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路争锋(校对)第83部分在线阅读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当前进度83/1209

返回书籍页面

  那傀儡对着他狂殴不止,力量渐渐越来越大,直到一拳可开碑裂石的程度终于不再增长,这时唐劫就听玉牌突然发出滴的一声轻响。

  随后又是一台黑甲傀儡冲上,和先前那具一起,对着唐劫狂殴不止。

  唐劫立刻明白,这十台傀儡多半就代表一百点的评价,每台傀儡相当于十点评价,只能要能挡下全部十台傀儡在一段时间内的围攻,多半就是一百分了。至于说记录,自然就是时间越长越好。

  明白了这点,唐劫便干脆与这些傀儡周旋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唐劫身前的傀儡也是越来越多,当一共三台傀儡围攻唐劫时,唐劫渐渐感到不支。

  虽然说这些傀儡的拳劲还不足以对他造成太大伤害,但是东一拳西一拳的砸过来,积累多了唐劫也感到浑身酸痛。

  尤其是数量多了后,连格挡都越发困难起来。

  这刻唐劫刚挡住一具傀儡的捶砸,旁边两具傀儡已从分从左右扑上,又是一人一拳打在唐劫腰部,总算他们受法阵控制,不攻击头部。

  饶是如此,唐劫也被打得连退数步,下一刻第四台傀儡飞身扑上,蹬出一脚,将唐劫狠狠踢飞出去。

  这一脚踢得相当重,竟是比之前拳打更加有力。

  “操!提升了!”唐劫骂了一声,这些傀儡在达到一定数量后,竟然还会进一步提升战力,之前全部是只用拳头,等第四个出来就用脚了。

  他一个翻身跃起,尚未站稳,已被其中一具傀儡正用头撞在腹部,再度将唐劫顶飞出去。

  好吧,还会用头了。

  唐劫翻身滚落在地,哇地吐出一大口血。

  就见两具傀儡同时冲过来,同时抬脚对着唐劫狠狠踩下。

  唐劫只能架臂迎接,又一台傀儡已飞起一脚,踢在唐劫腰部,这一脚几乎踢得唐劫骨头都要断了。

  四具傀儡已同时铁拳砸下。

  被逼无奈,唐劫只能发动无相金身,那八只拳头同时砸在唐劫身上,却如中金革般,发出一声铿锵脆响。

  巨大的反震力让四具傀儡同时顿了一下,唐劫已一个翻身滚出,连忙爬起,这才松了口气。

  有了这无相金身加成,他的防御能力再度提升,又可以支撑好一段时间了。

  不过唐劫却不甚满意。

  他摇摇头:“只能走到这一步吗?不应该啊。”

  说着一拍手中玉牌,此时那四具傀儡正向他冲来,随着这一拍之下,唐劫的人影化出一道光芒,消失于这片空间中,再出现时竟已回到了总入口前。

  殿门口的老爷子看了唐劫一眼,便低头道:“四十一分,在新生里也算不错了,不过对于拥有无相金身的学子来说,却是差了些。这学院特训殿的分数,前五十分和后五十分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唐劫听的吃惊,到不是奇怪对方知道自己所练法术,而是惊讶原来分数越往后越难。

  想到当第四具傀儡加入时,那些傀儡战力陡然又提升一截,唐劫心中也有了些谱。

  不过唐劫对此并不担心,他此行的主要目的是测试,而不是冲关,因此对分数也不太在意。

  因此只是恭敬道:“是,学子才疏学浅,新得无相金身,尚未熟稔,故而表现太差,此番回去定要加倍苦练。”

  这边告别了老者,唐劫没有离开,而是找了个角落坐下休息。

  他此时在思考一个问题,就是离经锻体的效果,似乎比自己预想的要差一些。

  虽然说目前的体质已相当于低级术法加身,但自己修炼的到底是兵主秘法。

  藏象经练了三年不说,离经也经历过了两此洗炼,大几千的灵钱砸进去,却只能走到这一步,甚至还不如穿件防具的效果,不该如此啊。

  难道是自己修炼上有什么不对?

  唐劫不由想到。

  默想中,唐劫习惯性的运转心法,那原本因傀儡痛殴带来的苦痛在他强大的恢复能力下渐渐消弭,唐劫突然觉得这恢复速度似是比往日更快了些。

  更快了?

  唐劫心中一惊,猛然醒悟过来。

  他大叫道:“该死,我怎么忘了这点,要挨揍才能提升啊!”

  他突然想起当初自己被卫天冲一顿鞭打时的领悟。

  兵主的炼体心法,培养的是体质本身,但是各方面的能力却需得在对应条件下才能激发。

  这些年来,唐劫再如何修炼,终究不可能天天打自己,每日长跑主要使他气力悠长,血如汞浆主要使他恢复强大,惟有缺少战斗,使他做不到真正的体如金刚,现在的体魄,只是其他锻炼顺带激发出的一部分,却绝不是全部。

  就算是离经锻体,也不过是使他有了更强大的潜质,却终究需要一定的捶打才能完全激发出来。

  而今天的天御殿之行,正是他一直以来需要的挨揍历程,或许也是因为积淀太久的缘故,以至于才只一次,就使唐劫有所进益。

  “看来这以后就要天天进天御殿挨揍去了。要是能在不用防御术法的情况下拿到一百分,那就正符合了我的需要,既得资源,又留底牌。”唐劫不由想到。

  对于唐劫来说,榜上留名获取资源肯定是要的,如何能在获得成绩的同时还保留实力才是他最头疼的,就目前看来,至少这七天殿里已经有一殿向自己现出了曙光。

第四十一章

天诛殿

  知道了问题所在,唐劫又恢复了对兵主心法的信心,闲来无事,便去其他殿转了一圈。

  如己所料,那天璇殿就是专门用来训练闪躲的,一入殿内就能看到漫天飞蝗向自己打来,学子们不可使用防御术法,必须凭借自己的移动与格挡来避开攻击。那些飞蝗打在身上到是不疼,就是会多一个印子,然后玉牌就会亮起一下,记录在内。

  待到规定时间内完成,根据受到攻击的多少来判断成绩。

  唐劫的紫电纵身法尚未熟练,因此一入殿就被打成了筛子,玉牌的闪光直接耀成灯泡,成绩自然也是惨不忍睹。

  天玑殿则是训练持久能力,唐劫进入后就会发现自己正身处战阵之中,面前是无穷无尽的兵卒向自己涌来,而自己则被己方士兵裹挟着一路前冲。那些士兵当真是怎么杀也杀不完,死了一批就又来一批,简直没有尽头,唐劫打到后来筋疲力尽,几乎连手臂都举不起来。这才意识到,在这无尽兵海的战斗里,什么威力通天的法术都是假的,惟有源源不断的作战力量才是支撑自己活下去的关键。

  离了天玑殿后,唐劫很是休息了一会儿,才又去了天变殿。

  天变殿在进入前,可以先领到一些幻符,这些幻符记录着各种法术,以替代学子目前尚不足的能力。

  入殿之后就会有一些幻象灵师与他们斗法,各种法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绝对不是现在的学子能挡住的。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使用手上的法符做出应对。在法符用光之前,或者打败对手,或者支撑足够长的时间。

  这一殿锻炼的就是学子们对术法的理解与选择,在面对各类可能到来的危险前,合理的选择使用法术有时比强大的法术更加适用,同时也能帮助他们亲身体会和了解各类术法的实际应用。

  这一殿同时唐劫也是过得最轻松的,因为他文科学霸的关系,对于各门各派各类法术早就有了许多了解,虽然还算不上精通,但至少不会做出太离谱的决策。

  尽管如此,他也只得了三十二分,后面的法术越来越强,也越来越难对付,甚至于还有些法术形相似而质不同,更有些法术释放奇快,你必须在对方捏动法诀的第一瞬间就猜出对方要使用什么术法,以做出正确应对。

  天枢殿是锻炼施法快捷的,里面会有一些灵师幻象与你交战,这些灵师与天变殿又有不同,主要是施法速度特别快,威力到是极弱,往往学子们一个法诀还没捏好就被迎头一阵法术打得焦头烂额,有时直接打乱成法。

  有倒霉的学子进了这里,半天放不出一个法术都很正常。

  各种中断。

  唐劫到还好些,他的凝水罩如今就算没到收发由心的地步,也已无限接近瞬发,因此抵御攻击不成问题,问题是他的元气针却没达到如此速度。

  那些个幻象灵师一个接一个的法术砸过来,唐劫愣是半天没放出一个元气针来,全靠凝水罩顶着,硬生生把天枢殿打成了天御殿,最终还是被那些幻象一轮齐射直接打出殿外。

  在天枢殿被打得焦头烂额后,唐劫又去了天演殿。

  天演殿就是一个综合训练场,学子进入后通常会置身于一处凶地秘林中,面对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有时可能是一场追杀,你必须在追杀中逃亡;有时可能是一场追猎,学子扮演捕猎者;更有时会面对一些特殊的妖怪,包括能够媚惑人心的妖狐,凶霸残忍的暴熊,快速灵活的木猿;甚至有时还会接到一些奇怪的搜索任务,每一次的要求又各不相同,面临的境遇也大相径庭,可以说是最为复杂,也最为考验全面素质的一殿。

  唐劫的综合素质与判断能力极强,因此这一殿的成绩也不错。

  去过天演殿后,唐劫最后又去了天诛殿。

  天诛殿就是测试学子攻击力的,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天诛殿中竟然幻化出一城平民,告诉学子这些平民都是厉鬼幻象所化,让学子在其中杀戮,以杀死多者为优胜。

  然而唐劫怎么看这些平民都不像厉鬼,当他手起剑落杀死第一个平民时,对方根本没有还手,甚至还会有鲜血飞溅,洒到他身上,能感到温热的鲜血浇灌了他全身。

  那时唐劫也被这一幕愣住了,他几乎要怀疑这不是幻象而是真实,他看到有平民因恐惧而四散奔逃,更有人跪地求饶,哀号连连,以至于唐劫那高举的利刃再斩不下去。

  他停止了攻击。

  这一殿,最终成为唐劫成绩最差的一殿。

  出来的时候,唐劫有些心神不属。

  他不明白洗月学院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们不是口口声声育人有道,不支持无端杀戮吗?

  为什么还要让学子经历这样的疯狂?

  这还是训练进攻的天诛殿吗?

  这是抹杀人性的修魔殿啊!

  此时他已历经七殿后,身心皆疲,再加上天诛殿的巨大刺激,终于悻悻离开。

  他并不知道,在他离去后不久,谢枫棠突然出现在天诛殿前,与他一起出现的还有那司月儿,还有一人则是那入口处的老者。

  “钱老看此子如何?”谢枫棠笑眯眯问。

  那老爷子慢悠悠回答:“还算不错,至少不是个滥杀之人。”

  司月儿却是嘴一撇:“却是不够狠辣,不够杀伐果断,有些婆妈了。”

  谢枫棠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叹息道:“杀伐果断不是果断杀,月儿!不要动不动就用你那套标准来衡量别人好不好?这天底下需要果断的事有很多,果断不杀它也是一种果断!”

  “可是仙路凶险,岂有可能不沾鲜血就一路登顶?”司月儿不服气的回答:“你我手上,沾的血还少了吗?其中又何尝没有那无辜之人?想不通这点,我看他终身难有成就。”

  “那也得看是什么情况,什么环境,在有选择的情况下,终究是要懂得约束自己才是。肆无忌惮容易,约束自我方难,大道难求,终不是一个杀字就能解决的。”老人则依旧是慢条斯理地道。

  想了想,他说:“我看好此子。”

  “能够在一个时辰内记下三门术法的,自是值得看好。”谢枫棠笑道。可惜他不知道他的看好理由完全不成立,当然,将来若感情好了,再知道唐劫作弊,没准他就会说:明知院主在侧还敢捣鬼的学子,也称得上有胆有识了。

  只要你喜欢一个人,怎么都能找到理由,反之亦然。

  ……

  七天殿一行,让唐劫明白了自己的实力差距与真正的顶尖有多大。

  这也难怪,从灵泉到灵湖,按标准时间有一年半的修炼历程。

  这一年的时间,学子们也会有许多成长,老资格的灵泉和新入的灵泉,实力水准也不一样。

  为什么如戚少名安如梦这等公认的天才一开始都不能百战百胜?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然,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就会有所不同。

  按时间算,以戚少名的进度,估计他已快要摸到灵湖门槛了,如果不急着冲灵湖,那么接下来可能就是他狠练术法,抢榜上头名的日子,毕竟这些都是资源。

  至于安如梦则不同,她的六欲脉不利于修炼速度,但是修炼的术法对应下,威力倍增,就好像少海洞金诀对裂玉指的加成一般,六欲脉对某些法术也有额外的独特效果,使其战斗力在一开始甚至更强于戚少名。

  相比学子们热衷于对练场地较高低,唐劫更热衷于特训场。一来他不缺战斗经验,两世为人,历经坎坷,使他对许多东西理解的比其他人更早,也更深。二来这特训场对自身实力的提升更加明显。

  对练场有太多的针对性问题,特训场则是完全以锻炼自身为主。

早安电子书(www.zadzs.com)版权所有©2017