下,等闲人也难以看破他的实力,没想到眼前这不过脱凡的老儿竟一眼看出他修者身份,这眼力果然非同一般。

  他不知那老儿更加震撼。

  他能被聘入这酒楼掌眼,靠的就是这天赋一对灵眼和修行的心法,修得一双慧眼,专看世间万象,就算是比他高上一个大阶的修者,施展的幻术敛息之法也瞒不过他的眼睛。

  而眼前这人,他却只能看出修者身份,看不出实际高低,那便只有一个解释,就是对方已经超越天心境界,那不就是紫府?

  至少在这关山城里,紫府依旧是大人物,怠慢不得。

  好在这老儿经验颇广,心中震撼,面上却装做不知,只客客气气的请他三人进入。

  入了楼内,就看到楼里坐了三三两两的客人,果然全是修者,修为大多在脱凡与天心之间,紫府却是一个也无。虽说这洪荒大陆能人众多,紫府数量也不少,却终究不是大白菜,不至于走到哪儿都能见到。

  唐劫也不多言,自去找了个位置坐下,叫了几个小菜,便在这楼中看风景。

  坐了没多久,就听外面有人进来。

  却是几名锦衣华服的年轻修者从外面进来,一边进入一边还嘻嘻哈哈的说笑着:

  “如何?我说这倚翠阁的头牌滋味不错吧?”

  “李兄好介绍,那妙玉姑娘果然是人间尤物,媚骨天生,最难得修的还是姹女扶阳功,与其交合,以阴补阳,阴阳交泰,有益修为,真正是个好去处啊。”

  “待过些日子再介绍你一个好去处,定叫程兄乐而忘返。”

  这几人高谈阔论,口中尽是男女之事,却半点也不低调,浑不在意他人眼光。

  唐劫只皱了皱眉头,也不去理会。

  唯有冰凰听了,眼中连闪异色。

  正巧那一行人进入后便选了唐劫对面的桌子坐下,与唐劫等人遥遥相对,见到冰凰与伊伊后,亦是同时一怔,眼中立时现出魂相授予之色。

  不过天下轻薄之徒虽多,真正会上来非礼的却极少。尤其这酒楼非修莫入,唐劫等三人坐在此处一看就知是修者,不知深浅的情况下,还是少惹为妙。

  那几名年轻修者虽是纨绔子弟,却也是家教甚严,深知没底细的人轻易不得招惹,因此只心动了一下,到未主动撩拨,也省了唐劫的麻烦。

  但是他们不撩拨,冰凰却主动勾引起来。

  但见她一个眼神递过去,秋水带波,似笑非笑,看得那几个年轻人心肝儿都颤了。

  然后冰凰再做了一个娇滴滴承弱无力的样子,眼眉间皆是媚意,看的那几名年轻修者腿都软了几分。

  这种小动作自然瞒不过唐劫,眉头一皱道:“你可够了?”

  听到这训斥,冰凰当即小脸儿一白,神情立时变得哀伤无比,那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转动着,转眼间竟是泪珠儿都掉了下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神情无比惹人怜。

  这一幕落在那几名年轻修者眼中,滋味立时不同,看起来就像是唐劫在欺负冰凰一般。

  有那性子急的已按捺不住叫道:“喂,那边的,欺负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看那一脸义正词严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怎样的正气凛然。

  唐劫头都不抬道:“我的女人,我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要你管?”

  那几人同时一怔。

  就在这时,冰凰突然道:“谁是你的女人,我是被你抢来的!”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唐劫。

  唐劫也是面色一沉:“闭嘴!”

  那边的年轻修者已同时大笑起来:“原来是个强盗,既如此,那我们也不用客气了。”

  说着其中一人已对着唐劫抓去。

  这些家族少爷能够到现在才出手,已经是极有修养的表现。对他们来说,需要的也不过是一个出手的理由。冰凰是不是被强掳来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了借口便好行事。如今冰凰既已给了他们借口,那其他的问题就不需要再多考虑了,打便是了。

  刹那间,几名修者已一起动手。

  酒楼内立时风云将起。

  就在这时,一句“住手”突然传来。

  一股无形风潮乍现,将那几名年轻修者的攻击挡住,顺带着将先前出手修者的攻击也挡了回去。

  到是唐劫始终一动未动,那股风潮对他仿佛全无影响一般。

  随着这风潮过去,酒楼中已现出一名中年男子,留着三缕长髯,到也算得上是个美男子。

  看到此人出现,先前那几位年轻修者一起道:“吕智良,你好大的胆子,竟敢阻我等出手。”

  那男子面露苦色:“几位公子,吕某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阻您几位啊。只不过这醉书亭里不许打斗,是东翁立下的规矩。吕某忝为亭中主事,不能坐视不理啊。不管此事谁对谁错,总之,还请勿要在本酒楼内闹事,否则东翁怪罪下来,在下也吃罪不起。”

  这醉书亭的老板显然也是个大有来历的人物,听到这话那几名年轻修者脸上也露出惮意。

  正想息事宁人的时候,楼外又传来一个声音:“那要是我父亲不会怪罪呢?”

  随着这话传来,只见一片红云已裹了进来,仿佛一团火般,将整间酒楼都照得透亮。落于地面,才看到是一个全身红袍的女子,一双大眼睛明亮动人,端的是个美人胚子。

  只是先前那一群年轻修者看到她后,不喜反惊,竟一起哀号出声:“怎么她也来了,这下惨了。”

  “就是就是,好不容易物色到的两个美人儿,却是要落到她手里去了。”

  就见那女子目光已落在冰凰身上,口中发出啧啧赞叹之声,两眼更是露出淫靡,甚至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道:“好美人儿,一个冰清玉洁,一个烂漫天真,我辛少娘要了。”

  说着双手一伸,竟是分别向冰凰和伊伊抓去。

  冰凰眼中厉芒一闪而逝,并不反抗,反倒在脸上露出动人笑意,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伊伊却是哼了一声,小手微扬,一指对着那辛少娘一指点去。

  这一指劲气内敛,却带着强烈腐蚀之意。

  那辛少娘知道厉害,惊咦了一声,缩手回来:“化魂?”

  这话一出,众皆心惊。

  化魂阶仅次紫府,论地位已是不低,没想到这小姑娘看起来年纪轻轻,修为竟已如此深厚。

  只是下一刻辛少娘却长笑:“化魂又如何?我辛少娘看上的姑娘,岂有走掉之理。”

  说着已大笑着再度出手,一掌拍出,惊动风雷,虽看似威势不大,但内中蕴含之力却非同小可,竟也是个化魂期。

  那几个年轻修者见了,一起摇头赞叹。

  一人已道:“光天化日,强夺良家。没想到这种事我们关山四公子还没来得及做呢,她辛少娘到先做出来了。”

  那姓李的公子哼道:“这有什么好稀奇的,我们不过是关山四公子,她却是关山之耻啊。她府里一堆的美娇娘,超过一半都是用抢的。”

  “女人抢什么女人,真正是浪费!”

  “那有什么办法,谁叫她是城主之女呢。”

  四个人一起摇头,叹息。

  感情这醉书亭就是关山城主所开,难怪这号称四大公子的也不敢在这儿强来。

  这刻那辛少娘却已是与伊伊战了起来。

  两人虽都是化魂,却都没有使用那种惊天动地的术法。一来是谁也没想把这醉书亭拆了,二来是也是相互较劲,比试各自的控制能力。所有的攻击因此都被限制在拳脚之间,劲气不离自身三寸之地。尽管如此,这凝结的杀气却相当凌厉,所过之处,哪怕只是稍稍擦了点边也尽成齑粉。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